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胜利者的土地:从滇西边陲到缅北丛林》(2004年)  

2010-05-15 00:56:23|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日本战败的故事和地方实在太多,随便踏上哪一片土地,都会让人起那些非凡的往事。

 

                                         胜利者的土地:从滇西边陲到缅北丛林

                           

                                                             记者  尹鸿伟  发自 中缅边境

 

      一些被媒体称为“日本右翼分子”的人今天依然相信,在60周年前被世界称为“二战”的那些历史里,他们的先人并没有做错过什么,甚至战争失败也不是神的旨意,这些话经常让许多不明真相或者自以为是的日本人热血沸腾。
      事实上,许多年前,当日本发行歪曲或忽略自己的战时侵略和暴行的教科书时,许多人迅速谴责这是一种掩饰历史的企图。似乎也不足为奇,日本人从来不被允许忘记过去是多么可怕——否则,他们有可能受到诱惑去复活它。
       所以,我们把目光投向了滇西边陲和缅北丛林,期望从中得到一些教益。

 

                                        松山战场遗址


 

      滇西和缅北,这两个地理完全连接的地区现在已经被国家概念分清楚了,而在20世纪的40年代,对于日本、中国、英国和美国等交战国来说,它们是同一个地区、同一个战区,无数军人和枪炮的铁蹄在这里任意驰骋。
《胜利者的土地:从滇西边陲到缅北丛林》(200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1942年1月,日军气势汹汹地从泰国边境攻入缅甸,随后一路冲杀,把战火烧到了滇西的怒江大峡谷。于是在随后三年多的时间里,数十万来自不同国家的军人,怀着各自的信念和职责,在这里残酷厮杀,永远印记下了自己血肉和灵魂。经过一场接一场的惨烈战斗,日军从一段段战壕,一座座山头上,一座座城池败退,最后彻底宣告失败。战争的结果是胜利者的事业得以继续,失败者永远与光荣无缘。
       现在,许多曾经战斗最激烈的许多地方都改变了模样:或者是一个漂亮的小公园,许多题字和雕塑都在永远纪念着为此而献身的人们;或者是一些重新长出草木的山峦,仍然散落在山坡上的一段段战壕、一个个暗堡残骸令人惊叹……或者什么都没有了。
《胜利者的土地:从滇西边陲到缅北丛林》(200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松山为龙陵县境内的第一高峰,突兀于怒江西岸,因扼当时重要的滇缅公路和周围大片地区,被称为“滇缅公路上的直布罗陀”,使它成为战争双方的必争之地。先期占领的日军在上面修建了许多复杂、坚固的军事阵地。
      松山大战发生在1943年的6月至9月间,历时120天,而它仅仅是滇西和缅北众多惨烈战争中的一役。在这座方圆不足10平方公里的山头上,中国军队在美军飞机的空中支援下,投入了6万兵力,10余万民工,以牺牲7600余人,伤者逾万的代价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而日军的1200余人几乎全部战死,双方付出的代价之比为1:15。
      走进松山,尽管参天的大树和地上厚厚的落叶说明这是一个被世人遗忘的角落,但仍然可以觉得历史还真实地保存了那场战争的残局模样:蛛网般纵横交错的战壕,坍塌的暗地堡和阴深的枪孔,星罗棋布的士兵掩体。尽管它们承受了60多年岁月的风风雨雨,却没有被浮尘和荒草填平。牢固的东西往往能长久地保留,但如果它带来的是耻辱,那么耻辱同样也将更长久。这样的例子可以从战败的日本军队的这些军事遗址上得到证明。
《胜利者的土地:从滇西边陲到缅北丛林》(200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这样的历史现状实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这座死伤了太多人,背负了沉重历史的山峰,应该永远不被人们遗忘。
      后来新的滇缅公路和现代化的高速公路都不再从松山通过,它正在一天天被历史和现实生活
所疏远。除了山垭口可以看见一座中国阵亡将士公墓外,在松山里还能偶尔遇到一两名放牛的当地村民,而对于所有的这些遗址和历史,他们并没有外来者那么大的兴趣。一名放牛的老人说:“来这里的人很少,人们好象都把这里忘记了,而我们看得麻木了。”
      60多年前,他们很贫穷,现在,他们依然贫穷,生活仿佛没有改变太多,所以相比较于外来的好奇者,他们对曾经的战争不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受。还好,地方政府在每一个重要的地方都竖立了说明的碑石,使人们可以简单知道这里曾经存在过什么人,发生过什么事。
      战争结束后的松山一直显得很安静,山下是数十万中国军民用的鲜血和生命
筑成的(老)滇缅公路,而现在公路上行人和汽车已经很少,所以它们只能永远互相陪伴。60多年的漫长岁月就这样过去了,当中国和世界的历史走进一个新时代的时候,人们的目光才偶然注意到这座接纳了无数英雄孤魂山峰。
      尽管松山没有留下日军的坟墓或者其他明显的标志物品,但是每年都有一些日本人千里迢迢自发来到这里,其中有多数是年轻人。其实中国人无法知道那段历史在他们内心的真实影响,但是当地的村民们经常看见当他们表情肃穆地坐在废弃的战壕边拍照、写日记

