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希拉里访问缅甸前后,尹鸿伟与一位国际学者的对话》(2011年)  

2011-12-08 01:06:40|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拉里访问缅甸前后,尹鸿伟与一位国际学者的对话

                                                              (时间: 2011年11月28日至 12月4日)

 

        尹鸿伟:你怎么评价目前的缅甸新政府,它真的是个民主型政府吗?

        JASON TOWER:缅甸新的文职政府,虽然军队也保持相当大的影响力,但跟原来的专政有所不同。可以说新的政府越来越关心改善缅甸人民的生活,也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解决缅甸经济、政治等方面的问题。定义缅甸是否是个真正的民主政府没有太大意义——它不可能一下子从军政转变成大众民主体制,改变它的政治制度会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尹鸿伟:你如何看待缅甸国内的各种政治力量?

        JASON TOWER:缅甸从去年10月份到现在的奇迹就是它能够给出越来越多的空间让民间参与政治。缅甸的民间机构以及媒体的空间越来越大,也有越来越多的政治党派能够参加。另外,NLD现在恢复了他的政治地位,包括昂山素季将有机会竞选。现在比较突出的问题是缅甸的各方面的政治力量越来越活跃,但是它的政治体制仍然需要进一步发展。特别是现在,地方议会与联邦议会的关系以及地位尚未清楚,很多新的政治力量不知道如何有效的参与。这方面缅甸还有很多努力需要做,也需要各个方面专家的帮助。

 

        尹鸿伟:为什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会在这个时候访问缅甸,会给缅甸带来什么影响?

        JASON TOWER:第一是最近半年缅甸国内的情况一直在变,美国政策越来越脱离了实际的情况。第二是东盟刚刚决定缅甸当值2014年的轮流主席国,这意味着缅甸跟东盟的关系已经走上正常了,也给美国增加了压力改变它针对缅甸的姿态。也比较重要的是美国政府从去年开始把它的更多资源,包括外交资源转到亚洲去了,考虑到美国新的政策,如果依然针对缅甸保持全面制裁将会越来越没有逻辑。说到影响,美国国务卿到缅甸也算是给缅甸改革派一定的支持,如果下一步能开始给联合国、世界银行以及更多的多边机构更大的空间支持缅甸发展,这将对缅甸的改革蓝图会有很好的影响。当然,美国解禁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也涉及国会的程序,所以这段时间美国能够做的还是有限。

 

        尹鸿伟:缅甸的主要外交关系是哪些,未来会不会全面离弃中国?

        JASON TOWER:缅甸目前主要外交关系以及商业来往还是限于地区层次。主要的投资以及援助来自中国、印度、泰国以及东盟国家。日本近期要恢复对缅甸的一些援助,但是对缅甸来讲,它跟中国的关系还是最重要。其实,对中国过度的依赖对缅甸并不好,也对中国并不好,因为这样的政治格局很不稳定。假如说西方国家跟缅甸的关系能正常化,缅甸的发展援助会多起来,缅甸也可以发展为一个更成熟、更稳定的市场。目前缅甸是亚洲最贫困的国家,商业环境并不好,除了能源以及自然资源之外,没有太多的投资机会。将来缅甸改善与西方国家的关系,会对缅甸的发展有很大的好处,缅甸同时会越来越稳定。对中国来讲,这也是个好消息-——这样的话,中缅边境安全慢慢可以得到保障,中国在缅甸的投资也会越来越安全。

 

        尹鸿伟:你怎样看待缅甸少数民族武装,能不能预测一下他们未来的情况?

