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尹鸿伟接受都市时报采访:《关注城市米轨:铁路部门应该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贡献》(2010年)  

2010-12-20 17:16:35|  分类: 个人行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点
  尹鸿伟:
  对米轨的规划
  迟迟不能实施
  职能部门应给市民一个答复


  资深媒体人、西南政法大学兼职副教授尹鸿伟认为,由于城区米轨列车少有人乘坐,但每天却开行4对,不仅影响了道路通畅,还带来安全隐患和噪音污染,同时也是对人力、物力、财力的巨大浪费。相关部门对滇越铁路曾有过纳入轻轨施工范围、打造旅游线路的规划,但迟迟不见实施,列车照旧开行下去只会招致更多市民的反感。
  尹鸿伟说,在10年前乘坐小火车的市民众多,每天火车都要多次经过他家窗外,带来了噪音污染、阻塞交通等问题。但由于那时小火车满足了市民的出行需求,很少有人会对此提出异议。但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出行方式更加多样化,小火车也日渐衰落。但现在每次看到几十辆汽车堵在路上等待载有三五名乘客的小火车通过时,他就觉得小火车这样开行下去,内耗资源、外损形象,弊大于利。“如果是一条普通铁路,它已经没有了存在的理由。但作为滇越铁路,是不应该被废弃的,关键的问题是如何把事情做好。”
  几年前,就有新闻媒体报道相关部门打算把城区的米轨纳入轻轨范畴进行改造,后来又有报道称要将滇越铁路转变成一条观光旅游线路,但至今都不见开展实质性工作。“滇越铁路是云南的一张名片,如果旅游线路做得好、提升了小火车的档次和利用率,即使有点堵大家也不会反感。问题是,怎么对滇越铁路进行升级?为何早就有了改变铁路功能的想法,但迟迟不能实施?相关部门应给市民一个交代。”尹鸿伟认为,由于滇越铁路的保护利用涉及到铁路部门和地方政府,势必会在一些问题上存在分歧,甚至是博弈。铁路部门生存和发展在云南,享用了大量市政公共设施和资源,在发展部门利益的同时也应该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相关报道:

城区米轨每天堵路5小时40分
有时一趟列车的乘客比乘务员还少
发布时间:2010-12-20

尹鸿伟接受都市时报采访:《关注城市米轨:铁路部门应该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贡献》(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在米轨与滇缅大道交汇处,小火车在经过路口时,旁边则等着通行的车辆和路人 记者高伟/摄

  □关注城市米轨

  A06-A07版

  记者程权 随着泛亚铁路东线的建成,必将取代滇越铁路的运输职能。从泛亚铁路东段开始施工时,有着百年历史的滇越铁路是废是存的问题引起了众多有识之士的关注。5年前,如何保护、改造、利用滇越铁路的讨论便见诸报端,这也是摆在铁路部门和地方政府面前的一道难题。5年间,关于滇越铁路将如何改造的报道层出不穷。5年后,曾经对外公布的很多规划和建议仍然停留在图纸和文件阶段。

  相关人士表示,在铁路部门与地方政府就滇越铁路如何改造达成一致意见后,已经开始着手研究如何让百年米轨“重生”。目前昆明市对滇越铁路功能如何转变还停留在规划阶段,规划出炉后,还需上报铁道部审批。而何时能够具体施工,也难有时间表。

  如今城区米轨的一些站点门可罗雀,有时乘客还没有列车员多。面对这样的状况,资深媒体人、西南政法大学兼职副教授尹鸿伟认为,被视为云南文化瑰宝的滇越铁路长期以来未能得到有效利用,是和一些部门不够重视、管理不好、注重部门利益而忽视公共利益导致的必然结果。而云南大学教授石鹏飞也认为,如果官员能够顾及更多人的想法,把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变成实际行动,那么这样的问题就不会久拖不决。

  体验

  人员稀少 一趟列车8名乘客

  12月10日下午4点,记者来到火车北站准备乘4点20分的火车前往石咀。经过开包检查后,得以进入火车北站的月台。此时,1节绿色的“东方红”内燃机车牵引着4节客运列车和1节行李车停靠在月台边上。4名列车员站在车厢门口等待乘客上车,另几名列车员将一捆捆报纸搬上了行李车。此时足以同时停靠六七列火车的车站,却只有这列客运列车,而硕大的月台上只有记者和一个乘客。与曾经开通国际联运列车时相比,整个车站显得异常冷清。

  车厢还和10多年前一样,墨绿色皮革包裹着座位,行李架上涂着黄色油漆。4点20分列车出发后,头发花白的列车员开始卖票,到石咀1.5元。4节车厢里只有6名旅客,伴着轻微的晃动和不断地鸣笛,列车驶往石咀。4点35分,列车在麻园站停靠,一个年轻的母亲带着孩子登上火车,至此,乘客由6人增至8人。过了麻园、丰宁小区的农贸市场、穿过马街,16点55分,火车终于到达了终点站石咀。

