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马来西亚华小遭遇存废非议》(2014年)   

2014-11-26 00:43:12|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强烈抗议有人质疑或挑战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地位,也促请政府采取适当措施,保障国家语言的多元性。他特别强调,首相纳吉的儿子季平也在北京学华文,并能说流利华语,“马来族学习中文,不会削弱他们的马来族特征。华族学习马来文,也不意味华族特征将被削弱”。
   
                                                               马来西亚华小遭遇存废非议

                                                                                      尹鸿伟 


        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和中国的崛起,在华人数量众多的马来西亚,中文教育系统已经非常完整,从政府到民间相继开办了许多中、小华文学校,使华文(中文)成为继马来语和英语之后的重要流通语言文字。
        不过,并非所有马来西亚群体都乐意接受这样的现实,一些人也在千方百计发出反对的声音。2014年10月初,首相署副部长拉沙里以“对国民团结没贡献”为由,提议政府停止兴建华小,主要执政党巫统八打灵北区区部署理主席阿兹里随后更呼吁巫统代表大会检讨华小的存废,理由是“华小已成为反对党散播种族情绪及反政府的温床”。
        “马来西亚华小的存废非议由来已久,可以说是该国独立以来就有的课题。”马来西亚安邦研究中心信息部门主管张倩烨说,“部分极端的马来社群甚至认为,马来西亚的多元教育体制不利于国民团结,但华人社群基本上仍支持华文教育,因此每年的筹款活动都热烈响应。”
        目前,马来西亚由“国民阵线”执政,其是由13个大小的政党组成的政党联盟,最主要三大政党依次为巫统(马来民族统一机构)、马华公会(马来西亚华人公会)和印度国大党(马来西亚印度人国大党)。马来西亚现有一个反对党联盟叫“马来西亚人民联盟”,其主要由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回教党(伊斯兰党)组成。

                                                                            马来华文的历史


        众所周知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国家。除了官方确定的国语(马来语)和英语,其三大种族(华族、马来族及印度族)都拥有各自的母语,在该国的宪法上也规定了各族拥有学习与自由使用母语的权利。
        自1957年独立建国以来,马来西亚三大种族便分别在国内建立了各自母语源流的学校,虽然过程中也有过一些波折,但几十年来基本都在延续,而且这些学校早已纳入国家教育体系,享受着法律赋予的一切权利。
        张倩烨表示,1951年的《巴恩报告书》建议设立以英文或马来文为主要教学媒介的国民学校,并废除其他语文源流的学校,但受到华社的激烈反对;随后1956年的《拉萨报告书》虽然允许其他源流包括华小的存在,但在第12条列下旨在消灭非马来语学校的“最终目标”,即“把各族儿童纳入一个以国语为主要教学媒介的国民教育体系,虽然我们认识到达成这个目标的过程不能过于仓促而必须逐步推行”。

《马来西亚华小遭遇存废非议》(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正在华文学校里学习华文的马来西亚孩子们,从长相上看以华裔为主。尹鸿伟/摄)


