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丽江“反铝”环保战》(2013年)   

2013-02-28 09:06:47|  分类: 中国国内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仍处于发展中,是全世界消费商品的庞大制造商。中国无法立刻关停严重污染环境的产业,甚至还无法阻挡类似的企业不断出现,因为这些产业提供就业岗位并拉动中国GDP增长。为尽快把本地的水电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丽江最近遭遇了一场舆论危机,这个缩影显示出改善中国的环保意识和标准将是个长期过程。

                                                                       丽江“反铝”环保战

                                                       发布时间:2013-02-28 01:43:03 | 时代周报 | 222期 |   

                                                                     本报记者 尹鸿伟 发自  云南丽江


        丽江在2013年春节前后遭遇了一场巨大的舆论危机,许多热爱美丽古城和雪山草地的人士都积极发出了自己的声音,纷纷反对正在当地建设的一个金属铝项目。
        这个名为“云铝沥鑫”的项目地点距离“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大约20公里路程,前往泸沽湖的公路从其旁边穿过,目前当地已经完成“三通一平”,许多建筑工人正在日夜加班建盖巨大的厂房。故乡就在古城内的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中国著名的纳西族学者杨福泉说:“丽江的安身立命之本是生态环境及与其互动的民族文化与旅游,而一切重污染的产业都是丽江未来发展的杀手。”
        有关的讨论至今没有停止。网名为“丽江小让”的“新丽江人”张意让不断抛出自己的了解和观点,他的微博引出了一大批热心支持者,其中不乏许多化工、环保方面的专业人士,以及一些了解项目内幕的匿名人士,使整个事件的面目越来越清晰。
        丽江当地政府也迅速对这个事件进行了一些回应,甚至配合投资企业进行了一些宣传活动。但到目前为止,似乎也没有人说得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即投资企业想在丽江做什么。

                                                                             是电解铝还是交通铝型材?


        “早在2012年我就听说这是一个以电解铝为主的投资项目,当时就公开在网络上表达了反对的意见。”杨福泉说,“后来很多大领导还出面和我打招呼,表示他们会妥善处理好,希望我作为社科院学者少说话。与此同时,一些有关的帖子和文章也不知道被谁删除了,我也以为这个事情到此为止了。”
        到了2013年春节前,杨福泉再度发现这个项目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轰轰烈烈地进行着,他于是专门进行了查阅和研究,“找到了真相”。
        2011年3月媒体报道,时任丽江市委书记的王君正到云铝集团丽江项目基地调研时指出,金沙江是我国重要的水电能源基地,要紧紧围绕中游的水电开发,尽快制定科学合理的产业发展规划,在适宜的地方、适宜的条件下布局工业;如何把水电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是丽江需要重点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引进交通铝型材项目、水电铝项目正好符合丽江市经济发展的趋势。

《丽江“反铝”环保战》(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让游人流连的丽江古城。尹鸿伟/摄)

 

        同年4月1日云南网报道:据丽江市工业和信息委员会对“十二五”期间金沙江中游“一库八级”电站经济指标分析,到2015年其可实现的年产值为61.26亿元;据一份由丽江市发改委提供的“电能大用户发展情况表”了解,未来十年古城区最大电能用户为云铝集团60万吨电解铝项目,玉龙县最大电能用户为南口工业园区,永胜县是永保公司年产10万吨金属镁、5万吨镁合金项目,华坪县是中铝集团100万吨电解铝项目,宁蒗县是宁蒗工业园区。
        杨福泉说:“通过各种了解渠道,我认定丽江是要利用当地丰沛的水电资源发展经济,其中就包括‘云铝集团60万吨电解铝项目’。众所周知电解铝行业是一个高耗能、高排放、资源型的行业,目前生产一吨电解铝要耗费14000-15000千瓦时的电。”
        2011年10月19日,云南云铝沥鑫铝业有限公司正式在丽江成立,注册地点为古城区金山乡文化村,注册资本为2亿元,总投资近30亿元,主营业务为重熔用铝锭及铝加工制品。其为上市公司云南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云铝股份:000807)控股的子公司,2012年8月公司董事会还决定为云铝沥鑫担保向工商银行、光大银行等金融机构申请10亿元贷款。
        “云铝沥鑫”项目东南面是丽江新建最大的垃圾填埋场,公路对面是一家开工多年的大型水泥厂,西边是丽江第二自来水厂水源地新团水库,再往西是丽江大学城所在地,然后便是丽江古城,该区域与丽江古城直线距离14公里左右。
        由于杨福泉是中国乃至国际上都享有盛名的学者,他的质疑和反对意见立即引起了丽江官方和云南铝业的重视,后者积极与其进行了沟通,但一直没有达成共识。他说:“云南铝业的总工程师主动联系过我,希望我能和其他网民、媒体代表去参观一下他们位于昆明郊区阳宗海附近的铝工厂,但我没有答应,因为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看不出什么内容来。”

