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云南女首富“犯罪”的秘密》(2012年)   

2012-06-14 08:41:56|  分类: 中国国内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绿大地的情况主要发生在2007年,那时候整个中国的上市公司都不规范,绿大地的违规情况其实广泛存在于资本市场,不应该以今天的眼光和标准对待过去发生的事情。
 
                                                                
云南女首富“犯罪”的秘密

                                                                                              尹鸿伟  


        因为一审生效判决被抗诉,昆明市中级法院再度开庭审理了“云南绿大地案”,公诉机关更将原先涉及的两个罪名增加到了四个,但没有增加新的指控证据。 
        昆明市官渡区法院曾经在2011年11月3日以犯欺诈发行股票罪判处云南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罚金400万元,原董事长何学葵等五名被告分别被判处缓刑。在法律规定10日期限内,五名被告没有上诉,检察机关也没有提出抗诉,随后该判决生效,似乎一切都将成为过去。
        但是计划没有变化快,许多媒体报道和网络舆论此起彼伏,都将矛头指向了这个案件的判决结果,包括新华社也罕见地连发数篇报道,质疑案件判决不公。2012年1月20日,处于风口浪尖的昆明市检察院提起了抗诉,认为官渡区法院一审绿大地案存在越级审案,而且对被告单位绿大地判处罚金太少,对各被告人量刑偏轻及有漏罪行为。
        云南绿大地是云南省第一家民营上市公司,也是全国第一家花卉园林上市公司。该案突然峰回路转,并且各种社会及政治力量闪现其中,令外界又一次开始关注这个曾经声名远扬的企业,尤其那位一度被誉为“云南女首富”的原董事长何学葵将遭遇什么命运。

                                                                                从“卖花女”到“女首富”

   
        身型玲珑的何学葵出生于1969年,家乡在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农村,自小家境贫寒却理想非凡。
        “她非常爱读书,志向也非常高,1986年高考的志愿仅填了北京大学。”何学葵的大姐回忆说,“因为差几分没有被北京大学录取,她表示要补习重考。由于家里经济困难,加上当时爱惜人才的云南省教育厅领导主动动员她‘任选一所省内大学’,最后她才决定到云南财贸学院。”
        毕业后,由于英语成绩优异,何学葵先后在数家企业上班,最后在云南省河口县发现了自己的人生机会,和当时许多热血青年一样辞职下海了。其1996年成立了河口花卉有限责任公司,2001年3月以整体变更方式设立为云南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最终做成云南绿化苗木种植龙头企业。
        “何学葵不是天生的坏人,她早期的成功是自己拼搏出来的,不能因为后期的问题而彻底否定她整个人。”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胡虹说,“我是云南省政府聘请的植物专家,1997年去河口县评审工作时第一次见到不足30岁的何学葵。那时候就对她印象很深,觉得她很能吃苦,而且眼光独到,是一个有智慧有能力的年轻人。”
        当时云南省的许多人都在千方百计经营鲜切花,但何学葵却希望发展室内观叶产业,这让胡虹又惊又喜,决心以昆明植物研究所的科技力量帮助她。之前,何学葵已经与云南省红河热带农业科学研究所有了一些合作。

《云南绿大地“犯罪”的秘密》(2012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云南女首富何学葵曾经风光无限。)(资料图片)