        “这些情况成为马来极端派的一个有利武器,也成为华社对华文教育发展的最大担忧。”张倩烨说,“随着1961年教育法令的颁布,允许华小纳入国民型体制,但未来不排除将全面成为国民小学,即废除华文教育。但华文中学纳入国民型体制后,华文科目比重被大幅降低,部分不接受改制的中学,联合起来成为独立中学体系,即不在政府承认的教育体系内。”
        之后,马来西亚华社出现了三个关键的机构:由各华小董事组成的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由华文学校老师联合组成的马来西亚华校教师联合会(教总),以及非常关注华文教育课题的马华公会。
        张倩烨表示,三个华社机构联合成立“马华华文教育中央委员会”(简称“三大机构”),解决华文教育问题,但随后的发展是马华对华文教育的理念与改变手法,与董总和教总不同而渐行渐远,后两者联合发展出“董教总”的民间团体,继续华文教育的使命,尤其注重发展独立中学。
        截止2014年,全马来西亚共有62所独中,包括柔州宽柔中学古来分校及引起争议的彭亨州关丹独中,这些独中2013年的学生人数约有7.6万名。不过,马来西亚政府一直不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也不把独中视为公共教育体系一环,致使独中长期以来都需要华社捐款资助,因此独中也成为敏感的种族及政治课题。
        民主行动党砂拉越州议员黄庆伟表示,由于政府一直不承认独中,导致华人必须自掏腰包办教育,“马来西亚华人多年来都被调侃必须缴交两次税:一是个人所得税,一是‘华教税’”。
    由于这些复杂因素的广泛存在,部分极端的马来社群坚持认为,多元教育不利于国民团结,因此不断提出要废除华文教育,特别是废除华小。张倩烨表示,截止2014年马来西亚的华小约有1300所,除了包括仍具争议的关丹独中等62所独立中学,另外还拥有华文科目的国民型中学共81所。
        与此同时,大量华文媒体存在于马来西亚国内,与马来文、印度文媒体一样都拥有固定的读者群和观众群,分别影响着不同的文化群体。对于国内外使用中文的人来说,马来西亚的中文媒体可以提供所有的信息,足以了解当地的日常情况。而在一些华人社区,华文和汉语会让人甚至有种身处某个中国文化区域的错觉,可见华文在马来西亚的影响非常深远。

《马来西亚华小遭遇存废非议》(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市中心的“黎明国民型华文女学校”。尹鸿伟/摄) 

 

       作为继中国共产党之后世界上人数最多的华人政党,马来西亚华人公会(马华)每年都在推广华人的文化活动,希望向全世界展示马来西亚全体人民能以共同的方式庆祝华人的传统节日。从2003年起,传统的中秋节已经被马来西亚定为官方旅游庆典活动,预示着600万华人在当地的地位已经得到了明显提高。
        马华武吉免登区会成员蔡锦武说:“许多人也许还不太清楚马来西亚华人的思想状况,我们在说中国是我们的祖宗源,但我们更想强调我们的祖国是马来西亚,我们是马来西亚多民族中的一种,尽管我们经常使用华文、说汉语。”

                                                                              质疑华小的力量


        马来西亚华小的地位一直很特殊。19世纪末起下南洋的华人群体就非常看重华文教育,认为教育是留住中华文化根源的重要环节。早在1953年,马华首任总会长陈祯禄曾经这样告诉马来西亚的英国殖民统治者:“世界上只有猪牛鸡这些畜生禽兽,是无所谓祖籍的。所以,华人不爱护自己的文化,便是畜生禽兽。”
        2014年10月22日,砂拉越州首席部长阿德南沙登在会见华教团体集会时批评那些建议关闭华校者的言论愚蠢,并表示华人早在数百年前已在马来西亚落地生根,“他们在这里已超过五代人,所以不要再叫他们外来者”。
        张倩烨表示,目前华小也有大量的非华裔就读,占总体的1/5,“其他族群认为学习华文对未来的就业发展有帮助,因国内约80%的中小企业皆是华人雇主,有助于沟通与发展”。
        虽然华文教育在马来西亚一直得到保护和发扬,但其遭遇的批评和抵制也从来没有停息。尤其近年来,马来西亚国内经常会出现一些不利于种族和谐,甚至伤害种族情绪的言论,矛头往往直指华文教育。
        2014年10月8日,马来西亚华文《南洋商报》发表了题为《华小地位不容质疑》的社论,对众多质疑华小的舆论进行了解释与驳斥。该社论指出:“越来越多思想保守及偏激的政党领袖频频质疑华小的地位,引起各方关注。今年8月份,首相署副部长拿督拉沙里建议政府应该停止兴建华文小学,因为华小的存在对国民团结没有贡献。”

《马来西亚华小遭遇存废非议》(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在一些华人社区,华文和汉语会让人有种身处某个中国文化区域的错觉,可见华文在马来西亚的影响非常深远。尹鸿伟/摄)


