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果敢艰难融入缅甸》(2013年)   

2013-01-17 03:11:23|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果敢艰难融入缅甸

                                             华族与缅中央对抗多年,被接管后历经阵痛逐步转型

                                                    发布时间:2013-01-17 00:31:07 | 时代周报 | 216期 |   
           
                                                                        本报记者 尹鸿伟 发自  中缅边境


        位于首都内比都的国会大厦,是缅甸联邦共和国最高权力中心。2012年1月22日上午,这里迎来了缅北果敢自治区的50余名民族青年代表,他们被特别批准进入参观,并旁听了联邦议院和人民议院的会议。其间,联邦议院议长吴肯奥敏、人民议院议长吴水曼先后在休息室接见了考察团代表。
        “这是果敢民族青年第一次组团参观国家政治权力中心,也是缅甸少数民族青年的第一次。”《果敢新闻周报》在随后的报道中表示。当天,正在参加会议的联邦下议院议员、全国民主联盟主席昂山素季也特意问候了果敢青年联合会学习考察团,并表示将来有时间一定前往果敢。
        自2009年8月发生武装冲突后,与中国云南省临沧地区接壤的“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特区)被政府军进驻,领导人易帜。在历经各种现实阵痛之后,当地人正在以“缅甸少数民族”的身份逐步融入以往陌生的缅甸主流社会,但是路途并不轻松。
        生活在果敢地区的“果敢民族”说的是汉语,传承的是儒家文化。鉴于目前数百公里外的克钦邦地区战事如火如荼,缅甸政府军希望以武力彻底击溃地方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实现对该地区的直接政府管理,果敢被政府接管三年多以来的变化值得关注和对比。

                                                                                       动荡的特殊历史


        果敢地区是1897年中英签订《续议缅甸条约》时被划归英属印度;1960年10月1日,中缅两国政府正式签订了边界协定,果敢被正式划入了缅甸国土,这也就是当地大量生活着汉族人的重要原因之一。
        1969年4月,出生于果敢并上过国民党残军创办的“果敢军事学校”的彭家声被任命为“果敢县长”。后来,彭家声又升任缅共人民军东北军区副司令员,与缅甸政府军及各种民族武装对峙多年。1989年3月11日,彭家声在果敢发动了兵变,宣布成立“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党”和“民主同盟军”,并出任党主席和同盟军总司令。

《果敢艰难融入缅甸》(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在位期间的缅甸掸邦第一特区主席彭家声。)(资料图片)

 

        1989年5月下旬,彭家声飞赴仰光,与缅甸军政府就和解的有关事宜谈判并达成了协议。缅甸军政府不久便批准果敢为政体上归属中央政府的“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又称“果敢特区”,彭家声任特区主席。
        后来,果敢地区经历了许多次兵变和动乱。1992年11月果敢同盟军内部发生了哗变,912师师长杨茂良与彭家声的支持者发生军事冲突,1993年5月后者被迫退出了果敢地区,1995年11月才得以重新打回。在此次果敢内部冲突后,缅甸政府军派了大量军队进入果敢地区,驻扎在各种军事制高点上。
        从2009年4月起,缅甸军政府就开始向国内所有民族武装力量进行新一轮施压,要求后者一律把军队改编为边防军,并接受军政府的官员监管。但到2009年6月底,在13支主要的民族武装力量中,已经有8支明确拒绝了军政府的要求,其余处于观望与谈判中。
        2009年8月8日凌晨,缅甸政府派出30名警察,以“查禁毒品、收缴武器”欲对果敢的枪械修理厂进行搜查,因后者不同意而形成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同盟军的武力对峙,数万名华人和缅方边民“一路上翻车,碰车,男人找不到老婆,老婆找不到孩子,车声、哭声震彻半个天空”。大量边民涌入中国镇康县城南伞镇躲避,当地的食品、住宿一时间价格暴涨。随后数日情况略有好转,缅方边民逐步被遣返。
        经过几轮政治角力无果后的双方终于从8月27日下午起大打出手,持续的枪炮声再次引发缅方数万边民涌入中国境内,同时缅方3发炮弹射入中国境内,造成中方边民1死2伤,另有14名中国边民在境外躲避战火中伤亡(其中1死13伤)。
        这次事件导致彭家声率领忠实部属再度出走藏匿,缅甸政府军完全接管果敢,并支持特区政府原副主席、同盟军副司令白所成出任新的果敢特区领导人。

