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昂山素季:“缅甸蝴蝶”难掀蝴蝶效应》(2010年)  

2010-11-19 09:33:09|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昂山素季的成长过程一度缓慢,或说脱离了缅甸国内的实际情况,一方面她不愿意承认和宽容军政府的既有利益,另一方面她也无法获得外界的实际支持

                                                            “缅甸蝴蝶”难掀蝴蝶效应

                                     
                                                                                              尹鸿伟 


          继2010年11月7日缅甸进行了全国大选之后,昂山素季恢复自由的消息使国际社会关注缅甸政局的热情持续燃烧。11月14日,回到位于仰光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民盟)总部的昂山素季,面对40000名支持者发表了其获释后的首次演讲,除了宣称将继续为缅甸的法治而奋斗,呼吁全国应该和解,还希望同缅甸领导人直接对话。
          “尽管被软禁多年,然而缅甸军政府并未虐待她,因此她说不会仇恨这个政府;相反,她希望能够同军政府领导人丹瑞将军面对面交流
”。随着这些重要消息不断被美联社、路透社和法新社等国际媒体披露,一位更加成熟、务实和理性的女性领袖形象出现在了公共视野中。
          按照《缅甸联邦共和国宪法》的规定,由于代表军方势力的缅甸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可望获得80%的全国各级议会议席,即军政府自我转型
为文官政府的目标将顺利实现。显然,作为缅甸民主精神象征的昂山素季已经默认了此次大选的结果,不过她始终没有对选举本身作出直接评价。   

                                                                                  稀有的“缅甸蝴蝶”


         昂山素季是领导缅甸独立的民族英雄昂山将军的女儿。她的家庭出身与坎坷人生注定有条件可以成为一位非凡的人,而她也如此做到了,没有愧对自己的家庭与民族。在昂山素季两岁的时候,时年32岁的父亲遇刺身亡,她在母亲的抚养下成为牛津大学的哲学、政治学、经济学学士,毕业后留校任职,并任职于联合国、不丹外交部等处,在缅甸以外的国家生活了28年。
         期间,昂山素季深受印度“圣雄”甘地的政治和哲学影响,并且佛教的薰陶使她的一生能保持心理平静,最严重的挫折也不能干扰她。
与此同时,西方的自由民主理念也渐渐成为了她的第三种精神资源。
         1988年,因为回到缅甸仰光照顾因中风病危的母亲,昂山素季被缅甸人民要求民主、反抗军政权的运动所感染,随后投身于其中并成为
“缅甸全国民主联盟”领袖。1989年7月20日起,缅甸军政府以煽动骚乱的罪名对昂山素姬实行软禁,随后更以各种理由一直断断续续地拘禁、关押着她。期间丈夫去世也不能送别,为了献身国家民主事业,她也拒绝离开缅甸去英国与两个儿子团聚。
         “我的家庭的分离,是我争取一个自由的缅甸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之一。”她曾经在日记中写道。昂山素季是一位稀有的女人,抛开政治
利益分歧的是非不谈,一位出身高贵,并且拥有良好工作生活条件的女人,能够为了自己的理想和誓言,为了祖国的前途和命运,近20年来忍受着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孤独与痛苦,无论其结局如何,都会得到许多陌生人的思念与敬仰。
         外界许多人认识昂山素季都是通过传说和照片,当人们发现她其实是一位异常美丽的女子,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象起她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尤其她为什么愿意过那样的生活。从昂山素季身上,一些人开始感觉到了坚韧的人道信念和精神追求,认为看到了人类的尊严。
         由于特殊的人生经历和可贵的个人信念,使昂山素季一直受到缅甸国内和国际社会的关注。在很多时候,虽然她身处监狱或被软禁家中
,包括缅甸国内、世界各地都有民众自发举行活动为她祈祷,而美国和欧盟等政治势力则始终呼吁缅甸军政府立即放人。
         昂山素季虽然一直被军政府限制自由,但是却没有遭遇生命安全的威胁,并且拥有向外界传递部分信息的机会。一种合理的解释是:首
先其父亲为缅甸国父,这样使其身份特殊而敏感;其次因为缅甸国民80%均信仰佛教,即使是缅甸将军们也必须遵守一定的行为、道德制约。
         “缅甸蝴蝶”,这是外界给予昂山素季众多美好、高贵的称号之一。1991年,昂山素季获得了X贝X和平奖,但由于身陷囹圄不能亲临
挪威领奖,但颁奖词称其为“亚洲近数十年来公民勇气的最非凡榜样”。在其儿子代替发表的答词中有这样的名言:“在缅甸追求民主,是一国人民作为世界大家庭中自由与平等的成员,过一种充实全面、富有意义的生活的斗争。它是永不停止的人类努力的一部分,以此证明人的精神能够超越他自然属性的瑕疵。”
         按照西方世界的观点,昂山素季不但为缅甸的国家和平进步作出了非凡的贡献,也成为了世界和平民主进程的榜样。

