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转载:《尹鸿伟:职业记者的视界》(2004年)  

2010-05-15 00:26:14|  分类: 个人行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尹鸿伟:职业记者的视界

 

                                                        纪嫣然 发表于 2004-8-4 17:38:40


       提起尹鸿伟,外界可能对他不太熟悉,但提起《朱镕基流泪后的宁边村》、《荣耀与末路——云南省省长李嘉廷的堕落历程》、《伤心的大峡谷》、《没有祖国的村庄》、《越南土地上的陵园》、《面对枪口的采访》和《境外赌场围攻中国》等一连串作品,相信很多人都会印象深刻。他是一个以文代口的传奇记者。
       让我们来看看他的
历程:1973年3月出生,1992年毕业于蒙自师专中文专业,旋即进入一家保险公司工作,两年后调到一家国有企业任团委书记,后于1997年应聘到《昆明日报》?都市周末作记者,数月后进入《云南日报》?高原周末工作,一年后进入《南方周末》工作两年有余。随后其间有一年刻意赋闲,独自游历东南亚各国,在国内外发表多篇深具人文关怀的文章;2002年赴任(广州)《南风窗》杂志西南记者站站长。
       从1997年至今,不到六年的时间里尹鸿伟换了四家媒体,其中最快速度是两年换了三家,而且每一次都上一个台阶,从市级报到省级报,再到具有全国性影响力的大报大刊,特别是到被传媒工作者视为“新闻珠峰”的《南方周末》,和被业界人士公认为中国第一政经杂志的《南风窗》,别人用一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而尹鸿伟只用了不到六年的时间,不能不承认,这是一个传奇。
      这样的人难免有争议,有人说他是榜样,有人说他恃才傲物,无论评价如何,至少有一点,也是所有人都认同的,尹鸿伟是一个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记者,并且始终以他的方式关注并真实地记录他所发现和看到的一切,那就是我们常说的“人文关怀”。
     在没有采访之前,我眼里的尹鸿伟除了是一个知名记者以外,更像一个旧式的文人,字里行间充盈着悲天悯人的情怀,我从他的许多文章里都感觉到了这些,如果没有这种情怀,我想他是写不出像《没有祖国的村庄》这样的文字来的。
       采访那天,我同摄影记者一起准时地敲开了尹鸿伟家的大门,开门的正是尹鸿伟本人,脚上趿着拖鞋,身上穿着T恤,一副居家
的模样,完全没有传说中“名记”的锋芒和凌厉,特别是一口带有浓重红河口音的昆明话让人倍感亲近。
       进入而立之年的尹鸿伟终于在今年3月份结束了单身的日子,他娶了一名警察,遗憾传说中的剪报墙(尹把他多年来用心血记录的文字贴满了一个房间)也因为新房装修而被拆除。没想到的是,尹鸿伟的新房布置得极为简单,客厅里就简单地摆放着沙发、电视机柜和一张餐桌,以至于面积不大的客厅显出一种空旷来。他说:“
还是简单的好。”原本我以为对东南亚文化着迷的他,会把这种情结在家居布置中显露出来,但是除了墙壁上挂着的那本来自缅甸的挂历,沙发上越南和缅甸克钦军的两块纪念毛巾,以及音响中正在播放的泰国音乐之外,在他的家里,几乎找不到有关东南亚风情的痕迹。
       话题是从音乐开始的。
      作为一个喜欢在东南亚行走的人,尹鸿伟对那里音乐的理解和热爱显然比其他人要深得多,于是在工作之余,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淘碟,在他的CD柜里,他已经
了大量“奇怪的磁带和碟片”,在泰、缅、越、老等国的音乐中,他至今最推崇的还是泰国音乐。他认为泰国音乐节奏明快,而且MTV的制作水平已经与欧美国家持平。在他为《希望》杂志撰写的一篇文章中,他写过这样一段话:“我相信这样的情况即将出现——先是‘哈日’,后是‘哈韩’,下一个是‘哈泰’。”
       实际上除了音乐之外,尹鸿伟更多关注的是东盟各国的社会状态,早在三四年前,他就已经去过金三角,“金三角远没有传说那么‘恐怖’,那里社会治安良好,人们生活平静。”这便是他对金三角的印象。
