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代价》(小小说)(1989年)  

2010-05-14 08:42:19|  分类: 战争与和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代    价

                                                                         

                                                                      尹鸿伟

 

  “班长,嫂子又来信啦!”
  班上最小的战士举着一封信,猫腰沿战壕向我跑来。一刹那间,我感到一种亲切而又熟悉的温馨,仿佛看到了雨后那多彩的虹桥。
  那小子说到我那亲爱的,总是“嫂子这、嫂子那”,全不顾我们只是在恋爱。不过,别看我当时板着脸,其实呀,我的心里好似灌满了蜜。
  在一次战斗中,敌人仗着人多势众,抬着棺材冲上了我们的阵地,以示其视死如归。双方展开了残酷的肉搏,阵地上到处是枪械碰撞声和惨叫声。忽然,一个拿手枪的越军闪到战壕沿上那块巨石旁,我的左手臂也随即被他击中了一枪。巨石下就是一段幽深是山谷,我一时又急又气。说时迟,那时快,那小子一下猛扑过去,把那越军生生掐得翻了白眼。敌人败退后我们一看,嗬,被掐死的越军竟然是个上尉呢!
  那小子津津有味地坐在我面前过起烟瘾来,并不时用眼角瞟我,偷偷地傻笑。
  我连忙拆开信。
  一个巨大的惊诧将我猛然击倒在战壕里。
  一阵微风拂过,薄薄的信纸飘到了那块巨石上,被几枝枯草撕扯着。
  “班长,嫂子的信!”
  我失神地看着那小子爬上巨石去抓那张信纸。
  忽然,我有些省悟。
  只听一声轻惨的呻吟,不用细想,我知道那是敌人的阻击步枪干的。我呼喊着奔过去。但那小子已经轻轻地飘了下去,向着那幽深的山谷,好似潇潇秋风中一枝凋零的花。
  我并无悲哀,泪水却流出眼眶。
  我茫然地坐在战壕里,似乎永远看到那小子爬上巨石......
  被撕得粉碎的信飞撒在战壕里:
  班长同志:
  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实在受不了,我们还是分手吧。
   

《代价》(小小说)(1989年) - 尹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代价》(小小说)(1989年) - 尹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代价》(小小说)(1989年) - 尹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代价》(小小说)(1989年) - 尹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