        就在拉沙里的言论引起轩然大波,触发马来西亚朝野政党领袖及华社乡团领袖大力抨击之际,巫统八打灵北区区部署理主席阿兹里又在国外媒体发表文告,建议在来临的巫统全国代表大会详细讨论华小存废的课题,理由是华小已经遭反对党利用成为散播种族情绪及反政府的温床。
        紧接着,“半岛马来学生联合会校友会”也表态支持阿兹里的建议,在巫统大会辩论“废除华小”的课题。该校友会认为,废除其它源流学校不应被视为否定某族群教导及学习母语,反而能够鼓励学生多使用国语及加强各族关系。
        阿兹里表示,巫统大会是辩论华小是否应该废除的最好平台。其还促请教育部将华小纳入教育部管辖的范围,而不是像现在任由华小自由操作。《南洋商报》对此回应称:“阿兹里的这番言论再度引起朝野政党领袖的严厉谴责。如果把造成种族不和谐或国民无法团结的因素全部推给多源流教育体系,这却是大错特错。”
        《南洋商报》还表示,目前教育部奉行的多源流教育体系,虽然在各源流学校采用的教学媒介语不同,但是教学纲要及教材内容都是根据教育部指定的内容编写及出版的,内容都是提倡种族和谐、促进国民团结、忠君爱国及正面的普世价值观。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则表示,不管在任何时候,主张消灭华小都是具有煽动性的言论,“国家宪法允许华小的存在,这也是我国立国之本,是不能够受到质疑的;马华立场坚定,誓死捍卫华文教育这道防线”。
        拉沙里和阿兹里的言论激起了更多华人群体的回击。马华中委兼公共服务与投诉局主任张秀福表示,华小一直以来都是属于国民教育体系的一环,其不论是教学纲要还是教材都与国小一样,都是提倡国民团结、种族和谐与灌输忠君爱国的思想;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遭反对党利用,成为散播种族思想与反政府思想的平台。

《马来西亚华小遭遇存废非议》(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悬挂着国旗的“南开国民型华文小学”。尹鸿伟/摄)

 

 

       张秀福还强调:“阿兹里的偏激言论证明了他根本就不了解华小,同时也促请当局援引煽动法令提控阿兹里。”他同时还呼吁首相纳吉及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明令在巫统大会制止这类极端言论,维护种族和谐。
       《南洋商报》还在题为《华小地位不容质疑》的社论中呼吁:“我们认为不论任何一个政党,不应姑息有关伤害种族情绪,破坏种族和谐的偏激言论。政府或警方有必要采取严厉的行动对付有关人士,将他们依法惩办,以儆效尤。”
        民间和媒体的舆论争议,令马来西亚官方不得不在“华小存废”的问题明确态度。10月11日,“国民阵线”青年团团长兼巫统青年团长凯利在马来西亚青年代表大会上致词时表示,首相纳吉在2015年财政预算案中拨款给华小,足以证明政府承认华小是国家教育体制的一环。
        首相兼“国民阵线”主席纳吉则在10月12日为马华第61届中央代表大会开幕时说:“不要担心(政府关闭)华小,因为宪法及法律已阐明(各族)学习母语的权力。”

                                                                              首相之子也在学华文


        虽然有宪法的规定保障,以及首相纳吉的口头担保,但华小经常遭巫统党人刻意炒作,已经成为困扰马来西亚华人群体的一大问题。马来西亚华文媒体抱怨,类似拉沙里和阿兹里的言论,其实是周而复始地出现,而最常质疑华小地位的莫过于巫统党人,可是这些人却从未因此受到巫统或“国阵”的惩治。
        凯利表示,适逢巫统政党大会,华小课题被政党人士挑起,可说是一件平常事。但《南洋商报》认为,“要是大家都被允许随意发表伤害其他族群的言论,那么马来西亚这个种族多元化的国家,必将轻易陷入难以修复的混乱之中”。

《马来西亚华小遭遇存废非议》(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印度人、马来人、华人和西方游客总是随处可见,显示出马来西亚是一个多种族并存的和谐社会。尹鸿伟/摄)