        1998年何学葵将公司搬到昆明,与昆明植物研究所的合作项目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成功。胡虹说:“她很勤奋,总是能够把我们的科研成果成功消化,并且成功地销售到市场上。地涌金莲、滇丁香、晓春含笑、秋海棠、喜临门杜鹃等新品种都在她手上获得巨大成功,与此同时类似的其他许多公司都做垮了。”
        胡虹表示,何学葵既有市场意识,也有科技意识,因此与研究所的合作很成功,最后还邀请两家研究所以科技入股,成为了绿大地的董事。具体情况是昆明植物研究所占8%,红河热带研究所占7%,二者都成为了绿大地稳定的技术后盾。
        “何学葵到昆明早期非常艰难,经常要自己开着小货车到处送货,既是驾驶员又是装卸工,那时候许多人还不认识她,都称她为‘卖花的女人’。”何学葵的大姐说,“熟悉情况的人都知道她的成功得来不易,是一步步拼搏出来的。为了绿大地的发展,她经常全国各地奔波,基本顾不了家里,最终为此还离了婚,孩子被男方带走,随后自己一直单身。”
        在这样的奋斗背景下,绿大地逐步成长为国内领先、云南省最大的绿化苗木种植企业,并在北京、重庆和成都等地设立了分公司。其主营绿化苗木种植与销售、绿化工程设计及施工、花木租赁等;其中绿化苗木销售是公司收入的最主要来源,占公司收入比重的85%左右,绿化工程占收入比重15%左右。
        大姐表示,以前一方面她们经常为何学葵的成功而自豪,另一方面也为她的个人生活不幸福而担心;但怎么也没有料到她会为了公司的发展而上市,并且因此成为罪犯进了监狱。她一直想知道:“如果绿大地不上市,是不是能够避免后来的这场灭顶之灾?绿大地上市,是不是何学葵人生的一道坎?” 
        2007年12月,在经过多方努力后,绿大地成为A股第一家绿化园林公司,其“招股书呈现给市场的是一份靓丽的高成长蓝图”。当时何学葵持有绿大地28.63%的股份,合计4325.7985万股,由于财富迅速膨胀至11亿元而成为《2009胡润百富榜》的新贵,并被媒体称为“云南女首富”,成为一个公众焦点。
        “也几乎就在那一时期,我能够和她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即使难得见上面,已经没有了以前女人间的那种亲密感。她似乎总是很忙,也不太愿意和我交流了。”胡虹说,“那时候我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详预感,总觉得何学葵的变化太大了,尤其突然围绕在她身边的一些陌生人,让我们这些搞科研的人觉得很不舒服,他们没有给我们应有的尊重,公司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所有这些在胡虹看来不理解的变化,最后诞生了结果。2009年,绿大地造假上市、虚增收入2.96亿元,IPO募资近3.5个亿的情况东窗事发,曾经声名鹊起的何学葵从此坠落。

                                                                                           一审判决被非议


        绿大地的上市与地方政府的支持密不可分。2007年12月,云南省经济委员会下发了扶持非公企业上市培育的通知,声称要推动更多的本地企业上市融资,并公布了第一批45家企业名单,绿大地名列其中。
        以16.49元/股为发行价的绿大地,在2007年12月6日上市首日便获得资金追捧,一度触及涨幅限制而停牌,最高价达48.98元/股,最大涨幅为197%。2008年1月21日,绿大地股价更最高涨至63.88元/股。
        “绿大地2007年上市后反应非常好,但其所募集到资金使用的情况却不理想。”绿大地公司的诉讼代表,2012年3月30日方卸任的前总经理王光中说,“而且何学葵在他人的鼓动下2008年就急于增发,于是在2009年引起了证监会的注意,成为被调查的重点对象。”
        按照司法机关后期公布的资料,绿大地在招股说明书中虚增了2004年至2007年6月期间的收入累计2.96亿元,上市后又分别虚增2008年和2009年营业收入8565万元和6856万元,该两年内还分别虚增资产1.63亿元和1.04亿元。
        由于证监会和公安部的强力介入,绿大地欺诈上市的秘密逐渐被揭开,曾经还有人认为“是胡润百富榜害了何学葵”。
2010年3月17日,绿大地自行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证监会已经对其立案调查。同年12月23日,绿大地又称控股股东何学葵的股份遭公安机关依法冻结;12月30日,绿大地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接受调查。其后,公司董事长何学葵、财务总监李鹏被逮捕,绿大地股价开始暴跌。
        知情人士透露,从证监会开始调查到何学葵被抓,其中还发生了许多密不能宣的情况,尤其北京方面来过许多神秘人物,要求收购绿大地股份,保证帮何学葵度过难关,但均被何学葵拒绝。
        形势的发展越来越严重,由于所聘会计师事务所对绿大地公司2010年度财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按照《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板股票暂停上市、终止上市特别规定》,绿大地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也由“绿大地”变更为“*ST大地”。
        在经过审理后,昆明市官渡区法院于2011年12月2日作出了一审判决:因犯欺诈发行股票罪,判处绿大地公司罚金400万元;何学葵、蒋凯西各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庞明星、赵海丽、赵海艳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以及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云南绿大地“犯罪”的秘密》(2012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在法庭上受审的何学葵。)(资料图片)

