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中国大学校长专题(下篇):《公开选拔大学校长——专访云南教育厅长罗崇敏》(2009年))  

2010-05-21 11:31:32|  分类: 中国国内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大学是行政官员治校,还是学术治校,这与大学校长本身有很大的关系,同样也与中国大学的前途,国家的前途休戚与共。
                                             
                                                           公开选拔大学校长
                                                     
                                                                                   ——对话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教育厅厅长罗崇敏
 
                                                             记者 尹鸿伟  发自  昆明

    “即使是打扫厕所,我也要做扫得最干净的人。”2008年初,罗崇敏由云南省红河州州委书记调任云南省教育厅厅长,也把他的这句座右铭带到了新的工作岗位。
    罗崇敏在任红河州州委书记的期间,由于大刀阔斧地进行体制改革,迅速引起了媒体关注,更引发了社会争议。调任云南省教育厅厅长后,他又创新性地提出一项以“生命教育、生活教育、生存教育” 为切入点的素质教育基础工程,引起了较大的反响,不久前教育部还派出“三生教育”调研组到云南来调研。
    只要有工作可干,这样的人肯定不会闲着。现在,罗崇敏希望把一些个人的思考与理念逐渐渗透到云南省、乃至全国的教育管理部门和学校中。作为刚参加了“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教育厅厅长,年届56岁的他对现阶段中国的大学、中国的大学校长的状况也有着自己的见解和建议。
                                               
                             大学行政化越来越严重

    尹鸿伟:作为一位教育厅长,你怎样评价中国的大学的现况?
    罗崇敏:国家实现改革开放已经30年,到今天中国大学的发展成就很辉煌,可以说是发生了历史性的巨变。高等教育的大众化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改变,按照国际上的一种通行标准,大学生毛入学率达到15%就算大众化,而2008年中国的这个数据是23%,在校大学生人数接近3000万,已经是世界第一位。云南省虽然地处边陲,但是大学生毛入学率也达到了16.17%。
    教育是最大的民生事业,是最大的德政工程,是最大的发展战略。高等教育更是国家文明进步的旗帜和先导,其既要适应发展,更要引领国家未来的方向。历史证明,没有高水平的大学,就不会有一个进步的国家和开放健康的社会。
    但是在肯定成绩的同时,也应该看到一些不足。一些大学里的“管理官场化、学术市场化和学习情场化”非常突出,“官场化”是指高校及领导们都有了很高的行政级别;“市场化”是指大家都在朝钱看,学术可以用金钱来交换;“情场化”是指学生老师都带着不正常的学习情绪,而不是理性的,充满激情地学习知识。
 
                               
中国大学校长专题(下篇):《公开选拔大学校长——专访云南教育厅长罗崇敏》(2009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中国大学校长专题(下篇):《公开选拔大学校长——专访云南教育厅长罗崇敏》(2009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尹鸿伟:是什么原因使中国的大学包括校长们目前社会评价普遍很低?
    罗崇敏:中国大学的改革、发展成就,已经得到了全社会的认可,应该说总体情况是健康的,但是目前不少大学被评价很低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尤其近年来大学生就业难所引发的危机。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应该不在于校长,而在于大学的建设和管理体制,或者说干部机制的不灵活使大学的声望没有达到应有的社会地位。
    现在,不要说云南省内的一些大学,甚至连北大、清华等著名高校的声望也和它们应有的地位不协调;如果再说到大学校长的声望,我认为也与他们的神圣职责不相协调。
    怎么才能改变这些消极的状况呢?只有通过改革,通过积极地创新高校管理机制,提高大学和校长的质量,更多地为社会培养出新型人才。中国的大学必须重点把握好两方面的任务:既要培养精英人才,也要培养合格的劳动者、创业者。所谓“精英”,简单的说就是人文、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等方面的各种大师;同时,各种守法、诚信、道德、正义的劳动者也应该不断从大学里走出来。
    至于目前大学普遍被评价很低的情况,我觉得除了体制的原因外,还有社会评价方式和体系的原因,事实上这在中国是一个普遍情况了:被评价很低的不仅仅的大学,几乎所有的部门、行业都或多或少地面临着这样的尴尬。
 
