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希拉里访缅(上篇):《美缅破冰 美中暗战?》(2011年)  

2011-12-02 01:31:26|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南亚国家缅甸正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2008年以来,它推出新宪法,选举出新总统,释放了包括反对派代表人物昂山素季在内的部分政治犯并与其对话,开放网络自由,公开国民议会过程,允许自由报道民主力量和反对党的活动,允许外国媒体在缅甸设立记者站,甚至宣称要取缔新闻审查制度。
   对外关系上,尽管仍承受着西方社会对它实施的经济制裁,但美国国务卿以50年来的首次访问,为它带来了充满变数的国际空间。

                                       剧变中的缅甸将往何处去?

                                                                          本报记者 尹鸿伟       发自仰光

                                                       发布时间:2011-12-01 00:32:10 | 时代周报 | 157期 |  

        在东南亚国家,白象意味着繁荣与吉祥。近期在缅甸发现的两头白象,除了引发举国上下庆祝外,更是和一起重要的外交事件联系在了一起。
        11月30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抵达缅甸首都内比都,开启对缅甸的“历史性访问”。按照行程,希拉里将分别访问缅甸首都内比都以及原首都仰光,这一行程比早前白宫公布的行程多出一天。这也是自美国前国务卿约翰·福斯特·杜勒斯1955年后,50多年来美国国务卿的首次访问缅甸。
        “毫无疑问,白象的突然出现很好地诠释了‘缅甸国家的外交关系正在改善’这一说法。”英国卫报作者西蒙·蒂斯(SimonTisdall)表示。
        由于1988年的军事政变并且长期实行军人统治,缅甸一直遭遇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封锁,直到2009年以后才有所放松,而希拉里的到来更是一个标志性事件。长期生活在缅甸的中国商人梁晓春说:“放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近期缅甸政府自身的改变,也有东盟和西方对其的认可和鼓励,总之缅甸走到这一步很不容易,下一步走向更值得关注。”

《美缅破冰 美中暗战?》(2011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仰光街头,刊登着昂山素季和希拉里照片的报纸被摆在了最醒目位置。)(尹鸿伟/摄)


                                                                                       “自由还不彻底”


