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探索城乡均衡发展 昆明应有所作为》(2012年)  

2012-05-14 11:11:47|  分类: 中国国内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的发展问题远非城乡制度不平衡那么简单,可以说已经形成了一些能够左右国家政策的利益集团,如果把优势资源公平分配到城乡各地,现有的庞大利益就会消失,那么利益集团肯定不会轻易答应。这些严酷的现实考验,昆明同样无法避免。

都市时报>> 2012年5月14日 >> A08 


                                                       资深媒体人尹鸿伟的“三农”视角
                                 探索城乡均衡发展 昆明应有所作为
                                                                                 发布时间:2012-05-14

《探索城乡均衡发展 昆明应有所作为》(2012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尹鸿伟,资深媒体人,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兼职副教授 资料图片

 

                                                                              都市时报特约撰稿 尹鸿伟


  许多地方政府似乎一直对这些问题束手无策:由于固有的城乡二元分割体制和优质资源的长期短缺,使得城乡医疗、教育等资源分布极其不均衡,农民的养老保险制度更是长期付之阙如;追求更为便捷或更好生活是人的本能,当乡村与城市之间差距甚大时,人们自然会涌向城市。
  昆明也正在经历着这种社会巨变的阵痛,如何使600多万城市和农村居民的命运前所未有地交织并逐渐趋于平等,在教育、医疗、社保等国民待遇逐步实现全民公平共享,已经是当政者不可回避的历史任务。
  改革是要让广大群众看到希望。虽然未来任重道远,但在全国性的社会公平化探索大潮中,昆明应该作出自己的贡献。这不仅是实践说明的道理,也与决策者的抱负有关。


                                                                   城乡差距不能再扩大


  一条条溪涧、一道道山梁……锁住了乡村与外界的沟通交流,也锁住了当地老百姓致富的门路。位于滇川交界的禄劝县,县域道路交通建设起步晚,基础设施薄弱,直接制约着经济发展。虽然2006年以来禄劝县也达到了乡乡通油路,道路状况得到一些提升,但建制村道路面临着许多严峻考验。尽管昆明市在“十一五”道路实施方案中将禄劝道路建设的直接补助提到85%,但需要县自筹的15%也很难完成,造成村级公路建设资金存在严重不足,很多项目得不到实施。
  基础设施薄弱是制约整个西部贫困地区发展的重要“瓶颈”,行路难、用电难、饮水难、通讯不畅等问题还比较突出,因此规划中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都要涉及饮水、架电、修路、文化、公益事业等。
  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禄劝县劳动就业部门就开始引导农村青年走出家乡,希望使过去“输血”式扶贫变为“造血”式扶贫,20多年来,不仅创造了40个亿的劳务收入,还开拓了农民的视野。
  2005年,禄劝县获得昆明市劳务输出综合考核第一名,但一名县领导的认识很清醒:“拿第一名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说明我们的经济不发达。”显然,在特定历史时期,政府必须主导劳动力输出工作,但未来经济发展了,政府就应该回归到劳动维权和创建良好用工环境的本位上。


                                                                              农村医疗服务保障差


  在城市化、现代化背景下,农家子弟大量进城,此为大势所趋,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必然导致乡村衰败,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它没有一个良性的回流,而止于“单向流动”,这是一种“鱼笱效应”(一种头大尾小、中间束腰、形似喇叭的竹制捕鱼篓);作为个体,农家子弟能够远走他城,救起自己甚至大家庭,却无法救起自己的故乡。故乡难回,正是源于“鱼笱效应”不断加剧城乡之间的差别,并促成乡村的整体性衰败。
  禄劝县皎平渡乡太平村16岁的祝丽说:“我们村里的年轻人都愿意出门打工,既能挣钱又能学本事,而且他们绝大部分都去了工作机会更多的昆明城。”加贡村的阮天翠说:“农村怎么好也不可能超过城市,虽然现在政府对农村的关心也很多,但是仍然不能与城市相比。如果农村的交通、医院和学校等条件能够达到城市一半,我相信很多人就不会愿意出门打工了。”
  禄劝县许多外出打工的农民这样解释着自己的举动:“城市里工作机会、学校和医院都多,房子、商店和街道都非常漂亮,农村里几乎什么都没有。”
  显然,城市俨然变成了“抽血机”,只从乡村抽取养分和年轻人,但很少进行反哺和滋养,甚至连一个老人也不回馈给它。2005年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由于医疗服务保障的城乡差异,中国大城市的人均寿命比农村高了12年。仅此一项福利,就足以决定大多数有还乡之愿的人继续住在城里。


