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让新疆流浪儿童回家乡长大》(2011年)  

2011-06-11 11:01:12|  分类: 中国国内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让新疆流浪儿童重新融入社会,如何让他们走出阴影重新生活,不仅仅是新疆政府的责任,全社会都应参与进来。

                                                                让新疆流浪儿童回家乡长大


                                                                                          尹鸿伟   


        墙壁上书写着“像父母一样、像医生一样、像老师一样”,成立于2009年6月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工读学校是全疆唯一集收容、救助及矫治于一体的未成年人教育机构。其自2011年4月底以来已经开始扩建,准备安置从内地省市“接”回来的新疆籍流浪儿童。新疆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的维吾尔族副研究员吐尔文江估算,目前新疆在外省市的流浪儿童人数大约为3至5万。
        4月21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在“自治区赴内地活动安排会”上宣布,4月23日至5月1日期间,新疆将派出代表团分赴19个对口援疆省市进行走访,重点之一就是向后者传递“接回所有新疆籍流浪儿童,并提供必要的学习教育条件,让他们在家乡健康成长”的愿望。5月22日,自治区公安厅发布消息,自5月1日以来,新疆警方协助安徽、吉林、黑龙江、湖北、广东等地警方抓获拐骗、操纵新疆籍未成年人的犯罪嫌疑人70余人,打掉了8个犯罪团伙,解救了一批儿童回疆。
        改变新疆流浪儿童命运的工作正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同时也打开了一扇关注之门。这些孩子为什么会去到全国各地流浪,以及他们是否能够得到真正的解救,在互联网时代,这些都成为了引发深思的起点。
        接回新疆流浪儿童的行动恰逢当地试图重塑形象之际,官员们承认过去发生的许多事情已经让外界对新疆的评价变得毁誉参半。

 

《让新疆流浪儿童回家乡长大》(2011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被乌鲁木齐铁路公安处抓获的“女贼头。)(李国贤/摄)

贫困仍是主要因素


        吐尔文江最近完成了一项调研,内容正是“新疆籍流浪儿童”。截止2011年4月初,身为维吾尔族的他对80名新疆流浪儿童进行了“一对一”的访谈调研。
        “没有缓解,与10年前相比反而出现加剧趋势,并且开始向内地二三线城市蔓延。”他说,“1999年我参加过一次针对新疆籍流浪儿童情况调研,当时问题已经凸显出来,并受到自治区领导的关注,不过当时情况仅在于京广沪等一线发达城市。”
        同样参与1999年调研的新疆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李晓霞回忆,调研人员访问了很多人,包括流浪儿童、儿童家长、群众、遣送站的管理者、警方人员,对内地城市和本地城市,流入地和流出地都进行了广泛调查。
        吐尔文江表示:“当时估算在其他省份流浪的新疆籍儿童大概是5000到8000人左右。而这次调研估算出这个数字增加到了3至5万人左右,由于其隐蔽性等因素干扰,一直并没有精确的数据。”
       “全疆各级救助管理站每年救助回来的是3000人,如果按照这个数字乘以5年就是15000人,实际上现在救助回来的只占新疆在内地流浪儿童的一部分。”他说,“如果按照50%推算的话,我们估计3万这个数字是靠得住的,这也说明问题在加剧。”
        吐尔文江是根据一座城市可能存在多少团伙,每个团伙控制了多少流浪儿童进行估算的,“200多座城市,一座城市一个团伙,一个团伙控制150人或200人。一般来说,除了个别大城市可能存在几个的团伙,一般一座城市只有一个团伙”。
        “因为不同团伙会出现‘竞争’,抢地盘甚至会出现火并。这次调研发现流浪儿童已向二三线城市蔓延,大多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表示,“与此同时作为新疆籍流浪儿童的主要流出地与10年前比较并未发生变化,依然为南疆的喀什、和田和阿克苏等地区。一方面是这些地方人口基数大,另一方面也和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有关。”通过这一次调研,吐尔文江发现贫困仍然是诱发流浪儿童现象的主要因素。
        新疆南部的和田地区是维吾尔儿童被拐骗出去的重要区域,该地区既是维吾尔族重要的集居地,也是新疆目前最贫困的地区之一。在当地有许多相当于内地集贸市场的“大巴扎”,每天熙熙攘攘人流很多,尤其轮到赶集天,四面八方的维吾尔族群众都会拖儿带女前来,年幼的孩子们往往会在这样的地方走丢,甚至被人拐骗走。
        无论在乌鲁木齐还是在和田街头,经常可以看见各种寻找丢失孩子的维吾尔文“启示”,很多维吾尔男子更是愿意主动为外来者进行内容翻译,同时向后者表达着自己的无奈和愤怒。和田市公安局纳尔巴格派出所的维吾尔族警员伊木然说:“帮助本地老百姓寻找丢失的孩子,已经成为各个派出所的一项重要工作。”

