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缅甸军政府的转型之路》(缅甸大选上篇)(2010年)  

2010-11-05 09:28:38|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还存在诸多限制,或者说还有着很多局限,但缅甸军政府能够迈出大选这一步也不容易,对于真正关心缅甸的国际舆论而言或许可以表现得宽容一些。

                                                                          缅甸军政府的转型之路

                                                                                                尹鸿伟 


        拥有4600多万人口的缅甸联邦将于2010年11月7日进行20年来的首次大选,但是这样的消息却被外界嗤之以鼻,因为后者坚信“缅甸将军们不可能放弃手中的权利”。
        虽然国际社会一直在对缅甸近年来的变化冷嘲热讽,但其仍然倔强地进行着改变:继2008年全民公决通过了《缅甸联邦共和国宪法》后,
其为了2010年全国大选的准备工作就一直没有停歇。10月21日,缅甸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颁布法令,正式启用《缅甸联邦共和国宪法》确定的新国旗、新国徽,国歌保持不变,并于当天下午在新首都内比都和原首都仰光同时举行了新国旗升旗仪式。
        按照新《宪法》规定,缅甸国名将改为缅甸联邦共和国,首都为内比都,实行总统制,总统为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同时三军总司令为各
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军队在各级议会中拥有25%非经选举产生的议会代表席位,由三军总司令提名即可;另外实行多党制,实行市场经济制度,奉行自主、积极、不结盟的外交政策,不允许外国在缅甸驻军等。
        一直饱受诟病的缅甸军政府似乎已经踏上了转型之路。曾经在缅共人民军中服役,与缅政府军作战10余载的原昆明籍知青王曦说:“军政
府无非是迫于国际舆论、制裁,内外交困的压力而不得不进行一点让步式的进步,但新的‘缅甸联邦共和国’仍继续被独裁者掌控和枪杆子说了算。”

                                                                               苦难之中求出路                                                 


        缅甸将军们1988年在国家经历数月政局动荡后决定出面接管国家政权,但是整个国家的状况并没有多少改观。1990年,代表将军们的政党在一场大选后意外地败给了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民盟),其后他们不愿意接受后者的领导,相反将昂山素季等持不同政见人士进行大肆判刑关押,延续了长达20年的军人统治。
        缅甸国内主要有三股政治力量,包括军政府、各民族武装力量和民主势力。后两者与前者之间的斗争几乎没有停止过,而且也从来没有出
现过哪方占有绝对优势的时期。除了长期软禁、关押众多政治犯外,一些保守的缅军政权高官一直坚持“一个血统、一个声音、一个领导”。对他们而言,对地方民族武装的招安几乎等同于“国家分裂”。于是,要求各武装交出武器,甚至不惜动用武力征服缅北地区,同时以此解决毒品问题的意见,一直在军政权中存在。
        因此,包括联合国对缅甸提出的三方民主对话的呼吁也一直得不到响应。军政府的保守派相信:没有强大的军队力量作为保证,缅甸联邦
就会像前南斯拉夫一样,沿着各邦的边界,迅速分裂成许多小国。

                                              《缅甸军政府的转型之路》(缅甸大选上篇)(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记者的新闻博客

                                                         (昂山素季的命运始终牵动着许多人的神经)

        目前,尽管缅甸的经济状况一片狼籍,但是其领导人认为是由于国际社会在过去30多年里对缅甸的援助少得可怜,特别美国说多做少,甚至以“军政权必须进行自身改革并允许适度民主”的理由对其进行经济封锁。这样的措施的确达到了一些效果,缅甸国内的贫困、落后已经众所周知,不过,西方的经济打压并不能使掌握着国家资源的缅甸军政府本身真正被困,而只会让普通民众受害。
        现在,尽管日、泰、印、韩甚至西方的公司在缅甸的业务都效益不错,但作为缅甸军政府最重要的盟友,中国在缅影响力的日益增强是别
国无法相提并论的。目前,除了正在帮助缅甸兴建十几座水电站,中国企业还花费巨资帮助缅甸勘探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并且希望成为未来的购买者。
        另外,外界对缅甸国内情况的认识一度受到一些国际媒体的误导,甚至有被妖魔化的成分。虽然缅甸政府对民众行为有着诸多限制,但是
作为一个以佛教信仰为主的国度,其与朝鲜国内的严管情况完全不同,不但本国人的活动自由度很大,事实上外国游客去到缅甸也不会觉得有太明显的限制,缅甸的老百姓、警察或者军人都很少有什么不礼貌和刁难行为,而且可以明显感觉到各种宗教信仰在其国内都能够正常活动。
        2010年10月中,缅甸联邦大选委员会主席吴登梭在首次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将有2900万选民可以进行自由投票,在3071名各级议会
候选人,包括82名独立候选人,114名女性候选人。
        缅甸军政府之所以不辞辛劳地进行选举活动,除了希望能够获得政权的合法性,以“文官政府”面目崭新示人,更希望能够由此改变外界
的评价,最终突破外界封锁,获得经济发展的机会以及与国际社会的正常交往。缅甸军政府于1993年9月主导成立了“缅甸联邦巩固发展协会”,至今已发展了2167万会员,接近缅甸总人口的40%。期间,包括缅甸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主席丹瑞大将等军政府领导人一直是“巩协”的名誉主席,同时多名政府部长长期担任该协会的中央执委。
        在原缅共人民军成员王曦十多年缅甸丛林战争生涯中,丹瑞大将从一名上世纪70年代缅东北边境战场上某次战斗中险些被歼的缅政府军副
营长到了副师长,直至后来成为缅政府军最高统帅和现任缅甸国家元首,其军旅历程和政治生涯都折射出缅甸军人政府的深厚功底。
        “奇迹在缅甸发生,不会是在举行大选之日,而只会在根深蒂固的军人政权体系完全坍塌之时。”王曦说,“这其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大选之后,缅甸各少数民族武装和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力量对缅甸事务的活动空间将一如既往,格局不会有多大实质性的改变。”
        2010年9月初,平时很少离开缅甸的丹瑞大将再度对中国进行为期4天的访问,并且会晤了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中国外交部随后呼吁国际
社会对缅甸提供具有建设性的援助,并表示缅甸的选举是其迈向民主的重要一步。

