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汶川地震续篇:《北川重建民居质量争议》(2010年)  

2010-06-09 11:56:49|  分类: 中国国内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本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并不断被各种主流媒体褒奖的灾后重建工作,却因为香港媒体的一篇突然报道引发了另类关注,外界开始意识到当中可能的瑕疵。但换个角度看,老百姓们已经不再沉浸在地震的灾难痛苦中,而是对将来的生活充满着想象,并且大胆地和政府较劲,不管他们的意见对不对,都是一种好迹象。

 

                                                                北川重建民居质量争议

 

                                                                  记者   尹鸿伟   发自  四川北川

 

      “你是哪里来的记者?你怎么还敢来这里照相,也不怕被警察把你抓起来打一顿,把相机收掉?”

      5月19日中午,四川省绵阳市北川县陈家坝乡双堰村。当记者找到此前被香港媒体报道的在建“豆腐渣”房屋并进行拍照时,一群正在旁边吵闹的村民围了过来,好奇地询问。

      当记者表示“不可能”、“不害怕”之后,许多村民仍然不断提醒记者“小心点”,“你坐的车会在半路被人堵下来”。一名自称叫“薛天文”的羌族村民说:“你能够把这里真实情况报道出去,那么有人如果想动你,我们大家一定会保护你。”

      他指着摆放在地上的一堆金属隔离板说:“因为香港媒体报道了,网络上也有了,有人今天就运来这些东西想把烂房子围起来、遮起来,我们坚决不答应,要让所有的人都来看看我们有没有说假话,这些房子盖的是不是有质量问题。”

                                                                                     汶川地震续篇:《北川重建民居质量争议》(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还有村民偷偷提醒记者:“刚才在人群中围观的有乡里、村里的干部,他们没有说话就走开了,你还是快点离开吧。”

      现场遭遇的情况有点超出记者的想象,这些在两年前遭遇了地震灾难、随后得到了外界大量关心、帮助的北川居民,也许还没有完全摆脱失去亲人和家园的悲伤,却在积极恢复重建家园的时候,呈现出了另外一种陌生面目。

 

                                                                                          质量之争

 

        2010年5月12日是汶川大地震两周年,香港一家媒体图文并茂地报道了北川县陈家坝乡双堰村有近30幢灾后重建民房出现偷工减料,施工质量差,缺乏工程监理,规划不足四大问题,其中部分房屋混凝土柱剥落严重,大量钢筋外露,有的天花板竟出现直径2米的大洞。

      5月19日中午,记者驱车从绵阳市区出发,经过江油市进入北川县陈家坝乡。沿途可见一间间、一排排具有羌族风情的漂亮民居不断被建成,让两年前的恐惧景象仅仅停留在了残留的废墟中和回忆中。显然,作为汶川大地震中损失最惨重之一的北川县,当地群众正在从灾害的困境中走出来,逐步开始了新的生活。

                                                                                            汶川地震续篇:《北川重建民居质量争议》(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一直去到陈家坝乡双堰村,很远就看见一群人站在公路边,在一群没有完工的房屋面前争吵。记者不动声色地走到那些房屋旁边,轻易就看见了香港媒体报道中提到的那些“豆腐渣”的特征。的确,有部分房屋混凝土柱剥落严重,大量钢筋外露,让人看了心里很不塌实。

        当然,也不是所有正在建设的房屋都能够简单看出质量问题,虽然有些房屋处于停工状态,但同时也有一些房屋还在抓紧施工。正在记者偷偷拍照时,被吵架的人们注意到了,至少二三十人迅速围了过来,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在记者表示不害怕警察来抓,并一定真实报道情况后,仍然有村民不放心:“以前也有记者来采访过,但是在路上就有人追上去给了他们一包钱,然后就没有任何报道出来了。”

        “正因为我们的反映一直没有人理会,国内的媒体一直不能报道出来,我们才想办法找了香港的媒体。”一名女村民拿出一份打印好的香港文章给记者看,“我们是通过网络联系上香港记者的,他们的报道非常真实,为我们老百姓说了话,但是那两名香港记者在这里也吃了不少亏。” 