        陈旧的车流,拥挤的街道,贫困的人群,偶尔也呈现一丝现代气息……作为缅甸前首都的仰光,其街头的景象总是让外人有种难以言说的感受:时光在这里似乎停滞。
        但在政治中心内比都,一场激荡的变革正在上演。2008年以来,缅甸推出新宪法,选举出新总统,释放了包括反对派代表人物昂山素季在内的部分政治犯并与其对话,开放网络自由,公开国民议会过程,允许自由报道民主力量和反对党的活动,允许外国媒体在缅甸设立记者站,甚至宣称要取缔新闻审查制度。
        至今仍受西方制裁的缅甸,对外关系也有了重大突破。曾被美国标注为“流氓国家”的它,迎来了希拉里。
        “这是50年以来在缅甸国内出现的最激动人心的事件,这个事情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远远超过了历次政治冲突。”一名正在阅读当地媒体相关报道的仰光市民说,“不同层次的缅甸人对于美国人的看法也不一样,但是没有人会表示不欢迎希拉里的到来,大家都在等待着她给缅甸带来更多的变化。”
        政治气候的变化已是缅甸的热点话题。
        西方一家和平机构的东亚代表张杰生(JASONTOWER)表示,缅甸已经有了新的文职政府,虽然军队也保持相当大的影响力,但跟原来的专政有所不同,新政府越来越关心改善缅甸人民的生活,也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解决缅甸经济、政治等方面的问题。
        仰光富豪旅游公司华人经理杨安贵说:“比如昂山素季等以前各种被禁止的人物照片,不可能被允许报道的新闻已经出现在了媒体上,当然这样的自由还不彻底,而且政府军还在缅北地区军事打击着少数民族,因此现在很多方面还无法和民主的国家相提并论。”
        拥有近6000万人口的缅甸目前仍然是亚洲最贫困的国家之一,战争、毒品、疾病和难民一直是这个苦难国家百余年来的主题。
        缅甸共有135个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全国人口的近30%,而且其聚居区规模超过国土面积的一半,缅甸民族问题一直是影响其政治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自1948年独立以来,缅甸的民族关系始终处于紧张状态,国内10多个人口较多的少数民族分别组建武装与中央政府对抗,国家长期陷入内战状态。
        “缅甸从去年10月份到现在的奇迹就是它能够给出越来越多的空间让民间参与政治,民间机构以及媒体的空间越来越大,也有越来越多的政治党派能够参加。”张杰生说,“虽然缅甸各方面的政治力量越来越活跃,但它的政治体制仍然需要进一步发展。特别是现在,地方议会与联邦议会的关系以及地位尚未清楚,很多新的政治力量不知道如何有效地参与,很多方面缅甸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努力,也需要各个方面专家的帮助。”
        作为缅甸民主精神象征的昂山素季恢复自由后不但积极呼吁政府军与民族武装停火、和谈,还同样表示不赞成缅甸出现阿拉伯那样的暴力革命和政治骚乱运动,缅甸目前正在发生的变化使她相信新政府是在真心进行政治变革,并呼吁要给新政府时间。
        在仰光街头,随时可以看见各种各样的国际游客,预示着这里并不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地区,而且外国游客在这些地区的行动充满了自由,当地人也习以为常。
        “以前很少有美国游客组团前来,因为美国政府一再告诫他们不要来‘危险的缅甸’,尽管缅甸政府从来不拒绝美国人。”杨安贵说,“今年9月以来我们已经接待了10多批美国来的旅行团,这着意味着美国人正在对缅甸的变化产生好感。”
        美国对缅甸事务的大力度行动也出现在近期,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大的背景源于其“重返亚洲”的棋局,甚至是美国总统奥巴马雄心勃勃的承诺:“美国是太平洋国家,我们将留在这里。”
        刚刚在印尼巴厘岛结束的东亚峰会成为了美国人的舞台,总统奥巴马和国务卿希拉里积极串访了澳大利亚、菲律宾、泰国等国,宣布将在澳北部派驻海军陆战队,还预计在2012年底之前签署遍布环太平洋地区国家,经济总量将超过“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新一代贸易协定”,丝毫不掩饰美国在该地区扩张影响力的决心和企图。

《美缅破冰 美中暗战?》(2011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铁丝网仍然包围着仰光市政厅大楼,预示着某种戒备。)(尹鸿伟/摄)

        一名长期在中国工作的美国外交官说:“许多国际学者一直在说‘美国重返亚洲’,这个观点让我们觉得很奇怪,因为美国力量一直没有离开过亚洲,当然有一段时间的确工作做得少。”真实的情况是,日本、韩国、菲律宾、泰国和澳大利亚均与美国签署有军事同盟条约,加上一直亲美的新加坡,这些国家一直支撑着美国在亚洲存在军事力量。
        除了传统的“盟友”,近期美国还在东南亚“结交新朋友”,首先的似乎是越南,两国的军事合作与政治协调一直呈现良好的发展态势。再其次自然就是缅甸,伴随着缅甸国内的政治变革,美国的举动也越来越积极,除了两次派出特使,奥巴马还与昂山素季直接通了电话,更不反对东盟支持缅甸在2014年担任轮值主席国。
        美缅关系最大的转折性信号出现在11月18日,奥巴马亲自宣布希拉里将访问缅甸,这个消息迅速成为全球媒体的报道重点。而缅甸方面也积极作出回应,短期内促成了希拉里的访缅行程。
        不过,对于美国此轮在缅甸及亚洲太平洋地区的“大手笔行动”,包括美国学者在内的国际人士并非一致叫好,除了担心其国内经济状况的疲软,还对美国忽视中国在该地区的现实利益而不断发出警告,认为美国在亚洲的第一战略关系应该是中美关系。