《丽江“反铝”环保战》(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云铝沥鑫”的项目地点距离“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大约20公里路程,前往泸沽湖的公路从其旁边穿过。尹鸿伟/摄)

 

        不过在春节假期后,丽江官方和云南铝业仍然组织了30多人去参观考查,据之后网络上、媒体上反映出来的情况是:参观者都认为阳宗海的铝厂情况非常好,环保方面没有问题,应该有能力搞好丽江的项目。不过,对于丽江的项目究竟是电解铝还是交通铝型材,似乎一直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也没有任何人肯定地回答。
        2013年2月25日,云铝沥鑫的一名办公室人员在电话中答复:“这个问题我们企业需要低调处理,之前已经说了太多,无论是电解铝还是交通铝型材,我们都不想再回应了。”
        已经有丽江本地热心网友明确表示:“其实大家的问题很简单,只需要丽江有关部门和云铝按国家规定公示项目内容就能得到解答:1.上马的到底是铝型材还是电解铝?2.公开项目有关审批文件,并做民调。”但截至目前,上述这些内容的确无法公开查阅到。
        在云铝股份公开的《2012年半年度报告》和《2012年第三季度报告》两份最近的报告中均说明:在“非募集资金投资项目进展情况”内容中,云南云铝沥鑫铝业有限公司年产15万吨交通用铝型材项目,场地平整工作全面完成,桩基处理工程正在有序开展;此项目经云南省发改委投资项目备案,公司预计项目将于2014年内全部建成投产,生产期年平均上缴税金2.2亿余元。在这些正式的报告中,并没有提到云铝沥鑫包括“电解铝项目”,都只是“交通用铝型材项目。   

                                                                                      上市公司会不会说谎?


        究竟是怎么回事?本过村的和良才(化名)家位于云铝沥鑫工地旁边不远的山坡上,他以前的家就在工地范围内,2011年响应政府号召搬迁到现在的地方,总共有30多户人家重新在附近换了地方居住。当时政府赔偿了和良才家大约18万元,他花了20多万元盖起了现在的新居。
        “那时候政府和企业一起来动员我们搬迁,说要盖一个‘炼铝’的工厂,并且说不会对当地有什么污染,要求我们限期搬开。”和良才说,“2011年5月,我们附近几个村的人还被组织了两批代表,去到昆明郊区阳宗海附近的铝工厂参观,那时候我们才知道这个工厂要搞的项目科学名称叫‘电解铝’。我们什么也不懂,那天那个工厂的机器也没有开动,大家在那里吃了一顿饭,看了一部宣传片就离开了。”
        和良才表示,其实他们不太相信工厂没有任何污染,因为家旁边的水泥厂、采石厂和混凝土厂已经给他们带来巨大的灰尘和日夜声响,“附近山上的草木都被灰尘覆盖了,而年轻时候没有工厂以前都是翠绿的;我们经常都睡不好觉,但是也没有办法,政府和企业要做的事情,我们老百姓哪里挡得住?”

《丽江“反铝”环保战》(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许多游客都愿意把人生的愿望寄托给“丽江之美”。尹鸿伟/摄)

 

 

        对于家旁边每天都在变化的工厂建设,和良才经常出门去看看,但的确不清楚未来会给自己的家庭带来什么变化。他最后说:“如果以后工厂会形成污染,会影响到我们的农业生产和身体健康,希望政府会对我们负责。”
        真相的端倪在网络时代很难掩盖。一份发布于2012年末,名为“云南云铝沥鑫铝业有限公司年产15万吨交通用铝型材项目招标”的公告已经被众多热心网友搜索出来,有专业网友表示:其中“阴极天车及配套专用吊具”似乎是“电解铝”用的。还有细心的网友发现,云铝沥鑫土建招标中还有氧化铝仓库,氧化铝正是电解铝的原料。
        丽江当地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开始立项的时候国家政策是允许的,但是2011年4月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8个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遏制电解铝行业产能过剩的紧急通知》,叫停所有拟建电解铝项目。为了尽量避免前期的损失,才决定以‘交通用铝型材项目’的名义申办了云南云铝沥鑫铝业有限公司,否则国家肯定不会批准。”
        该人士承认:“仅仅搞交通用铝型材项目没有原料,也难见到效益,因此还是要想办法争取到电解铝项目,当然前提是要获得上级有关部门的批准,丽江不可能自行其是。”
        电解铝的原理很简单,就是把氧化铝放在冰晶石里加热、融化,然后通电即得铝与氧气;其生产过程中使用的氟铝酸钠和释放的氟化物、二氧化硫等,对生态环境均有相当的危害。按照工信部的数据显示,2012年末国内电解铝产能为2765万吨,产能利用率仅为72%。但也有专家认为,产能过剩的原因是中国企业生产的很多铝产品达不到国际标准,比如飞机、高铁、汽车等高端产品所用铝材还需进口。
        张意让说:“丽江市和云铝沥鑫的官员在2月19日和20日两次约谈过我,先承认是电解铝,后只承认是铝型材,我还发现此前丽江市规划局将248.4亩土地批给云铝沥鑫时,所用名义是“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而非电解铝或铝材加工。据我的到的一份内部资料显示:该项目建成投产后,年排放二氧化硫2000吨,研发什么东西要排这么多二氧化硫?”

