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阿富汗禁毒遥遥无期》(2014年)   

2014-11-26 15:27:39|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2001年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进入阿富汗之后,阿富汗的罂粟面积收成年年攀高,其生产的毒品完全填补了缅甸、老挝和泰国之间的“金三角”曾经连年下降的毒品种植量。那么,面对国际社会和国内的质疑,美国政府对于阿富汗的毒品尴尬局面还有没有良策应对呢?

                                                                  阿富汗禁毒遥遥无期

                                                                                     尹鸿伟


        国际社会一直认为,阿富汗的塔利班是以种毒、制毒和贩毒起家的武装毒品组织,尽管在1996至2001年其执政阿富汗期间也声称禁毒,并使毒品生产一度降至了历史最低点,但外界的评价几乎没有多少变化。
        “9.11事件”发生后,搭利班政权被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以强大的武力推翻,其武装被迫退回阿富汗南部山区,为了生存只能重操毒品旧业。根据联合国的统计,2001年阿富汗的罂粟种植面积只有8000公顷,但到2012年猛增到了15.4万公顷。
        这样的恶劣情况还在向前发展,美国也深感不安。2014年1月15日,美国阿富汗重建事务特别检察长约翰.索普科向参议院国际麻醉品控制委员会提交的报告称,阿富汗的罂粟种植规模已经“史无前例”,如果不加控制,后果不堪设想。

                                                                       种植罂粟的规模空前


        由中国社科院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举办的《中亚黄皮书:中亚国家发展报告(2014)》于9月5日推出,引人注目的是:该《报告》指出“阿富汗形势前景不容乐观”。
        阿富汗的安全形势正在进一步恶化,舆论普遍认为与2014年国际反恐联军撤离阿富汗日期的临近有关,因为阿富汗国民军队的力量似乎不足以确保本国的安全。其中,阿富汗的毒品问题再度被重点突出,目前中亚国家和俄罗斯不仅是阿富汗毒品的过境国,也是阿富汗毒品的消费国。
        2014年6月26日,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在缅甸仰光发表的《2014世界禁毒报告》称,阿富汗的罂粟种植面积从2012年的15.4万公顷继续上升到2013年的20.9万公顷,增长了36%,可产鸦片5500吨,比上一年增加50%,占全球鸦片产量的80%。

《阿富汗禁毒遥遥无期》(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资料图:阿富汗的罂粟种植规模已经“史无前例”,如果不加控制,后果不堪设想。)

 
        众所周知罂粟是生产鸦片和海洛因等毒品的主要原料,阿富汗地区的毒品产量已占全球毒品交易的90%。联合国《2013全球毒品年度报告》显示,阿富汗南部走廊的扩建为阿富汗向东南亚和大洋洲走私毒品提供了便利,而此前这些地区的鸦片均来自东南亚。与此同时,中亚与俄罗斯则是阿富汗毒品的主要输出地。
        进入2014年,美国也开始为阿富汗问题头疼了。美国阿富汗重建事务特别检察长约翰.索普科表示,如果不加控制,阿富汗可能成为一个“毒品犯罪”国家。索普科在向参议院国际麻醉品控制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中称,阿富汗农户们种植罂粟的规模已经达到该国现代历史之最。
        索普科表示,阿富汗罂粟种植规模的扩大,致使其鸦片贸易以及毒品走私网络迅速膨胀,而贩运、贩卖毒品所得的毒资可能进入塔利班武装的腰包,用以资助恐怖活动。
        自2001年美、英等国对阿富汗展开军事打击行动后,近十多年来当地一直处于战乱和社会动荡之中,因此禁毒工作已经成为一种无法落实的奢望,相反给一些人创造了扩大种植面积的时间和空间。
        索普科在《报告》中提醒,2014年底由北约主导的国际安全援助部队撤离阿富汗后,阿富汗可能演变为一个成功的现代国家,也可能再次落入塔利班武装之手,或变成一个“毒品犯罪”国家,而这取决于是否有“有效的禁毒项目和政治意愿”。
        显然,毒品问题已经成为阿富汗未来的一个重要钳制,在阿富汗的2300万人口中,有超过12%的人参与到毒品经济中,毒品经济占据其国民经济的半壁江山。而一向只对“全球战略目标”重视的美国,似乎很难把阿富汗的“禁毒”当作一项重要的目标任务来完成。

                                                                           力不从心的美国责任


        既然美军领头打进了阿富汗,显然美国也必须带头对阿富汗的重建负责,其中禁毒也需当仁不让。客观地说,美国也在努力做了,但是毒品越来越多的“效果”却有目共睹。
        自2002年起,美国在支持阿富汗禁毒项目上花费了70亿美元,同时还花费了30亿美元用以帮助当地罂粟种植者改种替代作物,但美国政府似乎缺少一套连贯战略来解决毒品问题,因此反而必须为此承担一系列的责任。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在2014年7月4日报道称:过去十年间,用于禁止阿富汗罂粟种植的70亿美元已经打了水漂。目前,阿富汗的毒品种植主要集中在南部和西部的9个省份,阿富汗政府承认鸦片种植对本国的社会、政治及经济均有重大影响,同时毒品集团在资助叛乱,并且滋生腐败且扭曲经济结构。 
        尽管在阿富汗政府2012至2016年的禁毒草案中,提出其目标是将毒品种植面积缩减到2011年种植面积13.1万公顷的50%,但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办公室的调查,2013年的种植面积却增加到了20.9万公顷。面对如此尴尬的局面,一直声称在努力帮助阿富汗禁毒的美国政界和民间都不得不承认遭遇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阿富汗禁毒遥遥无期》(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资料图:正在田地里收割鸦片的阿富汗农民,其身后是全副武装的美国大兵。)