                                                                                              汶川地震续篇:《北川重建民居质量争议》(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随后,一部分村民情绪激动地带着记者到处查看房屋质量问题,并希望记者全部拍摄下来,刊登出来。一名村民说:“需要说清楚,村干部们的房屋都盖得比较好,基本没有什么质量问题。而我们普通村民的大部分房屋都有质量问题,主要就是水泥标号不够,钢筋密度不够,以及浇灌得不完整,拆掉夹板就脱落等。”

        不过对于村民们的反映,正在施工的一名建筑工人表示了不同的意见:“记者你不能完全相信村民的话,他们并不懂建房技术,只是靠自己的经验进行判断,所说的情况不完全对。”

        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人表示自己在广东省的深圳、东莞一带的建筑工地上打过几年工,懂一些建房的技术,现在被老板请到这里来工作,“在广东时都是盖几十层的高楼,方式都是这样的,后来也没有出过什么问题”。

        他说:“由于是自己家的房子,也不用他们自己动手,所以村民们总是来监督我们,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不满意,事实上房子该怎么盖我们比他们清楚。这么多的工程,有些小问题是无法避免的,也是可以后期弥补的,不会有什么后果。”

        当然他的意见没有得到村民们的认同。薛天文说:“我们的房屋从2009年6月开始盖,差不多一年了,不但没有盖好,而且还出现了质量问题,我已经向村里、乡里反映,不要他们的所谓统建了,我要求把我集资的10万元还给我,把国家该给的补助发给我,然后让他们把房子拆掉,我自己按照规划图纸在原地重新盖,但是他们一直不同意我的意见,只愿意修补加固。”

        村民们表示,按照统建的规定,双堰村的每家每户都交了自负部分的钱给政府,依据房屋大小、位置的不同,最少的交了4万元,最多的交了10万元,交6万元的占多数,“现在房屋盖得不满意,钱也退不出来了”。

        “由于已经没有土地了,我家人口多,我希望自己的房子能够盖四层,上面住人下面可以做点路边的小生意养活家人,但是按照现在的质量问题,我估计盖两层都会倒掉,怎么可能盖四层?”薛天文说。

        他同时表示,类似的房屋质量问题在附近各乡村里也有,但是不算普遍,问题最集中、最严重的就是在双堰村,“把我家房子盖出质量问题的工程队现在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们是村里乡里的干部找来的,我并不认识他们,也无法拒绝”。

        “本来我们也不想要这些统建的新房子,还是愿意回到老房子里去住,但是政府的人不允许,他们在我们的老房子上贴了封条,强迫我们离开。”一名女村民说,“两年以来,我们连活动板房都没有住到,一直住在附近的临时帐篷里,有的人中间还被要求搬来搬去,生活中遇到的痛苦都没有地方去说。”

        她表示,相信上级政府是为了让大家住上更好、更安全的房屋,可以使居住建设水平至少提前了20至50年,但是目前所出现的情况事与愿违,也没有政府的人及时出来处理。

 

                                                                                  如火如荼的重建

 

         陈家坝乡四面环山,每名村民原有不到一亩耕地,又因地震山体滑坡,大部分土地都被掩埋。大地震发生后,散居于全乡130平方公里土地上的1.2万名幸存者一夜之间涌入双堰村至红岩村不足1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时间帐篷满地。随后仅有200多亩土地的双堰村成为全乡最大的灾民安置点,除乡政府、七站八所、中小学、医院、车站、农贸市场等外,还将永久性接纳社区居民和清林、通宝、平沟等村村民,即全村大部分土地都要被征用。

        陈家坝乡还屡遭不幸:在“5.12”特大地震中遭严重破坏,又在随后数月的“9.24”洪涝遭受泥石流灾害。2009年1月,四川省政府发出《关于同意北川县3个乡原地异址重建选址的批复》,其中陈家坝乡被规划为“旅游商贸服务小城镇”,建筑布局和风貌设计充分展现羌族建筑特色。由于陈家坝乡是北川县南北经济主轴线“擂鼓—曲山—陈家坝—桂溪”上的重要节点,根据该《批复》,陈家坝乡场镇重建地点为双堰村1、2社,计划面积9.7公顷,人口约3000人。