                                                                                           曾经的果敢特色


        果敢是“缅北和金三角”的一部分,很容易令人联想起各种毒枭与缅甸政府军相互火并,为毒品的庞大利益展开杀戮的场景。但这座位于中缅边境,同时悬挂着缅甸国旗和特区旗的“缅甸掸邦第一特区”,从1991年开始进行彻底禁毒,逐步发展成为了一座繁华小城,如果从城市建筑上看,它与中国的许多小城镇并没有什么两样。
        在2009年以前,经过多年的“经济改革开放”的果敢已经发展成为了中缅边境的“小澳门”。走在果敢街上,“赌博”元素渗透到了各个角落。这里任何一所规模稍大、装修豪华的赌场门前都停放着各种豪华汽车,甚至有不少是来自中国各地的汽车,赌场里来自四面八方的男女赌客们坐在“百家乐”赌桌旁,不分日夜拿着大把人民币叫喊、下注。

《果敢艰难融入缅甸》(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1960年树立的中缅界碑,从那时起果敢正式进入缅甸版图。)(尹鸿伟/摄)

 

        当时,果敢的大街小巷经常乐声阵阵,鞭炮轰鸣,不时有赌场开张。几乎每家赌场的开张,彭家声都会亲自出席、剪彩:“你来帮我发展,我来帮你发财。”赌场所征的税收自然不小,果敢政府也不断在市内修桥铺路,以方便外来游客,在短短数年间使地处边远山区的果敢由一个农村小镇发展成为一个颇有规模的小城市。
        由于地理环境、经济条件和政治等特殊原因,果敢成为了一个特殊的华人社区。在果敢,细心的人都会发现这里所用的电是由中国供给的,这里所有的电话、手机都是中国的号码,统一区号是云南省临沧地区的“0883”,各种公用电话亭上的“国内直拨”指的是中国,四处张贴的移动通讯广告都是“中国××公司”。中国的许多单位、公司都在这里开办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机构,街上的出租车几乎都产自中国,所有大小商店、农贸市场上出售的几乎都是中国货。而更为明显的是,果敢通用人民币,很少有人使用缅币。
        另外,果敢特区很少有违法、犯罪发生,因为这儿没有像样的法律,比如谁敢偷偷摸摸,拉出去说毙就毙了。平时走在大街上,可以见到人们随便拿着大把的钞票和各种贵重物品走动,丝毫不担心被抢、被盗,而且几乎每个角落都有拿着枪的士兵在巡逻保卫,他们都十分守职责。按照果敢对犯罪的“法律”规定,它的最高刑期仅为6年,往上就是死刑。
        对于下一代人的教育问题,当时的果敢特区政府十分重视,在所辖的13个乡都投资开办了小学校,并且在果敢开办了一所完全中学,准备培养出一批大学生到中国念书,而学校的教师几乎都从中国聘请。在果敢的城边,还有一座年代不短的“果敢大庙”,里面分别供奉着关公和观音塑像,其中的关公“左手持《春秋》,右手抚长鬓,呈看书状”。每天去那里面烧香的人很多。
        目前,果敢的学校里都有政府专门配备的缅文教师,一些学生表示:“感觉学缅文就像学外语一样。”
        在这样复杂的历史和社会背景下,正式接管果敢后的缅甸政府显然并不轻松,这个地区如何恢复常态与继续发展显然都不是个简单的问题。
        缅甸政府和军队力量2009年8月进驻果敢后,随即主导成立了“果敢地区临时行政委员会”,由白所成任负责人。2009年12月4日,果敢同盟军被改编成1006边防营,成为第三支被改编的少数民族地方武装。

