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转一位同行对尹鸿伟新闻作品的褒奖(2010年)  

2010-05-30 01:05:39|  分类: 个人行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尹鸿伟注:10多年前新闻作品,仍然有人记得……)

原文地址:http://www.bycmw.com/blog/u/dongdong/archives/2010/36.html

 

 

                     这个记者很牛
[ 2010-3-20 9:38:00 | By: dongdong ]
 
1

记得有一次跟我的铁哥们儿——西安华商报首席记者老芮请教新闻技术问题,他推荐我看了一个记者采写的报道,感觉真的很牛。

他凭这个报道,敲开了《南方周末》大门

 

               死刑犯的最后16小时

一直平静的她突然哭了,那是一种无声的恸哭……
           
《云南日报》记者  尹鸿伟
      
    
时间:19971221日。
    
地点:昆明市第二看守所。
    
今天天气很好,照理是在押人员们劳动的好日子。劳动是人的一项权利,昆明市第二看守所内绝大多数在押人员中饭后却被留在了号房内,不许出来接着做上午的活儿。所内民警们紧张而有序地走来走去,脸上呈现着严肃和认真。
    
一切情况似乎在预示:一件不同以往的特殊事件即将发生。

终审裁定:执行死刑

    
下午2时,数辆车身上写有法院检察院字样的警车悄然驶进二看。10余名两院工作人员手执案件卷宗跳下车,找到了看守所领导。
今天宣布这八名罪犯的终审裁定。
    
不一会,看守所号房前依次响起了威严的点名声:周文勇、屈在元、彭武能、陈德丛、张建良、罗仁朝、潘志源、廖守琴。
    
八名脚戴镣铐的一审死刑犯依次应声蹒跚着走出号房门,暖暖的冬阳照在他们的脸上,显示着他们各人不同的表情和反应。看见都有两名着戎装的民警一左一右把自己挟向审讯室,他们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也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天终究来了。
    “
我要收拾一下东西。有人说。
    “
不用了,有人会帮你收拾的。民警们威严地命令着,挟着罪犯分别走进操场对面的审讯室。
    27
岁的廖守琴是八人中唯一的女犯。应该说,女性特有的敏感使她比其他七人更领悟到将发生什么事,尽管内心忐忑不安,她还是故作镇静坐到了审讯室的椅子上,渴望的双眼紧盯着铁窗外的两院干警。
    “
裁定维持原判,执行死刑。
    
廖守琴默然地在判决书上签了名,并按了红手印。她什么也没说,在确凿的证据和严格依照法律办事面前,相信她也没什么可以再辩解了。最后,两名女警又把她带了出来,她的表情似乎很平静,只是脚步明显沉重了许多……很快,另外七人也随后从审讯室里被押出来。事先动员、安排好的十多名表现良好的在押人员两人一人,随同民警们把他们送进了一间事先准备好,铺好垫子的大房间,然后左一人、右一人围着他们坐在垫子上。一切完成后是下午3时了。从现在起,八名死刑犯将被严加看管,直到次日昆明中院执法队来接纳。
    
一种少有的严肃和安静气氛笼罩在这座看守所上空。

夜幕降临之前

    
由于是女犯,廖守琴被单独安排在一间特意腾出来的号房里,两名女民警和四名在押女犯监护着她。
    
拖着沉重的脚镣上到大通铺上,廖守琴呆坐了许久,接连不断地抽烟(特殊批准),后来幽幽地说:我想洗个澡。
    
在廖守琴的判决书里记录着:廖用安眠药掺在酒里,给杨某喝下,趁杨某昏睡以后,伙同其姘夫张建良扼住杨的脖子,使杨窒息而死,而后劫取杨的现金、银行存折共计九万余元,并拉拢其兄弟、其姘夫的哥哥共同取款分赃……其姘夫张建良今日同被裁定执行死刑,另二人同样被关押在本看守所内。
    
与此同时,七名男犯在大房间内也在不停地抽烟,有的倾尽钱财买了许多精美的小食品摆着吃,但他们无论如何也难以下咽了,偶尔有人要求上厕所,也是左右有人搀扶。看守民警为稳定大家的情绪,如同以往一样与罪犯们谈笑,尽量找些轻松的话题,房间内不时发出阵阵笑声,让人不敢相信这些人明天将被执行死刑。
    “
你们不用担心,平时你们对我们很关心,尊重我们的人格,不因我们是死刑犯鄙视我们,在这最后一刻,我们不会让你们为难,一定遵守所规到明天。几名死刑犯向民警们表示。这些话外人也许难以置信,但这是真的。
    
慢慢,有些人开始写遗书了,或者不断嘱咐身边的人一些事,并不断送烟给大家抽。时间飞快地到了530分,晚饭时间到了。
    
这是一顿特别而丰盛的晚饭。这些人多数曾经在外面的世界享尽了这一切,也正为了满足个人私欲,妄图不劳而获,他们置国家法律于不顾,贩毒、抢劫、杀人、盗窃……总之,今天的结局,咎由自取了。
    
廖守琴很认真地洗完澡,出于人道,民警们特意为她烧了两大桶热水,她感激地笑了。面对丰盛的饭菜,她无论如何也难以下咽,当然,原因众所周知。

夜幕就要降临了

    
冬天的天黑得早,不到7时,天就黑下来。
    
民警们抬来大彩电,给死刑犯们播放新闻,甚至可以放一些录像给他们看。一切破例了。
    7
30分,记者经特殊批准,在民警的陪同下进到了监护廖守琴的号房内。
    “
我是记者,我可以和你谈谈吧?”
    “
事至今天我是罪有应得,我还有什么可说呢?”她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悲哀,一丝无奈。我现在最想见爸爸妈妈一眼,我对不起他们,辜负了他们的养育之恩,更对不起这个社会……”
    