                                                                                          避不开的中美暗战话题


        在缅甸,很多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提到中国,不仅仅是因为中国的商品在这里随处可见。分析人士认为,大多数东南亚国家都希望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取得平衡,获取最大的经济和安全利益。
        希拉里为何在此时访问缅甸的原因也一直令人好奇。正在马来西亚世纪大学攻读MBA的研究员张蕊秋表示,国外媒体统一提到昂山素季被释放这一点,重点是她在宣布希拉里出访缅甸之前跟奥巴马通过电话,并表示欢迎美国出访缅甸,而美国也是打着促进缅甸民主改革的旗号而来。
        “这两者最终是能一起合作的,因为美国找到了一个介入缅甸政治的机会以及一个地区伙伴,而昂山素季也找到参与政治的外部支持力量,有利于克服各种冲突障碍。”她说,“希拉里是去给缅甸不再被孤立和西方国家经济制裁的机会,鼓励其与其他大国发展关系,并承诺会给予缅甸各种经济、政治上的帮助,从而使其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缅甸目前主要外交关系以及商业来往还是限于地区层次。张杰生表示,它主要的投资以及援助来自中国、印度、泰国以及东盟国家,虽然日本近期要恢复对缅甸的一些援助,但是缅甸和中国的关系还是最重要。
        “其实,对中国过度的依赖对缅甸并不好,也对中国并不好,因为这样的政治格局很不稳定。假如说西方国家跟缅甸的关系能正常化,缅甸的发展援助会多起来,缅甸也可以发展为一个更成熟、更稳定的市场。”他说,“目前缅甸是亚洲最贫困的国家,商业环境并不好,除了能源以及自然资源之外,没有太多的投资机会。将来缅甸改善与西方国家的关系,会对缅甸的发展有很大的好处,缅甸同时会越来越稳定。”
        梁晓春认为,缅甸政府的期望很清晰,那就是美国彻底解除对自己的经济封锁,最终成为国际社会里的正常国家,而不仅仅是得到一些政治安抚或一笔慰问金。
        他说:“当然双方肯定都会在示好的同时进行一些谈判,相互都会有许多条件要提。从美国的角度看,缅甸就像一个必须不断鼓励的小学生,当然后者也会有其成熟的利益考量。”
        张蕊秋介绍,东南亚国家的媒体对希拉里的缅甸之行非常关注,说法也很多,其中泰国媒体认为新的缅甸领导人倾向于修复和西方大国的关系和其他亚洲的政治力量,而不是过去那种政治方向了。
        “网络速度突然又变慢,我们都清楚这意味着缅甸国内又有大事情发生,自从2007年‘袈裟革命’发生以后政府每次都这样处理,大家都知道这一回是希拉里要来了。”仰光一家商务公司的经理说,“虽然政府对外界做了许多开放网络的承诺,但是关键时候仍然是老样子,让大家很难打开网页,尤其对媒体的批评报道仍然严格控制,许多人仍然不敢接受外国媒体的公开采访。”
        对于吴登盛总统表示愿意以“第二次彬龙会议”的方式来解决少数民族武装问题的表示,杨安贵认为以目前的条件难度非常大,因为双方的政治、经济利益矛盾太多,而且历史上的仇恨也非常深,不是外界想象的简单。

《美缅破冰 美中暗战?》(2011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仰光街头的现代商业广告。)(尹鸿伟/摄)