                                                                                              慢慢融入缅甸


        2011年3月30日,以吴登盛为总统的缅甸新政府成立,同日新的“缅甸掸邦北部果敢自治区”也正式成立,中央政府继续任命白所成为主席。此次缅甸政府同时批准成立了六个自治区,其中有五个在掸邦,果敢就是其中之一,自治区是缅甸政府根据各少数民族的特点和居住区域特别制定的行政机构,着眼体现国家的信任和善意。
        果敢地区没有任何工业基础,目前,果敢地区没有一项强劲的经济支柱产业,甘蔗种植已经成为举足轻重的农业产业,其余便是以赌场为主的娱乐业,两者2012年分别上交财政500多万元和1200多万元。
        这些情况自然考验着白所成和缅甸中央政府,如果不能够改变,其在果敢的执政合法性将被质疑。不过,除了军事上被政府军牢牢把握,果敢参与国家政治事务的局面也在改变,在各级议会中已历史性地获得了多个席位。
《果敢艰难融入缅甸》(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2011年8月,缅甸著名歌星美卡拉来果敢献艺,主席白所成(右一)出面捧场。)(资料图片)

 

 

        2010年8月20日,缅甸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在全国设立400多个党部同时挂牌成立,其中也包括果敢地区党部。至2012年9月,果敢地区巩发党党委组织架构正式完成了四级党组织的全面形成和确立,由白所成的儿子白应能出任党书记。另外,果敢还努力发挥“果敢青年联合会”、“果敢妇女儿童联合会”等民间合法组织的作用,从多层面扩大地区影响力,文章开头果敢青年学习考察团参观国会大厦并获得昂山素季等人亲自问候就是明显的例子。
        文化教育方面,除了继续维持果敢地区传统的华文教学,缅甸政府努力扩大了缅语教学课程和范围,重点突出“国语是缅语而非汉语”。勐古特区的一名华人证实:“果敢被政府军占领后,由于当地会缅文的人非常少,严重影响到政府在当地开展工作。所以政府已经下令在勐古地区招募会缅文的学生去果敢为政府工作,只要达到‘六档’文化水平的就可以,这样的文化程度相当于中国的初中一二年级。”
        “缅政府这么着急地找缅文雇员,足以说明其决心在果敢扎根统治了。”原缅共人民军成员王曦说。
        截至2012年底,果敢全境共有各种类型学校206所,其中教会学校3所,幼儿园2所;办有初中班的完小4所,办有师范班的完小1所,其中开办缅文班教学的学校85所;全果敢共有在校学生20450人,共有教师669人,其中果敢语教师391人,缅文教师278人。
        在2012年3月30日果敢自治区政府成立一周年庆祝大会上,白所成表示果敢克服了行政体制中的语言障碍、社会转型、思维转变、经济波动、司法磨合等许多困难时期,基本实现了果敢社会的平稳过渡,完成了自治区行政体制机构的建立,结束了果敢长期与中央行政脱节,没有政治地位的历史。
        缅甸联邦共和国掸邦总理吴昂面以及掸邦各部部长参加了果敢自治区成立一周年庆祝大会。吴昂面表示,民主制度下的果敢民族有能力团结一致搞好地区发展。

《果敢艰难融入缅甸》(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果敢进入中国的仅为甘蔗等经济作物,主要还是中国的商品外流。)(尹鸿伟/摄)

 

 