 


        至于具体的禁毒措施,美国和阿富汗政府一直希望说服当地毒品种植者,改种其他作物替代罂粟,以及与邻国合作以改善民众生活水平,“替代种植”一度被认为是最有效的方式。不过,阿富汗禁毒部长拉希迪在2014年1月15日与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执行主任尤里.费多托夫会面时表示:“这需要政府向毒品种植者提供替代作物,但阿富汗政府始终‘缺少资金来源’。”
        美国媒体还认为,由于毒品交易的丰厚利润加之罂粟的易于种植,其给阿富汗的种植者和中间商们带来的利润比替换性农作物高出很多,因此政府和民间团体都很难说服当地农民改种其他作物。另外,随着外国军队将纷纷撤出阿富汗,各种商业和消费机会也正在日益减少,因此“废鸦片改种粮”的计划在当地人看来更加缺少实际意义。
        阿富汗北部巴格兰省一名有5个孩子的村民表示,他家种小麦一年最多只能挣到72美元,但种罂粟可以收入400美元。如此,在自由选择的前提下,当地村民自然会对种植毒品趋之若鹜,以图有更多的钱来改善自己的生活。
        阿富汗禁毒部长拉希迪称,阿富汗政府将对毒贩采取更加严厉的惩罚措施,希望2014年能看见鸦片种植和产出同步减少。不过,美国阿富汗重建事务特别检察长索普科却表示,美国政府和阿富汗政府看上去都没有一个明确和优先的战略用以有效打击毒品贸易,“在我交谈过的几乎所有人眼中,2014年及今后的状况不会有太大改观”。
        索普科强调,缺乏有效的禁毒措施和政治意愿将严重恶化阿富汗的毒品问题。而根据联合国的报告,阿富汗的毒品贸易近年来也出现了一个重大变化,即绝大部分毒品都辗转销售到了西欧和美国。

                                                                           禁毒效果的尴尬局面


        公允地说,在阿富汗战争开始后的最初几年,美国及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对当地的毒品种植采取了比较彻底的根除措施,所有军事人员只要看见罂粟就会毫不留情地直接铲除。但在2010年后,美国决定把战略重心转移至打击阿富汗的腐败和阻止毒资流入塔利班组织方面,致使原有的禁毒效果逐步丧失。
        阿富汗政府也不断对禁毒严峻局势表示担忧,因为毒品泛滥在阿富汗已经引起不少连锁问题。索普科的《报告》称,鸦片和海洛因贸易正在“毒害”阿富汗金融业,同时滋生出腐败和犯罪问题,危害阿富汗的立法根基,“有迹象显示,阿富汗安全部队中的一些人与一些边远地区的人达成某种安排,默许甚至鼓励罂粟种植”。
        除了索普科在《报告》中对美国在阿富汗禁毒任务中应当扮演的角色提出建议,法新社也同时指出:塔利班的运作资金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阿富汗的毒品种植和贸易,每年塔利班都可从贩毒、勒索、征税、绑架、走私等非法活动中牟取大约1亿至4亿美元收入。   
        按照国际媒体的披露,对所有种植鸦片的阿富汗农民,塔利班组织都会向其收缴宗教税,也被称为“十一税”(收入的10%),另外毒品加工厂和交易商都必须缴纳一定“税金”。目前,塔利班被认为是全球最大的国际贩毒组织,其与阿富汗南部、巴基斯坦北部部落(即“金新月”地区)等人员组成了一个庞大的毒品利益共同体。 

《阿富汗禁毒遥遥无期》(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资料图:从2001年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进入阿富汗之后,当地的罂粟面积收成年年攀高,其生产的毒品完全填补了“金三角”曾经连年下降的毒品种植量。)

 
        阿富汗仍然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毒品不仅毒害着阿富汗,同时其严重的毒品事态已经引起了邻国的不满,尤其90%毒品均来自阿富汗的俄罗斯。俄罗斯政府表示,美国在阿富汗打击毒品方面执行的政策是错误的,其把在99%的反毒品任务交给了阿富汗地方当局,这实际是在鼓励阿富汗种植罂粟。
        俄罗斯方面认为,美国政府多位负责人在奥巴马上台后发表讲话,禁止种植罂粟将使阿富汗农民更加贫穷,而为了利用与塔利班关系密切的罂粟种植者孤立和打击“基地”武装,奥巴马政府放弃了彻底摧毁阿富汗罂粟种植的政策。就因为阿富汗的毒品问题,美国和其盟国还经常与俄罗斯在国际场合发生争吵,俄罗斯甚至提出“只有将阿富汗毒品问题提交到联合国安理会,才有可能改变目前的局面”。
        英国《卫报》的一篇报道似乎佐证了俄罗斯的愤怒。一处有7000名英军士兵驻扎的阿富汗南部地带,当地人一直自由地种植着罂粟,《卫报》的报道解释说,“如果英军去消除了罂粟种植,当地人就会因为没有活路而威胁英军安全。”
        总之,从2001年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进入阿富汗之后,阿富汗的罂粟面积收成年年攀高,其生产的毒品完全填补了缅甸、老挝和泰国之间的“金三角”曾经连年下降的毒品种植量(“金三角”自2006年以来也反弹增长,2013年已达到6多万公顷,其中缅甸有5.78万公顷,其余部分分布在老挝及泰北)。那么,面对国际社会和国内的质疑,美国政府对于阿富汗的毒品尴尬局面还有没有良策应对呢?

  评论这张
 
阅读(9177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