《丽江“反铝”环保战》(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丽江著名的音乐民族学家宣科先生也积极关注这个争议事件。尹鸿伟/摄)

 


        2013年2月25日,丽江著名的音乐民族学家宣科先生说:“这样祸害丽江环境,祸害子孙后代的项目一定不能上,这是谁搞出来的事情?我会尽快提出明确建议。”
        曾在云南省个旧市新建锡矿从事过摇床工的宣科表示,自己非常清楚电解铝是怎么回事,其对空气、水源和土壤等环境的污染程度非常严重,而且这种污染是永久性的,全国各地已经有许多严重案例发生,目前中国企业还没有完全具备治理的技术与实力。
        “丽江地区本来就有传统工业重镇华坪,要建电解铝厂也只能考虑去那些有基础的地方。”宣科说,“一定要制止电解铝项目在丽江古城附近落地,即便只是要搞交通铝型材生产,也必须说清楚电解铝原料从哪里来,企业别想做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我会想办法弄清楚具体是哪位领导在负责这个事情,以一个丽江公民的身份去找他质询。”
        宣科表示,如果找丽江的领导还不能解决问题,他还会联系云南铝业弄清楚:“上市公司会不会说谎?”

                                                                                       监督与考核的机制并重


        那么,丽江为何要上国家已经紧急叫停的高污染高耗能低效益的电解铝项目呢?当地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称:当然是为了增加地方财政收入。
        “特有的纳西文化和空气环境纯净等因素的确给丽江带来了丰富的旅游客源,但并不是人人都能受惠于旅游业,给地方政府带来的税收其实也不多,2012年丽江地方税收收入仅为25.26亿元。”他说,“金沙江的水电企业是中央直属的,如果能够让他们把电卖给当地企业,当地企业又能够生产出产品销售,那么地方税收收入就是双份。由此,我们认为投资云铝沥鑫这样的企业是适合的,其将成为地方政府的纳税大户,所以必须坚持。”
        目前,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中有21个省市自治区81家电解铝生产企业,涵盖全国大部分地区。这位官员表示,老百姓有自己的想法,政府也有自己的难处,应该相互理解与支持,若以可持续发展方式实施环保变革,就不得不权衡绿色和保持获利之间的关系,“电解铝项目”确实存在一定污染,但并非无法治理。他说:“至于土地征用和环境保护等方面的问题,一是政府会按照国家政策规定做事,二是以现有的技术发展水平,对电解铝生产过程中污染物的净化和控制是可以满足国家相关排放标准的,云南铝业具备这样的技术实力。”

《丽江“反铝”环保战》(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丽江之美”会被人为改变吗?杨福泉/摄)

 

 

        “丽江要发展工业,也应该发展对环境无害的绿色产业,否则GDP再高,也对这个世界文化名城及其民众有害无益。”杨福泉说,“不能因为丽江附近建了水电站,有了充裕的电力就上电解铝这种也许来钱快但污染重的项目;即使是后来辩解的‘交通铝型材项目’,也必须把环保的手续完全办清楚,把民众的想法完全弄清楚,差哪一项都不能动工,如果动了也必须先停下来。”
        “如果这样的项目都挡不住,我还有何勇气面对家乡父老?有何颜面在世界各地的讲坛上宣传丽江之美?我会一直监督着事件的进展。”数十年来心系故土,倾力传播丽江文化之美、江山之美和人情之美的杨福泉说,“地方政府应当对决策可能产生环境影响进行回应,而不应当回避,这样才会提高政府的公信力,也才能消除民众的疑虑。通过不同观点的讨论,也有助于地方政府的科学决策。”
        杨福泉表示,之所以中国许多地方官员不顾实际情况,始终热衷于各种工业项目,与中国目前的官员评价体系密切相关,也就是常说的“GDP崇拜”。
        “中央层面对地方的考核应该区别对待,不同的地方应该有标准的差异。比如像丽江这样的地方,考核官员政绩的标准不应该是经济收入指标,而是对自然环境生态保护的力度与成绩。”杨福泉说,“很遗憾这样的建议和呼吁在中国已经存在了许多年,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实现,因此才会出现丽江这次的争议事件,而且很可能会发生大家都不乐意见到的社会对抗行动。”
        一直在关注该事件的“自然之友”理事李波说:“每次环境群体事件爆发时,企业和国家(含纳税人)的投资已经落地,通常到那个时候,没有什么结局是真正双赢的,反而是多输的局面。我更不愿意看到那种变态的逻辑绑架社会:因为国家和企业已经投资,为了减少损失,必须在适当修改生产工艺的条件下,继续‘痛苦地生产’。”

                 (原文地址:http://www.time-weekly.com/story/2013-02-28/129000.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50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