 

        此前,公诉机关认为绿大地还涉嫌违规披露信息罪,但法院认为虚增的资产和营业收入数额未超过当期披露资产和营业收入总额的30%,因而不能追究该项刑事责任。但众被告的辩护人坚持认为,所有起诉指控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定性不准,适用法律不当,被告依法不构成犯罪;同时该案的核心证据《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存在人员资质不符,缺乏独立调查等情况,不具备客观性和真实性。
        判决结果出来后,引起社会上的巨大非议。有媒体以《没有公平,绿大地案件不会结束》为题发表文章,表示了对该案判决的强烈不满:“当地法院对绿大地的判罚——发行股票欺诈案一审宣判以400万元罚款、责任人缓刑——不仅是对中小投资者的嘲弄,更是对中国法律体系的巨大嘲讽,他们以这个判例证明,法律可以被玩弄于股掌之间,地方公司利益可以凌驾于公众利益之上。这已经不仅仅是上市公司的罪。”
        新华社更是以罕见的姿态连发数篇报道抨击绿大地案件,并举例:十年前,同样是因为在资本市场上的财务造假,“美国500强”排名第七的安然公司轰然破产,并由此推动了旨在严厉打击公司造假行为的萨班斯-奥克斯里法案出台;审计机构安达信公司被罚款50万美元,禁止在5年内从事审计业务,并最终因此而倒闭。
        “地方保护主义是A股市场的毒瘤”、“*ST大地(002200)已经被钉在中国证券市场的耻辱柱上”……种种针对绿大地尖锐言辞,预示着这个事件不会简单结束。
        各种力量的博奕之后终于换来了昆明市检察院的《刑事抗诉书》,认为一审判决确有错误,原审法院对欺诈发行股票罪部分量刑偏轻,应当认定被告单位及各被告人违规披露重要信息罪,且原审审级违法。
        那么,绿大地是不是A股市场犯下这些罪行的始作俑者呢?事实上,2007年绿大地在深圳证交所上市以前,已经有多家上市公司不同程度地触犯了上述罪名:红光实业、大庆联谊、山东巨力……而各地对这些股票欺诈发行行为的处罚,主要还是突出民事赔偿和行政处罚责任,对公司高管等自然人基本都是以缓刑判决为主,个别上市公司及高管还存在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况。
    
                                                                                  多方博奕致再审判决难产


        “外界各种各样的意见很多,我们也有自己的话要说。绿大地的情况主要发生在2007年,那时候整个中国的上市公司都不规范,绿大地的违规情况其实广泛存在于资本市场,不应该以今天的眼光和标准对待过去发生的事情。”绿大地前总经理王光中说,“绿大地已经布局全国,发展的基础很好,有自己的核心技术竞争力,并且先后承建过昆明世博园、昆明领事馆新区、江西丰城人民广场等几十个优质绿化工程。”
        他表示,事发后何学葵已经尽力做了弥补工作,比如出售个人股票弥补公司亏空没有使公司倒掉,维护了2.7万股民的利益,也维护了社会稳定;同时欺诈上市并非何学葵一人之力,相关协作、审批和监管环节都应该有人共同承担责任。
        “绿大地的资产有实在的,也有虚增的,应该实事求是。相关司法鉴定报告将一些固定资产说成不存在,是非常不负责任的。”王光中说,“我认为云南省对绿大地的危机处理是负责任、有智慧的,为此还成立了省委省政府要员牵头的绿大地公司风险处置及维稳工作领导小组,包括动员国有企业收购绿大地股票成为第一大股东,努力化解矛盾和危机。”
        地处云南省马龙县的绿大地旧县基地主任何学文表示,不理解司法鉴定机关和新闻媒体为什么说绿大地的“基地不存在”、或者“基地没有经济价值”。他说:“这么大的土地面积,这么多的栽种植物,这么多的工人在劳动,怎么他们就不亲自来看看,而且随便污蔑我们企业呢?”