      说起自己的记者生涯,尹鸿伟至今仍觉得开始得相当偶然。也许他自己也没料到,从当年被《都市周末》主编张稼文选中的那一刻开始,他一生的轨迹就被改变了。后来,由于“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他在1998年的时候去了所有记者都向往“献身”的《南方周末》。1999年的一篇《伤心的大峡谷》让更多人认识了尹鸿伟这个名字,这篇被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列入“名稿档案”的新闻稿,让他“一举成名天下知”,成为了人们常说的所谓“名记”;同时也让他感受到了“成名太快”带来的副作用,业内一些人士对他的所有表现颇有微词,最常说的就是狂”。
种种评论,尹鸿伟自是早有耳闻,“他们不知道我早已经用尽了《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倘若再无收获,我就‘尹郎才尽’,一定要写文章去骂那两位兵法老祖宗了。”在采写《伤心的大峡谷》时,在当时新闻封锁的情况下,尹鸿伟的采访手法是独树一帜且卓有成效的,被称为“尹氏方法”。那次“惊心动魄”的采访最终让尹鸿伟写出了当时国内公认的最好的报道。这个事实再次说明了所有的成功都不是偶然的。
      如果说六年前“记者”这个词对尹鸿伟来说只是发现自己“什么也没做好”后而选择另一种生活的话,那么六年后的今天,“记者”不仅仅是他的事业,更是他一生的追求。
      其实,人只能在一段又一段的经历之后,才能真正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这当然包括了尹鸿伟。
      才开始作记者时,尹鸿伟揣着记者证奔波在昆明的大街小巷,凭着单纯的热情和与生俱来的善良,梦想能够“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但是,无法言说的种种现实很快地令他无法再幻想“新闻兴国”,而这时,他的视野也从关注弱势群体、曝光丑恶现象等转向了“近邻”东南亚。
       最早,离开“南周”后刻意赋闲的他是为了到东南亚各国去“走一走”,希望走出了一片新天地。《奠边府:永远
胜利》、《没有祖国的村庄》等一系列好文章陆续在国内外多家媒体上发表。特别是在金三角采写那篇著名的《面对枪口的采访》时,他还作了一回“战地记者”。在回忆这个当时很“冲动”的决定时,尹鸿伟的神情中流露出了些许自豪,他说:“当身经百战的缅甸政府军拉姆(音译)连长告诉我,他以前只见过美国、英国和法国的记者,还是第一次见到中国的记者,而且是在这样危险的战场上。我真的很开心,也很骄傲,我想我已经用我的行动为中国的记者扬了一点点名。”
      作为同行的我在不期然间对他更加尊敬——离开“南周”的尹鸿伟进入了自我调整期,并且在等待再一次的起跑,但是,难舍的记者情结以及优秀的记者素质让他即使在“休整”期也没有放下手中的笔,更没有停止他的探索,他在苦苦地坚持着!当时,国内不少著名的杂志和报社不断向他发出了邀请,而在东南亚游历了快一年的尹鸿伟已经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我要做一名跨国记者。”所谓跨国记者,就是不局限于一时、一地,一已之私,而是以一种泛人类的眼光,泛人类的标准来完成记者的工作,这种标准是超越时间和地域的,因而也更加客观和真实,更加经得起时间的检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最后他选择了那家国内首屈一指的政经杂志,现在,尹鸿伟正在实现他“跨国记者”的理想。
转载:《尹鸿伟:职业记者的视界》(2004年) - 尹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尹鸿伟总是这样对们说。不工作时的他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走在大街上肯定没有人会注意。但是,“要做好一件事情,就意味着必须做出一种牺牲”。也许他的牺牲注定了他的坚持,他的坚持铸就了他的信念。
      尹鸿伟一直说自己是一个职业记者,我想现在的他绝不仅仅只是名职业记者,他对新闻真实的永不满足地索取,已经使他在某些领域成为了一种典范。“记者”这个身份,不过是他更加深入了解和观察生活的一种工具,同时也把他对生活无穷探索的欲望发挥到了常人所无法到达的极致。作为一个读者和朋友,我由衷地希望他的这种欲望永远不被满足。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