                                                                        《“缅甸蝴蝶”难掀蝴蝶效应》(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昂山素季是一位异常美丽的女子)

 

                                                                                        成长的代价


         1988年,缅甸将军们在国家经历数月政局动荡后决定出面接管政权。1990年,代表将军们的政党在一场大选后意外地败给了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民盟),当时后者仍然被关押在监狱中。由于昂山素季之前一度表明将急于推行“清算历史、纯洁国家的政策”,引起了将军们的恐慌,于是对持不同政见人士进行大肆判刑关押,继续自己管理国家。
        缅甸军政府在掌握国家权力后一直面临内外交困的窘境,除了与国内另外两股政治力量——民主势力和各地方民族武装明争暗斗、兵戎
相见,其还一直承受着国际社会的经济封锁和政治孤立。而在这段历史期间中,昂山素季的成长过程却一度缓慢,或说脱离了缅甸国内的实际情况,一方面她不愿意承认和宽容军政府的既有利益,另一方面她也无法获得外界的实际支持。
         在时断时续被关押、被释放的过程中,昂山素季一直不屑与缅甸军政府对话,而是希望利用自己的影响,继续以民主选举的方式获得胜
利。事实上,无论是外界力量,还是昂山素季自身,在很长时间里都忽略了缅甸国内政治力量的现实关系。除了无法轻易取代的军政府力量,事实上昂山素季对于缅甸各地方民族武装力量也缺乏影响,而在后者眼中,“无论缅甸军政府还是昂山素季上台执政都不会对自己有利,因为他们都只会代表缅族利益”,即虽然他们都对军政府不满意,但彼此的利益与出发点却完全不一样。
         由此,对于少数民族武装要求“独立”、“高度自治”等几乎等同于分裂国家,而且不会轻易放弃的利益诉求,即便是昂山素季上台执
政也不可能妥协,即同样会出于国家利益继续打压,情况与军政府不会有太大差别,民族武装力量与昂山素季的矛盾冲突也是一种必然。
         观察昂山素季的整个政治斗争历史,可以发现其缺乏与各地方民族武装交往的内容,甚至可以猜测为其并没有把团结这部分力量当作一
项正式的工作。于是,与各地方民族武装力量影响范围有限,很难在短时期里达到影响整个国家的能力一样,事实上以昂山素季为代表的民主力量一方也存在如此的弊端。
         虽然昂山素季曾经说过 :“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民主政治, 一个有着同情心和爱心的民主政治,我们不应羞于在政治上谈论同情和爱
心,同情和爱的价值应成为政治的一部份,因为正义需要宽恕来缓和。”但是由于过分自信自身力量,过分依赖外界、尤其是西方力量的支持,以及与国内政治力量的不积极合作态度,成为了昂山素季多年来徘徊于国家主流力量之外的重要因素。
         不过一些微妙的情况出现在了缅甸军政府积极筹备全国大选期间,一些地方民族武装在断然拒绝改编为军政府管理的边防军同时,还公
开指责前者一直监禁昂山素季,希望以此让军政府难辞其咎。
         另外,在全国大选期间,缅甸国内的政治情况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仅以“民盟”为例,虽然其被政府宣布解散,但是其中一部分政治
力量不顾“民盟”反对,重新成立了新政党“全国民主阵线”参与了大选,虽然其只在仰光赢得了很少的席位,却也预示着脱离“民盟”后其同样有生存空间。此前,昂山素季一直呼吁“民盟”抵制此次大选。