        正由于这样的原因,双堰村一带的房屋、市场建设一直是当地的热点,不但当地人关注,外界热心人士也很关注。

        按照山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公布的《北川羌族自治县城乡住房灾后重建实施方案》,其中农村住房重建投资标准可根据农民意愿采取两种形式:一是政府统一建设,二是是农民自建、政府补贴。

        其中,政府统一建设的农村住房按人均30平方米建筑面积设计建造,按每平方米住房建筑面积建造600元计算,即人均住房投资为1.8万元。农民自行建设,则在要求农民建房符合土地利用规划和村庄规划的前提下,政府按人均30平方米建筑面积、每平方米建筑面积建造成本600元给予补贴,即人均1.8万元。

                                                                                             汶川地震续篇:《北川重建民居质量争议》(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原本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并不断被各种主流媒体褒奖的灾后重建工作,却因为香港媒体的一篇突然报道引发了另类关注,外界开始意识到当中可能的瑕疵。不过,之后几乎没有内地媒体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追踪报道,因为地震灾区重建一直被认为是个“敏感话题”。

        按照中央政府和四川省政府的指示,18个对口援建省市都投入到了地震灾区的恢复重建工作中,其中北川县由山东省负责对口援建。在此前的走访中,记者所获得的信息基本上对山东方面的工作很满意,当地群众也非常感谢他们——不但帮助建设起新的道路、房屋和城镇,也提供了许多就业的机会。此前在北川新县城的建设工地上,一名来自山东省的施工人员对记者说:“北川县所有工程建筑的规划、设计都是由上级领导亲自过目、审定的,作为具体的施工责任人,我们敢保证质量绝对没有问题,绝对按照国家规定抗8级地震的标准建设。”

            他表示,整个北川县范围内的基础工程和许多公共房屋都是由山东省负责建设的,仅有少部分乡镇里的居民房屋由当地政府组织“统建”,也有个别家庭属于“自建”,这两种情况与山东省对口援建的直接关系不是很大。

        而问题正是发生在“统建房”上。当记者进入北川县乡镇区域后,广泛观察、询问房屋质量的情况,无论是已经建成还是在建的,当地群众很少有反映,更多却是反映“村干部有腐败情况,他们总是把外界捐来的好东西偷偷拿回家,或者优先分发给自家的亲戚朋友,而群众到处反映也没有人管”。

 

                                                                          防止小纰漏成为大问题

 

        在双堰村旁边的金鼓村,新组建的董少艳一家正在公路边建盖自己的新房子。当记者询问她家的房屋质量如何保证时,她表示“问题都出在统建房,自建房肯定不会”。

        董少艳原来的丈夫因为地震被耽误治疗而去世,经历过那些生生死死的场景,所以她对房屋的质量比较在意:“因为我们是拆老房盖新房,是在自己的宅基地原址重建,所以可以选择自建的方式。我们的新家庭有四口人,根据国家的政策获得了4.9万元贷款和1.6万元重建补助资金,估计房屋全部盖好自己还需要出六七万元,不过这些钱可以根据自建的工程进度慢慢筹了。”

        “像双堰村的房屋由于都是异地重建,所以他们必须先把自己该承担的部分交给政府,然后由政府统一规划,统一设计,再由干部们负责请工程队来集中建设,等盖好了再搬进去,自己都不能做主。”她说,“我家房屋在具体的重建中,无论选址安全、基础开挖、宽度深度和牵梁、混凝土浇灌等每一个步骤都会有政府的工程监理人员主动来指导和监督,让我们得到了许多有用的帮助。经历过前年的大地震后,我们自己给自己盖房子更知道质量的重要性了,不可能有什么偷工减料。”

        的确,为了能够保证每一户房屋的质量,当地政府派出了由专业人员组成的“规划指导”和“建筑、安全、质量现场巡查”等工作队深入各地,逐家逐户进行指导和检查。除了根据设计图纸,对道路、风格等方面进行把关;个别还直接参与到具体建设环节中,每一个环节都进行细致指导与监督,严把建设质量关。

