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密松水坝复工之难》(2014年)   

2014-02-26 21:16:31|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密松水坝复工之难

                                                                 《凤凰周刊》2014年6期  2014-02-26 

                                                                                            尹鸿伟

         [内容摘要]:“密松事件”非常具有典型性,已经成为中缅关系史的一块试金石,并引发中国在缅甸所有重大投资项目都被重新评估的风险。

        据缅甸媒体报道,2014年3月1日,多个缅甸民间团体将徒步从仰光到缅北密松大坝项目所在地,要求总统吴登盛在任期内宣布永远停止大坝继续建设,并向沿途民众解释建设大坝会造成的灾难性后果。
        对很多中国人来说,邻居缅甸近年来的变化有点匪夷所思——它不但改变了自身的政治状况,还改变了与中国传统的利益合作关系。
        “叫停密松水坝项目是2011年时的合力——美国以不断对缅甸政府施压和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并解除制裁为诱饵,加上缅甸各种组织包括昂山素季领导的全民盟抗议不断,总统吴登盛才正式宣布搁置密松项目。”中缅边境问题专家东子表示,“中国投资企业一直希望能够尽快重启项目,但除了遭遇越来越多的困难,还激发了缅甸国内更多的利益纠缠,尤其一些民间组织坚持渲染‘中国掠夺缅甸资源’的舆论。”
        即便如此,缅甸政府始终未给出密松项目的最终处置方案,只是不断强调中缅两国的友好关系,显示出其中的政治微妙。
 
                                                                                    吴登盛的惊人举动

        过去十多年间,中国对缅甸包括军事和经济在内的各项强力援助,在很大层面上有利于军政权的稳固和延续,也就等于间接宣布了欧美国家多年来对缅甸的各项制裁无效。国际社会普遍认为,贫穷的缅甸垂涎于中国对其农业、能源、水电、通讯和港口等国家基础建设的援助,以及供给数量惊人的廉价商品。
       继推出“2008宪法”,2011年选举出文职政府和总统后,缅甸与中国的关系便潜移默化地发生了改变。尽管中国曾经是缅甸军政府“唯一的盟友”,但是缅甸渴望成为一个正常化的国家,需要更多的朋友和合作者。
       2011年9月30日,上台仅半年的总统吴登盛作出了令中国尴尬的决定:单方面叫停伊洛瓦底江上在建的密松水电站项目。不过,他同时也强调要与中国政府进行友好协商,不希望此举伤害两国关系和友谊。”
       长期出入中缅边境的云南民间学者石安达说,“一直有观点认为缅甸近年的各种政治改革是作秀,却不知民主的步伐一旦迈出就很难回头。虽然‘密松事件’不会对中缅整体关系造成长期的损害,但提醒中国不能再以传统的方式与缅甸交往了。”
《密松水坝复工之难》(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2011年9月22日,居住在马来西亚的缅甸人在位于吉隆坡的缅甸大使馆外举牌抗议密松水坝项目的进行。)


       密松水电站项目主要由中国电力投资集团(下称“中电投”)云南国际电力投资有限公司负责,2009年底已在缅北克钦邦境内开工,为中缅政府计划沿伊洛瓦底江兴建总装机容量2000万千瓦的七座梯次电站的首座。密松水电站装机容量600万千瓦,原本预计2017年竣工。
       据缅甸媒体披露,在密松项目被搁置前,中电投已向迈立开江、恩梅开江和伊洛瓦底江的8个水电项目投资了12亿美元;项目搁置后,中电投每年至少损失5000万美元。
       “如果缅甸发生严重的政治变革,极可能危及中国的投资利益,甚至使中国失去一位传统的盟友,同时阻断西南方向唯一的出海口。”在缅甸经商20余年的一位中国企业家向《凤凰周刊》表示,“这些损失不仅仅是密松水电站,还可能包括已经开始运行的中缅油气管道,甚至使计划中的中缅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等许多重大项目被牵连。”
 