《胜利者的土地:从滇西边陲到缅北丛林》(200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侵略战争终究是对受害国的无情摧残。但一段胜利的历史却由失败者的后代去饱含敬意,对于胜利者来说是莫大的悲哀,作为胜利者的后代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呢?   

 

                                                                                烈士墓园

  

     在滇西和缅北地区一场又一场收复和保卫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中产生了一批批英雄和烈士:孙立人、戴安澜和卫立煌等抗日许多名将的故事至今还在流传。
     位于滇西腾冲县的“国殇墓园”是为了纪念滇西抗战中牺牲的中国军人和爱国群众而修建的,时间是1946年7月7日。墓园现在得到地方政府的保卫和爱护,道路都被铺上了水泥,建起了围栏,只是除了那9000多块刻有军衔和名字的旧石碑和一岁一枯荣的杂草,平时很少有人会去陪伴它们。同时,政府在墓园旁修建了一个陈列馆,里面也摆放着许多关于那场战争、那段历史的纪念物品和照片
。国殇墓园和当地著名的“火山热海”风景区一样需要购买门票才能进入,当地人却希望所有外来者都能了解和记住它的一切。
《胜利者的土地:从滇西边陲到缅北丛林》(200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迈进墓园大门,可见在数万平方米的山坡上,一排排水泥铸成的坟墓环山整齐地排列着,水泥墓碑久经风雨已经泛出陈色,但墓碑上的醒目的红底名字显然经常重新涂着漆,与四周的青山翠绿早已经融为一体。每块墓碑上都有一个名字,每一个名字都会埋藏着一段故事,或者说是一段历史。
        这样的情形实在让每一个人都会有种心恸。无论如何,躺在这里的烈士都是中国的国家英雄,应该受到自己人民的尊重,也许无论过去,无论现在,无论将来。为什么已经没有多少人再记得他们,或者经常来看看他们呢?这不是平凡的历史,不该让它往事如烟。
        有人曾经这样评价:人民并不需要战争,但是战争使平民变成士兵,使士兵变成仇敌,他们相互厮杀,然后一起永远沉于尘土;历史牢记着巴顿、拿破仑的名字,却没有人记得士兵。当然有些情况是例外的,那就是因为祖国被别人欺负、侵略,国土被别人强占必须夺回的时候,勇敢站出来牺牲的士兵们,一定无愧于英雄的称号。
《胜利者的土地:从滇西边陲到缅北丛林》(200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盖满大地的死难者总是给生者太多太重的压力。站在这样的地方,很容易让人悲痛,很容易引人回忆。回忆不仅是一种感情的投入,而且是一种理智的收集,收集过去的一切,进行崭新的排列,于是会生出许多发人深醒的结果。
        60多年后的今天,那时的人们的遭遇和行为也许令现在的人有些难以理解,但中国人应该努力地去了解和思考它,因为它与整整一代中国人的生命都有关,是中国人历史的一个部分。以抗日中国军人们这样的经历和历史为代表,才能真正领悟今天中国人生
存的艰难和意义。
      各种各样的战争纪念墓园在滇西和缅北曾经有很多,有中国人的,有美国人的,缅甸人的,印度人的,也有日本人的,甚至还有用战败的日军战车建造的“战车公墓”,可是它们大多数在后来的种种政治纷争和历史浩劫中被破坏殆尽。关于中国军队的墓园,除了中国自己的毁坏外,缅甸也做过同样的事情。由于国际政治风云的变幻,各种各样的历史和现实纷争太多,中缅两国一度都表示出一些不满情绪,1964年,吴奈温总统执政的缅甸政府彻底铲平了位于缅北城市密支那的中国军队墓园,而与此成为鲜明对比的是美军的公墓却一直得以保存下来。
《胜利者的土地:从滇西边陲到缅北丛林》(200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一些缅甸华侨说:“日本每年都不断有人来密支那祭拜战死的日本官兵。中国是正义的一方,是胜利者,反而很少来人向我们打听当年的战争事迹。”
    缅甸和中国之间一直有一种矛盾的关系。一方面,缅甸的领导人将中国视为意识形态上的通道和潜在的保护者,因此,他们不断努力同中国修复友好关系。另一方面,缅甸也有着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自豪感和独立精神,它不希望被比自己强大的邻居所支配。
    现在,一些缅甸华人已经向缅甸政府要求发还被毁坏和占用的中国军队墓地、重建纪念碑,据说缅甸政府基本上已经同意。但是,胜利者失落的精神和历史能不能靠重建一块墓地、一块纪念碑可以挽回呢?

