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金三角贩毒寻求新通道》(2014年)   

2014-02-26 21:42:37|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三角贩毒寻求新通道

                                                                《凤凰周刊》2014年6期  2014-02-26 
  
                                                                                              尹鸿伟

          [内容摘要]:由于从缅甸进入中国和缅甸的毒品通道越来越艰难,于是通过老挝北部进入越南西北部再进入中国的线路受追捧,其中“海洛因”与“少数民族”两大特殊因素使得“老越北部大通道”越来越红火。

        2014年1月20日,越南审判有史以来最大的毒品案:被控贩毒者达89人,30人被判死刑(其中女性9人),涉及的毒品众多,包括近两吨的海洛因。越南法院透露,这些被告大部分来自越南西北部偏远省份,这些地区与中国和老挝相邻,当地居民多为生活贫困的少数民族,他们从2006年起开始把毒品从老挝走私到越南及中国。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东南亚办事处去年12月18日发布《东南亚鸦片调查老挝和缅甸》报告称,“金三角”地区鸦片产量2013年增长了22%,鸦片产量约为893吨,占全球鸦片总产量的18%。这其中,尤以缅甸为盛。作为世界上仅次于阿富汗的第二大产鸦片国家,缅甸生产的海洛因接近世界总产量近1/4。
        缅甸军事政治问题专家耶博雍籍牙表示:“缅甸的一些鸦片传统种植区,禁种运动曾经取得一定成绩,但随着外界需求和价格的上升,2006年后缅甸的鸦片生产不但逐年增加,总体种植区域也越扩越大。”
 
                                                                                    贩毒路线的改变

         缅甸传统鸦片种植区主要集中在北部掸邦和克钦邦,与中国西南部和印度东北部接壤,习惯上被称作“缅北和金三角地区”。数十年以来,每逢冬春罂粟(鸦片)生长的季节,站在中国边境远远望去,红白相间、色彩艳丽的罂粟花漫山遍野,在群山的庇护下流淌着浅黑色的浆液。
        据耶博雍籍牙介绍,截至2013年,除了最南方的伊洛瓦底省、仰光省、德林达伊省和孟邦共四个省邦外,缅甸其余10个省邦全部被发现在种植鸦片,而以前只有北部的掸邦和克钦邦种植。
        “缅甸约92%的鸦片种植在北部掸邦,当人们试图降低鸦片种植面积时,当地农户的主要收入来源也随之消失。”长期出入中缅边境的云南民间学者石安达告诉《凤凰周刊》,缅甸少数民族问题异常复杂,历史上鸦片种植主要是由少数民族在进行,缅族很少参与,但是现在,后者也开始种植。
《金三角贩毒寻求新通道》(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中缅边境风情,禁毒是醒目的因素之一。尹鸿伟/摄)


       在石安达看来,这主要还是经济利益驱动所致。以前主要是少数民族武装控制地区的种植最为严重,比如克钦独立军、佤邦联合军、果敢同盟军和掸邦东部同盟军(勐拉)等控制地区。“后来这些情况明显发生了变化,其中既有国际社会与缅甸政府的打压因素,也是各种少数民族武装不愿意以此为生的结果。”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东南亚办事处表示,金三角所在的缅甸、老挝、泰国交界地区罂粟种植面积连续七年呈上升趋势,2013年金三角鸦片产量已经达到2005年的2.7倍;估计缅甸2013年鸦片产量达870吨,比2012年增长26%。联合国则估计老挝、泰国2013年鸦片产量分别为23吨和4吨。
        长期以来,金三角与中国有关的贩毒路线主要为三条:一是从缅甸至云南经广西、广东至港澳;二是从缅甸至云南经新疆至哈萨克斯坦;三是从缅甸、老挝经越南至中国。
        随着中国打击毒品的力度越来越大,且加强了与周边国家禁毒的联系,查获的毒品越来越多,并且各缉毒部门建立了相对稳定的情报网络,特别是加强了与缅北少数民族武装的联系,使缅甸至中国这条贩毒路线的运行成本越来越高。云南省的一名缉毒人员透露,“毗邻金三角的毒枭贩毒成本越来越高,于是他们把目光投向湄公河对岸老挝北部及越南西北部路线。那些少数民族山区经济落后,基本上属于中国的同种少数民族跨境而居,但各国称谓有所不同。”
 