        JASON TOWER:最近掸邦以及克伦邦有一些突破,口头达成停火协议。不过,克钦的局势越来越紧张,武装冲突也越演越烈,最近也影响到了不少贫民,包括前两个星期据说一个孤儿院都被炸了。在这方面政府已经做出了一些努力,但是缅甸社会中的分歧非常多。现在缅甸需要少谈少数民族冲突问题,更多讲国家和解问题。它需要给所有的缅甸人法律上的保障,也得通过全国性的对话找到一个更合适的政治体制来融入一百多个族群。如果不这样做的话,长期来讲很难保障缅甸的和平,更难保障他的发展。新的文职政府已经在做努力,但是需要国际社会,包括西方国际以及中国的更多的支持。

 

        尹鸿伟:有观点认为只有学习当年的柬埔寨,以联合国军队托管的方式才能解决政府军与少数民族武装的冲突,实现最后的和平与融合,军队国家化等,你觉得有没有可能?

        JASON TOWER:我觉得缅甸需要多参考地区其他国家的经验,包括菲律宾、印尼、柬埔寨等国家的情况。我觉得缅甸跟柬埔寨的情况还是有点差异,缅甸并不是一个类似柬埔寨当年的失败政权,反而通过这段时间的努力,缅甸政府与其各种政治力量已经打了一个基础,可以召开一个彬龙II会议来实现国家和解。让联合国过度干涉不现实,因为最近20年来联合国与缅甸关系并不好,而且缅甸自己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国际社会可以给缅甸一定的支持,包括联合国缅甸特使以及联合国政治事务署可以在调停、和平协议以及宪法方面提供技术援助。不过这方面可能还是东盟带头比较方便,特别是现在缅甸与东盟的关系已经进一步正常化了,东盟可以多支持缅甸这个过程。无论如何,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缅甸自己人民需要带动和实现这国家和解,不能让外面的实力来过分干涉。另外也需要缅甸所有族群,包括缅族和没有国籍的ROHINGYA积极参与。

 

        尹鸿伟:那么关于缅甸的和平进程,你认为以什么样的方式最好?

        JASON TOWER:关于缅甸和平过程的进程,我想无论通过什么方式都会很难,不过肯定不能过度依赖外面的实力,特别是军事力量。你说的各种问题当然存在,但是目前的进展让我比较乐观,特别是上周清迈会议上的突破。AUNG MIN与总统能够跟那么多武装进行谈判,能够答应少数民族武装再不通过边境军处理跟少数民族武装的关系,能够跟几个武装达成停火协议算是个很大的突破。现在关键在于如何处理与克钦武装(KIA)的关系——如果能够也把KIA融入到将来要开始的全国性和平谈判的话,那我觉得成功的可能性将会越来越大。虽然在清迈克钦提出的条件很多,但是新政府没有拒绝,KIA也承诺进一步参与谈判,所以我还是比较乐观。我认为THEIN SEIN政府已经比较明确,希望启动全国性的政治谈判,认真处理好国家和解问题。不过,不能排斥保守派的将军要实施西里兰卡模式,灭掉克钦武装。假如说国际社会能够给THEIN SEIN政府跟多的支持的话,我觉得缅甸处理好这些问题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了。

《希拉里访问缅甸前后,尹鸿伟与一位国际学者的对话》(2011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尹鸿伟:你怎样评价此次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访问缅甸的收获,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JASON TOWER:对缅甸来讲收获很大,比较突出的是美国放松针对联合国发展署、世行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的限制,给他们更多的空间到缅甸做需求评估,这将有利于提高国家的人道援助以及技术援助。另外,美国这次访问也算是对缅甸改革的支持,我觉得这点比较重要,因为假如说缅甸的改革得不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在缅甸国内会更难坚持下去。对美国来讲收获也不少,最重要是了解到了缅甸的改革,其次缅甸总统在美国比较重视的核问题上也给出一些口头承诺。

 

   尹鸿伟:对比来看,你认为希拉里更重视缅甸新政府(吴登盛),还是民主势力(昂山素季)?

        JASON TOWER:据说希拉里这次进行了比较广泛的交流,见了新政府官员、昂山素季、各个政治党派、民间机构还有问题人士。所有这些交流都很重要。说到哪个更重要,美国长期以来一直特别尊重昂山素季,所以奥巴马是先跟昂山素季通了电话问她关于美国政策的看法以后才叫希拉里去访问缅甸。我观察,这次希拉里过去,跟昂山素季有比较亲密的接触,反而跟总统的会见非常正式。这可能也说明美国最熟悉的还是昂山素季。

 

        尹鸿伟:你估计下一步昂山素季会在政治上有什么变化吗,比如出任缅甸政府的某个官员职务?