                                                                                       背后复杂的利益角力

       中国方面对于缅甸政府的突然决定非常恼火,外交部和中电投公开批评缅方行为荒唐,并认为“还是军政府时期稳定,这样的情况不可能发生”。一定时期里,中国与缅甸的关系出现了紧张气氛。“密松事件”也成为中缅关系史的一块试金石,并引发中国在缅甸所有重大投资项目都被重新评估的风险。
        然而,在中国为此事件焦头烂额之时,缅甸国内各派政治力量都一致叫好,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全国大团结——吴登盛的政治声誉也达到顶峰,成为傲对强邻的民族英雄。作为缅甸民主精神象征的昂山素季对政府搁置密松水电项目表示欢迎,认为政府倾听人民声音非常好,政府需要努力解决人民担忧的问题。
       东子指出,有关中国投资的大型项目几乎都遭遇麻烦的原因很复杂,每个项目不能一概而论,但总的来说是中方与缅甸的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民族组织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只要解决好这个问题,其他问题很难掀起大浪,遇到相关抗议时只需要进行必要的安抚和沟通”。
       2014年1月,克钦独立军副总司令甘茂接受缅甸《伊洛瓦底江新闻杂志》采访时表示:“缅甸报纸第一次报道时,我们便就密松大坝建设向缅甸前军政府元首丹瑞大将和中国国家主席提出正式反对意见,现在我们仍然坚持这一立场。”
       一名缅甸克钦人士表示,由于有母亲河之称的伊洛瓦底江承担着缅甸的航运、灌溉、补水等使命,密松水电工程建设将影响到下缅甸地区的战略、农业、运输和生态。当地克钦民族长期对缅族的统治持军事反抗态度,其中利益斗争复杂程度可想而知。
       “无论北部克钦人还是南部缅族人,都很担心中国企业的商业入侵损害缅甸的文化平衡和社会生态,因此重启工程最大的阻力将来自南部缅族地区。”这位克钦人士指出,“密松水电工程对克钦人有双刃效应,如果中国方面要坚持建,克钦一定会争取收益合同;如果中国方面放弃,克钦将大获全胜,即密松项目继续或放弃克钦都将是获益者。”
        石安达则道出其中玄机。“中国方面以为,只要与缅甸军政府及下属国有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就代表了两个主权国家国有公司合作的法律地位,谁也不能推翻或阻挠。但问题就恰恰出在这一点上。缅甸军政府在其国内为大多数民众和国际上大多数国家看来是不合法的,因此中国政府与其合作肯定要被地方民族利益者反对。”
       目前甚至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民族矛盾仍是缅甸国内的主要矛盾,单独与缅甸政府在管理争议未获解决的民族地区签订投资项目,就会陷入民族矛盾的冲突中,直至造成财产和人员的重大损失。
 
                                                                                            民间力量不依不饶

        如今,情况正变得越来越复杂。缅甸媒体不久前引述下议院一名议员的话说:“如果他们(中国企业)只在乎政府而不是人民的话,就不要来这个国家。”而当中电投伊洛瓦底江上游水电公司公布了密松项目首份社会责任报告后,缅甸的反对者仍称,中电投旨在粉饰不受欢迎的密松大坝项目。
        对于指责,中电投云南国际电力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光华解释称,中电投在中国国内和十多个国家都有大型投资,并非像有些缅甸媒体称“中电投专门掠夺缅甸资源”,“我们是一家操作规范、有道德水准的国有企业,而且要在缅甸长期发展,不是捞一把就走,不可能做损害双方利益的事情”。
       中电投公布的社会责任报告显示,2010-2012年其共使用1000万美元做环境影响评估,668万美元搞环境保护,并投入2500万美元安置2146名移民,2000万美元建设道路与桥梁,此外还捐赠了价值56.4万美元的稻米,捐款10万美元帮助当地农业生产。
《密松水坝复工之难》(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密松水电站项目的地理位置。)



