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缅甸战火烧至中缅边境》(2012年)   

2013-01-10 10:42:45|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炮弹落入中国境内,中方希望缅方维护边境地区安宁与稳定

                                                                      缅甸战火烧至中缅边境

                                                     发布时间:2013-01-10 00:58:45 | 时代周报 | 215期 |   
                                                    
                                                                       本报记者 尹鸿伟 发自  中缅边境


        站在炮声隆隆的中缅边境,缅甸克钦独立(军)政府内政部的官员森瓦表示,“只要克钦民族还存在,克钦军就不可能被打败。”他身后的缅甸一侧克钦邦上空,不时有缅甸政府军的喷气式战斗机和武装直升机掠过。
        这场内战自2011年6月9日重新拉开,缅甸政府军与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KIA)的冲突在2013年新年前后达到新的高点:人员死伤、难民流离、物质消耗、经济萧条、电力交通中断……各种战争灾难急剧积累。
        联合国秘书长、美国国务院、英国外交部和中国外交部等国际力量都已经表示了对事态的高度关注,呼吁双方停止战争进行和谈;缅甸政府已多次指令政府军停止所有攻击克钦独立军行动,最大城市仰光市也不断有民众举行抗议集会,呼吁政府军结束这场战争。不过,缅甸政府军士兵们仍然在枪林弹雨中每天不断向前进攻,似乎有着自己的想法与目标。
        克钦邦位于缅甸东北部,为缅甸14个省邦中面积第二大邦,分别与中国云南、西藏及印度东北部接壤,地理位置非常重要。现在,克钦邦的战事已经从国内事务升级为国际事件,中国遭受的影响首当其冲,并且一直有7万多战争难民生活在边境两侧,几乎都是老弱病残。
        2012年12月28日和2013年1月1日,许多中国边民在云南省盈江县和腾冲县上空区域发现两架缅军战斗机,分别在攻击克钦中央政府所在地拉咱,那里与盈江县那邦镇仅有七八米宽的小河相隔,但中国空军随后表示飞机并没有进入中国领空。
        2012年12月30日18时30分,有3发缅军105毫米榴弹炮炮弹落入那邦镇区域,致一幢民居受损。1月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再度表示,缅北问题是缅甸内部事务,中方希望缅甸政府同有关方面通过和平谈判,妥善解决缅北问题,维护中缅边境地区安宁与稳定。

                                                                                   已交战2400多次


        “从2011年6月9日开战到2012年末,老缅军已经和克钦军在多处地方大大小小交战2400多次。”克钦独立政府内政部的官员森瓦说,“政府军占领了原来属于我们的一些山头和村庄,但是他们无法到达克钦的核心地带。”克钦人习惯称自己的军队为“克钦军”,称缅甸政府军则是“老缅军”。
        缅甸的少数民族问题一直存在,几乎伴随着其1948年以来整个独立建国的历史,各种武装派别的冲突也从未停息。其最大的特点在于:各种少数民族组织希望按照早期《彬龙协议》的内容,继续拥有武装并且实现高度自治,而长期由军人操控的缅甸政府却希望“一个宗教、一种语言、一个种族”,由于各方利益诉求差距太大,因此数十年来一直处于明争暗斗、武装冲突的态势。

《缅甸战火烧至中缅边境》(2012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驻守中缅边境,随时准备上战场的克钦独立军士兵。)(尹鸿伟/摄)

 