不一会,她坐在床上开始写信,写给母亲、写给弟弟……写着写着,一直平静的她突然哭了,那是一种无声的恸哭,她的脸贴在双腿间,双肩剧烈地颤抖……
    
为稳定情绪,也出于人道考虑,看守所破例允许廖守琴姐弟俩和张建良弟兄俩四人见上一面。见面在严密的控制和监视下进行,四人由于同案被抓,又分别是同胞骨肉,自然有说不尽的感慨。在明亮的月光下,这是一出悲剧,更是一出丑剧。
    
张建良大概算是死不改悔的代表人物了,到此时,他仍口出狂言:死就死了,没啥子,十八年后老子还是一条好汉,如果不是太穷了,我怎么会去杀人,为什么有人好吃好玩坐小车,我却一无所有……枪毙好啊,注射死刑不够
味,枪打才刺激!……”
    “
你住口!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狂妄!想致富不错,谁让你去杀人抢劫了!”
    
在民警的严厉喝令下,张建良突然像泄了气,讷讷地说:最后一晚了,我说几句话有啥子关系嘛!”
    
另外三人却很动情地说了几句话,但几乎都说不出什么具体的内容,很紧张,也很激动。
    
马上,五分钟的谈话时间到了。谢谢看守干部。四人简短谈话后又分别被押开了。
    
随后,监护廖守琴的女犯和看守不停地与她聊天,或打牌,俨然无事一般轻松、愉快,七名男犯有的继续写信,有的看录像,看到精彩处还不时发出笑声。却不知他们的坦然是不是强装出来的了。当然,有的在蒙头大睡,但谁相信他们能睡得着呢?走进房间时,一名抢劫犯主动要求与记者交谈:最后一晚了,真正觉得生活其实多么美好,好羡慕你呀,又自由又潇洒,下辈子一定好好做人了,像你一样,……”
    
不过,还有下辈子吗?
    
深夜12时,一名贩毒死刑犯递给记者看他写给妻子的一封信,还有一张合影照片,照片上有他两个漂亮的年少女儿,娇羞地依偎在母亲身旁……
    “
你妻子和女儿很漂亮。记者说。
    “
是呀,大家都这么说,可我见不到她们了,她们也永远见不到我了……祈求她们好运。
    
在他的判决书里记录着:“……其伙同另一案犯(终审死刑),从云南芒市用桑塔纳轿车运送三十余公斤海洛因及数公斤鸦片前往昆明,准备转运广州,途中被警方查获……”
    
这样的丈夫,这样的父亲,在我们的社会里,还可能为她们母女俩祈求到好运吗?
    
此时,看守所一名民警正在办公室里切开了他三十岁的生日蛋糕。
    
黑夜就这样慢慢煎熬着。

凌晨到了

    
次日凌晨六时,记者再次来到廖守琴的号房里,看得出他们几个人都一夜没睡,面前堆满了烟头。这一回她主动地笑了:记者,我快要上路了,谢谢你还来看我,我会永远记得你的。这里我写了一封信,你可以把它登在报纸上吗?”
    
信是写给看守所民警们的。
尊敬的管教干部:
    
您们好!
    
首先谢谢你们对我的关心和照顾,你们为了我辛苦了。今天我真的很高兴,和你们度过了这一夜,还有所长们整夜的()陪着我们,真对不起,让你们辛苦了。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病了,干部、所长是如此的()关心我、照顾我,我真不知该怎样感谢你们,我只有衷心地祝你们:好人一生平安。
    
杨医生(女看守民警兼医生,记者注):谢谢你关心我、照顾我,随时与我谈心,可是有时我还让你们生气,对不起。从我内心来说我很尊重你们,好像有种亲切感,在我这一生中最后一夜你们能陪我这一晚上,我很满足了!
    
好了,因文化有限,就写到这里!
    
祝:干部  所长   长命百岁!
                               
死刑犯:廖守琴
                             97年12月22早4
      
    
看见记者默不作声,廖守琴也不再说什么,又对身边的女同伴说:帮我找那套白衣服出来吧。
    7
时,一名民警来通知:时候到了。
    
记者先来到森严沉重的牢房大门前,却见数十名全副武装的法警和武警战士早已在那里列队等候,肩上闪亮的钢枪和右手臂上执法队的红袖套格外醒目,再过不久,他们将代表国家和人民,依法对八名罪大恶极的死刑犯进行正义的处决。
    
天色蒙蒙亮了。紧接着,八名死刑犯依次被押出来了,人人都脸色阴沉,个别的已经不能再正常行走了,迅速被捆绑后,他们脚上沉重的脚镣被随即敲开,轻脆的敲打声震撼着每个在场人,又在清晨清新的空气里飘荡。
    
廖守琴换了一套乳白色的运动服,看得出她还特意涂了口红,但这是最后一次了,是她自己过早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和所有的一切。临上刑车,她竟然还回头向记者笑了笑。
    
那笑容分明有些凄惨,至于里面蕴含着什么,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
    
刑车启动了。最多再过两小时,伴随着正义的枪声,八名罪犯将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完)

 

 
 

  • 标签:记者 新闻 技术 
  •  
    Re:这个记者很牛
    [ 2010-3-24 19:00:42 | By: 倾城(游客) ]
     
    倾城(游客)动情的笔触,记录这样悲情的一个事件,充满了人文关怀,又耐人寻味,警示意义深刻。
    值得学习。
     
    个人主页 |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这个记者很牛
    [ 2010-3-22 17:24:57 | By: 埋头苦干 ]
     
    埋头苦干学习
     

      评论这张
     
    阅读(7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