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新国际机场助力云南转型》(2012年)  

2012-06-28 09:23:59|  分类: 中国国内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第四大国家门户枢纽机场启用,云南转型再添新助力

                                                             云南振翅欲高飞
                               发布时间:2012-06-28 03:11:02 | 时代周报 | 187期 | 

                                                           本报记者 尹鸿伟 发自   昆明


        繁忙中满怀喜悦,中国第四大国家门户枢纽机场在6月28日正式启用。每一个广告,每一份宣传册都把昆明长水国际机场说得像天堂一样美好,希望能够效仿世界各地的成功经验,在越来越庞大的机场经济中分一杯羹,甚至希望能够从中寻找到地区经济发展的一分动力。
        位于西南边陲的云南省,除了与东南亚地区广泛接壤外,更是除了西藏之外距离南亚最近的地区。随着2012年昆明长水国际机场的建成,人们普遍认为这个航空港将助力云南省实现经济转型。
        当然,一个机场所能够提供的条件是有限的。对于云南的省会城市昆明而言,现实的利益,历史的沉积,总会使太多问题交织,催生更多思考与期望。

                                                                   云南的航空英雄史


        “云南已成战区,滇西即是前线”,此话出自原云贵监察使李根源发布的《告滇西父老书》。1942年,日本侵略军从东南亚北侵中国,攻陷了滇西的腾冲和龙陵等县,“李根源奋然抱病出山,于前线协助远征军组织焦土抗战,动员家乡父老奋起抗敌,保家卫国”。最终,日军被更英勇的中美联军击溃,永远绝缘于滇缅丛林,使中国在抗日战场上获得了一次巨大胜利。
        滇缅战场上的胜利与昆明这座城市,与曾经的巫家坝机场密不可分。
        政治动荡、军阀割据混战的护国运动前后,整个中国仅在杭州有一个军用机场。云南军阀唐继尧为了巩固地盘,决心将滇军建成一支现代化的军队,拥有空军便是其计划之一。1922年,唐继尧将原清军在昆明城外的巫家坝练兵场改建成飞机场,同时从毗邻的法国驻越南空军手中买了30架旧战斗机和15架旧教练机,成立了云南航空学校—云南省第一支空中力量和第一个飞机场就这样在巫家坝建立了。
        后任云南省主席龙云,在1928年设立云南商业航空委员会,希望利用巫家坝军用机场开办民用航空,但空中航线因为得不到外省力量的支持而壮志未酬。直到1935年5月23日,中国航空公司终于首开了昆明-贵阳-重庆航线,云南的民航才算正式起步,巫家坝机场也才步入历史正轨。

《新国际机场助力云南转型》(2012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曾经辉煌九十年的巫家坝机场将归于平静。)(尹鸿伟/摄)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时国民政府中央空军航空学校由杭州迁至巫家坝机场,中国航空公司、中央航空公司也被迫逐步向昆明转移,巫家坝机场遂成为“两航”中心之一。为了抗战需要,巫家坝机场随即被国民政府扩建到1950亩,而随着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该机场便成为当时中国唯一的国际进出口机场,其间,美国著名的“飞虎队”总队就设在巫家坝机场。
        为了支援中国抗日战场后勤补给,英勇的中美飞行员开辟了从巫家坝机场起飞,逾越喜马拉雅山至印度的“驼峰航线”,该航线是二战中的“中国空中生命线”,其使命直至战争胜利结束方告终止。
        1947年1月20日,国民政府成立交通部民用航空局,巫家坝机场成为了全国首批民用航空机场。新中国成立后,巫家坝机场被继续沿用并数次改扩建,成为中国民用航空机场的一个重要基地。
        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李根源先生的那句话,似乎开始被赋予新的意义。
        在国家坚持对外改革开放的大形势下,云南已从内陆边陲变成“经济前线”,而昆明的航空港更是云南通往东南亚和南亚的“经济基地”。云南省官员意识到,就云南省与东南亚、南亚的特点及合作现状,双方应以交通、贸易及投资领域为目前的合作重点。
        “我们希望与东南亚和南亚加强联系,云南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一名云南当地官员说,“云南省巧遇国家实施‘桥头堡’建设的历史机遇,全面启动国际大通道建设工程,这包括公路、铁路、河运,也包括航空港。”