      但部分缅甸媒体依然不依不饶:“报告是为了在2015年吴登盛任期之后重启密松项目作秀”,并对密松项目的公司股权情况进行了指责——中电投云南子公司拥有80%股权,而缅甸电力部为15%,缅甸亚洲国际公司为5%。
       值得注意的是,西方媒体对于缅甸的此类报道往往都集中在当地居民的抗议事件中,使外界普遍认为缅甸民间反对中国企业的呼声非常高;而中国企业往往只愿同官方媒体打交道,导致虽然作了许多正面贡献,却无法传递给更广泛的人群。
       这些情况也关系到2015年缅甸总统大选的走向。缅甸国内反对密松水电站建设的人士也希望在2015年大选之前,由政府宣布永久停止修建大坝。
       缅甸政治犯协会委员耶图考2月5日表示:“对于吴登盛来说,来自中国的压力有多大我们不知道,但缅甸是中国西南部的出海口,他们肯定要捍卫自己的国家利益。”他在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表示,“吴登盛可能会因为来自中国的压力而很难果断地做决定,但是作为老百姓必须有所作为,以这些行动来支持吴登盛宣布永久停止大坝项目。”
       正在为2015年总统大选频繁造势的昂山素季同样无法回避密松的问题。今年1月,昂山素季在回答民众询问时表示,是前军人政权同意发起密松项目,吴登盛总统也是前军人政权中的一员,他运用国家领导人的权力将项目暂停五年,因此这个问题只能去问总统,比如“他们是怎么同意这个项目的?怎样才能重启?中电投重启项目后会发生什么?”
       “处于政治转型期的缅甸,几乎所有的外资开发项目都有人出来反对,这不仅仅是针对中国企业。这与其社会发展进程和民众认知水平有关,要改变需要一个长期的宣传教育过程,现在着急也没有用。”中电投的相关人士坦言称,“当然个别中国企业在缅甸的作为也很糟糕,给当地民众留下了非常差的感受,进而殃及到所有企业。我们非常希望中国政府在具体问题上有所作为,既推崇优秀的企业也打击不良的企业。”
       李光华则建议,中国应该对缅采取“立体外交”,至少应该形成政府、企业和非政府组织三个层面,区别不同的对象对症下药,效果肯定会超过现在的“大包揽政策”。
 
                                                                                    中方艰难的复工努力

        “很多教训需要客观面对,中国人始终在用自己的思维和工作方式对待缅甸事务,因此产生矛盾在所难免。”在缅的一位中国企业家说,“由于中国对缅甸问题缺乏统一决策的指挥中枢,甚至存在金钱绑架政治决策,企业绑架政府走向的恶劣情况,因此对密松水电站搁置的变故措手不及,成为一次重大的外交挫折。”
        两年来,中电投邀请国际知名环保组织和相关权威机构对密松大坝重新进行环境评估,参与环评的国际组织和权威机构都赞同在这个条件上重启大坝建设。
        在东子看来,如今继续遭到的抗议和示威,证明密松大坝被叫停的真实原因并不是当时的环保理由,而是政治和利益分配因素,也说明中电投的努力方向是有偏差的。如果新的方案中不妥善解决缅甸各方的利益分配问题,就算取得缅甸政府的支持重新开工,密松大坝也将演变为新的军事冲突、宗教冲突和恐怖活动的源发地。“密松大坝的复工问题,中方只想作为一个投资者的角色,而不介入缅甸内部在密松大坝地区的控制权,最后肯定行不通。”
       他建议,根据缅甸近期颁布的《经济特区法》,中国方面可以考虑与缅甸政府商定建立“密松水电经济特区”,由中方负责成立“特区行政管理局”,向多方提供公平的就业机会,对涉及到的主要利益方以总发展基金账户来分配每年的收入;一些重要的岗位邀请缅甸中央、克钦地方政府、克钦民族组织以及各种相关利益方的人担任及互相监督。
       “密松水电经济特区的另一个重要功能,是使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在这个地区脱离军事接触,让双方不用担心这个地区的控制权落入对方手中,从而避免军事冲突。”东子说,“未来双方什么时候达成最终和平协议,解决好这个地区的控制归属后,这个经济特区就可以撤销。关键是中方要放开思路,借着缅方的开放思路去解决民族地区的资源开发矛盾,不能固步自封。”
       不过,中电投有关人士对“经济特区”的建议回应很谨慎,他认为企业的活动范畴是经济层面,不应该介入政治问题,“缅甸的政治问题实在复杂,企业一旦涉足进去就不容易退出来,更何况中国的政策历来是不干涉内政。对于缅甸中央政府与克钦地方势力的政治矛盾,我们最好的态度是等待他们自行解决,然后再继续项目建设”。他也称,“我们不会刻意去扩大矛盾,而是努力表现大度,目前交点学费吃点亏没关系。”
       耶博雍籍牙认为,事实证明战争手段并不能解决缅甸国内的复杂矛盾,在没有更好的方法以前,协助缅甸国内各派力量维持现状应该成为中国首选的外交政策。
       目前,中方也将目光投向下一届缅甸政府。大陆官方《人民日报》1月3日指出:“2015年缅甸大选后的新政府能否重启密松水电站项目,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如何说服缅甸政府和当地政治势力,接受密松水电站项目这一对中缅两国互惠互利的工程。”
                                                                  (原文地址:http://www.ifengweekly.com/display.php?newsId=7668)
  评论这张
 
阅读(1582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