《让新疆流浪儿童回家乡长大》(2011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新疆许多街头都可以看见各种寻找丢失孩子的维吾尔文“启示”。)(尹鸿伟/摄)

        从具体区域部位上看,吐尔文江认为,最偏远农村地区的儿童其实更不容易被诱拐,那里有可以依赖的生产资源,不易剥离这种生产关系;而城市及周边的贫困人员,其子女往往游荡在社会上成为主要“猎物”,“被诱拐的比例更大,也有个别儿童是被强行拐卖的。有些儿童甚至刚从学校门口出来,就被麻袋一装拐走了,不过这种情况不算常见。”
        “被诱拐的儿童基本生活在城市或城郊位置,因为‘蛇头’、‘贼头’也要考虑如何将被诱拐而来的儿童运往内地省市。”与吐尓文江一起调研的李晓霞说,“他们也会考虑成本等问题,而偏远农村地区交通不便。流浪儿童被拐到内地省市后,就会沦为犯罪团伙的牟利工具,即让他们从事偷盗。很多流浪儿童每天都要偷够一定数额的钱物。如果不完成任务,‘贼头’会对他们进行残酷体罚。”
        吐尔文江表示,一般流浪儿童都在14岁以下,因为年龄再大的不易被控制,同时偷盗只是一般治安案件,选择儿童作为作案工具,可以逃避法律责任,“这些团体已经高度组织化,分工明确,同时还对流浪儿童训练了一些反侦察措施,比如通过自残、伪装语言不通等方式来规避,这也为内地有关部门救助和打击增加了难度”。

                                                                                        受伤的新疆形象


        长期参与相关案件破获的乌鲁木齐铁路公安处宣传科长李国贤证实了上述两名学者的观点:“虽然各级政府、兄弟省份一直在帮助新疆,但是我感觉扶贫的力度还需要加大。”
        据和田市公安局纳尔巴格派出所的维吾尔族警员伊木然介绍,10岁以下的走丢孩子,七八成都能够找回来,被拐走到内地的情况不多,但10岁以上的情况就严重了,一般都不会是正常走丢,而是被他人拐走了,寻找到的机会就小了。
        “出现后面一种情况,基本就是被人带到内地了,众所周知很多被逼成了小偷。”伊木然说。事实上,丢失孩子的情况在全国各地、各种民族里都可见到,原因也大同小异。不过新疆籍流浪儿童和其他流浪儿童遭遇不一样,后者一般是被逼从事乞讨,而新疆籍流浪儿童基本上是被逼从事偷盗活动,有些孩子还不止一次被骗到内地。
        来自新疆和田,就职于杭州的维吾尔族青年柯木和朋友们早在2007年就开始关注新疆流浪儿童问题,并以“救助内地新疆流浪儿童”新浪微博等方式,借助网络力量积极呼吁。在他看来,新疆流浪儿童问题已经影响到类似他这样的在内地生活的新疆人的形象,“我们住旅馆被拒绝过,坐公交车被内地人躲避过,还因为新疆人的长相被警察从街头带到派出所盘问过。”
        中央援助新疆工作座谈会一周年之际,新疆各项建设有序进行。从早前的“内地高中班”到现在大中专毕业生来内地培训实践,新疆与内地省市交流的机会越来越多。但吐尔文江也承认,新疆流浪儿童被逼偷盗的行为已经影响影响到新疆与内地省市的交往。如果不积极消除负面因素,新疆与外界交流机会增多却可能会带来更大的误解甚至敌意,现在很多新疆人到内地后都觉得不受欢迎,内地有些地方甚至出台一些“土政策”,千方百计限制新疆人在当地居住、经商等。
        例如在昆明等一些城市,当地社区四处张贴“不允许将房屋出租给新疆人,发现有新疆人停留居住必须马上汇报”的公告。昆明市的一些出租车有一段时间对维吾尔族长相的人基本拒载,一名女司机回忆:“一次一名衣着淳朴的维吾尔族男子强行上了我的车,边用不太熟练的普通话哀求我载他走,同时拿出一张维吾尔儿童的照片表示自己是来找丢失的侄子,因为有消息说孩子可能被逼在昆明做小偷。”
        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的女司机向男子作了一些解释,不料他哭了起来,并且狠狠地抽自己的耳光:“我们维吾尔人的脸都被他们丢光了,无论如何我这次一定要把孩子找回去。”

《让新疆流浪儿童回家乡长大》(2011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这些天真可爱的维吾尔族孩子如何不再继续被伤害?)(尹鸿伟/摄)