        由于“国阵”一直自称为“一个照顾全民的政治联盟”,因此其中巫统党人发表的各种极端言论不断遭到反击,“因为这些言论除了伤害华社、伤害马华,也伤害马来西亚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国民团结。但愿在紧接而来的巫统代表大会上,我们能够听到首相纳吉重复其在马华代表大会保证华小地位不变的言论,并训令党员从此停止对华小提出任何质疑”。
        张倩烨说:“政治方面的因素也需要留意。随着2008年‘308选举’与2013年‘505选举’马华均表现不佳,国阵流失了大量的华人选票,政府的施政‘被迫’转向马来土著化,这让华文教育的存废再次成为焦点。”
        虽然马来西亚政府近年来的拨款有提升的趋势,尤其在最新的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中,首次将独立中学纳入其教育体系内,但仍未承认独立中学的统考文凭。张倩烨表示:“个别华校董事依然支持自己的学校,但对大课题的敏感度不高,同时董总与教总之间还产生了分歧,就为了‘关丹独立中学’是否属于真正的独立中学。”
        2014年10月22日,砂拉越州政府史无前例地宣布,将从2014年起常年拨款给州内14所华文独立中学(独中),第一年先拨300万令吉(约为560万元人民币),接下来可能会逐年增加拨款。这是马来西亚执政联盟国阵政府首次在执政州内宣布制度化拨款给独中,砂拉越州首席部长阿德南沙登称,虽然教育事务是中央政府的权限,但砂州政府认为有需要协助州内的独中发展。
        不过,州政府制度化拨款的先例却是由反对党“人民联盟”开启的。2008年大选民联在多个州属执政后,槟城及雪兰莪州民联政府开始每年拨出200万令吉(约为373万元人民币)给州内独中;槟州五所独中各分得40万令吉(约为74.7万元人民币),雪州四所独中各获50万令吉(约为93.4万元人民币)。由于砂拉越州是马来西亚唯一一个没有巫统支部的州属,因此反对党民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张念群还借机表示,“在没有巫统的州属,独中才能获得更自由平等的发展空间”。
        目前,马来西亚的华小也同时面临着“微型”与“拥挤”的困境。张倩烨表示,随着马来西亚人口逐步往城市迁移,许多乡村华小面临学生短缺的问题,来就读的学生大多为土著或原住民,但是搬迁需要庞大的经费,而重新申办新的华小非常困难,因此很可能会形成关闭的命运。

《马来西亚华小遭遇存废非议》(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由马来西亚华商开办的大商场里,华文的使用更加显著。尹鸿伟/摄)

 
        “靠近住宅区与城镇的华小已经过度拥挤,政府兴办的国民小学平均学生人数为1000名,但超过1/4的华小平均人数超过2000名,最高的甚至有4500名。”张倩烨说,“由于学校难以全面照顾学生,因此教育水平也显得参差不齐。”
        但是对于华人教育的未来,张倩烨认为有关乐观:“随着越来越多非华裔人学华语,前景应该会乐观。一度拒绝进入政府内阁的马华公会决定重新入阁参与执政,以及提出全新的施政框架——文明磁场,将带动华文教育的发展前景。”
        2014年10月12日,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在马华代表大会发表政策演词时,再度强烈抗议有人质疑或挑战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地位,也促请政府采取适当措施,保障国家语言的多元性。他特别强调,首相纳吉的儿子季平也在北京学华文,并能说流利华语,“马来族学习中文,不会削弱他们的马来族特征。华族学习马来文,也不意味华族特征将被削弱”。
        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会长方天兴也希望那些极端人士不要继续发表教育敏感言论,这些言论也不应再出现,“华小本来就是国家教育体系的一部分。马华部长也应在内阁捍卫华小地位”。
        《南洋商报》还评论:“一些单一种族或实行单一源流教育体系的国家,同样会出现国民不团结及社会分裂的现象,究其原因,关键的因素在于政府政策的失衡。”

  评论这张
 
阅读(141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