                                                                               农民得到政府补贴少


  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会加大投入补贴农业生产,2005年世界经济合作组织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政府补贴给本国农民的钱只占本国农业总产值的6%,而欧盟诸国平均是34%,美国是20%,日本是58%,韩国是64%。而在过去相当长的时期,中国农民不但得不到补贴,而且还要不断为工业化、现代化、城市化输血。即使近些年中国经济有了较好的发展,各地方政府对农民的补贴依旧捉襟见肘。
  目前,昆明与其他地方相比也没有大不同,几乎都是靠昂贵的商品房把县乡的优势资金和人员吸引进城,把弱势的东西丢在农村,长期如此结果可想而知。
  一种观点认为,未来昆明的城市还会越来越大。现在全国都有一种“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指导思想,具体到地方发展就是要先建好各种中心城市,然后再对周边、对农村产生辐射和带动作用。按照这样的发展思路,短期内农村劳动力还是要往大城市、中心城市大量汇聚。


                                                                        迁徙自由与权益保障


  成为城市人和貌似城市人一直是许多中国农民的梦想,因为1949年以后的二元制格局致使城乡发展不平衡,这样的情况并非自然的结果,而是国家政策强力导向所致;如果说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国家的发展还有些“发展面”的概念,但八十年代以后基本就是“发展点”的现实了,后者例如深圳、广州、北京和上海等,政策导向决定了它们能够积聚大量的高端资源,而其他的地区发展却屡屡受到各种制约。
  中国农村不发达与城市里发生的种种矛盾有着密切的关系,在中国人的人性、国民性没有发生彻底改变之前,大量农民其实是被逼出门的,因为城市文明、现代文明都是农村里没有的,也缺乏赚到现金的机会,农民们对城市普遍存在一种既羡慕、又嫉妒的心态。
  昆明目前的情况大抵如此。在过去的历史长河里,城市中到处是记录着过往辉煌的纪念碑式建筑,官员们都希望以大兴土木,建造更豪华的办公楼来“留下历史的印迹”;而反观农村地区,除个别交通条件、自然资源丰厚的地区发展较好,绝大部分地区的改变很小。一言以蔽之,城市越来越繁荣,乡村越来越衰败。


                                                                                农村土地浪费和闲置


  要解决好“三农问题”必须“提高农民人均收入,主要出路是减少农民占总人口的比例,即让农民进城”。不过,到底要不要让更多农民进城和大力推进大城市化,长期以来似乎也是一种没有定论的争议。
  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由于外出的农民越来越多,昆明各地产生了很多“空心村”、“老少村”,即平时已经没有多少农民居住,或者只有老弱病残在居住,村庄面积很大却没有足够的劳动力,浪费和闲置了很多土地。
  现有的不合理制度造成所有优势资源都集中在城市里,因参军、入学及打工等导致农村精华大量持续外出不归,只剩下‘386199部队’(指妇女、小孩和老人)。乡村精英的流逝,政治上的不设防,法律上的缺位,自治精神的萎靡,城乡发展的严重失衡,都是乡村衰败的重要原因,背后的局面就是有想法、有能力的农民纷纷进城。
  “是让农民进城,还是让城市下乡?”前者指的是人的问题,后者指的是基础设施问题。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到今天,社会利益应该如何分配,好像突然变成了一道难解的题。
  群众的迁徙自由应该得到尊重与保护,未来的昆明应该具备这样的发展理想:既要让农村人口逐步大量地转移到城市,从生产、生活方式上真正成为地地道道的城市居民,又要让愿意留在农村的人口集中居住在现代农村新型社区,享受延伸到农村的现代城市文明。