        “政府军和克钦军的一直打打和和,1962年、1973-1974年、1980年至1981年及1994年双方先后签订过停战和平协议。”克钦独立军的一名政治干部说,“但每一次都是政府军不遵守协议,首先对克钦军攻击,我们一直都在自己的地盘上守卫抵抗,到现在也从来没有主动进攻过政府军控制区。”
        克钦独立军与政府军之间的最后一次协议停火是1994年,至2011年已经长达17年,为何双方又大打出手?
        2009年4月,缅甸军政府拟定了全缅民族武装的整编计划,但遭到绝大部分后者的拒绝,新一轮武装冲突的隐患开始出现。此轮战争爆发前的2011年5月初,作为缅甸最为强大的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在泰国清迈得到美国和欧盟NGO资助,成立了统领缅甸6个少数民族武装的缅甸全国民族联合联邦委员会(后发展为12家),其后克钦军委主席恩板腊受邀前往美国和欧洲访问。
        2009年8月,缅军成功攻下掸邦“果敢特区”后,对其他民族武装更是采取高压态势。2011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认定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而大举进攻,理由是为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同年9月30日,缅甸总统吴登盛又出面叫停了中国企业投资的密松水电站,其同样位于克钦独立军控制区。
        森瓦说,“政府要在克钦的地盘上修电站,根本就没有问过我们的意见,甚至没有主动给我们利益的打算。”
        他表示,缅甸政府军之所以在此时对克钦独立军大打出手,除了有政治上控制的野心,也有经济利益上的考虑,近几年缅军在缅北的矿产与能源开发项目越来越多,导致投资者跟克钦的合作越来越少,这些项目给克钦组织和克钦人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但主要的收益却被缅方拿走了。
        “缅军拿到钱后并不是改善老百姓的生活,而是千方百计扩充装备,对克钦独立军的威胁越来越大。”森瓦说,“这样的情况不仅仅发生在克钦地区,其他掸邦、克伦邦和钦邦等地区都大同小异,因此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必须起来抗争。”
        特别的是,原本被政府军控制的缅玉开采区孟拱(帕敢)地区,冲突发生后已经被克钦独立军武力抢夺过来,各种玉石生意的税收已经成为后者战争经费的重要来源。
        另外森瓦透露,已经有掸邦北部军、崩龙族解放军、果敢同盟军、若开民族军、全缅甸学生民主阵线(学生军)和一些印度民族叛乱武装等陆续参与到战争中,并且都投入到最前线与缅军直接战斗,即不断有国内外武装力量明里暗里参与这场战争。
        “从2012年12月开始,老缅军又开始执行彻底清除克钦军的‘扫雷计划’,调集了包括4架喷气式战斗机、2架空中堡垒直升机和20辆坦克及上万名士兵进攻克钦根据地,显然他们已经竭尽全力了。”森瓦说,“但很多人并不了解克钦山区的实际情况,在我们那些大山里,一万老缅军扑进来就如同撒了一把芝麻,基本看不见多少人,坦克和飞机也起不了多少攻击作用。”
        森瓦还表示,克钦独立军曾经对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寄予厚望,认为她能够帮助实现克钦和平,“但昂山素季获得总统给的议会领导职务后,对我们克钦的遭遇很少表态,也没有实际动作,所以我们已经不再信任和尊重她了”。
        2012年12月28日和29日,克钦中央政府所在地拉咱,当地民众还如期举行了两场婚礼。

                                                                           “不会破坏中缅油气管道”


        虽然缅北的战火一直在燃烧,但与中国利益悠关的一些大项目却没有停止建设,目前最引人关注的自然是中缅油气管道。
        经过长期准备后的2011年10月1日,中缅油气管道(缅甸段)第四标段线路工程开工典礼在缅甸掸邦举行,标志着该工程全面开工。中国境内段已于此前9月10日启动,同时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千万吨炼油项目也在云南省安宁市开工。
        目前,各种巨大的工程机械和油气管道通过铁路、公路源源不断被运进云南和缅甸,并开辟了许多工程堆放场地,从昆明驱车向中缅边境行驶,各种壮观场面沿途可见。在中缅最大的瑞丽口岸,运送相关物资的各种缅甸大卡车不断进出,以保证中缅油气管道缅甸段2013年5月30日完工,届时境外油气资源将陆续通过管道进入中国境内。按照中国官方的通报,经过多年的发展与磨炼,中国工程公司的建设技术已经炉火纯青,因此中缅油气管道的贯通似乎只剩下时间问题。
        而随着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武装冲突的持续扩大,许多人才发现:中缅油气管道在进入中国瑞丽之前,必须经过克钦独立军的一处控制区,尽管那里属于缅甸掸邦的行政区域。显然,外界很多人都不清楚克钦独立军与缅甸中央政府的特殊历史关系,也不知道除了克钦邦的大部分地区外,独立军还实际控制着掸邦的“克钦专区”,克钦内部称其为克钦南部省,那里至少有50公里的地区将被中缅油气管道穿越。
        克钦独立军的一名联络官表示,掸邦克钦专区是克钦民族祖辈居住的地区,也是1961年克钦独立军的发源地,因此永远不可能放弃这个地方。掸邦克钦专区的形成早于缅甸联邦的成立,其源于历史上克钦族帮助掸族抗击英国殖民者和日本侵略军,后由掸邦土司会议决定永久让克钦人居住并享有司法独立权。
        “早在2005年我们就获悉了将修建油气管道的情报,而且要经过克钦独立军控制的地区,由于我们与政府方面的历史问题和现实利益关系都很复杂,因此很担心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一些不愉快的冲突。”上述联络官说,“我们随即向中国有关部门发送了一份报告,表明如果不提前解决好其中的政治、经济利益问题,油气管道的修建将会有麻烦产生。”
        2011年9月23日,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中缅油气管道建设安全为名,开始进攻独立军驻防的掸邦克钦专区。