                                                                                   37个政党参加大选


        按照缅甸官方的公布,将有37个政党于11月7日依据新宪法举行的多党制全国大选,其中一半以上来自少数民族地区。大选将选举联邦及各省、邦各级议会代表,联邦议会(民族院和人民院)再选举产生总统、副总统,组成新政府。选举结果确定后,现军政府将向新政府移交国家权力。
        为了这次大选,已经执政20年的缅甸将军们提前进行了精心的布置和准备,自信能够赢得最后的胜利,仍然能够主导国家的权力。目前,
在符合条件参选的政党中,由于“民盟”和掸邦民主联合会等五个最具实力的原合法政党出于抵制大选等可以想象的原因,未能在2010年5月6日截止日期前提交重新注册申请,已经被政府宣布就地解散,而其他政党普遍都存在成立或合法化的时间短的弊端,即对于国家基层民众缺乏影响,不容易获得支持。

                                          《缅甸军政府的转型之路》(缅甸大选上篇)(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记者的新闻博客

                                   (缅甸民间生活状况比较自由)(尹鸿伟/摄)

        在分化、削弱各种民主党派力量的同时,军政府还打压、收编各地少数民族武装的步伐,除了希望解决地方武装割据的问题,还力图让后者在选举中减少作为。军政府完全抛弃了被称为“温和派”前总理钦纽对待少数民族武装的做法,强令后者必须接受政府改编,军队指挥权交由两名少数民族军官和一名政府军官负责,由军政府统一领导和指挥。
        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克钦新民主军、克耶邦部队等数支力量薄弱的少数民族军队表示同意,但是其他数支诸如果敢同盟军、克钦独立军
和佤邦联合军等武装则不同意改编,或者希望与政府讨价还价。渐渐失去耐心的政府军最后在2009年8月寻机武力击溃了果敢同盟军,彻底征服了果敢地区。目前,缅甸政府与其他民族武装仍然处于军事对峙阶段,虽然不一定马上开打,但是后者也没有机会和能力影响大选的进行,即不会干扰到缅甸政府对选举的全盘计划了。
        王曦说:“绝大部分的少数民族武装都愿意与缅政府谈判接受改编了,这里面有几方面的原因,一是清楚打不过政府军,二是看到缅政府
有了改变,三是知道国际社会也在加大对缅政府的压力。不过缅政府也不是来者不拒,比如对于军事力量最强大,而且态度反复无常的佤邦联合军,武力彻底征服的可能性很大。”
        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力量,都希望缅甸政府能够和平地进行大选,同时呼吁各少数民族武装放弃武力争斗参与大选,并且积极出面斡
旋各方达成共识。不过,缅甸国内的各派势力斗争仍然非常复杂,外界的意见恐怕很难影响到其内部,尤其一些地方民族武装力量不完全是愿不愿意参加选举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够参加的问题。
        而缅甸军政府在“缅甸联邦巩固发展协会”的基础上组建了自己的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全国原来所有的协会成员都变身为“党员
”,显然,该党理论上是目前缅甸实力最强的政党。2010年8月20日,该党的400个基层党部在全缅各地同时成立,包括刚刚被军政府“收复”仅一年的果敢也成立了“果敢地区巩固与发展党”,其党书记白应能表示“将在果敢地区培养、发展1200名党员”,并且提前进行了有关选举的投票规则和程序学习,“确保此次选举任务圆满完成”。
        为了配合党派参选工作,缅甸现任总理登盛及22名部长已经在2010年4月26日宣布以文官身份参加大选,军政府第三号人物、总参谋长瑞
曼等15名军官也在8月宣布辞去军职,参加议员选举。按照目前的情况估计,除了新宪法保留给军人的25%的委任席位,以“联邦巩固与发展党”现有强大力量在另外75%中获得足够选票、议席已经没有多少悬念,即缅甸将军们将换种面孔继续执政。

