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难以停息的缅甸克钦邦战火》(2013年)   

2013-01-12 00:54:24|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要:克钦独立军的一名政治干部说,“如果没有外国力量干预,缅甸和克钦都无力自行解决其中的矛盾,战火短期内不会熄灭。”他表示,矛盾处理好了对于各方都有利,尤其是在克钦邦有大量投资的中国。
                                                           
难以停息的缅甸克钦邦战火

                                             2013年01月11日 14:00:40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总第596期
                                                                                             文/尹鸿伟
 
  缅甸的民族冲突问题不是出现在封建时代,也没有在殖民地时期爆发,而是独立建国及民主选举政府之后才产生。另外,欧美国家已经开始放松对缅甸的制裁,如果最严重的冲突问题没有得到缓解,显然有人会问欧美国家是否在默认这轮战争?
  
   
  大炮轰击、飞机轰炸……在靠近中缅边境的缅北克钦邦山区里,自2011年6月9日以来,缅甸政府军与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发生新一轮武装冲突一直在升级,人员死伤、难民流离、经济萧条……各种战争副产品的陆续增加让国际社会担忧不止。
  缅甸的克钦族与中国的景颇族为同一民族,印度的阿萨姆邦也有分布,事实上他们一直不乐意被国际社会称为“克钦”,因为他们的语言里也自称为“景颇”。
  2012年12月28日和2013年1月1日,两架缅军战斗机分别在攻击克钦独立军时,被许多中国边民发现进入云南省盈江县和腾冲县上空区域,但中国空军随后表示其飞机没有进入中国领空。另外2012年12月30日18时30分,有3发缅军105毫米榴弹炮炮弹落入与克钦中央政府所在地拉咱一河之隔的盈江县那邦镇区域,致一幢民居受损。
  目前,克钦独立军辖区内的所有男子和不少年轻女性都被武装到前线战斗,许多妇女、儿童和老人被迫四处躲避战火,甚至沦落为战争难民。但即便是如此全民动员,外界估计独立军的兵力顶多3万人,与50万政府军无法相提并论。

                                                                                  政治与经济利益争执


  “战争已经进行了一年半,不仅仅影响了缅甸国内的局势,还影响到了国际形势。除了中国继续坚持不干涉缅甸内政的政策,美国对亚洲的战略目的也逐步暴露出来。”克钦独立军的一名政治干部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如果没有外国力量干预,缅甸和克钦都无力自行解决其中的矛盾,战火短期内不会熄灭。”
  他表示,矛盾处理好了对于各方都有利,尤其是在克钦邦有大量投资的中国。
  克钦独立军与政府军之间的最后一次协议停火是1994年,至2011年已经长达17年,为何双方又大打出手呢?
  “缅甸政府一直希望消灭克钦独立军,不仅仅有政治上的考虑,更有经济上的盘算。”上述政治干部表示,1994年停战后,后者一直在吞并独立军控制的土地和矿藏,比如克钦邦是缅玉之乡,有最为名贵、水色质地居世界之最的翡翠,但是缅玉的开采和销售在战争后已经被缅政府夺去主要控制权。
  由于长期遭受西方世界的封锁,此前的缅甸军政府一直内外交困,其又不得不在筹措资金、发展经济方面多努力,因此近年来加快了与中国的合作步伐,其中位于缅北克钦邦内的水电站项目较为突出。
  2009年4月,缅甸军政府拟定了全缅民族武装的整编计划,但遭到绝大部分民族武装的拒绝。同年8月,缅军成功攻下掸邦“果敢特区”后,对其他民族武装更是采取高压态势。2011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认定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而大举进攻,理由却是为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

《难以停息的缅甸克钦邦战火》(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驻扎在中缅边境地区的克钦独立军士兵,他们将随时投入战斗。)(尹鸿伟/摄)


  “2011年引发冲突的太平江和密松等中国水电站问题,是因为在克钦的地盘上修电站,根本就没有问过我们的意见,也没有给我们利益的打算。太平江电站目前仍然处于克钦独立军的包围之中,暂时停止了运行,但中方人员已经完全撤离。”克钦中央委员比萨说,“克钦地区的事情很复杂,外国企业不能只依靠缅甸政府做事,而把克钦抛到一边。”
  长期关注缅甸局势的美国学者张杰生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此次战争的原因总体来讲可以归纳为利益分配问题,有人说是政府军推行边防政策引起的,也有说是修建密松水电站引起的,不过现在密松叫停了,政府也不再强迫克钦独立军马上转为边境部队,然而矛盾依然存在,由此可以看出更深层的问题。
  “独立军希望保持高度自治权的一个主要原因也是保证其经济利益,近几年缅军在缅北的矿产与能源开发项目越来越多,而且现在投资者跟克钦的合作越来越少。”张杰生说。
  克钦独立军势力强大,并且与西方有一些沟通渠道,因此成为西方势力支持的“缅甸民族武装联盟”领导者。由于中国在克钦邦境内有大量投资,包括未来的中缅油气管道、中缅铁路和中缅公路也必须通过或临近克钦独立军控制的“掸邦克钦专区”,目前也对自身的利益格外注重。
  在此轮与克钦独立军的冲突中,虽然缅甸政府军决心巨大,从全国各地调兵遣将,甚至动用了海军陆战队、装甲部队和空军,但是截至本刊发稿时战局一直不理想,熟悉克钦山区地形的克钦独立军始终坚守着主要地带不退缩,一些关键阵地被多次反复争夺。
  此前欧美等西方势力曾对缅甸政府军进攻克钦独立军进行施压,甚至与后者有了一些联系。但随着缅甸政府与西方改善关系,并采纳了后者一些缓和矛盾的建议,让克钦独立军的状况变得尴尬起来。