                                                                               让农村土地有序流转


  而在共创城乡同发展共繁荣的过程中,政府的保障作用必不可少。尽快使农村基础条件得到改善、交通环境得到改变,农民生产、生活水平发生变化,不仅要给昆明农村带去了基础设施,还要为那里带去新知识、带去新思想;不仅要把房子建起来、把路修通,更重要的是要解决缩小城乡差距的具体问题。
  提供更好的城乡均衡的公共服务,实际上是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一个很重要的推动力。当然,“钱从哪里来”也将是昆明农村发展的核心问题,除了城市财政的反哺,更要让农村的既有资源变资产,资产再变资本,比如通过农村产权制度改革,通过还权赋能,为日后土地有序流转、社会资金进入农村奠定基础。


                                                                             多元平衡各方利益


  要避免城市同面目化,更需要避免没有公平性的政策。目前,如何在保护耕地的前提下实现农民的养老问题,如何让城市的优质教育资源下沉,如何消除城乡之间医疗公共资源的严重失衡……都是昆明需要破解的各大难题。
  “公共服务最需要的是人,目前基层最缺乏的也是人”。最终的困难也许还不是资金,而是如何保证优秀医生、教师等往农村流动,让他们走得出去,沉得下去。这些工作必须要做,要推进社会均衡发展,必须要有制度来保证,这无异于一场深刻的社会革命。显然,如果相关激励、保障、投入等配套机制没有建立和完善,这场“革命”就不可能良性持续。


                                                                                 要还农民以国民待遇


  众所周知,北上广等地的无节制膨胀已经为资源汲取型城市扩张敲响了警钟,中国不能因为现代化、城市化而失去乡村,必须使人力、物力、财力等由乡村到城市的单向流动转为双向流动。
  问题的症结似乎已经找到。一方面,昆明不能再人为地继续扩大城乡差别,而要还农民以国民待遇,且要积极反哺乡村,使农民是为选择想要的生活而非只是为了谋生而逃向城市;另一方面,有了这种公平的价值取向及其可以预期的未来,城里的资金与人口才有乐意回到乡村的可能,真正使居住在乡村、身份是农民不再是人生的失败选项。
  但是情况也许不再那么简单,因为“偏爱城市、歧视农村”已经不仅仅是一种个别行为和需要了。中国经济已经发展到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程度,很难靠政府指令进行调控。现在,决策者要解决的巨大难题还包括如何让那些执行其具体政策的下级官员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因为一些改革的具体执行者有时恰恰会变成改革的阻力。


                                                                              让百姓能够监督基层官员


  现阶段,积极探索基层民主建设,让百姓能够监督基层官员,应该成为昆明的工作重点。其核心目的是强化干部的民本意识,让他们实现从对上负责到对下负责的转变。
  需要注意的是,种种改革举措都与农民的切身利益紧密相关,如果不能充分尊重农民意愿和保证农民利益,却可能演化出恶果。总的来讲,要从群众(老百姓)需要一种什么样的官民关系来考虑这个关系的构建,同时兼顾合情、合理、合法的原则,同时对一些“不在状态”的干部绝不能姑息。
  显然,昆明今后制定公共政策的导向必须放在提高公共服务水平上面,尤其需要在改革中进一步完善农民利益保护机制和成果利益分享机制。
  目前,中国的发展问题远非城乡制度不平衡那么简单,可以说已经形成了一些能够左右国家政策的利益集团,如果把优势资源公平分配到城乡各地,现有的庞大利益就会消失,那么利益集团肯定不会轻易答应。这些严酷的现实考验,昆明同样无法避免。

                                                      (原文地址:http://times.clzg.cn/html/2012-05/14/content_276483.htm

《探索城乡均衡发展 昆明应有所作为》(2012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5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