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家乡人民对“尹鸿伟记者”的认可(2007年)  

2010-05-16 00:29:23|  分类: 个人行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12月4日,家乡的《滇南晨刊》以封面形式报道了我的光荣成长经历

    

                   古人云:人生得意须回乡。奋斗多年,实在不易。

                                      

 家乡人民对“尹鸿伟记者”的认可(2007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真正的英雄,应该愿意去关心陌生的人,敢于关注那些陌生的世界;而不是仅仅围绕自己身边的事情,那样只是尽了一种做人的本分而已。”

     

 

                                从红河州走向世界的名记者

 

 

                                       ——全国著名政经杂志《南风窗》高级记者尹鸿伟印象记

 

                                                          

                                             李贵录/文图

 

 

“我就一辈子在这大山的怀抱中生活吗?我不甘心!”

20多年前,一名清瘦的少年,站在红河州金平县一中的蓝球场上,望着四面的大山,想往着重重山外的世界。

如今,他已是全国著名政经杂志《南风窗》,且享有“东南亚问题专家”的著名记者。《青年与社会》杂志在2004年在报道他时说:“(他)2002年赴任(广州)《南风窗》杂志高级记者。1997年至今,不到六年的时间里尹鸿伟换了四家媒体,其中最快速度是两年换了三家,而且每一次都上一个台阶,从市级报到省级报,再到具有全国性影响力的大报大刊,特别是到被传媒工作者视为新闻珠峰的《南方周末》,和被业界人士公认为中国第一政经杂志的《南风窗》,别人用一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而尹鸿伟只用了不到六年的时间,不能不承认,这是一个传奇。”
   
尹鸿伟的一些报道甚至影响到了国家的大政决策。

 

 

                                            靠文章闯天下

 

 

  第一次见到尹鸿伟,是今年的43日在个旧十号楼宾馆会议厅。他应本刊老总的邀请,来为我们全体编辑记者讲授新闻“采写秘诀”。他说:“红河州是我的故乡,能为家乡出点力,是我非常愿意做的事。”

 他用他成名的一些新闻作品讲了采写的思路、做法及成功的经验,让我们大开了眼界,《滇南晨刊》的一名记者深有感触地说:“听尹老师一堂课,胜读10年书呢,太有帮助了!”

 他在1999年采写的新闻作品《伤心的大峡谷》,当年即被国家新闻出版署有关机构收入“新闻名稿档案”。报道中有一段描述:“在缆车坠落的那一刹那间,车厢内来自南宁市的潘天麒、贺艳文夫妇,不约而同地使劲将年仅两岁半的儿子高高举起。结果,这名名叫潘子浩的孩子只是嘴唇受了点轻伤,而他的双亲却先后死去。”这一个情节,深深触动了著名歌星韩红,迅速创作了歌曲《天亮了》,至今在全国传唱不绝,随后,韩红还收养了那个叫潘子浩的孤儿。

 尹鸿伟说:“当时我在《南方周末》做记者,正是在十一黄金周期间,一个朋友打电话告诉我这个消息,在贵州马岭河峡谷风景区发生一起缆车坠落事故,致使35名乘客死伤,其中14人死亡。我注意到《羊城晚报》有了报道,但未分析原因。第二天,又有了报道,还是没有分析原因,我马上坐飞机去了。当时地方政府官员不讲,怕承担责任;死伤者家属不愿说,怕在医疗问题的处理上受到影响。我考虑,政府和单位是一个矛盾,最能说话的是旅游单位。于是,我转换了角色,不间断以伤者家属、旅行社导游和记者的身份出现,了解到了事故的真实情况。最后,我查出了这个坠毁的缆车是‘三无产品’。责任出来了,我考虑还不够,要引起读者关注,必须要打动人,用故事的细节来打动人。我决定采用了电影《泰坦尼克号》的叙事方法,用感人的亲情、动人的爱情故事来穿插讲述了这个悲惨的事件。这篇名为《伤心的大峡谷》的报道见报后,迅速在全国引起震动,许多读者表示‘才看完文章第一段就感动得哭了’。国务院有关部门也相当重视,紧接着出台了旅游景点进一步加强安全管理的文件。”

 他表示,真正完整的新闻,是一系列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把死伤、悲惨的事情说出来都不是关键,而要让事故引起大家的重视,提出建设性意见,提出解决方案。

 尹鸿伟说:“好的报道不是简单采访出来的,这和记者的积累有关,和对问题的思考高度有关。”他说:“在2000年前,我经常看到国内不少高官到境外赌博,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的报道。我仔细研究了地图,发现中国周边境外都有了赌场,便进行了纵向比较、横向思考,到了越南、缅甸、朝鲜和俄罗斯等国家和边境地区进行了深入的采访,两个月后写出了《境外赌场围攻中国》。”

 这篇报道站到了一种高度,提出了境外开设赌场影响到了中国的国家利益,以及中国在国际关系、毒品问题等方面的多重艰难抉择。当时,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的主要领导看了报道后,迅速进行了批示和实地调研,随后下达了“封锁边境口岸,严令国家公务人员、国有企业官员出国赌博等命令”,这项政策至今仍然在延续。

  尹鸿伟说:“我认为优秀的新闻作品必须具备三个要素:好的新闻题材,好的采访技巧,好的写作手法。”

 《越南土地上的中国烈士陵园》当时是尹鸿伟自费前往越南采写的有关30多年前中国援抗美越事件的独家报道。他在报道开头写道:

