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尹鸿伟关于昆明文化的缺憾(之二):《于坚其实活得很郁闷》(2008年)  

2010-05-16 01:10:24|  分类: 个人行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样的错误已经使于坚老师变得疯疯癫癫,如一只迷途的羔羊。”                 

                                                       于坚其实活得很郁闷

                               

                                                                             尹鸿伟

   (前言:外出采访,被意外大雪堵在大国中部。再度关注有恩师披靡的“彩龙中国”,猛然觉得的确应该“坚持抗战”。既然于坚老前辈躬身关注这场“昆明文化恶争”,后辈之我自然不能继续沉默,遂再度出手以表学习,以示尊重。如果此争能够唤回昆明文化人的觉醒,唤回昆明人以往的骄傲与尊严,容再多昆明劣人的恶毒攻击,我仍然能够“轻轻挥一挥手,如同抖落衣袖的灰尘”。对于近期许多“昆明文化人”对本人的谩骂、侮辱和胡乱猜测,我只能说:“狗眼睛展示狗的灵魂,而人是万万不会有此感觉的。”各位的“坦率”让我吃惊,吃惊之余我想到了大家如此坦率的用心。另外需要声明一点:各种媒体上的报道不能完全代表我的意思与见解,我只对自己写的文字负责。)


         其实,我觉得“昆明最有文化的人”于坚老师说话是很客气的,他老人家只是用了这样的话语来表示“关注”:
        “网上有个人说昆明没有文化,不对!昆明有很深厚的文化,只是昆明看不见,只重视昆明的轻薄肤浅迎合旅游热的文化,不重视昆明那些有重量的文化,所以长期以来,造成昆明没有文化的印象。”
        说老实话,刚看完这段话,我都想了半天:于老是在支持我还是在批判我?当然,既然报社编辑为他的话加了个“《于坚:昆明有很深的文化》”的标题,那就算批判我了。
       于坚老师说:“举个简单的例子,附近的青铜文化,有四川
近年才出土的三星堆叫得响么?伟大的滇青铜文明已经出土半个世纪,在国内默默无闻。比如担当,又有几个人知道?比如当代的刘自鸣大师,得到应有的尊重了么?杨丽萍得到尊重,因为发展了经济,昆明邛竹寺五百罗汉,旅游业不感兴趣,就无人知道。”他还说:“昆明在文化上的自卑其实是因为不知道昆明有什么文化。”
        这样看来,事实上于老并没有仔细看清楚我为什么说“昆明人没文化”,或者我是以什么方式,什么角度来说“昆明人没文化”的。看着窗外的飘雪,我在想:于老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可能只是坐在边他的书斋里,因为海拔比较低,所以没有能够以更高的角度来审视。其实我现在很想建议于老:下次开口,请站到五华山上,甚至西山龙门上——因为那里海拔高些,可以说出点层次“高”的话来。
        对于昆明的文化地位,或者说文化影响力,不断步入低谷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尽管很多人也在举例反驳,但是都不能掩盖“毕竟黄花衰落去”的事实,如果老在谈一些“过去有”、“曾经有”……那么我觉得就如某大国一直在说“我们有伟大的四大发明,有举世无双的万里长城……所以我们是一个有文化的国度”。我在前面的文章里提过:“尽管一些亚洲文化中仍然不乏中国文化的影子,但那些都是‘过去的中国文化’,而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了。事实上,整个中国,所有的中国人都迫切需要文化重塑和道德重塑了。”当然,这样的话对于昆明亦然。
       总是谈“过去”,谈“历史”能够说明什么呢?大约在20年前我被《尚义街6号》触动心弦后,就没再有从于老的作品里有过类似的失眠记忆
了,那么,现在于老“昆明最有文化的人”的称号支撑是什么呢?
         其实,我很希望昆明的文化能够实现影响力:所有研究青铜文明的学者都来昆明探询;所有热衷民族舞蹈的人都来昆明学艺;所有佛教徒都来昆明邛竹寺参拜五百罗汉……遗憾,现实中都没有发生这些情况。尽管昆明也有一些可圈可点的“乐队”、“”,但是相较滇外世界
,不过是些自娱自乐的小把戏,客气点说,也只能算“小荷才露尖尖角”,会被“风吹雨打去”,还是能“怒放朝天”,估计没有人说得清。倘若以“流行文化”来论,现在的歌词较于老的诗歌已是“黑白分明”。
         其实我更想说于老现在对昆明的文化事业发展是不负责任的,作为中国知名的文化界名人,言语不断表现出“不间世俗”,只骑自行车去独自偷欢。目睹昆明文化的衰落却缺乏现实救市表现,你与其写“昆明要向南方看,要做东南亚地区、湄公河次区域的大城市、龙头,我以为这是昆明的大优势。昆明向南发展,向湄公河那个方向发展。这是有历史经验的,昆明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相当繁华,就是滇越铁路与南方世界联系起来的结果……”,不如好好研究一下,许多昆明()学者一直在宣传“以前是法国的殖民地”,这样的论调你以为如何?其实,可以由你来纠正的文化、历史谬误很多,但是你都没有做。上次我请你吃饭,都是急忙打车先去等候,等候你慢慢骑着自行车而至,然后再听你骂“昆明汽车太多”、“昆明空气不好了”云云。其实要说到骂娘的水平,最近骂我的那些人,每一个都比你强。
         我觉得于坚老师其实活得很郁闷,肚里装满了文化,却没有很好地发挥出来,为“昆明文化”事业多做点贡献。有人批评我在此问题上用了“反计”,但是于老除了批评我,也不见有什么“正计”出来。是不是于老还在关心某年某月某文学、诗歌奖有没有出现自己的名字?而我可是从来不看每年“中国新闻奖”名单的。
         难道,于坚老师也惟恐身惹臊气,不愿意为昆明文化事业鞠躬尽瘁了?难道,于坚老师宝刀已老,还不如我这晚辈后生“飞蛾扑火”之大义?我想,这样的错误已经使于坚老师变得疯疯癫癫,如一只迷途的羔羊。
        未来总是神秘莫测的,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些什么,所以只能被动地接受未来的捉弄。现在,镜子里我的嘴角已经流露出似笑非笑的复杂意味,请深信那意味里包含着极其真实的东西。(2008年1月29日凌晨于陕渝边界)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