 

                                         胜利者的土地


 

      长达3年多时间的滇缅抗战是中国8年抗战中最早向日军发起战略性反攻,也是二战亚洲反法西斯战场从失败走向胜利的转折性战役之一。
      60年过去了,日本方面是怎么对待和评价那场长达8年的侵略战争,会如何对待他们自己千千万万死伤在异国他乡的士兵呢?
《胜利者的土地:从滇西边陲到缅北丛林》(200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据国内外一些公开的报道指出:日本至今不承认自己对别国有过领土的野心,也不承认曾经在中国、东南亚等许多国家和地区犯下灭绝人性的滔天罪行,相反他们一直指责中国是“威胁者”。而且种种美化其侵略行为,欲为二战翻案的书籍和影视作品源源不断地被制造出来。
      在日本国内的,同样有着一处著名的“烈士公墓”——靖国神社,供奉着所有他们自己的“烈士”,其中包括大量在历次侵略战争中死亡的人。
《胜利者的土地:从滇西边陲到缅北丛林》(200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人们可以忘记过去,但是不能否认历史。一些日本人没有忘记他们曾经幻想的过去,所以如今其国内还不断有人要求中国修改教科书,改变对中国后代的历史教育内容和方式,其领导人不顾他国抗议每年参拜靖国神社……在日本国内,许多著名的学者甚至公开发表文章批评政府,认为现任领导人在历史、领土等许多问题上向中国示弱。
      日本一直在强调他们的想法和观点,但却好象忘记了中日双方近百年以来复杂的爱恨情仇,忘记了自己发动侵略战争后获得的失败教训。历史是不能假设的,也是无法返回的。至少,从60多年前的那一天起,从滇西边陲到缅北丛林,一直都是胜利者的土地。
   
-----------------------------------------------------------------------------------------------
 (历史背景)                                                    

                                                         中国远征军与滇缅抗战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实施南进战略,投入4个师团(约10万人),在250架作战飞机支援下,分三路进攻缅甸,企图切断滇缅公路,阻断英、美对华军事援助,由缅甸入侵云南。当时,英军在欧洲战场连接失利,驻亚洲军事力量薄弱,在缅英军只有两个师团兵力,无力阻挡日军进攻。1942年2月,根据《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应驻缅英军请求,中国政府以第5、6、66三个军10万人组成中国远征军,入缅支援英军作战。
    1942年3月中旬,中国远征军5、6两军在东枝、景洪棗东瓜一线分别接替英军防务,第66军在曼德勒地域担任预备队。3月下旬,中国军队与进犯东瓜的日军爆发激烈战斗。中国远征军用集束手榴弹、汽油瓶与日军坦克反复拼杀,战况十分惨烈,双方伤亡惨重,日军承认此役为南线日军作战初次受挫。4月中旬,日军侵占仁安羌,7000名英军及数百名新闻记者和外国传教士被日军合围,中国远征军66军奉命驰援,经两昼夜激战,突破日军防线,将英军等全部救出。4月底,由于英军撤出战斗,日军迂回至中国远征军后方,切断远征军后路。被隔断在缅境的远征军各部腹背受敌,被迫实施突围作战。中国军队克服巨大困难,连续作战,终于突破日军堵截,主力分散返回国内,一部退入印度。进犯怒江之日军,受到中国军队阻击未能继续前进。1942年8月,第一期入缅作战以失利结束,中国远征军以10万之众出国,生还者仅4万。
    1942年底,退入印度的中国远征军在印度北部改编为驻印军,接受美军训练与大批美式装备,兵员素质和士气有很大提高,至1943年,兵力已达2个军,完成了反攻缅甸的军事准备。为再次入缅作战,卫立煌将军奉命在云南境内重组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部,以第11、20两个集团军16万人组成第二期远征军。拟由印度东北部和滇西两个方向对进,在英美陆空军协助下,重新打通滇缅路。1943年9月,驻印远征军由印度北部出发,向缅北孟洪推进。士气高昂的中国军队,克服沿途日军抵抗,连战连捷。8月,经激战攻克缅北重镇密支那。12月,再克八莫。云南方面的中国远征军由滇西进击,强渡怒江,翻越高黎贡山,攻克日军设防坚固的腾冲、龙陵。1945年1月,中国远征军新一军与第11集团军在缅甸芒友会师,打通中印公路。新六军一部于3月30日与英军在叫脉会师,战争胜利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