                                                                                      历史与现实恩怨纠缠


  克钦独立军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初。英国殖民者通过持续武力击败当地人的反抗,并在1929年完全控制了这些地区,但也保留了当地人一定的自治权利。其中一个最大的变化是,大多数克钦人最后都信奉了基督教。
  二战结束后,被誉为“缅甸联邦之父”的昂山将军“身穿克钦服饰来到克钦邦首府密支那,说服了克钦民族一起联合建立国家”。 1947年1月缅甸独立,同年2月12日昂山与少数民族首领们签定了著名的彬龙协议,但7月被反对派刺杀。
  由于昂山的继任者没有兑现“彬龙协议”中尊重少数民族意愿的条款,致使矛盾、冲突不断。
  克钦独立军实际控制了克钦山区,并且成立了独立的“克钦政府组织”和“克钦政党”,希望谋求克钦独立。随后,历届缅甸军政府都对其进行了围困与打击。
  “两支军队一直打打和和,1962年、1973年至1974年、1980年至1981年及1994年双方先后签定过停战、和平协议。”克钦独立军政治干部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难以停息的缅甸克钦邦战火》(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1月10日,云南省德宏州的景颇族群众集聚缅甸克钦邦拉咱口岸,慰问正在经受战争煎熬的同宗同族同胞:缅甸克钦族。)(Photo: Jinghpaw Kasa)


  1989年3月,缅甸国内最大的反政府武装“缅共人民军”瓦解,克钦独立军在武器等方面断了重要来源,其发现形势不利后同意与缅甸军政府进行停战谈判,双方于1994年2月签订了《停战协定》。缅政府承认其为“克钦邦第二特区”。
  时至今日,克钦独立军仍然是缅甸境内影响力最大的民族武装组织,也是反对缅甸军政府统治的领头羊,掸邦北部军、崩龙族解放军等弱小的少数民族武装也不断向其靠拢。由于双方战争时间太长,死伤人数太多,留下的恩怨也太深,在克钦政府的官方文件里至今还记录着政府军士兵残酷对待克钦妇女的案例。

                                                                                 难以预料的战争趋势


  此轮战争爆发前的2011年5月初,克钦独立军在泰国清迈得到美国和欧盟NGO资助,成立了统领缅甸6个少数民族武装的缅甸全国民族联合联邦委员会(后发展为12家)。其后克钦军委主席恩板腊受邀前往美国和欧洲访问,在会见美国众议院、参议院的代表时,他希望后者帮助解决缅甸的民族问题,美方则表示要尊重中国的意见。
  2011年3月,缅甸新政府总统吴登盛上台后推出了许多政治改革方案:释放政治犯,允许国外反对人物回国,废除新闻审查制度……尤其是取得昂山素季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政治立场的转变,最终希望获得国际社会对其改革的支持及政权合法性的认可。
  另外,新政府已经与多支民族武装达成了停火协议。是否继续对克钦作战,缅甸政府内部有明显的分歧;而对于如何谈判,克钦内部也有不同看法。
  事实上,前军政府领导人丹瑞大将虽然在表面上退出了缅甸权力舞台,但在幕后一直透过“国家最高委员会”来掌控着时局变化和军队行动,该委员会成员包括丹瑞、貌埃、都拉隋曼和吴登盛等,总统吴登盛仅排位第四。
  最尴尬的例子是,2011年12月起吴登盛数次下达停止对克钦独立军进攻的命令,但政府军并不理会;政府代表与另两支少数民族武装——克伦族解放军和南掸邦军签署了和平协议不久,后者又经常突然遭到政府军的打击。

《难以停息的缅甸克钦邦战火》(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长期关注缅甸局势的美国学者张杰生表示,此次战争的原因总体来讲可以归纳为利益分配问题。)(尹鸿伟/摄)

 

 

  值得注意的是,缅甸的民族冲突问题不是出现在封建时代,也没有在殖民地时期爆发,而是独立建国及民主选举政府之后才产生。以前的军政府无力解决,新上任的民选政府似乎也举步为艰。
  “昂山素季一直表示要兑现父亲当年对克钦民族的承诺,因此她经常身穿克钦服装出现在公共场所,并给自己取了一个克钦名字‘昂山扎萌’,大意是‘克钦金花’。”克钦独立军的政治干部说,“但我们对她的期望不高,首先她是缅族,仍然会站在缅族的立场说话;其次是她的权力不会太大,缅甸军队的势力仍然非常大。”
  目前,克钦独立军还面临复杂的国际周边环境压力。长期以来,一些反印度政府武装都隐藏在独立军的辖区内。印缅已签订了联合打击边境分离武装的协议,目标即为克钦独立军和印度阿萨姆联合解放阵线。
  “现在政府提出的方案有三个步骤:停火、合作发展及政治谈判,怎么进行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说是一步一步地进行还是同时进行?”张杰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假如把每个地方的游戏规则定的不一样搞合作,到时候可能也麻烦。毕竟有百分之四十的人口是非缅族,缅甸的国家体制必须得考虑到这个特征,要不然和平很难维持,更不用说发展。” ★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长期关注东南亚局势)
                                     (原文地址:

http://newsweek.inewsweek.cn/magazine.php?id=6300&page=1
  评论这张
 
阅读(553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