《云南绿大地“犯罪”的秘密》(2012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绿大地公司在全国各地有十多个种植基地。)(尹鸿伟/摄)


        按照新华社的披露,绿大地被调查之后,何学葵被捕之前,曾以公司名义向云南省政府书面求援,称“可能引起农户和股民的大规模上访、投诉等社会恶性事件”,“使将来云南企业上市融资难上加难”,“不利于鼓励有条件的企业上市发展,进一步做大我省花卉产业”。云南省花卉产业办公室也曾向绿大地公司风险处置及维稳工作领导小组打报告,请求协调有关部门在处理绿大地案件方面从轻从宽。
        新华社还称,云南省有关领导多次赴京为绿大地说情,公安机关对何学葵的批捕方案也曾数次被地方驳回,最后则是法院判决畸轻。就在宣判前几天,云南省国资委下辖的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收购了何学葵持有的3000万股股份,被指已“形成一条以发展当地经济、稳定等为名专产失信公司的运作链条,一旦出现意外,所有机构齐动,目标就是保住上市之壳”。
        这次股份交易完成后,云投集团便占绿大地公司总股本的19.86%,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仍被关押的何学葵继续持有公司1325.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77%,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绿大地案件被抗诉,以及重审,不仅仅是司法机关的决定,其实有着复杂的原因。”王光中说,“但绿大地也因为这个事件洗清了以前的所有污垢,可以说它是目前资产最真实、最干净的上市公司,其未来仍然有可能发展得更好。”
        2012年3月15日,昆明中院对绿大地案进行再审,却因审级存争议而延期。5月7日,绿大地公司及何学葵等五人涉嫌四罪一案在昆明市中院再度开庭审理,被告却集体翻供。何学葵表示之前之所以进行了有罪供诉,是因为受到相关方面的暗示,只要做出有罪供诉及转出部分股权让出大股东地位,就可以获得缓刑轻判。

《云南绿大地“犯罪”的秘密》(2012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位于云南省马龙县的绿大地公司马鸣基地。)(尹鸿伟/摄)


        对于绿大地案件以及何学葵命运的一波三折,何学葵的辩护律师刘胡乐认为,昆明市官渡区法院于2011年12月2日作出的一审判决是合理的,包括当事人和公诉机关都没有表示异议。法院判决已经生效后,昆明市检察院因为有了外界压力才在2012年1月提起抗诉,显然难以服众。
        他表示,在没有增加新证据的情况下,昆明市检察院又增加了“伪造金融票证罪”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加上原来一审的“欺诈发行股票罪”和“违规披露信息罪”共四个罪名继续起诉何学葵等五人,因此仍然要为何学葵作无罪辩护。
        “何学葵已通过实际行动弥补了公司、股民的损失,消除了社会影响,同时已经被关押了一年多时间,现在应该得到必要的宽恕。” 刘胡乐说,“她转让了3000万股权,转让款自己分文未得。其中:上缴税收4685万元;无息借款5039万给绿大地公司,用于支持公司发展;赠与公司7011万,用于弥补公司虚增资产;清偿昆明中院轮候冻结其股权发生的费用及债务,共计1.07亿元。”
        另外的情况是,一直关注该案件的著名财经评论员叶檀5月10日再度发文《谁在勾兑绿大地?》,对何学葵等人此轮集体翻供的原因发出质疑,继续谴责地方政府的保护主义。
        目前,该案件尚未宣判。

  评论这张
 
阅读(14657)|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