        2012年11月,《果敢志》的出版,全书共529页77万字,填补了果敢没有地方志的空白。此前,缅甸政府也终于给果敢人发放了公民身份证,但其某些作用和性质与“终极”的缅甸身份证还是有些区别。
        果敢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抓经济发展,其各种经济工作努力已经获得了外界一定的认可。2012年2月起,果敢人可以凭着自己的缅甸公民身份证,办理到中国农业银行的银行卡,类型和功能与中国人凭身份证办理的一模一样;2012年8月7日,巩固与发展党果敢地区党委书记白应能率果敢代表团前往中国贵阳市参加2012亚太国际金融高峰论坛、贵州首届金融博览会暨投资理财节。
        同年10月14日,以云南省临沧市市委书记杨洪波为团长的“临沧市农业交通友好考察团”到访果敢,就中缅双边的边境安全、经济合作、农业开发、文化交流、125(界碑)跨境工业园区和禁毒工作等合作事宜进行了交流、协商。

                                                                                  彭家声卷土重来难


        果敢地处东盟湄公河次领域发展的核心区域,也是中国通向印度洋最为捷径的陆上通道之一,中国政府已计划将临近的孟定发展成为区域物流中心,果敢作为咽喉要道将获得良好的发展机遇,正在大兴土木的125跨境工业园区将成为一大经济亮点。
        目前,在与果敢对应的中国南伞口岸和清水河口岸,每天都有大量人流、物流往来。果敢进入中国的仅有甘蔗等经济作物,主要还是中国的商品外流。不过,中国进入果敢地区的货物目前只能在当地消化,一般不能再继续运往滚弄大桥外的缅政府控制区。
        一名中方工作人员表示,缅甸政府接管果敢后,双方的商务活动已经逐步规范起来,“以前一辆货车进入果敢地区,沿途要被各种关卡收五次以上的税费,而现在只有一次。”

《果敢艰难融入缅甸》(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2009年,缅甸果敢地区的士兵在一处市场执勤。)(资料图片)

 

        “三年来白所成也很努力地为果敢工作,因为他和他的自治区政府都输不起,但缅甸政府对其也没有完全放心,总是会对其有各种各样的权力限制。”一名果敢当地人士透露,“白所成对果敢的控制力其实很有限,与当年一言九鼎的彭家声无法相提并论,当然从缅甸全国正在民主化的进程看,这样的情形也不一定是坏事。”
        新生的果敢自治区除了自身发展的压力,还必须面对前领导人彭家声及其部属的力量存在,后者目前正在其他民族武装控制地区卧薪尝胆。2009年8月彭家声逃离果敢后,他和时任果敢同盟军总司令的亲兄弟彭家富便被缅甸政府通缉,虽然有消息说2011年底总统吴登盛已经对其特赦,但缅甸官方一直没有正式发布过通告。
        目前彭家声部对外仍然称“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部队番号为211旅,兵力估计1000人左右,司令员为其大儿子彭德仁。
        “彭家声仍想以武装斗争的方式返回果敢,但成功率已经微乎其微,因为他在战场上的敌人不再是白所成,而是缅甸政府军。”当地一名边境问题权威人士说,“现在果敢自治区的情况已经得到中缅政府层面的逐步认可,况且没有人希望果敢再出现战乱了。”

 

                   (资料)
《果敢艰难融入缅甸》(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缅甸掸邦北部果敢自治区成立于2011年3月30日,其原为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是缅甸国家合法认可,联邦仅有6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之一。辖区位于掸邦北部,与中国云南省龙陵、镇康、耿马县山水相连,接壤边界长达173公里,总面积2026平方公里,人口为13万,共同居住着果敢(汉)、克钦、傈僳、苗、崩龙、傣、佤、缅等多种民族;自治区首府老街距中国云南省镇康县南伞一级口岸10公里,距中国云南省耿马县清水河国家级口岸25公里。
     (原文地址:
http://time-weekly.com/story/2013-01-17/128647.html

 

         (下图: 缅甸果敢国门先后对比,以往门面上“果敢国门”的中文已经被祛除。)(尹鸿伟/摄)

《果敢艰难融入缅甸》(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41116)| 评论(2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