  列车停靠在石咀站没有月台的铁轨上,车子一边堆满了褐色的矿砂,3名女子带着两个孩子走出站外。4名列车员依然站在满是石子的铁轨边等待着乘客上车。而20分钟过去了,却没有一个旅客。17点16分,列车驶往北站。此时,车厢里只有记者和在麻园上车的母子。这列火车上,共有5名乘务员、1名乘警以及两名火车司机。乘客竟然比列车员还少。

  据列车员介绍,从昆明北到石咀的乘客最少,而从昆明北到王家营的乘客会多一些,周末进城的学生和居民能把车厢坐满。

  12月11日早上7点20分,记者坐上了开往王家营的列车,如列车员所说,7点25分发车时,4节车厢里大约坐了40余人。在呈贡站和王家营站下车的人员最多。返回时,4节车厢基本坐满了人,很多人在火车北站下车。

  在车厢里,1名头发花白的乘务员泡着茶,静静望着窗外,他曾经是昆明到河口列车上的乘务员。聊起滇越铁路,他的言语里充斥着遗憾。他回忆,2003年以前,还是有不少人选择从北站乘小火车去河口的,那时坐车的外国人也很多。火车一到,很多车站就变成集市,所过之处还能体验和领略不同的民族风情和秀美风光。该列车员不断感叹:“现在什么都看不到了。客运停开时,铁路沿线的农民要走四五公里才能到公路上拦车。对于滇越铁路上的美景和民族风情,现在的我们也只能在纪录片里看到。”

  车速缓慢 每天堵路5小时40分

  蓝色涂装的列车厢在我国的准轨铁路中代表的是特快列车,但由于每隔千余米甚至几百米就是公路和铁路的交叉口,使得米轨火车的速度如同一个迟暮老人的步伐,十分缓慢。尽管有时火车上的乘客比列车员还少,但列车所过之处,无不造成交通拥堵、噪音污染和安全隐患。由于从火车北站至石咀的铁路线穿越人流密集的主城区,因此需减慢车速,不停地鸣笛。多个路口的几十辆汽车排成长龙等待着火车通过。

  12月10日下午,当火车通过莲华小学时,该校正值放学。在理工大学莲华校区南门路口和师大联大路口,都有保安把守,上百名学生等待着火车通过。在建设路道口北侧,就有11辆汽车排成20余米的车龙等待通行。在滇缅大道路口,至少有23辆由西往东行驶的汽车停在路上等待通行。

  按照列车时刻表标明的时间,每天上午10点10分,会有一趟列车从火车北站开往石咀,到站时间是10点45分。11点10分会从石咀返回火车北站。14日上午10点30分,记者从丹霞路新闻中心骑车至人民西路铁道口,本想等待列车从石咀返回。10点50分左右,到达人民西路铁道口时,意外听到火车的鸣笛声。原来,火车才从北站方向开来。

  10点54分,当小火车距昌源中路道口几十米时,人民西路道口的警铃作响,栏杆随即放下。10点56分,小火车穿过了人民西路道口,用时两分半钟。道路两端堵出40余米的车龙得以恢复通行。

  据统计,从火车北站至石咀间的铁路需穿过包括建设路、莲花池正街、小菜园立交桥、民院路、滇缅大道、人民西路、西二环路等20个主要路口。从火车北站至王家营需要穿过穿金路、白龙路、人民东路、东风东路、二环东路等14个主要路口。按火车经过每过路口,路人和汽车需等待两分半中计算,每天开行4对列车所耽搁的时间是5小时40分钟。在5小时40分钟内,由于各路口的交通状况不同,难以计算出被堵的人数和车辆数。


昆明铁路局——4000余人维持滇越铁路运营,每年亏损3到4个亿
维持运营就是对滇越铁路最大的保护
发布时间:2010-12-20

尹鸿伟接受都市时报采访:《关注城市米轨:铁路部门应该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贡献》(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位于麻园站附近的米轨上,市民带着自家的宠物在米轨旁看书记者高伟/摄

  □关注城市米轨

  A06-A07版

  记者程权 据昆明铁路局党委宣传部工作人员介绍,滇越铁路是云南省的一个文化宝藏,上至中央下至地方都非常重视。昆明铁路局一直致力于对滇越铁路(昆河线)的保护和利用,已经成立了铁路博物馆,收集和保护与铁路有关的文物,并成立滇越铁路文化研究会,就如何保护、如何开发利用滇越铁路进行研究。在2005年时,就和地方政府探讨如何有效利用昆明城区的米轨,当时也提出在城区米轨的基础上修建轻轨,但由于外部环境的发展变化而没有实施。

