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尹鸿伟:2007年中国社会“关键词”(部分)  

2010-05-15 01:55:36|  分类: 中国国内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中国社会“关键词”(部分)

 

                                                             最牛钉子户

 

       记忆中“钉子户”一直是政府部门用来比喻和羞辱那些不听话的老百姓的词语,因为他们的抗拒让政府的为所欲为得不到顺利实施。

       在2007年的重庆,“钉子户”终于被赋予了“英雄的意义”,并为《物权法》的颁布和实施涂下了浓重的色彩。当武林高手杨武举着鲜艳的五星红旗插上孤岛般的自家小楼顶,然后把一面写有“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的横幅挂在屋顶,向外界展示保卫自家财产的决心时……许多人都被震撼了。在中国,很久没有见到如此有勇有谋的人了。

      当然,这个事件也让全中国、乃至一些国外媒体极度亢奋,舆论几乎是一边倒,而对于法院“强制拆迁”的判决和重庆市市长“绝不迁就漫天要价”的呼吁不以为然,足以显示出中国“官媒关系”的真实情况。

       深圳版的“最牛钉子户”在深圳罗湖蔡屋围被媒体爆出:居民张莲好位于深圳黄金地段、与深圳目前的最高楼地王大厦相隔仅百步距离的一栋私有楼房,由于三年来拒绝拆迁该楼,发展商欲在此打造深圳金融区,并建设新的最高楼的计划受阻至今,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而在北京海淀区甘家口也出现了“北京最牛钉子户”,在武汉、长沙、郑州和金华都不断出现“最牛钉子户”……至于那些没有被媒体关注到,没有被众人所知道的被拆迁户,那就遍及城乡各地了。在这些旷日持久的争执面前,庄严的法律经常不得不退后,等待民意与政商力量的对决结果。在“牛”字当头的时代里,连空气都是火热的,灼伤着每一个中国人的神经。

       看来,只要敢于与政府对抗,就可能成为“英雄”,这是一种令人担忧的时代悖论。那么,究竟是政府和开发商“牛”,还是钉子户“牛”呢?从各种事件的开始和结束已经可见一斑。

 

                                                                        粉丝社会

 

         2007年3月,刘德华女粉丝杨丽娟的父亲在香港跳海自杀,以示支持自己的女儿苦追华仔13年。事件通过各类媒体向人们扑面而来。

        在中国新闻媒体对“不自由”的持续抱怨中,杨丽娟事件终于让他们大大地挥洒了一把,因为有媒体可以出钱资助杨女去香港,去找德艺双馨的刘德华的麻烦。在父亲去世之后,杨丽娟才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不是刘德华,而是她的父亲。当然,在奇闻逸事屡见报端时,也有人指出:杨丽娟只有初中文化而且有精神病嫌疑。如此,那么多的媒体,那么多的记者,参与的整个过程又算怎么回事呢?

       在这样一个极需个性与魅力的时代,欢乐的作用是不言自明的。超女之后,中国粉丝的地位也一跃千丈,随后又出现了快乐男声,中国全面进入粉丝制造明星的时代,原因可能是被压抑太久的欲望爆发了——人们开心大笑,人们自由仰望自己塑造的偶像。越是在压抑的年代,调情的驱动力越大;越是在封闭的社会,调情的传递物也越多。张爱玲说:“如果你不调戏一个女人,她说你不是一个男人;如果你调戏她,她说你不是一个上等人。”

       80后和90后们所追捧出的明星面目已经多元化,其选票来自粉丝,而不是体制与领导的圈点与内定,尽管非议不少,这仍不失为一种进步。两相对照,同样是80后,写字的年轻作家们却集体为时代谱写了一曲新的娱乐与政治的双赢之歌。

       2007年9月,中国作家协会新会员名单揭晓,400余人成为中国作协新成员,其中“80后”作家10人,争议最大的郭敬明也位列其中。他们自愿从体制外写作进入了体制内写作,但关于“80后”商业化写作的质疑,特别是郭敬明还曾有抄袭的“不良记录”,他们是否有资格加入中国作协一直争议颇多。幸亏有个韩寒,他诚实而尖刻地说:“被女人包养比被体制包养要好。”

 

                                                              塌桥年

 