                                                              长水机场的实力与责任


        进入21世纪以来,由于各项生产指标年均增速均大大高于全国民航年均增长速度,航空运输生产量在全国民航所占的比重逐年增加,年旅客量达2000万人次以上,巫家坝机场所处的名次逐年靠前,跃入全国民航前七位的先进行列。
        云南省一名研究国际贸易的官员说:“很多人习惯上认为云南是西部,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后方,而目前的国家战略已经把云南推到了改革开放的新前沿,如果把握好这个机遇,云南将形成一个巨大的跨国经济特区,这个特区的重要元素就是南亚和东南亚,而且对于云南的地理优势而亚,更容易打好南亚牌。”
        这就是今天云南的一些情况。云南正在小心翼翼地向一种新型经济特区过渡,同时从政府到民间的力量都急切希望找到一条致富的新路径。
        “我们都希望能够有更好的机会与印度发展商贸和投资关系,经过这么多年的锻炼和积累,我们已经有了这样的能力,却苦于没有这样的机会和途径。”一名云南商人说,“我始终相信,对于东南亚、南亚与云南、中国来说,彼此都是巨大的市场。”

《新国际机场助力云南转型》(2012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昆明长水国际机场是继北京、上海和广州之后的第四大国家门户枢纽机场,也是中国西部地区唯一的国家门户枢纽机场。)(倪嘉云/摄)

 


        所有的发展愿望都在逼迫着云南的基础设施升级换代,其中必然少不了国际航空港这个重要因素。由于地理环境所限,巫家坝机场已经无法在原址上继续适应新的发展要求,其淡出历史已经不可逆转。2007年2月,距离昆明城区20余公里的昆明新机场建设项目正式奠基;2011年8月,中国民用航空局正式同意将其命名为“昆明长水国际机场”,一期工程为两条长度4000米、垂直间距1950米的远距平行跑道,远期规划为四条跑道。
        昆明机场党群工作部新闻室主任倪嘉云说:“长水机场主楼地下地面一共七层,是按照2020年旅客吞吐量3800万人次的需求一次建成,专用设备和公用配套设施按2015年旅客吞吐量2400万人次需求建成,面积为54.83万平方米,是目前国内单体建筑面积最大的航站楼。航站坪停机位84个,其中近机位68个,远机位16个;另外,有77条登机桥活动端及一套登机桥监控设备,乘客候机区有1.4万个英国产的Infinite座椅。”
        他表示,新机场总投资概算230亿元,相比巫家坝机场,无论在设计,还是技术上都刷新了中国民用机场建设史上的纪录,各种国际水准的先进设备都在其中“应有尽有”;同时,众多国际知名品牌商品和云南特色产品均有销售,云南省希望能够以最好状态迎接全球宾客,为未来的经济发展提供有效助力。
        长水国际机场是继北京、上海和广州之后的第四大国家门户枢纽机场,也是中国西部地区唯一的国家门户枢纽机场。按照云南的官方规划,长水机场将成为西南地区的“空中桥头堡”,辐射周边地区14个城市,并面向东南亚、南亚18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中国西南地区空中开发的最前沿;预计到2015年,旅客年吞吐量将达到2400万人次,2020年达到3800万人次,2035年达到6000万人次。
        随着新机场的建成,曾经辉煌九十年的巫家坝机场将归于平静。巫家坝机场何去何从,一直是昆明市民关心的热点话题,各种讨论在当地的网站、媒体上层出不穷,几许缅怀和感伤的情绪也在逐渐蔓延。云南大学教授石鹏飞、云南民间二战知名学者戈叔亚均表示,巫家坝机场具有重大的历史纪念意义,应该将其部分建筑保留并建成历史纪念馆。当然,昆明市的官员更希望将其建设成一个庞大的中央商务区,理由是之前郑州、广州和香港的老机场处置都有过成功经验。