                                                       《缅甸军政府的转型之路》(缅甸大选上篇)(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记者的新闻博客

                                                           (缅甸国家元首丹瑞大将)

         此次多党制全国大选是缅甸军政府2003年8月宣布的七点民主路线图的第五步,也是近20年来的首次大选,尽管情况不是那么如意,但不能否认的是军政府的确在向前推进着自己的承诺。七点民主路线图计划主要包括恢复举行国民大会、全民公决新宪法草案、举行多党制全国选举、向民选政府移交国家权力等。
        缅甸的集权政治向平民政治过渡过程将缓慢而痛苦,那些期望缅甸军政府一夜之间就快速转变为民主国家的想法显然太过天真,其自身需
要面对和解决的矛盾还非常多,很多时候无暇顾及外来压力。

                                                                                        转型之路不轻松


        在缅甸大选准备期间的各种消息传出后,许多国际媒体马上表示出了不屑,认为此次大选不过是缅甸军政府为其铁腕统治戴上文明面罩的花招,同时对仍有可能幕后掌控国家大权的现任领导人丹瑞大将“步步进逼”。
        由于选举过后一星期昂山素季才会被释放,有媒体认为这不过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游戏,旨在巩固军方权力并吸引投资。不过也有乐观者认
为,不能要求缅甸马上就转型成彻底的民主制度国家,更何况“民主制度”一直是个缺乏具体标准的东西。
        虽然军队在各级议会中仍然将拥有25%非经选举产生的议会代表席位,但是从数据上看已经不具备压倒性优势,即另外75%的议席开放给各
政党竞争,传统的军人政权力量要想掌握接力棒,也必须通过政党、议席来实现,而不是像以往一样随意发号司令了。
        这些转变也取得了一些正面的效应,尤其缅甸媒体被允许不断对全国各党党部揭牌仪式和竞选活动进行报道,使获得参选资格的30多个政
党均有机会扩大自身影响。曾经抵制此次大选的缅甸民主派领袖昂山素季也表示了一定程度的认可,“对公众关注大选的政治程序感到欣喜”。显然,虽然其他政治力量仍然不能与军政府势力抗衡,但他们正形成除军政府、民主联盟之外的政治新势力,或许能够为缅甸最终改变军人统治模式创造条件。
        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是,虽然各种力量对于缅甸军政府指责不断,但是也忽略了另外两方力量的现实状况。首先各地方民族武装力量影响
范围都很有限,即他们很难在短时期里达到影响整个国家的能力,事实上民主力量一方也存在如此的弊端;其次还有这两者的关系问题,虽然他们都同时对军政府不满意,但彼此的利益与出发点却完全不一样。由此,对于少数民族武装目前的各种“独立”、“高度自治”等利益诉求,即便是民主力量上台执政也不可能妥协,即同样会出于国家利益继续打压,在这个问题上与军政府也许不会有太大的差别,同样很难达到国际社会的“民主标准”。

                                                         《缅甸军政府的转型之路》(缅甸大选上篇)(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记者的新闻博客

                                                     (缅甸少数民族武装“独立”、“高度自治”等利益诉求不会轻易放弃)

        由于长期以来以西方观念为主的国际势力一直对缅甸军政府存在偏见,加之一些后起之秀的国家也没有将其视为正常国家,致使缅甸军政府在执政20多年来一直处于“政治上被孤立,经济上被封锁”的悲惨境地而无力自拔。而作为缅甸军政府本身,面对如此内外交困的情形,要想有明显作为也非常艰难。
        “不能让缅甸军政府对目前国家的混乱承担全部责任,各种一意孤行的民族武装、民主势力也应负部分责任。”缅甸密支那的一名华裔商
人说,“政府和老百姓其实是两回事,对于主体民族缅族而言,我觉得他们其实很善良,完全不是美国电影里丑化的模样。现在国际社会对于缅甸不甚了解,一味的歧视和孤立非常严重,这不利于矛盾的化解。”  
        显然,缅甸军政府目前背负的历史债务和需要面对的现实矛盾都异常复杂,加之很少能够得到国际社会的谅解与支持,其在2010年希望通
过大选实现转型之路并不轻松。尽管还存在诸多限制,或者说还有着很多局限,但缅甸军政府能够迈出这一步也不容易,对于真正关心缅甸的国际舆论而言或许可以表现得宽容一些。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长期关注东南亚局势)

                         

《缅甸军政府的转型之路》(缅甸大选上篇)(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记者的新闻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9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