         2007年几乎成为了“中国大桥坍塌年”,每一座大桥的垮掉,都造成无数的死伤者,都留给世间不尽的悲痛。当然,大桥垮塔在中国已经屡见不鲜了。

          7月15日早上5点17分,位于广东省南海市九江镇与鹤山市杰洲之间,跨越珠江水系西江主干流的九江大桥南桥段近200米桥面遭运沙船撞击垮塌。据广东省公路勘察规划设计院网站资料显示:“九江大桥”1990年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科技部);1991年曾获国家优秀设计铜奖(建设部)和广东省优秀设计一等奖(广东省建设委员会)。事后有专家表示:大桥质量没有问题,而是运沙船撞击的力量太大。

         8月13日下午,由湖南省华罡交通设计院设计、湖南省路桥公司施工建设的湖南省湘西州凤凰县沱江大桥垮塌,事故发生时,该桥已施工完毕,正在拆除施工脚手架。透过湘西州政府网关于该大桥即将竣工的报道可以看出,“劳动竞赛”、“为五十年周年州庆献上一份厚礼”起到了重要的催化作用。

        李毅中来了,华建敏也来了,中央领导也批示了……但是垮的已经垮了,死的已经死了。

         于是,许多人不由想起了赵州桥,那是每个中国小学生都学习过的伟大建筑,建于隋朝大业年间,到2007年,已迎来1402岁生日。其经历10次大洪水,8次战乱,4次地震,仍然屹立不倒,时至今日,赵州桥被纳入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可它依然是座交通桥,而不只是被尊为一座观赏桥。

     如果这些大桥还算小工程,那么举世瞩目的三峡大坝出现了“80多条垂直裂缝”够不够吓人了呢,其关系着下游亿万群众的生命安危。三峡开发总公司总工程师张超然解释,人类用混凝土浇筑大坝的历史只有200年,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出现没有裂缝的大坝。经国务院专家组检查,“裂缝经处理以后,对三峡大坝安全绝对没有影响”。

 

                                                             熊猫血

 

    “食品基本有毒,医生基本无用”的情况在2007年并没有多少好转。当某位外国元首带着自己国家的饮用水来访问中国时,民族主义者们愤怒了,爱国主义者们沉默了。

     中国人其实并不比任何国家的人差劲,只要有机会,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情。2008北京奥运会举办之时将稀缺Rh阴性血——“熊猫血”的消息传出后,全国各地马上掀起了献血的热潮,浙江一所大学的近3000名学生甚至为献血排起了长队,并筹划成立一个稀有血型者“爱心之家”,为奥运储备稀有血型,着实令世人侧目。

     而屡屡在中国出现的人血白蛋白造假也让人心惊,仅吉林省就有18家医院使用假人血白蛋白被查处,但是没有人知道全国究竟有多少人受害?几乎是重症患者救命药的人血白蛋白也有人敢造假,不知道中国人还有什么钱不赚。

     1996年,单采血浆站的违法操作曾给河南省带来一场艾滋病危机,河南单采血浆站随后全部关停。10年后,贵州省拥有25家单采血浆站,列各省之冠,年供血浆量占全国市场的近四成,并多次发生血浆站重大违规案件。血制品明显供应不足,不到一年内,每支人血白蛋白的价格就上涨了200多元,在无法找到替代品的情况下,该如何正视由此而生的“血浆经济”现象成为一些人担心的问题。

     在没有出现“某某明星代言的XX血浆、XX人血白蛋白”之前,吴仪副总理表示将禁止和取缔以公众人物、专家名义证明疗效的药品广告。但是,这些问题的出现仅仅是明星的错吗?政府、企业、媒体、医院、消费者呢,其实是“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家一起建造了一座围城。

 

                                                  地上与地下

 

          天晴时,没有一座城市不堵;下雨时,没有一座城市不淹。这样的情况在2007年的夏天表现得更加“出色”:济南、重庆、青岛……每一个城市都可以讲述一串悲壮的雨中故事,许多人甚至被夺去了生命及财产。

         事实上,中国所有的城市都属于“上面是城市,下面是农村”。其意思是中国现在城市建设发展迅猛,每一座城市的面子都非常漂亮、壮观,但是里子(地下的各种排水系统)却非常简陋和原始,一些老城市甚至一直沿用着新中国成立前的排水系统,事后都没有改造过。早有人形象地说美国的城市排水系统里可以跑汽车,而中国城市里的排水系统只能跑老鼠。