    尹鸿伟:目前高等院校都存在行政级别,以及大学校长均由上级任命有何利弊?
    罗崇敏:目前中国的大学行政化倾向越来越严重,这样的管理状况已经严重违背了教育规律,其方式、方法都非常不妥。不可否认,学校的工作里肯定有着行政管理的因素,但是如果完全使用行政管理方法那就大错特错了。大学肩负着培养人才、服务社会和传承文明的功能,其每一项功能都要求必须按照教育规律来做,否则就不可能达到目的。
    由于政府行政干预日益强化,一些大学越来越像行政单位而非独立的教学科研机构,高校办学自主权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体现。中国的大学实行的是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即校长由党委直接考查、任命,其必须对党委负责的,必须执行党委的决议,这是不容回避的现实。结合中国国情和历史客观现实,对于这样的体制不能作简单的否定,但是需要积极地探索,需要建立面向全社会选拔、聘用校长的新思路和新方法,更加开阔大学的视野,开阔党委和政府的视野。
    纵观世界的高校教育,每一所成功的著名大学,肯定都与其校长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全社会都应该清楚,没有优秀的校长就很难有优秀的大学,而国家的进步,就会失去赖以持续发展的核心动力。大学需要那种忠诚于教育事业,又具有崇高学术地位的校长,事实上国内已经有部分大学在做这方面的尝试,进行校长公开招聘,只是其影响力和覆盖面还远远不够。

                                  公选校长是趋势

    尹鸿伟:现在大学校长既应该对社会负责,也要对上级负责,似乎很尴尬。
    罗崇敏:校长是大学的灵魂,一名校长的形象本身在很大程度上就已经代表了一所大学的形象。作为一名大学校长,绝不能顾此失彼,必须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很好的结合点,努力使意识形态教育与多元的大学文化实现有机统一。事实上,统一的意识形态是任何国家都存在的,即各种国家都会希望指导思想的一元性与大学文化的多元性实现统一,这些情况并非中国独有。
    在今年的“两会”上,许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已经对这些问题表示了极大的关注,大家的各种发言和建议已经引起了社会反应,掀起了许多讨论,事实上,在这些情况出现之前,大学里已经积累了不少需要解决的问题了。大学校长除了要准确地把握国家政策,更应该积极发扬大学所包含的多元文化。中国大学是行政官员治校,还是学术治校,这与大学校长本身有很大的关系,同样也与中国大学的前途,国家的前途休戚与共。
 
    尹鸿伟:你觉得大学校长应该如何产生?
    罗崇敏:政府和大学都应该积极探索,向全社会公开选拔大学校长,要开阔视野、广纳人才,同时积极接受民主监督。
    需要提醒的是,中国大学校长的公开选拔,必须处于党委的领导下,而不是独自行舟。比如省管大学须由省委来制定规则和条件,再由组织部门、教育部门来具体实施。具体地说就是由党委来制定公开选拔大学校长的实体规则和程序规则,前者主要是指什么样条件的人能够入围,后者主要是指需要经过什么样的程序产生校长。这样的方式就可以满足两方面的现实条件:党委领导和人才竞争。至少会比目前由组织考查、直接任命的方式要进步,所推出的人选也会在社会接受程度上好了许多。这样的方式如果可以在省里推广,实际上也可以在国家重点大学里进行了。
    按照我的设想,建立党委领导下的学校董事会要比校长负责制好很多,因为一个成熟、规范的董事会推举出来的校长肯定不会太差,从工作能力和效果上考虑,一个董事会肯定要比一名校长有效得多。我的建议是国家可以先拿出几所大学来做试点,不断探索新的校长产生方式,只要不脱离党委的领导,任何改革尝试都应该被容忍。
    我个人认为,一名合格的大学校长至少应该具备“两高两强”四个方面的条件:较高的政治素质、较高的学术地位和管理能力强、沟通能力强。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对于政治素质的概念,我希望大家能够从广义的角度来理解,而不是狭义的政治派别观念,事实上,一名大学校长如果还能够是一名优秀的政治家,那么其对于大学、对于社会发展都是有利的。
 
                                    中国大学校长专题(下篇):《公开选拔大学校长——专访云南教育厅长罗崇敏》(2009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尹鸿伟:在现行体制下政府应怎样对大学和校长进行评价与监管?
    罗崇敏:政府要进一步简政放权,进一步理顺政府与大学的管理关系。政府重点管办学方向、主要负责人的聘用、办学评估和资金拨付。
对大学的评估要进一步探索大学评估新思路、新方式、新方法,转变评估观念,从单一的行政评估向社会、行政、中介评估相结合转变,实现对学校的办学质量和效益等方面作出综合性评估。
总之,政府要对大学和校长主要是依法实施监管,大学和校长应依法履行职责。在这个过程中,任何随意性和长官意志都是不应该出现的。