        “内地很多城市都要求新疆派维吾尔族警察去帮助打击新疆小偷,但那样的办法只能奏效一时,不日后又会卷土重来。”柯木说,“新疆流浪儿童问题已经变成一个全社会问题,需要部门的综合协调,通过拉网式全过程救助使他们脱离街头流浪的困窘和来自贼头黑手的残害,避免其滑向更严重的犯罪深渊,产生更复杂的社会影响。”
        事实上,从目前内地警方所掌握的一些情况来看,如果不迅速对这些盗窃团伙进行打击,他们还可能被一些恐怖和分裂势力拉拢、利用,甚至为其筹集活动经费,未来所形成的后果将非常严重。由此也可以看出,新疆方面此次接回流浪儿童的决心和行动是包含着多层意义的。
        “这次新疆政府是下了狠心的,希望从根源上解决这个弱势群体的生存问题。”柯木说,“将近两年时间了,从我身边维吾尔朋友称张书记“春哥”、“贤哥”的语气中,可以深切感受到张书记给新疆带来了春天,其‘不让一个内地维吾尔族流浪儿童在内地盗窃,全部接回新疆’的表态已经得到了维吾尔族群众的认可。”
        据李国贤介绍,解救孩子的工作警方一直都在做,并没有将其当作是什么特殊的任务,只是由于以前考虑到地区及事件的敏感性,所以很少公开报道。而随着国家政策以及自治区领导工作风格的转变,警方也积极按照上级的要求进行工作。

                                                                                       接回孩子只是开端


        就在“让内地新疆流浪儿童全部回家”的新闻发布出来后,一名在内地工作的维吾尔女孩发短信给柯木说:“想哭,还有想亲一口张春贤书记的冲动。”不过,接回孩子只是第一步。
        “许多孩子在外面都受到过深深的伤害,部分甚至已经染上了许多不良习气,如果不对他们进行长时期的教育,马上送到社会上或交给父母肯定不行。”李国贤说,“必须让接回来的流浪儿童有机会学习文化知识、劳动技能及塑造思想道德,所以自治区已经决定投资5000万元新建一所流浪未成年人安置培训中心,帮助他们未来更好地融入社会。
        高离婚率是维吾尔流浪儿童产生的重要原因,新疆救助管理站曾对93名新疆流浪儿童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无父或无母、甚至父母都不在的残缺家庭占17%,还有25%的家庭是因父母离婚或一方去世而重组家庭”。缺乏感情维系致使被诱拐概率增大,也让解救后的心理辅导工作更加重要。李国贤介绍,以前的警方的工作方法是尽量联系上孩子的亲人接回去,找不到就移交给民政部门处理,现在看起来并非最恰当的方法。柯木也认为,孩子被救助后的心理辅导非常重要,因为救助站不可能长期提供帮助,他们终归要步入社会,如果未成年期的心理伤痛没有被抚平,他们完全可能以成年的身份继续危害社会。
        在此前的5年间,中央政府共下拨3460万元资金,资助新疆在和田、喀什和阿克苏等地新建了15个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增加了1533张床位,使新疆拥有了基本的流浪儿救助和保护能力。柯木说:“以前政府的救援机制存在一些问题,虽然一直在工作,但治标不治本。例如在新疆已经消失了20多年的工读学校,是在全国‘两会’高度关注、新疆政协委员多次递交提案的深厚背景下才于2009年6月恢复成立,工读学校曾被认为是新疆流浪儿童的希望,但许多流浪儿童一年救助期满出来后,却无法正常生活继续选择了流浪。”

《让新疆流浪儿童回家乡长大》(2011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被乌鲁木齐铁路公安处解救回来的维吾尔族孩子。后被擒男子为控制孩子的“贼头”。)(李国贤/摄)

        “教育问题和就业问题最为棘手。”吐尔文江建议,在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后,还是要大力发展职业教育,让流浪儿童拥有一技之长。“这一次政策格外地强调建设更多的安置中心,不像以前建的流浪儿童救助中心,流浪儿童回来待上半年或者一年时间,实际上最多就起到基本的‘脱敏’作用。”他表示,“职业技术教育的引入可以让这些孩子能有一技之长,防止他们反复流浪,同时应该按照流浪儿童在外时间长短进行分类管理。”目前新疆将出台相关优惠政策,要求各地劳动保障部门将流浪儿童职业技能培训纳入当地培训计划。
        吐尔文江说,年底前全部接回来只是开端工作,后续是如何让这些孩子重新融入社会。如何让他们走出阴影重新生活,不仅仅是新疆政府的责任,全社会都应参与进来,以极大包容心接纳这些特殊的新疆流浪儿童。

                                                                                                       (注:本文与单伟强合作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27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