《缅甸战火烧至中缅边境》(2012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克钦独立军士兵的战斗意志很坚定,他们身后飘扬着克钦旗帜。)(尹鸿伟/摄)

 

 

       “油气管道将通过的掸邦克钦专区是战斗最激烈的地方之一,我们克钦方面称为第四战区,几乎每天都在交火。”驻守该地区的克钦独立军四旅旅长早礼说,“最核心地带是我们8营的防区,附近是9营和12营的防区,都是关键战略要地。”
        克钦独立军的一名政治干部表示,由于是“保卫家园”,所以克钦士兵的战斗意志很坚定;而从审讯俘虏的情况看,政府军方面由于屡战屡挫,斗志越来越弱,士兵们普遍充满了厌战情绪。他由此坚信:“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克钦独立军和克钦人民。”
        事实上,掸邦克钦专区存在着多支犬牙交错的武装力量,首先是克钦独立军四旅,还有独立军的盟军掸邦北部军和崩龙族解放军,另外还有1991年1月与政府军签署了和平协议的独立军“老四旅”2000多人,以及其他一些表面上投靠政府的小规模地方民团。
        目前,政府军在该地区的战绩并不理想,仅仅攻占了一些主要道路沿线和少部分战略要塞,独立军仍然在附近山区内游击对抗。曾经从掸邦克钦专区散布出来的消息似乎很紧迫:独立军有可能要破坏油气管道作为报复。
        “这样的消息完全是造谣,想挑起中国方面对克钦独立军的怨恨,作为掸邦克钦专区的最高军事指挥官,我可以保证克钦军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去破坏中国的油气管道。到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早礼旅长说,“但是政府军经常以保护管道的名义进入这些地区,我们不得不与他们交战,这样很难说会不会对管道有损伤。只要政府军不进入这些地区,管道就能正常修建,不会被破坏,希望中国方面能够清楚这些真实情况,不要误会克钦独立军。”
        在中国方面的观点是,中缅油气管道是继中哈石油管道、中亚天然气管道、中俄原油管道之后的第四大能源进口通道,可以进一步缓解中国对马六甲海峡原油运输的依赖,降低海上进口原油的风险。但按照目前的实际情况看,假如管道周边一直在打战,还没有建成就已经面临许多风险,缅甸国内不充分支持和认可这个项目,那就无法提供能源安全,反而可能会比马六甲还有风险。
        目前,缅甸的局势变化很迅速,有很多不稳定因素,但中缅油气管道主要靠缅甸政府和社会稳定来支持其安全性,显然风险堪忧。
        森瓦介绍,目前进攻克钦中央根据地的主要是缅军的北方军区指挥,而与驻守掸邦克钦专区四旅交战的主要是缅军东北军区指挥,彼此既有分工也有协同。

                                                                                   希望中国帮助化解危机


        此轮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的军事冲突在多个地点全面爆发,政府军汇集200个营2万以上地面部队于克钦邦及掸邦前线,成为近20年来最大的军事行动;独立军方面则全民总动员,至少装备了3万军民“为领土和自由而战”。
        进入2013年初,双方竭尽全力的战斗非但没有停息的迹象,相反呈现出扩大的可能。虽然缅甸政府军决心巨大,从全国各地调兵遣将,甚至动用了海军陆战队、装甲部队和空军,但是战局一直不理想,熟悉克钦山区地形的克钦独立军始终坚守着主要地带不退缩,一些关键阵地多次被反复争夺。按照克钦独立政府内政部的官员森瓦透露的情况,截至2012年末,政府军方面死伤、失踪及被俘已经达到6000余人,独立军方面死伤为200余人。另外,各个战争地区已有一些老百姓出现伤亡,包括数名中国边民及工程人员,一些中国边境地区也被战火波及,政府军在攻击时还进入过中国边境。