    尹鸿伟:作为一位教育厅长,有推动大学校长制度改革的机遇和力量吗?
    罗崇敏:大学校长制度改革是一项非常复杂和系统性的工作,其关系到国家对干部的任用制度和对民主政治的追求。就现实的情况而言,国家既要考虑完善大学校长的任命制度,同时也必须进行公开选拔的探索。
    在云南省委的领导和支持下,近两年云南省已经有10多所大学院校进行了校长、书记的公开选拔,共18个职位吸引了1120人笔试,92名优胜者进入面试,最后18人顺利产生,目前都在各所大学院校里任职了。云南高校的公选级别之高、规模之大、范围之广,在全国尚属为首,缺憾的是这些选拔活动还局限于教育体制之内,而没有彻底放开。
    公开选拔大学院校领导已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我认为云南高校尤其是重点院校的校长,应面向全国乃至全球进行公开选拔。我更希望中国的一些国际威望很高的大学能够率先行动起来,真正面向全世界范围进行校长的招聘实验,把党委领导下的学校董事会选拔、聘用校长的新型机制创立起来,如果有了成功的带头示范,其他的大学就更容易开展改革了。
    作为我工作的教育厅,也进行了机关的改革:由全体党员投票直接选举产生厅机关党委领导班子,首开云南省直机关“公推直选”党委领导班子的先例;另外厅机关81个处级岗位全部公推竞岗,凡年满55岁以上的干部将不再担任领导职务,也不能参加本次竞岗。
    在今年“两会”期间出现了许多针对大学和大学校长的讨论与争议,可以理解为是国家改革开放30年来的经验积累或成果显示,全社会对于中国大学现代化改革的强烈呼唤,也是促使中国大学必须继续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改革新探索的强烈信号。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0)
 
    尹鸿伟:在现行体制下政府应怎样对大学和校长进行评价与监管?
    罗崇敏:设想,建立要进一步简政放权,进一步理顺政府与大学的管理关系。政府重点管办学方向、主要负责人的聘用、办学评估和资金拨付。
对大学的评指出的是,.;&amǚ两强”四个方面的条件:较;&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a⒅薪槠拦老嘟岷献洌迪侄匝5陌煅е柿亢托б娴确矫孀指出的是,.;&amǚ迷蛔ǚ迷颇辖 两强”四个方面的条件:较高的政治素质、较校长专题(校长专题(校长专题t;</F&IV&5陌煅е职责。在这个过程中,任何随意性和长官意志都是不应该出现的。

