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中国大学校长专题(上篇):《 大学校长的信任危机》(2009年)  

2010-05-21 11:23:16|  分类: 中国国内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大学校长专题(上篇):《 大学校长的信任危机》(2009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蔡元培、胡适、梅贻琦、张伯苓、马寅初……中国的大学校长曾经是一个自豪的群体,以其博大的胸襟和杰出贡献而被后人追忆。如今,处于社会转型期的大学校长们却面临着太多的矛盾与痛苦,甚至陷入了严重的信任危机。上级任命大学校长的方式,越来越受到质疑。

                             大学校长的信任危机
 
                                记者  尹鸿伟  发自 昆明
 
    “读了几年大学,校长是什么人与我们学生好像没有什么关系,我们都不清楚校长是怎么回事。当然,如果自己的大学里有位有名望的校长,我们还是会觉得很自豪。很遗憾的是,好像我们都没有遇到让自己真正崇拜的校长。”
    当今大学生们的这种普遍感受再次提醒:中国大学校长们近年来一直是社会批判的靶子。在2009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大学校长们的“官员化”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猛烈轰炸”,显示出严重的信任危机。
    3月8日,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邵鸿在会上建议:淡化行政权力对高等院校的约束和干预,明确取消高等院校的行政级别,改变大学校长的产生方式,民主遴选大学校长。他表示,大学行政化,事实上改变了大学的性质,否定了老师和学术的主体地位,“使真正追求教育工作和学术创新的人才,在大学中不断被边缘化”。
    在他看来,近年来,不少大学先后成为“副部级大学”,其党委书记和校长成为副部长级干部,这一做法客观上都强化了高校的官本位意识。随着大学行政级别的强化,行政官员担任高校领导的现象明显增多,使大学行政化格局更为严重。

                               中国大学校长专题(上篇):《 大学校长的信任危机》(2009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而在“两会”前夕,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教育厅厅长罗崇敏就对记者说:“应该将所有大学校长的职位都拿出来向全社会公开招聘,这样才可能得到最理想的校长。” “只有名副其实的校长才能给大学带来生命力,才能给全社会、给国家带来希望。”这位教育厅长因在云南进行公选高校校长而引人注目。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实上在邵鸿的意见公开发表前后,大学校长的问题已经在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及社会各阶层中形成了巨大的舆论风波。教学质量严重下降,大学毕业生就业困难,研究生泡沫化,学风浮夸和学术造假……被统称为“当代高校乱像”的情况在民间已经广为流传,并且已得到了极大的社会认同,大学校长们显然难辞其咎。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梅贻琦1931年12月到清华大学就任校长时说的一席话,被后人理解为“大学校长既是群师之一,也是群师之‘长’,理应是一位教育家”。由于行政级别的诱惑,除了近年来各种大学教授争当处长的新闻不断涌现,各地方的一些书记和市县长为了解决级别和待遇问题,也不断大肆调入各种高校“屈就”,把当学校领导作为自己升迁的跳板。
    “行政力量,或说是公权力长期毫无制约地侵入高校这个应当相对独立的学术领地,如何期望一个对行政意志唯命是从的中国大学校长去捍卫大学的学术尊严呢?”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学者李韧说。
    
                                      抗争

    “大学越来越像行政单位而非独立的教学科研机构!”3月8日,在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第三次全会上,16位政协委员都做了主题发言,痛批大学衙门化。“大学校长不是官僚,不能把大学弄得像一个衙门;大学校长应该是民主楷模;大学校长应该充分尊重学生人格;大学校长应该秉持学术独立之坚定信念;大学校长应该有先进的办学理念”等标准与要求一步步被明确化。
    令人关注的是:一方面社会各界对大学、对大学校长拼命进行质疑甚至指责;另一方面作为大学校长们也积极发言论、作文章,阐述对大学的理解,倡导大学的精神,个别也同样在指责大学存在各种弊端。留意近年来一些大学校长的公开言论,也可以深切感受到一股抗争的力量。全国人大代表或委员的身份,也让大学校长们有了抗争的便利。
    云南大学教授石鹏飞就认为,并非所有大学校长都该被指责,比如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对高校扩招的抵制、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对高校本科评估的质疑,均可视作高校力图摆脱不必要束缚与行政干扰之范例,“有什么样的大学,就有什么水平的校长,有什么样的校长,就有什么水平的大学”。