         中国的领导们不断花费巨资公款出国学习、考察,发达国家的城市排水系统情况如何、效果怎样,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总之现实是各种“政府工程”、“首长工程”或“政绩工程”都只注重地面上的建设,而觉得下面“看不见,不重要”。别无选择的老百姓对政府的期望和信任总是很多,但是遭遇到这些实际情况,怎么让人不担心。

         何止是地下,中国城市的地上同样让人发愁。以公共交通为例,一会是政府埋单,一会又成市场导向,再然后,又说影响民生,要收归政府,停止公共交通改革。无论怎样,在许多人拼命购买私家车制造交通堵塞的同时,高峰期公共汽车和地铁里的人仍然个个像罐头里的沙丁鱼:人太多、公共交通工具太少,永远是一对同时出现的问题。

         当然,这些困扰与掌握城市命运的官员关系不大,他们有自己的豪华专车,有VIP通道。对于“收费政府”,人们不期待它不收费,只期待它收了费能办事,这就是从理想到现实的调整。

 

                                            老虎与老鼠

 

         在中国,野生华南虎的珍贵程度不亚于大熊猫。自1964年来就没有野生华南虎目击记录的陕西省,在2007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发生了一起关于“真假野生华南虎照片”的事件,引起了国人乃至世界的关注,就连著名的美国《科学》杂志、著名侦探李昌钰、众多“专家”和国家林业局也争先恐后参加进来,他们与陕西省林业厅、镇坪县政府及农民周正龙搏奕不断,成为2007年末的一大中国喜剧。最后,野生华南虎到底是否存在仍然没有人能够找到证据,国外媒体感慨:中国人太有才了。

         野生华南虎虽然踪迹难觅,但是老鼠却在洞庭湖大唱了一台戏,吓坏了当地居民。由于连日暴雨导致洞庭湖四周洪水泛滥,让栖息的老鼠被迫搬家,近20亿只老鼠到处啃食农作物,严重威胁洞庭湖沿岸稻田,一场人鼠大战就此展开,群众沿着堤防猛打老鼠,这一棒打下去能打死好几只,还有人用鱼网捉老鼠,一网下去也能网住好几公斤,有位老兄更厉害,用手都能随便抓抓满一麻袋。从2007年6个月底至7月中,人民群众一共捕杀多达90吨老鼠,大约有225万只之多。与老鼠总数20亿只相比较,“斗争尚未胜利,群众还需努力”。

         2008年将迎来传统农历“鼠年”,225万条鼠命似乎是一种“献礼”,但是可以看出:中国人灭得了华南虎,却灭不了老鼠;由此可以得出感悟:在中国人面前,猛兽不一定是最后的胜利者和生存者。由此也可以表明:13亿中国人民是谁也无法战胜的。

         尽管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口号和犯罪打击不断加码,但是仍然没有使这项传统的中国贸易得到完全遏止,尤其在西南边境地区,大量野生动物及制品仍然不断被输入中国境内,素有动物王国美誉的云南省已经快被好胃口的人们“吃掉”了。虽然藏羚羊的盗猎发生在中国,悲剧的根源却在欧洲;而野生动物的盗猎发生在境外,悲剧的根源却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消费市场。

 

                                                           合同游戏

 

         一直以高科技自居的华为公司,终于在2007年新《劳动合同法》实施前证明,中国公司的高科技实力不足以抵挡提高人力成本的压力:包括老板在内的所有工作满八年的华为员工,在2008年元旦之前,都要先后办理主动辞职手续(即先主动辞职,再竞业上岗),再与公司签订1-3年的劳动合同。由此,果断出手的华为老板任正非也在2007年末把自己弄成了“劳动法新闻人物”。

         与往常许多法律推出后被人漠视不同,新《劳动合同法》迅速调动了许多人、许多公司的关注热情,反应却是“不少公司已在酝酿和调整自己的人力资源管理政策”,意在规避新法对企业未来用人制度带来的挑战。 2007年6月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的新劳动法规定:劳动者在满足“已在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十年的”或“连续订立二次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等条件后,便可以与用人单位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成为永久员工。

         中国政府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把哪一部法律执行好,某一部新法的推出经常在现实中遭遇自取其辱的场面。以前,中国人总觉得社会中问题太多是因为法律条文不够多、不够健全,现在看来,依法治国可没这么简单。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政治背景,孕育着不同的政治文化,这使得法治演变为一种技巧,更准确地说,是一种修养。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