                                                                   下一个经济开放奇迹


        由于一些历史原因与政治现实,长期以来,中央政府对于边陲云南的首要要求是稳定和团结,发展任务是其次;因此,对于其政策制定一直比较谨慎,同时对基础设施投入有限。
        随着国际国内形势发展的需要,中国与东盟国家政治关系日益紧密,旅游、投资及商贸等各种活动都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增加,而云南将变成经济融合的国家前沿,并随之产生巨大的示范效应。
        十多年来,云南省积极参与湄公河次区域国际开发活动,先后实施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对华援助的“澜沧江-湄公河次区域发展中国家经济合作项目”,促进了云南省与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和越南间的经济合作,同时也积累了丰富的合作经验。而这些成功经验,将对促进云南省与南亚区域的合作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成为下一个经济赢利地区。
        自1999年8月起,云南省与印度、孟加拉国、缅甸年年联合召开“孟中印缅(BCIM)合作论坛会议”,每届会议都把交通合作列为主要议题之一。2010年1月1日正式建成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更使云南处于经济开放的最前沿。2011年5月,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支持云南省加快建设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的意见》,把“桥头堡建设”上升为国家行为。

《新国际机场助力云南转型》(2012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国际化是云南的发展方向,航空港是一个重要助力器。)(倪嘉云/摄)


        显然,云南省的转型已经不可逆转,也不能停止前进,这是云南发展的需要,也是中国发展的需要。如果乐观地看问题,处于东南亚、南亚与中国交会点的云南,形成一个凝聚三大地区和国家的新型经济特区是很现实的。
        经济开放的窗口一经打开,很难再关闭。未来的云南,除了是国际大通道,还将拥有非常多的投资和贸易机遇,在人们能够想象到的领域,云南都将逐步开放。
        不过,最近有印度专家表示,在今后较长一个时间段内,海路运输仍然可能是中印贸易的主流。目前,中国与除印度外的所有南亚国家的贸易都是顺差,其中,包括孟加拉、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但中国通过某些方式给予这些国家补偿,那就是在这些国家进行大量投资,发展它们的基础设施,满足其社会经济需要以及开发它们的能源。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到处充满了生机活力,早期出现了深圳、厦门等“城市经济奇迹”,后来更有“珠三角”“长三角”等“区域经济奇迹”。云南省一名国有企业经理说:“如果中央政府能够给予足够的政策,而云南省能够用好用足,云南将成为中国面对东南亚和南亚市场的下一个经济开放奇迹。”
        他表示,云南省的经济战略目前太局限于自身和国内市场,在国外市场方面建树不多,很多方面甚至比不上邻居广西,这些问题需要政府和民间都重视起来,否则若干年之后云南就掉队了。由于云南省与经缅甸与南亚陆路连接的基础设施非常差,贸易成本很高,目前云南省与南亚的贸易主要还是通过香港转口。
        2011年,云南对东盟、南亚的贸易额分别接近60亿美元和10亿美元,全省进出口总额已突破150亿美元。云南省一名经济学者说:“云南只是中国的一个省,而现在中国在周边地区开的口已经很多,遗憾的是,周边国家都比较穷,即建设口岸和通道都要中国出钱,很多时候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
        事实上,云南省未来完全有条件成为“陆地自由港”,但目前的“软件”支持还不够,包括长水国际机场的各种配套服务还需要完善,比如检验检疫、落地签证、边防管理和通关效率等许多方面,软件都需要继续加强。

                                (原文地址:http://time-weekly.com/story/2012-06-28/125066.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8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