                                 中国大学校长专题(上篇):《 大学校长的信任危机》(2009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曾表示,中国的大学大部分都是公立大学,政府代表社会公众对大学进行管理,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现在有个现象值得警惕,有些人将项目的思维、工头的思维带到大学的管理中来,把大学管得越来越紧。按照我国高等教育法的规定,大学拥有七项办学自主权,但是这些自主权的落实应当说还远未到位”。
    而中国科技大学前校长朱清时回顾自己当校长的历程时“悟出了一个真理”:“几年来我们满怀豪情地去争经费、争人才、争硬件,猛然回头一看,一些学校慢慢在失去它最根本的东西,校园里的人已经静不下心来读书想问题了。我做了10年大学校长,最后悟到大学可持续发展最基本的真理,就是学校一定要让师生们能静下心来读书想问题。如果一所大学没有这种氛围,我们得到的东西可能都是虚的。”
    “安排一些官员去管理大学,会毁掉大学。对大学的管理要听教育家的,而不能全听官员的。”3月9日,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工业大学副校长张泽在“两会”上如此呼吁,大学的实质是学术,大学不是党政机构的外延,这才是按教育规律办事,“在大学里哪怕是来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一个处长、一个职员,校长书记都得陪着转。”他说:“给校长一个官位试图来赢得尊重,这是违背教育规律的,要改变这种对官位的尊重为对教授的尊重,对人才的尊重,对知识的尊重。”
    客观而言,学校有了一定的行政级别,就拥有了相应的地位,也就有了一定的话语权,方便与政府相关部门打教交道,还能为学校争取各种各样的资源。广西乡村社区治理研究中心学者郑明怀认为,行政级别实际上遮蔽了中国高校的等级制,这暗含了中国的高校是分层的,方便有关方面重点扶持一些行政级别的大学。但校长和教授们在社会交往中,通常强调自己的教授身份,或者博士头衔,很少有人会刻意提出自己是副部级、副局级的干部。校长们也清楚,上级任命的校长是很难与师生建立起一个荣辱与共、共同进步的学术共同体的。
                                                     
                                    遴选的机制

    四川大学校长谢和平的被任命过程,可谓典型的“中国大学校长产生方式”:“2003年6月5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干部三局副局长夏崇源宣布了四川大学新一届领导班子的任免决定:经中组部、教育部的审议,与四川省委商议,报请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决定由卢铁城继任校党委书记,谢和平院士任校长;教育部党组副书记张保庆、省委副书记陶武先、副省长柯尊平以及教育厅有关领导出席了任免大会。”
    类似的情况千篇一律。2008年末至今年初,中共中央组织部发布任免决定,调整了全国多所重点大学的校长和党委书记,“吉林大学校长周其凤调任北京大学校长,中国法政大学校长徐显明出任山东大学校长,山东大学校长展涛出任吉林大学校长,武汉大学党委书记顾海良转任武大校长,湖南省教育厅厅长路钢出任华中科技大学党委书记……”
    这些大学都是中国老百姓熟知的“重点大学”——其党委书记和校长都是“副部级”的干部,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由“中组部”任命的。云南省教育厅的一名官员表示:“重点大学都是副部级,普通大学、学院都是正厅级,各种专科学校都是副厅级,副厅级以上干部都必须由省委组织部考察、任命,教育部门则只能起到配合作用,学校教授们就更没有资格参与了。”
    大学校长与政府的关系,其实主要体现在文化与道德,而不是行政隶属。校长位置虽然由党委和组织部门任命,但后者也不应随便干涉校长的工作,同时校长的人格和社会声望要靠良知和勇气建立。科学家、曾经担任过13年浙江大学校长的竺可桢曾说:“乱世道德堕落,历史上均是如此。但大学犹之海上之灯塔,吾人不能于此时降落道德之标准也。”

                                  

中国大学校长专题(上篇):《 大学校长的信任危机》(2009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中国大学校长专题(上篇):《 大学校长的信任危机》(2009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每一所成功的著名大学,肯定都与其校长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现在不断有人提起上个世纪初的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把一所弥漫着传统官僚习气的学堂改造成一所充满生机、思想活跃,跟上了当时世界步伐的大学。
    3月8日,全国政协委员、厦门大学教授杨春时在“两会”上呼吁:中国大学校长应该向全国招聘,要成立一个比较民主也比较专业的招聘委员会,然后再经过上级任命,这样能把最好的人才招来,也有竞争。他表示,国外的大学校长比如教授治校就是教授委员会推选的,也有上面任命的;还有很多是招聘,比如前两年丹麦大学校长向全球招聘,成立了一个招聘委员会,当然也有政府官员,但更多的是一些专业人员、教授等。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工业大学副校长张泽在呼吁“不要派官员到大学去管理高校”之外,也提供了一个大学校长选举上的可操作性办法——政府可协商几个校长候选人,再由在校教授选举产生。
    “我觉得大学校长有两点很关键:一要有很强的筹钱能力,能为学校争取资金;二应该是一个出色的职业化的教育管理者。大学校长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在大学管理和发展,校长一定要以治校为主。”郑明怀说,“非常遗憾,目前在中国高校,教育家当校长的人数太少,一个校长如果不懂教育,在校长的位置上就会不断折腾这所学校。”
    但他同时表示,虽然目前对校长产生有过不少的争论,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校长的产生只能是上级任命,这一点在短时期内是不可能得到根本改变的;上级任命大学校长这完全符合“党官干部”、“党管人才”的规定,那种想要党不管高校的校长或者少管大学校长,希望由教授选举产生校长的愿望短期内恐怕很难实现。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