        JASON TOWER:民盟好像真有想法参与下一轮选举,昂山素季应该也会在中期选举中竞选议员席位。我觉得一个更关键的问题是各个族群党派能否参与下一届选举。2010年的选举其实有不少党派被排除在外,还有一些候选人的权益没有得到保障。

 

        尹鸿伟:美国承诺给缅甸120万美元的首笔援助,这意味着什么?下一步还会继续援助吗,会不会由日本或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做这些工作?

        JASON TOWER:我看援助项目基本上都是人道援助,会支持一些受战争影响的人士和地区,这个很好。另外,有些是医疗和小型贷款,也是国家迫切需要的。当然120万美金这个数字远远不够,不过也许这会带动其他援助方加强这方面的援助。据我了解,目前难民最多的克钦邦特别需要这方面的援助。总体来讲,缅甸目前人均的援助才4美金,跟邻国相比要少得多。比如说柬埔寨人均是80美金。

 

        尹鸿伟:在希拉里访问缅甸期间,政府军在缅北地区和少数民族克钦独立军的战斗一直没有停息,难民仍然在增加,为什么希拉里不提及这个问题,甚至直接要求双方停火?

        JASON TOWER:我看了些克钦方面的报告,上周五希拉里跟北部的少数民族党派和民间机构见面并且讨论了北部的情况。希拉里也听了不少关于掸邦和克钦邦的情况,包括难民的情况。后来,她临走之前宣布的援助项目好有部分是援助战争的受害者。不过,我觉得这次希拉里确实在这方面做的不够。其实,希拉里在缅甸期间,克钦北部的情况进一步恶化了,关注克钦难民情况的人士还说如果情况不改善的话,会导致进一步的难民往外跑。据说这次希拉里更多关注的是政治囚犯、朝鲜核问题、妇女问题以及人权问题,但是北部战争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缅甸多年来一直是用军事手段处理族群之间的关系,而军事力量不可能会让缅甸团结起来,只会加深矛盾。只有通过和解,通过制造包容性的政治体制缅甸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尹鸿伟:希拉里访问回国后,美国会不会就此解除对缅甸的经济封锁,或者说会有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JASON TOWER:取消制裁需要通过国会的一些比较复杂的程序,这肯定需要一定的时间才可以开始启动。其实,9月份美国开始稍微放松它的部分制裁,比如,9月份特别批准缅甸外交部的官员访问华盛顿,这次美国也放松了针对国际组织的一些限制。不过,美国国内也有不少议员针对这次访问有一定顾虑,所以希拉里回来以后会有不少压力。如果说缅甸不进一步加深其改革,不继续释放政治囚犯,那么我估计美国不大可能会启动程序。换一句话来说,美国还在观察缅甸的情况,不愿意行动的太快,也对缅甸改革保持一定的怀疑。

 

        尹鸿伟:你对缅甸变成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有着什么样的期望与担忧?其会不会受到包括中国利益等外部力量的影响?

        JASON TOWER:我最担心还是缅甸国家和解的问题。如果缅甸不能妥善处理这个问题,很可能会让缅甸的改革蓝图失败;妥善处理好的话,会给缅甸将来的政治体制做一个良好的基础。目前为止,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国际社会足够的重视。地区层次也好,国际层次也好,都应该进一步重视这个问题,争取在这方面给缅甸提供援助。关于外部力量,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是地区层次需要加大努力,促使缅甸军队与少数民族武装马上实现停火,开始启动政治谈判。其实,美国这么多年跟缅甸国内的人士没有接触,没有太多渠道在这方面做出努力,也不了解缅甸内部的实际情况。所以还是需要亚太地区的机构和国家多做些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544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