 “20世纪60年代末,中国为了帮助越南抗击美国的入侵,先后出动了32万军队进入越南北方,几乎承担了越南战争系统所有工程的运输、供给和保障工作,包括胡志明小道的拓宽和运输,并在中国云南和广西扩建了后勤机构;八年内,中国军人伤4200人,死1100人,由于种种原因,死者的骸骨都未能运回中国的家乡安葬,全部埋葬在越南的土地上,中国以巨大的牺牲帮助越南共产党在1975年实现了国家的统一;但是四年后即19792月,中越间又发生了著名的"边界自卫反击战",当年的生死战友兵戎相见,20多年后的今天,和平与发展再次成为中越关系的主流,反目的朋友又再次握手。我艰难地去到越南莱州省封土县境内,寻找那条浸透中国军人血汗的公路,寻找那些留在异国他乡的中国军人的英灵。”

 这一篇报道,是尹鸿伟研究东南亚问题的早期力作,他说:“我早年在《昆明日报》做记者时,关心的只是昆明的事;到了《云南日报》,关心的也只是云南的事。我就想,中国那么大,为什么不在中国到处走走?我有能力做更大的事,为什么不去做?这样我最终去了广州《南方周末》工作;后来,我更立志做要以自己的努力做一名真正的‘跨国记者’。今天,许多人称赞我成了‘东南亚问题专家’。的确,现在出国采访对于我已经是一种家常便饭,而国内外不少新闻同行要了解东南亚的一些问题,都会想到我。”

 

 

 

 

                                      现实中的尹鸿伟

 

 

  在谈到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时,尹鸿伟说:“《死刑犯的最后16小时》奠定了我跨出云南的基础;《朱镕基流泪后的宁边村》奠定了我在中国新闻界的地位;《越南土地上的中国烈士陵园》、《没有祖国的村庄》让我通过自己的能力和方法做到了跨国采访,令我真正成为了一名跨国记者。”

 尹鸿伟经常勉励年轻的记者们:“真正的英雄,应该愿意去关心陌生的人,敢于关注那些陌生的世界;而不是仅仅围绕自己身边的事情,那样只是尽了一种做人的本分而已。”

 我第二次见到尹鸿伟是在昆明,他说:“我1992年从红河州蒙自师范专科学校中文专业毕业,现在我已经是西南政法大学的兼职副教授了。在蒙自师专读书时,我一心研究写文章,所以学习科目成绩不好,没少挨老师的批评和刁难。后来从一名保险公司业务员到一家国营企业的团委书记,再到《昆明日报》、《云南日报》、《南方周末》及现在的《南风窗》。我所有的人生道路,每一步跨越,都和写文章有关。”

 “你想什么问题,你就会成为什么水平的人。”尹鸿伟说,“我始终认为自己的人生预期不应该在金钱数量上,而是在生存价值的追求上。我的任务就是为读者写出好文章。要做一名好记者,首先要有做人的良心。”

《青年与社会》杂志在2004年以《职业记者的视界》报道了尹鸿伟作为名记者的成就后说道:

 “这样的人难免有争议,有人说他是榜样,有人说他恃才傲物,无论评价如何,至少有一点,也是所有人都认同的,尹鸿伟是一个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记者,并且始终以他的方式关注并真实地记录他所发现和看到的一切,那就是我们常说的‘人文关怀’。”
       
“采访那天,我同摄影记者一起准时地敲开了尹鸿伟家的大门,开门的正是尹鸿伟本人,脚上趿着拖鞋,身上穿着T恤,一副居家男人的模样,完全没有传说中‘名记’的锋芒和凌厉,特别是一口带有浓重红河口音的昆明话让人倍感亲近。”

  国庆节前,我到昆明采访尹鸿伟后,同样有以上的感觉。我和他预约时,在电话中便听到他高兴的声音:“红河州《滇南晨刊》记者?好,我正好在昆明,我支持你们的工作。”

   在生活中,尹鸿伟更像一个居家男人。他请我到了他家里,不宽的客厅,沙发、茶几占据了三分之二,沙发上摆着一堆小女孩的玩具。冰箱上有他搜集的几顶越南、缅甸和中国军人的头盔。引人注目的是墙上那几张他和外国军人合影的照片,他说:“这是我在越南、缅甸和金三角地区采访时和当地军人的合影。”

  他的女儿3岁,刚上幼儿园,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孩子。

  尹鸿伟抱着女儿从幼儿园里走出来,小女孩一路上高兴地和他讲着在幼儿园里的快乐故事,他认真地听着,脸上是慈祥的笑容,望着父女俩温馨的画面,这个时候,我看到尹鸿伟不是一个名记者,而是一个对女儿如水一般柔情的父亲。对家庭的责任感和对民生的关注、对国内国际问题的思考,构成了尹鸿伟完整的人格形象。

 

 

                                        文化人的价值                         

 

 

  尹鸿伟总是对别人说:“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他的确以文章写得好在中国新闻界确立了很高的“江湖地位”,全国各地来云南采访的新闻记者,都喜欢慕名拜访他,与他广泛交流。

  一位昆明律师说:“我们和尹鸿伟是好朋友,不因为他是名记者,而是他的为人叫人佩服。他不看重金钱,看重的是他作为一个职业记者的责任感。采访中有人送钱给他,他根本不要,并且常说,一个有文化的人的价值,是随便用钱能买得到的吗?”

  为人快人快语、对朋友肝胆相照,是尹鸿伟生活中本真的一面;对新闻事业执着追求,始终葆有一名记者的良心,采写出有思想深度的新闻作品,以一个职业记者的责任感推动社会的进步发展,是他成为名记者的必然:他这艘航船,不管走得多远,始终回顾他起航的地方,给他的故乡红河州以更多的关注,是他眷念故土的赤诚。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