        还有村民向记者表示,政府的工程监理人员一旦发现没有按照规划、设计程序进行,或者所用建筑材料不达标等情况,一般都会阻止房屋继续施工,甚至要求推倒重来,“但是双堰村那些有明显质量问题的房子却一直没有被推倒,只是表示可以修复和加固,让人非常担心时间长了行不行”。

        直到记者采访结束离开陈家坝乡范围,也没有任何当地干部或警察找上来。记者注意到,即使在香港媒体报道后,双堰村的房屋质量事件一直没明确下文,当地官方也一直没有明确的情况公布。

        村民薛天文表示,质量问题的出现,就在于政府和村干部对老百姓根本不信任、不放手,什么都想管,结果出了问题,他们却都在逃避,甚至不让村民们向外界反映情况,相反使这些简单的情况演变成了敏感的事件。

        还有村民反映,政府曾经在2009年的6月花费数百万元整理陈家坝乡的防洪大堤,但是10多天后被洪水一冲又恢复了原样,原因之一是承包商用地震山体滑坡下来的泥石流直接搅拌成混凝土修筑大堤,工程质量根本无法保证。

                                                                                               汶川地震续篇:《北川重建民居质量争议》(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对于目前所出现的这些情况,绵阳市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干部表示:“随着地震伤害的慢慢淡忘,人们都开始回到现实的生活中了。一方面是老百姓对政府、对干部有着越来越高的工作要求,另一方面却是政府、干部的工作压力越来越大。”

        他举例,2008年10月3日,北川县委农办主任董玉飞自杀;2009年4月20日,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自杀,都从一个侧面证明着这些现实情况的存在 。

      “如果换个角度看,这些变化也值得欣慰,老百姓们已经不再沉浸在地震的灾难痛苦中,而是对将来的生活充满着想象,并且大胆地和政府较劲,不管他们的意见对不对,都是一种好迹象。”他说,“换在以前,老百姓只能够每天等着外界的帮助,不断感谢外面的人,而现在不一样了,他们已经找回了做正常人的自信,尽管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有点令人不愉快。”

        对于重建住房政府该不该“包办”的争议,四川大学教授赵建伟认为:“完全管自然不妥,完全不管也不行,政府应该在当中把握好分寸,特别不能让外界留下官员管就是为了牟利,没有利益就不愿意管的印象。”

        他说:“相比整个汶川大地震的巨大损失和灾后重建的巨大规模而言,陈家坝乡双堰村及其临近的一些村庄里出现的房屋质量问题似乎只是一些小纰漏,政府要马上处理好也不困难,但是在众所周知的社会现实面前,这些情况往往会成为某种不良情绪的导火线。”

        “需要注意其中的一些情况变化,比如许多村干部在地震发生时都积极参与救灾,留下了许多值得赞扬的故事。”他说,“而同样就是这些人,在灾后重建中的表现却不尽人意,个别甚至倍受群众质疑,显然上级政府官员对他们的监督、鼓励工作是有欠缺的。”  

        截至2010年1月31日,四川灾后重建累计完成投资约6145亿元。5月8日,四川省政府再度表示,全省原核定需重建的126.3万户农村永久性住房,2009年底已全部完成;因余震等因素新增的19.6万户重建农房已完工99%。

        值得注意的是,四川省已经公开承诺“要用两年时间完成原定三年的目标任务,力争到2010年9月份,全部完成农房重建任务”,绵阳市也提出“只要有一户没有完成,灾后住房重建任务就没有完成”的口号,而在双堰村这样的地区,由于不少村民对干部的不信任根深蒂固,显然还会有一些具体问题需要克服。

        2010年4月,国家审计署公布了对四川灾后重建跟踪审计的部分情况:有关单位共改善了2500多个项目的建设和管理,改进了200多个项目的工程质量,节约资金和挽回损失12亿余元,收回了被挤占挪用或违规安排的资金3亿余元,22人被追究法律责任。

        其中,绵阳市永安大道违规调剂重建资金1.4亿元;彭州市白鹿小学教学楼78个基础承台中,有34个轴线偏移超出国家规范要求,主体结构混凝土存在露筋、疏松和框架柱尺寸偏小等问题。随后,以上问题得到了迅速整改,达到了既定要求。

 

  评论这张
 
阅读(7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