  工作人员介绍,对滇越铁路如何保护利用的问题还在前期研究中,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难点是怎么样利用和保护,并且如何开发要与铁道部协商。不同地区有不同的方案,还涉及全体怎么利用、个体怎么利用的问题,但还没有最终的定论。这需要铁路部门和地方政府合作,需要与市场实际相结合。对于滇越铁路的保护利用问题,已经听取了大量意见,正在积极探讨。

  目前滇越铁路(昆河线)600余公里的线路上,还有4000余人在维持着经营、保养工作,整条线路每年亏损3到4亿元。由于这条铁路每年还有着几百万吨的运量,并对开远等地区的经济有拉动作用,昆明铁路局在巨额亏损的情况下,依旧维持着整段铁路的运行。在昆明城区开行的客运列车,是为了满足通勤和呈贡菜农及居民的需要,每天开行4对列车。此外,开行列车最重要的就是对滇越铁路最大的保护,如果火车一旦停运,那么整条铁路将会面临逐渐荒废的危险。 

  昆明市铁路和轨道建设办公室:

  旅游线路方案年底出台

  据了解,昆明市铁路和轨道建设办公室是经市政府授权,主导对滇越铁路进行规划利用的部门。办公室王主任介绍,目前滇越铁路石咀至王家营路段将规划为一条旅游线路,将增设站点,在铁路两边50米以内范围内将建法式建筑,并开设娱乐购物场所。以前铁路局和市政府对滇越铁路的改造利用观念并不一致,铁路局主张以营运为主,市政府主张以保护为主。为了保护滇越铁路,去年市委与铁道部汇报统一了意见,进行保护性的开发,建设一条旅游观光线路。双方的观念有一个逐步转化的过程,现在昆明市和昆明铁路局双方正加强合作,今年年底由铁二院负责设计的旅游线路方案将出台,上报铁道部获得批准后才会实施。    

  昆明市规划局:

  在米轨上建轻轨变在米轨下修地铁

  在昆明市规划局,记者看到了11月24日铁道部计划司、昆明市政府、昆明铁路局会谈的会议纪要。在会议纪要第五条中写道:“依据国家批准的昆明市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规划,铁道部支持昆明市米轨铁路改变功能、打造服务城市交通、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亮丽旅游线路。在符合昆明市城市总体规划下结合米轨铁路开发、铁路土地开发利用由昆明铁路局、昆明市政府共同研究,确定方案后报铁道部审批。”

  昆明市规划局总归办工作人员汤先生介绍,5年前,在交通线网规划中,曾有过沿着城区米轨建设轻轨的方案。但那只是一个前期规划,去年规划局才启动了控制性详细规划的编制,目前将在原有的米轨上建轻轨的规划变更为在米轨下修地铁,不破坏地面的米轨景观。至于为什么在5年前就提出过规划,而一直未能付诸实践的问题,汤先生说,要利用这条铁路,也需要经过铁道部的许可。因为在交通线网重要性的排序中,这条线路属于远期规划,因此至今未动工。按照这条线的建设项目来看,争取在2018年建成。

  石鹏飞:

  老铁路应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

  云南大学教授石鹏飞认为,老铁路应该在保护当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将城区米轨规划成旅游观光线路是很好的,也可以缓解城市交通。文物保护的目的是为了人更好地生存。如果撇开保护的主体——人,那么这个保护就成了绝对的保护,就锁定在某种历史时空不能朝前发展了。城市是有生命的,会不断长大,面对日益拥堵的城市,米轨应该发挥其缓解交通的作用。对于米轨,我们要着眼于发展,在发展过程中有了钱,可以更好地保护,可以把线路周边的人文风光和自然风光营造得更好。

  对于在5年前就有人提出保护滇越铁路的建议、而至今未得到有效实施的状况,石鹏飞认为,关键问题在于体制。很多部门不相统筹、各自为政,所以很多事情就谈不拢。但不管是哪个部门,都应该为人民服务,提高老百姓的生活质量。这是政府各部门最大的诉求。在这个诉求下,各方应求同存异。部门之间重视的一个是权、一个是利,如果把政治和经济上的诉求放到为人民服务这个更大诉求的层面考虑,那么所有的争议就能放下来。“为人民服务”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涉及到体制和官员的素质。官员可能从本部门的角度考虑得多一些,考虑自己的利益也合乎情理,但问题是不应只顾自己还应顾及他人。如果大家能够顾及老百姓的想法,这些问题就不会久拖不决。官场文化的很多毛病就出在,官员是不是真正把“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变成现实。

                                                                   
 

尹鸿伟接受都市时报采访:《关注城市米轨:铁路部门应该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贡献》(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3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