                                                                                        老越北部大通道

        除了通过缅甸,近几年通过老挝、越南转进中国的金三角毒品也越来越多。广西崇左市警方2012年6月公布的报告显示,崇左市有4县(市)与越南3省的10个县接壤,边境线长达533.7公里,跨境大小通道400多条,有13个边民互市贸易点,由于境内外人流物流往来频繁,境外毒品从越南取道崇左入境的问题日益严峻。
        自2006年下半年起,以前很少出现毒品的中越边境云南省红河州河口口岸,查获的入境毒品也迅速增多。上述缉毒人员证实:“越南通道已经有与缅甸通道竞争的趋势,不过缅甸通道进来的新型毒品比重越来越高,越南通道进来的仍以海洛因为主。”
        他解释称,由于缅北和老挝种植鸦片的主要是少数民族,与越南和中国的少数民族在语言文化、生活习惯上相同或相近,因此沟通上非常便利;加上缅老越中四国的边民往来自由,为毒品的流通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金三角贩毒寻求新通道》(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与老挝接壤的越南北部,生活着大量跨境而居的苗族。尹鸿伟/摄)



        据了解,从近年来出现在云南境内的毒品案件情况分析,跨境而居的苗族在其中的作用越来越显著,原因在于苗族在中国云南和广西,越南和老挝北部,以及缅甸和泰国北部都有分布。另外,与云南接壤的缅甸勐拉近几年由于缺少劳动力,还从云南省引进了大量边民去进行种植业,其中多为吃苦耐劳的苗族,而勐拉一直被认为是缅甸著名的毒品集散地。
        由于从缅甸进入中国和泰国的毒品通道越来越艰难,于是通过老挝北部进入越南西北部再进入中国的线路越来越受追捧,其中“海洛因”与“少数民族”两大特殊因素使得“老越北部大通道”越来越红火。
        随着中越边境地区交通日益便利,“缅甸-老挝-越南-中国”的国际贩毒通道越来越成熟。针对这些情况,中越两国已于2012年6月在广西东兴市成立了“中国东兴-越南芒街边境禁毒联络官办公室”,携手打击跨国跨区域毒品犯罪。中国国家禁毒委表示,下一步还将在广西凭祥和云南设立7个类似边境禁毒联络官办公室。
        与此同时,越南与老挝相邻省份的边防部队近年来也不断加强合作,旨在有效解决两国边境地区毒品走私及运输毒品的复杂现状。
 
                                                                                        矛盾根源在缅甸

        由于是越南有史以来最大的毒品案,而且被告全部是越南人,因此2014年1月3日起在与中国接壤的越南广宁省法院审理的案件受到国际媒体的高度关注。越南的检察机关称,89名被告属于四个贩运海洛因和其他毒品的国际贩毒团伙,他们从2006年开始,将毒品从老挝走私到越南及中国。法庭审理查明,这些被告大部分来自越南西北部偏远省份,与中国和老挝相邻,当地居民多为生活贫困的少数民族。由于地方偏远政府管理有限,那些地区一直都存在走私毒品活动,局势难以控制。
        越南自1997年以来特别加重对贩毒的处罚,走私100克海洛因就会被判终身监禁甚至死刑。此次毒品案除了30名被告被判死刑,同案另外59名被告中有13人被判终身监禁,其余46人最轻者获警告,最重者被判20年有期徒刑。
《金三角贩毒寻求新通道》(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2014年1月20日,越南广宁省审判有史以来最大的毒品案,30人被判死刑,其中女性9人。本次案件中被控者达89人,涉及的毒品包括近两吨海洛因。)



        从该案中发现,其中的毒品主要都来自缅甸,而且以海洛因为主,新型毒品的比重不大,贩毒人员大部分是少数民族,而非越南的主体民族京族。越南学者黎明远指出,海洛因、少数民族,这些发生在越南的情况与中国出现的情况很相似,证明越南和中国一样都是缅甸和老挝毒品的受害国与过境国。
        根据越南官方的数据,截至2013年9月,越南共有18万名嗜毒者。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2012年10月公布的《世界毒品报告》称,2010年中国登记海洛因吸食者数量从2002年的90万左右上升到110万,占东亚及太平洋地区海洛因使用者总数的70%以上。这些数字意味着从缅甸、老挝进入越南的海洛因只有少部分就地消耗,更多的则流进中国,甚至转到港澳及欧美国家。
        云南省上述缉毒人员表示:“海洛因远比新型毒品利润低得多,由于少数民族经济地位和文化层面都很低,因此轮不到他们操作新型毒品,新型毒品利益主要由一些势力强大、网络成熟的毒品集团控制。但两者也有共同点,那就是大部分都出自缅甸,少部分出自老挝。”
        “缅甸政府一直没有把禁种鸦片当做独立的工作来完成,而是将其与民族、政治、经济和军事问题合并考虑。”石安达说,“在缅甸的少数民族问题没有彻底解决、经济水平没有明显提升、缅甸军队没有足够强大前,缅甸政府很难彻底下决心禁种鸦片。”
                                                          (原文地址:http://www.ifengweekly.com/display.php?newsId=7671)
  评论这张
 
阅读(5284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