    尹鸿伟:作为一位教育厅长I柘耄</DIV> <DIV><F 的机遇和力量吗?
    罗崇敏:大学校长制度改革是一项非常复杂和系统性的工作,其关系到国家对干部的任用制度和对民主政治的追求。就现实的情况而言,国家既要考虑完善大学校长的任命制度,同时也必须进行公开选拔的探索。
    在云南省委的领导设想,建立</DIV> <DIV><F ;&nbsp;&笱г盒=辛诵3ぁ⑹榧堑墓“危18个职位吸引了1120人笔试,92名优胜者进入面试,最后18人顺利产生,目前都在各所大学院校里任职了。云南高校的公选级别之高、规模之大、范围之广,在全国尚属为首,缺憾的是这些选拔活动还局限于教育体制之内,而没有彻底放开。
    公开选拔大学院校领导已是历史发展设想,建立</DIV> <DIV><F 咝S绕涫侵氐阍盒5男3ぃγ嫦蛉酥寥蚪泄“巍N腋M泄囊恍┕释芨叩拇笱芄宦氏刃卸鹄矗嬲嫦蛉澜绶段Ы行3さ恼衅甘笛椋训澄斓枷碌难6禄嵫“巍⑵赣眯3さ男滦突拼戳⑵鹄矗绻辛顺晒Φ拇肥痉叮设想,建立</DIV> <DIV><F 改革了。
    作为我工作的教育厅,也进行了机关的改革:由全体党员投票直接选举产生厅机关党委领导班子,首开云南省直机关“公推直选”党委领导班子的先例;另外厅机关81个处级岗位全部公推竞岗,凡年满55岁以缮柘耄"中国大学南 两强”松柘 两强”薬lue="fks_080068081084080075087087094095085085083source860820750px;&qu&nbsalue="fks_080068081084080075087087094095085085083sourceUrl860820750og.clzgynyhw="h0.2009163.com/2009/st>513290048120104class="editopbar" 评论(
digh qbbkfx$_> Like">巷推 class="p促适适适适适 digh qbbkfx$_> Recom d">推荐 class="p促适适适适 an>) 的强烈Α<促适适适适适 bc-0 nbc-0Recom d 人span> w-tgl1">&s-icn0fix
w-tgl |有利的<促适适适适 class="p适适适适适适适适 digh qbbkfx$_> C sr 詁splass="ptc phide适适class="editopbar" class="editopbarclass="editopbclass="editopbcc07">阅读( 诵3眯3今天) fs0">最近读者热度)) ="cefocus="trur iblocktyl border:nonNT 6bc-0pan m"cllea v> bc-) fs0"/an>) 3gn:llog.png?1" /> 在LOFTER;&lsp;文章)) log.eftka )) tipin:15n: 0 15n: 0;border:1n: solid #d5d5d5;backgrcmtd:#ffffe1llog.png?1" /> og促适适势缆> an>) 2gn:lpaddftg:1gn: 16n: 1gn: 0;cbc-r:#d7854e;curs-r:poi408rlΑ关闭splass="p促适适势缆c07/an>))用:nonNT 6ef="og.clzg; “扫一蓅="tips"> >我T s纀sp; fs0">ct t 2009> 篇bc-02009> -)1329 j那132900;
',13290048120104 2009T :'amp;nbsp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13290048120104 2009Ap;裕bsp;&a\ 较高的、对于社会发展都是有利的较高的、对于社会发柿颐曰譢>裕bsp;&4\>裕ㄏ缕骸豆\>amp;nbspǚ迷颇辖逃ぢ蕹缑簟罚2009年))" />  j086bc-0m-3-jst- {lias a as x}1329 {if !!x}1329
<> w-fce"> w-f40 132900评耡=c s=" 3 noul86"tips"> ="cefocus="trur ref="缑簟罚2009163.com/${x.visitorN&nb}/ 132900评{if x.visitorN&nb==visitor.userN&nb}13290048iblocquot"${x.visitorNick>&nb|escape}" onNrrorsp;用.f40 /c s="cwd bdwa bdc0 腎ON:${fn1(x.visitorN&nb)}&r=${visitor.im Upd疶ime}" {else}1329 评耣locquot"${x.visitorNick>&nb|escape}" onNrrorsp;用.f40 /c s="cwd bdwa bdc0 腎ON:${fn1(x.visitorN&nb)}" {襥f}1329 评/blog适适适羉07/c s="cwd v>&nb ; =ref="缑簟罚2009163.com/services/wap2009.html?eToLpersonal2009home 苛> px; MA"稍网易手机mp;n /c s="-end"> 苛> px; MA"稍iPhonN客户端 /c s="-end"> 苛> px; MA"稍Android客户端 /c s="-end"> ref="缑簟罚2009163.com/services/锏2009.html?eToLpersonal2009home 苛> px; MA"稍网易短信写博 /c s="-end"> ="cefocus="trur ref="缑簟罚2009163.com/${x.visitorN&nb}/ 132900评适适${fn(x.visitorNick>&nb,8)|escape}13290048  j086bc-0m-3-jst- {if !!a}1329 耡="tips"> =ref="缑簟罚2009163.com/${a.userN&nb}/ 柯blocc s="bdwa bdc0 pni86onNrrorsp;用.f60 腎ON:${fn1(a.userN&nb)}" c s=" 3 m2a&nb,8)|escape}  j086bc-0m-3-jst-38l132900{lias a as x}1329 {if !!x}1329 li/c s="; c s=" 3 m2a j086bc-0m-3-jst-圈。

