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大陆首度公开援助缅北难民》(2014年)   

2014-03-20 02:51:27|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陆首度公开援助缅北难民

                                                                       《凤凰周刊》2014年8期  2014-03-18 

                                                                                                   尹鸿伟

          [内容摘要]:中国主动关怀跨境民族,或将成为被鼓励的事情。只要缅甸内战不能真正停息,那么克钦难民的隐患还在,他们不仅仅会存在于缅甸境内,同样有可能不断越境进入中国。

        2014年2月21日-22日,中国红十字总会的援助车队驶出国门,进入与云南省接壤的缅甸克钦邦边境难民安置区。躲避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战火的近10万名难民,已经在当地饥寒交迫地生存了两年多。
        经费匮乏的克钦独立军(组织)不堪战争重负,只能给难民提供最基本的生活保障。虽然联合国难民机构和中缅两国的一些民间组织对难民伸出援手,但是力量极为有限。“我们一直通过各种途径进行求救,但是中国的救援行动总是显得很犹豫。”(缅甸)克钦妇女联盟的Seng 
        Hkawn表示,“我们希望强大的中国邻居为逃离战争的克钦难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和保护,并在中缅边境建立避难所。”
        2011年3月以来,缅甸国内局势发生巨大变化,也令与其保持长期友好往来的中国遭遇不少挑战,并不得不逐步改变既定思路。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大陆官方文献和媒体报道中,并不存在Seng Hkawn所说的“克钦难民”,而将其称为“缅甸克钦地区流离失所者”。不过,在缅甸国内和中缅边境地区,人们仍然习惯地将这些人称为“难民”。
 
                                                                                      复杂的外界援助

         2011年6月9日以来,缅甸政府军与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断断续续地发生武装冲突,人员死伤、难民流离、经济萧条、电力交通中断……各种战争副产品陆续增加,让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担忧不止。
        战争重新开始后,克钦独立军辖区内的所有男子和一些年轻女性都被迫到前线战斗,但即便全民动员,外界估计独立军的兵力顶多3万人,与政府军的50万无法相提并论。与此同时,许多妇孺长者被迫躲避战火,沦落为战争难民。
        据来自缅甸国内流离失所者和难民救济行动网络(RANIR)的La Rip介绍,有7.3万名难民一直居住在中缅边境克钦独立军(组织)控制区的19个营地里,缅甸政府控制区的几个营地还有3万多名流离失所者。“曾经有约5000名进入云南边境避难,但数月后被中国方面遣返回克钦地区,目前由战争造成的难民总数已经超过10万名。”
《大陆首度公开援助缅北难民》(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缅甸战火使中缅边境缅甸一侧出现大量难民营。尹鸿伟/摄)


        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因为战争而造成难民进入中国边境并非第一次。1987年5月,政府军对克钦独立军进行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围剿,由于时任克钦领导人执行不抵抗政策,“中央政府”被迫退到距云南省盈江县边缘数百米的“勒新”,很多人进入中国境内,当时的盈江县边境上还一度有过著名的“岔河难民村”。后来由于夏季丛林暴雨突来,阻挡了政府军的继续进攻,克钦“中央政府”才得以保存。
        由于缅甸政府军一直没有彻底放弃对克钦地区军事围剿,双方经历了多次谈判却因利益分歧过大没有实质效果。随着时间推移,数量巨大的难民已经令克钦财政不堪重负。Seng Hkawn表示:“如不能尽快得到援助,中缅边境地区可能爆发人道危机。”
        随着克钦邦局势紧张、战事不断升级,不少缅甸国内和国际的非政府组织积极投入到了了解事实、探索救援办法中,在克钦独立军总部所在地拉咱长期办公的“无国界医生组织”也加大了传染病控制跨境救援项目的工作力度。
        2011年12月,由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厅带领的代表团抵达拉扎,为6个难民营地分发了很多救援物资,但此后由于缅甸政府限制无法再到当地。2012年夏天,联合国机构得到中国政府的许可进入中缅边境线上的难民营,带去了可维持数月的食物及非食品物资。
        “由于缅甸政府方面的限制,联合国的人道主义救援机构不能进入克钦独立军控制区域。”La Rip说,“而中国的景颇(克钦)族和基督教社区在救助难民上承担了很多责任,他们始终同缅甸克钦地区的救援组织相呼应行动。”
        2013年2月,在经过多方努力后,国际红十字会的代表团终于突破了缅甸政府的限制,到达拉咱进行救援工作。但国际救援的过程也产生一些争议,许多人认为大部分物资和经费都被用于救助政府控制区里的小部分难民,而更多的难民生活在克钦独立军位于克钦邦和掸邦北部的控制区内,他们得到的救援始终很少。
 