                                                                                   命运难以预测


         由于昂山素季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表现出与缅甸军政府的水火不容,并且在后者希望举行全国大选之前呼吁抵制,这自然也招来了后者的怨恨。由于“民盟”和掸邦民主联合会等五个最具实力的原合法政党出于抵制大选等可以想象的原因,未能在2010年5月6日截止日期前提交重新注册申请,已经被军政府宣布就地解散,而其他30多个政党普遍都存在成立或合法化的时间短的弊端,即对于国家基层民众缺乏影响,不容易获得支持。
         如果让昂山素姬在大选前恢复自由,甚至允许其参加大选,缅甸将军们自然担心她的影响力会威胁自己的生存。昂山素季实际上有没有
这么大的影响力谁也不知道,但军人政权决不愿意冒这个险。
         昂山素季最近一次被软禁是从2003年5月30日开始,缅甸法律规定拘留和软禁期限最长为6年,因此2009年5月30日她就应当被释放。但在
当年5月3日夜晚却发生了一件怪事,53岁的美国越战老兵约翰·威廉·耶托以游泳方式闯入昂山素季位于湖边的住所,并逗留了两晚,离开后被捕。随后,军政府以昂山素季给耶托提供了临时住所为由,将她投入监狱,并且拒绝了除泰国、新加坡、俄罗斯等“对缅甸比较中立”国家外交官之外的会面要求,其中甚至包括已进入缅甸国内访问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此次缅甸大选也非一无是处。由于缅甸媒体被允许不断对全国各党党部揭牌仪式和竞选活动进行报道,使获得参选资格的30多个政党均
有机会扩大自身影响。这些转变化也取得了一些正面的效应,昂山素季后来也表示了一定程度的认可,“对公众关注大选的政治程序感到欣喜”。虽然其他政治力量仍然不能与军政府势力抗衡,但他们已经形成除军政府、民主联盟之外的政治新势力,或许能够为缅甸最终改变军人统治模式创造条件。
         对于“民盟”以“选举有舞弊”而拒绝参加大选的行为,“全国民主阵线”及其他一些参选政党则认为,有问题的选举也比没有选举强
,显示了一种更加务实的政治力量已经在缅甸产生,其还有可能催生出一批新的缅甸公民形态。   
         昂山素季恢复自由显然对“全国民主阵线”的继续存在产生了影响,后者领导人则表示,“昂山素季属于整个国家,不只属于任何一个
党,她是缅甸民主的火炬”。另外,由于“民盟”余威还在,其中一些强硬派除了不愿意与军政府对话,甚至还称“全国民主阵线”为叛徒,并与后者形同陌路。
         显然,昂山素季以往那种在缅甸国内一呼百应的情形已经不复存在,同时西方社会也没有因其恢复自由而立即停止了对缅甸的严厉制裁
。如何团结其他的政治力量达成共识,顺利地与代表军方势力的新政府交往,并最终获得缅甸社会的认可,对于未来的昂山素季将是一大考验。由此,这只美丽、坚韧的“缅甸蝴蝶”想要再掀起新一轮“蝴蝶效应”难度不小。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长期关注东南亚局势)

 

 

《“缅甸蝴蝶”难掀蝴蝶效应》(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缅甸蝴蝶”难掀蝴蝶效应》(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924)|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