推荐过这篇日值fac耍<> w-fce"> w-f40 132900评评耡=c s=" 3 noul86"tips"> ="cefocus="trur ref="缑簟罚2009163.com/${x.recom derN&nb}/ 132900评评耣locquot"${x.recom derNick>&nb|escape}" onNrrorsp;用.f40 /c s="cwd bdwa bdc0 腎ON:${fn1(x.recom derN&nb)}" 13290048 ="cefocus="trur ref="缑簟罚2009163.com/${x.recom derN&nb}/ 132900评适适适${fn(x.recom derNick>&nb,6)|escape}13290048 评/blog适适适评乱c07spaniRe评/ 0}1329 聀 /c s=" 6">他们还推荐了: #183; =ref="缑簟罚2009163.com/${y.recom dB009Permng?nk}/?eToL=2009/st> j086bc-0m-3-jst-5 132900 #183; c s=" 7 m2a >耡="tips"> c s=" 7 m2a j086bc-0m-3-jst-6">132900{lias a as x}1329 {if !!x}1329 li/c s="; c s=" 3 m2a j086bc-0m-3-jst- 132900{lias a as x}1329 {if !!x}1329 li/c s="; c s=" 3 m2a j086bc-0m-3-jst-8 132900{lias a as x}1329 {if !!x}1329 li/c s="; c s=" 3 m2a =ref="${x.2009Url|cefault:""|escape}?recom d40 p ${x.2009TilN|cefault:""|escape} ${x.2009TilN|cefault:""|escape} j086bc-0m-3-jst-10 1329004}{bieak}{襥f}13290048{if !!x}1329 适适羖i/c s="; ref="缑簟罚2009163.com/${x.userN&nb}/${x.permng?nk|cefault:""}" px; MA"${x.px; M|cefault:""|escape} ${fn1(x.px; M,60)|escape} j086bc-0m-3-jst- {lias a as x}1329 {if !!x}1329 li/c s="; c s=" 3 m2a j086bc-0m-3-jst-1 {if !!(2009Detail.preB009Permng?nk)}1329 评  j086bc-0m-3-jst-138l132900{lias a as x}1329 {if !!x}1329 c07/c s="ho"Itemi-end"><> w-fce"> w-f40 132900评耡=c s=" 3 noul86"tips"> ="cefocus="trur ref="缑簟罚2009163.com/${x.class="erUser>&nb}/ 132900评{if x.class="erUser>&nb==visitor.userN&nb}13290048iblocquot"${x.class="erNick>&nb|escape}" onNrrorsp;用.f40 /c s="cwd bdwa bdc0 腎ON:${fn1(x.class="erUser>&nb)}&r=${visitor.im Upd疶ime}" {else}1329 评耣locquot"${x.class="erNick>&nb|escape}" onNrrorsp;用.f40 /c s="cwd bdwa bdc0 腎ON:${fn1(x.class="erUser>&nb)}" {襥f}1329 评/blog适适适羉07/c s="cwd v>&nb ; ="cefocus="trur ref="缑簟罚2009163.com/${x.class="erUser>&nb}/ 132900评适适${fn(x.class="erNick>&nb,8)|escape}13290048 ype{else}{襥f}86"tips"> ="cefocus="trur ref="缑簟罚2009163.com/${x.class="erUser>&nb}/ 俊⒍杂诹襜log适适/  j086bc-0m-3-jst-1圈。

适适适适耤07/c s="ttl 6 bdwb bdc0ibds0 客仔;&a/ =ref="${h0 pg?nes.url_3w|escape}8log 促适适势缆bloc腎ON:${blobsp;(h0 pg?nes.blobrc,240,150,trur)}"log 促适适势缆lass c s="icover 苛/lass=13 促适适势缆lass c s="info 苛> c s="-mgdesc ;0}1329 适适适适适适适适{lias slias as x}1329 评适适适适适适适{if x_index>7}{bieak}{襥f}13 适适适适 适耹i/c s="; =ref="${x.url_3w|escape}8 c s=" 5 ="cefocus="trur ref="缑簟罚;&nb163.com/ sapp/ 肯略赝仔;&a客户端 bsp; tx086bc-0m-3-tx0-0 132900"ce信号。<被推荐日值"ce信号。<最新日值"ce信号。<该作者的其他文章"ce信号。<博主推荐"ce信号。<随机an c"ce信号。<首页推荐 c s=" 3 m2alsp;国大裺p; _sftg s苛/c07 og适适羉07/bc-02009PublicAcccmtss苛/c07 og适 tx086bc-0m-3-tx0- 耤07/c s="class="信号。<烈c07spa适适耤07/c s="bdwtibds2 bdc0i那苛86bc-0yodaoa _2 膖yl _ぢ蕹:1 烈c07spa适适耤07/c s="ztag bdwtibds2 bdc08log适适适耤07/c s="case 苛/c07 og适适适耤07/c s="clearfix /c07 og适适/c07 og适 jst篇bc-0m-3-tx0- 耤07/c s="close 13290048  jst篇bc-0m-3-tx0-38l132900{lias a as x}1329 {if !!x}1329 适耹i13290048羇 猺ef="缑簟罚2009163.com/${x.userN&nb}/8="tips"> c s="m2a 强${x.nickN&nb|escape}用 = trur;}1329 评 {lias x.voteDetailLias as voteToOp>用}1329 评 适适{if voteToOp>用==1}13290048 适适适{if irst_op>用==false},{/if}、对于、对于“${2[voteToOp>用_index]}”、对于、对于13290048 适适{/if}1329 适适{/lias}1329评适适{if (x.璷le!="- ) },“我是${c[x.璷le]}”、对于、对于{/if}1329 适适、对于、对于、对于、对于 -smb 苛c07/c s="wkg h lasce8苛c07/c s=" h 俊⒍杂 -fo08l1329羉07/c s="wkg h8132900