                                                                                        昂山门前已无铁丝网


        “新政府的确在考虑老百姓的利益了,比如允许拥有旧车的老百姓重新购买一辆3500美元的汽车,虽然这样的汽车实际拿到手需要1万多美元,但是现在街上新一点的车越来越多了。”仰光著名的GOLDENDUCK餐厅的一名经理说,“以前要么是赚不到钱,要么是有钱也买不到车。我们相信美国会给缅甸带来很多改变,新政府也会给老百姓更多的好处。”
        张杰生表示,首先是最近半年缅甸国内的情况一直在变,东盟决定由缅甸担任2014年的轮值主席,这意味着缅甸与东盟的关系已经走上正常了,也给美国增加了压力,它必须改变以往针对缅甸的态度,否则无法与东盟往来。
        “美国政府从去年开始把它的更多资源,包括外交资源转到亚洲了,考虑到美国新的政策,如果依然针对缅甸保持全面制裁将会越来越没有逻辑。”他说,“说到影响,美国国务卿到缅甸也算是给缅甸改革派一定的支持,如果下一步能开始给联合国、世界银行以及更多的多边机构更大的空间支持缅甸发展,这将对缅甸的改革蓝图会有很好的影响。”
        张杰生认为,美国对缅甸解禁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也涉及国会的程序,所以这段时间美国能够做的还是有限。
        11月30日的仰光街头,并没有因为希拉里而形成特别的气氛,虽然许多人都在关注这件事情,但并没有因此放弃手头的工作,没有改变平日的生活程序。唐人街里的许多华人都在谈论美国人,他们也很关心缅甸政府是否能够与美国方面达成最好的共识。
        “缅甸的新政府刚刚出现,而且吴登盛总统以前也是个将军,因此我们很担心他们与美国的谈判会不会只停留在表面上。”一名祖籍中国福建的华人说,“少数民族武装是缅甸正常发展的一大问题,无论是缅甸还是美国政府如果没有很好的解决措施,那么所有的努力都有可能前功尽弃。”
        张杰生表示,国际社会可以给缅甸一定的支持,包括联合国缅甸特使以及联合国政治事务署可以在调停、和平协议以及宪法方面提供技术援助,“不过可能还是由东盟牵头比较方便,特别是现在缅甸与东盟的关系已经进一步正常化,东盟可以多支持缅甸的这个过程”。
        目前,希望全国民主联盟尽快合法注册参加选举,欢迎昂山素季进入联邦国会担任议员,邀请其出席政府经济论坛等情况表明,缅甸新政府正试图与民主力量和解,双方已为取得“为了国家和人民利益而搁置争议进行合作的共同立场”不断交换看法。这些变化不断显示出缅甸有可能彻底解决与国内另外两股政治力量—民主势力和地方民族武装长期的明争暗斗,更有望突破国际社会的经济封锁和政治孤立。
        在仰光,告诉外国人昂山素季的住所方向是当地人的一大兴趣。杨安贵说:“不但她家门前那条路早已经撤除了封锁的铁丝网,缅甸的媒体上也可以公开刊登她活动的照片了,这表明昂山素季的政治地位正在恢复正常,很可惜在1990年由于她政治不够成熟没有把握好机会,不但使自己蒙受牢狱之灾,缅甸更耽误了许多年的发展机会。”
        在与昂山素季的政治关系趋向正常后,使用武力多年也无法解决国内民族武装对立的混乱局面,使缅甸政府明确意识到这样的方式行不通,因此近期其以“维持现状、搁置争议、恢复往来、合作发展”的和平协议来与各种民族武装实现和解。
        张杰生说:“目前简单定义缅甸是否为真正的民主政府没有太大意义,的确它不可能一下子从军政转变成大众民主体制,改变它的政治制度会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他认为,现在缅甸需要少谈少数民族冲突问题,更多讲国家和解问题,“需要给所有的缅甸人法律上的保障,也得通过全国性的对话找到一个更合适的政治体制来融入一百多个族群。如果不这样做的话,长期来讲很难保障缅甸的和平,更难保障它的发展。其需要国际社会,包括西方国家以及中国的更多支持。”

                                    (原文地址:http://news.time-weekly.com/story/2011-12-01/120780.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6615)|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