《缅甸战火烧至中缅边境》(2012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中缅边境的克钦难民营,至少集中了7万名以上老弱病残。)(尹鸿伟/摄)

 

 

        “中国既是克钦的邻国又是大国,我们一直希望中国能够出面帮助化解目前的危机,这样对于中方、缅甸军方和克钦独立军三方都有利,我们克钦人也会永远感恩中国。与政府对峙这么多年,克钦人并不是要闹独立,而是希望继续拥有自己的民族武装,拥有高度的自治权,得到外界的认可与尊重。”森瓦说,“克钦邦的资源非常丰富,战争爆发前我们一直和中国有着经济投资合作,如果战争结束了还会有更多的合作。”
        2011年6月战争重新开始之后,克钦独立组织已经与缅甸军方进行过多次会谈,其中三次在靠近克钦总部拉扎附近的拉扎央进行,一次在泰国的清迈进行,另有数次在中国云南瑞丽举行。但由于双方意见分歧太大,一直没有实际效果,呈现出“边谈边打,谈完就打”的状况。
        2011年3月正式执政,至今接近两年时间的缅甸新政府总统吴登盛上台后推出了许多政治改革方案:释放政治犯,允许国外反对人物回国……尤其是取得昂山素季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政治立场的转变,已经获得国际社会对其改革的支持及政权合法性的极大认可。
        另外,新政府已经与佤邦联合军(UWSA)、全国民主联盟军(NDAA)和民主克伦佛教军(DKBA)等多支民族武装达成了停火协议,一些民族武装也不断呼吁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尽快停战,以和谈的方式解决争端。在2011年12月初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访问缅甸期间,吴登盛总统表示“正在酝酿第二次彬龙会议”,愿意通过谈判实现全国全民族全面和解,但尴尬的是,同年12月起吴登盛数次下达停止对克钦独立军进攻的命令,但政府军并不理会,因此克钦的大山里一直炮声隆隆,站在中缅边境线附近也能隐约听见;另外,政府代表与另两支少数民族武装—克伦族解放军和南掸邦军签署了和平协议不久,后者又经常突然遭到政府军的打击。

《缅甸战火烧至中缅边境》(2012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中缅边境地区放学回家的克钦学生,看不出战争对他们有什么影响。)(尹鸿伟/摄)

 

 

        现在,是否继续对克钦军作战,缅甸政府和军队内部有明显的分歧;而对于如何谈判,克钦内部也有不同看法。克钦最高层一直只考虑谈高度自治,不考虑和谈,这个姿态已经影响到政府其他方面的努力,甚至整个国家的和解蓝图会遇到挫折。
        虽然最关键的是双方必须马上停火,但缅军占领了不少原来克钦的土地,估计也不想撤离;而克钦不断提出要打游击战,让缅方更有动机和理由派兵进驻。另外,欧美国家已经开始放松对缅甸的制裁,如果最严重的冲突问题没有得到缓解,显然有人会猜测欧美国家是否在默认这轮战争?值得注意的是,已经有明确的迹象表明:日本、美国,包括印度等国都希望介入调停这场战争。
        “政府军一直声称要把克钦独立军消灭掉,但克钦的山区会让他们无法施展,甚至有来无回。”克钦独立军的一名联络官说,“而且他们即使打垮了克钦的军队,就能够顺利统治克钦的老百姓了吗?缅甸其他少数民族武装就会袖手旁观吗?”
        2012年12月底,缅甸全国民族联合联邦委员会在拉咱召开了会议,发布声明一致要求停止克钦邦内战。目前,该委员会包括11家民族武装成员(原克钦民族组织与克钦独立组织合并为一),其中大部分为武装组织。
                                                 (原文地址:
http://time-weekly.com/story/2013-01-10/128573.html

《缅甸战火烧至中缅边境》(2012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尹鸿伟记者与驻守中缅边境的克钦独立军士兵在一起。目前克钦独立军对来访的外国记者比较友好。)

  评论这张
 
阅读(106673)| 评论(19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