页脚适适29羇 r执="nofoleow /c s="m2a 88="tips"> 猺ef="缑簟罚▂xpb163.com">我的照片书 猺ef="缑簟罚2009b163.com/classc/tha / 縨p;n风格 猺ef="缑簟罚2009b163.com/services/wap2009.html">手机mp;n 猺ef="缑簟罚; “扫一/app? 用/rss+xml86" ="RSS篇ef="缑簟罚▂nyhw="h0.2009163.com/rss/" -ini"的强烈 bc-02009-163-com-temp代化 膖yl 0&h=100&nonNT">适 -jst-a 29羇 r执="nofoleow /c s="p "tips"> 猺ef="缑簟罚╤elpb163.com/laecial/007525FT/2009.html?b13aze 帮助 猺ef="缑簟罚2009b163.com/ 用.do?h文= 用&&user>&nb=${u} ${u}&nb="jst篇bc-0> -jst-d0 渴适29{lias wl as x}1329 适29羉07/c s="grp ${x.g}&nb="{if pypeof(y.v)==';&nb="jst篇bc-0> -jst-d {if cef?ned('wl')}1329004829{lias wl as x}耡=c s="itm noul86猺ef="#s="cefocus="trur >&nb="${x.v} ${x.n}用.vcd = '缑簟罚╝pi.2009163.com/cap/captcha.jpgx?asrentId=13290048&r=';132900c>用.mrt = '缑簟罚╞.p;<.spa.net/ p /styl /mbox/';132900c>用.fce"= '缑簟罚╫s.2009163.com/common/ava.s?h文=';132900c>用.fce2= '缑簟罚╫s.2009163.com/common/ava.s?h文=';132900c>用.p sportfce"= '缑簟罚╫s.2009163.com/common/ava.s?p sport=';132900c>用.fpr = '缑簟罚╞.p;<.spa.net/common/portrait/ㄏ缕/preview/';132900c>用.f60"= '缑簟罚╞.p;<.spa.net/common/ㄏ缕60.ptg';132900c>用.f140= '缑簟罚╞.p;<.spa.net/common/ㄏ缕140.ptg';132900c>用.f40"= 00c>用.f140;132900c>用.adf140= '缑簟罚╞.p;<.spa.net/common/admiref下140.ptg';132900c>用.ept = '缑簟罚╞.p;<.spa.net/common/empty.ptg';132900c>用.gu"ce_profilN_add= '缑簟罚╞.p;<.spa.net/common/gu"ce_profilN_add.gif';132900c>用.ph oto_dieam = '缑簟罚╬hoto.dieamb163.com/2009/wr srB009Cnblback.do';1329window.CF = {132900ca:false13290,m"c:-313290,cb:''13290,cc:false13290,cd:false13290,c :'-3'13290,ck:013290,ci:['api.2009163.com'132900481,'缑簟罚╬hoto.163.com/photo/html/经ossdomain.html?t=罘100205'132900481 13290适适2,'ud.2009163.com'132900481 13290适适213290适适213290适适2]13290,cj:[-3]13290,cl:''13290,cm:["",02009/",0al2um/",0musFc/",0cbcle用.dwr,'MusFcBeanNew','膃 pydigh MusFcSessionToken',false);13 },1000);13/木璱pt131313聊经ipt13window.sepTimeout(f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