                                                                                          中方援助的难处

        令La Rip不解的是,虽然中国一些地方政府愿意与人道主义组织保持密切联系,但官方始终拒绝为边境线上的难民提供公开和直接的援助,并且一直要求遣返进入中国境内的全部“流离失所者”。通过中国政府和克钦独立组织的协商,后者同意在自己领土内的勒纳总修建一个新的难民营来安置,因此进入中国的难民于2011年9月前后全部返回缅甸一侧。
        中国方面一直对克钦难民的援助有限,且个别地方政府对大量援助工作尽量低调处理。中国外交部在2011年8月曾对外解释:“许多在近期越过中国边境的克钦人并非难民,他们中的一些人在白天返回缅甸境内劳作,晚上在中国境内临时居住。中方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投入大量人财物力,向这些缅甸边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大陆首度公开援助缅北难民》(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缅甸克钦邦境内的难民安置点里生活着许多儿童。尹鸿伟/摄)



       对此,有中缅边境专家认为原因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克钦独立政府毕竟仍然存在,与当时果敢政府被完全击溃的情况不一样;二是与克钦族相对应的景颇族在中国是边境少数民族,与果敢华人(汉族)为主的情况不一样,不容易获得更多国人的共鸣。
        而各个难民点里“只见妇女、儿童和老人”的现实情况也让中国无法插手——一旦后方的困难全部由中方解决,那么前方的克钦军人就可以安心与政府军作战了,这样势必会引发缅甸政府军方面的不满。
        对于中方的顾虑,克钦独立军自然心知肚明,但仍然透过一些民间机构表达“中国政府的介入是避免人道主义危机继续恶化的有效途径”的想法。一名边境人士说:“如果主权国家政府不向中国提出援助要求,中方也担心会落下干涉内政的嫌疑,所以很多工作只能以民间的形式分散和低调地做,同时也要警惕克钦独立组织进行隐藏真相的宣传。毕竟缅甸内部的民族矛盾很复杂,中国不能顾此失彼。”
         克钦独立组织表示,在将近三年战事期间,联合国曾多次援救克钦难民,但多被缅甸政府阻挡,因此绝大部分援助来自缅甸国内社团、个人和克钦独立组织。“如果战争一直持续,无处可逃的难民们只能穿过边境进入中国。”La Rip说,“中国政府需要认识到形势的严峻性。”

                                                                                      首次援助意义重大

        2011年3月30日正式运作的缅甸新政府,以众多改革措施力图摆脱以往独裁的军人政权形象,踏上正常国家的道路,已经部分赢得国际社会的认可,并担任2014年东盟轮值主席国。
        长期以来,中国无论是在缅甸政府控制区,还是在克钦独立军控制区都拥有巨大的投资项目,而面对两者政治、经济利益分歧过大,甚至有着宗教、文化方面巨大冲突的情况下,长期坚持不干涉缅甸内政的中国早就遭遇新的考验。
        此次中国红十字会应缅甸红十字会的呼吁首次向克钦地区的流离失所者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也得到了官方媒体的高调宣传,“体现了中国红十字会和中国人民对缅甸人民的真诚关切和友好感情”。
《大陆首度公开援助缅北难民》(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2月21日,中国红十字总会援助车队进入缅甸克钦邦拉咱地区。大林/摄)



        中国红十字会此次以“中国红十字会赈济家庭箱”的方式,由缅方负责发放给1万个克钦地区流离失所家庭,并分别运抵克钦独立军控制的拉咱口岸和缅甸政府控制的甘拜地口岸,在政治策略上体现出一种平衡。这次行动同时得到克钦独立组织、缅甸克钦邦政府和缅甸红十字会的热烈欢迎,它们均对中国政府的公开救助给予了高度评价。
        新华社引述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郝林娜的话称,此次人道援助工作是中国红十字会首次进入周边国家冲突地区救助陷入困境的民众,“今后将根据考察情况和当地需求,与缅甸红十字会共同探讨在缅北冲突地区进一步开展人道主义援助的可行性”。 
        据克钦新闻社2月27日报道,10万难民中约有8万避难于克钦独立组织控制区的难民营中,总共1万箱援助物资中的4200箱运达拉咱周围的难民营,“中国救援队注意到难民营居民用水缺乏、厕所不够,难民希望第二次援助时能够帮助解决这些问题”。
        受此影响,联合国驻仰光办事处官员Aye Win随后宣布,联合国将在缅甸国内社团的协作下,向生活在克钦独立组织控制区内的战争难民提供粮食援助,并强调,“我们需要从缅甸政府军和克钦独立军两方面得到许可,特别是需要得到安全保障,允许救援车队进入克钦独立组织控制区。”
                                                                (原文地址:http://www.ifengweekly.com/display.php?newsId=7732)
  评论这张
 
阅读(1190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