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柬埔寨军医院卖肾乌龙案》(2014年)   

2014-09-15 15:54:19|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事件发生后,柬埔寨媒体还特意引述了世界卫生组织2012年的报告数据,称肾器官买卖占全球人体器官买卖黑市的75%。但对于每个肾脏的价格,柬埔寨媒体则说法不一:少的说“1万美元至1.5万美元”,多的说“3.5万美元至4万美元”。

                                                             柬埔寨军医院卖肾乌龙案

                                                                                   尹鸿伟


        在柬埔寨拥有崇高声望的王家军(柬埔寨武装部队)总医院(也称179号医院),被卷入一起“非法贩卖肾脏”的乌龙案,虽然最终金边初级法院检察署出面澄清了事实真相,但仍然给柬埔寨民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2014年7月1日, 一对涉及安排多名柬埔寨公民到泰国卖肾的父女被逮捕,他们随后向柬埔寨警方揭发了柬国內存在器官非法交易活动。此事件被媒体报道后,引发了柬埔寨社会的诸多猜测与恐慌,也给政府带来巨大压力。柬埔寨媒体称,当局随即出动更多力量循线追踪“幕后首脑”,却竟然牵扯出军医院高层。
        一时间,“军医院正副院长涉嫌勾结外国医生,从事非法器官买卖活动,震惊全国”的新闻报道充斥柬埔寨媒体。由于其中的“外国医生”被媒体直接指明是“中国籍”,也引起了中国舆论的注意。

                                                                           不满价格低廉报案


       “贩卖肾脏的情况一般都很隐秘,但其实在东南亚地区也很普遍,现在很多医院都有能力完成这样的医学手术了。”泰国曼谷的一名华商表示,“7月初在柬埔寨发生了那起贩卖肾脏案件,由于其中涉及到泰国的医院,因此泰国的媒体也有过报道。不过大家都没有太当回事,主要还是因为柬埔寨和泰国这些地方穷人太多了,而且类似事件也层出不穷。”
        按照柬埔寨媒体的披露,金边市反人口贩卖和保护未成年人办事处的警方在7月1日接到举报,称有柬埔寨公民被安排到泰国的医院卖肾,而且在价格上受到严重盘剥。柬埔寨警方随即出动调查,很快逮捕了40岁的任波拉和29岁的任阿西拉两名嫌犯,查出两人为继父和继女关系,他们涉及安排多名柬公民到泰国卖肾,从而揭开了柬埔寨存在人体器官非法交易活动的情况。

《柬埔寨军医院卖肾乌龙案》(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资料图:卷入贩卖肾脏的“乌龙案”柬埔寨王家军总医院(也称179号医院)。)

 

 

        柬埔寨警方称,该对父女涉嫌劝诱了5名柬埔寨男子到泰国医院出卖肾脏,并承诺每个肾价为1万至1.3万美元;由于卖肾者最后实际上只获得3000至5000美元,因此引起他们的不满而向警方投诉,从而揭开了这宗震惊全国的器官买卖案件。警方还表示,已经确认该父女是肾脏买卖的中间人,这也是柬埔寨警方侦破的首宗人体器官非法交易案件。
        然而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在继续调查后,警方于8月9日又抓捕了5名越南人,其中包括两名越南籍医生,一名越南籍制鞋厂工人,一名越南籍妇女。警方更获悉了惊人线索:柬埔寨王家军总医院(也称179号医院)也存在割除及贩卖人体器官的情况。该消息再度被新闻自由度很高的柬埔寨热炒,顿时震惊了柬埔寨国防部高层和全国民众。
        8月10日上午7时,柬埔寨副总理兼国防部长狄班前往军医院进行调查,并在医院行政中心与相关官员举行长达5个小时的会议。虽然军医院被众多媒体所包围,但是狄班在会议离开时,没有如往常一样向在场等候的记者发表谈话,似乎预示着其中隐藏着很深的秘密。
        柬埔寨媒体发现:8月9日傍晚6时,军医院院长李速万将军(三星上將)被传召前往警局配合调查,直到午夜12时才获准离开;隔天上午7时,李速万再次现身警局接受讯问。与此同时,51岁的中国籍外科医生曾范军也被警方两度约谈,大胆的柬埔寨媒体还偷拍到了该医生在警局内活动的照片,并且迅速刊登出来。

《柬埔寨军医院卖肾乌龙案》(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资料图:金边警察局副局长波隆松主持记者会,就柬埔寨王家军总医院涉嫌贩卖肾脏的情况进行澄清。(柬埔寨《星洲日报》图片))


        8月10日,警方对外宣布:已正式逮捕5名嫌犯,包括军医院院长李速万、副院长高拉沃、中国籍外科医生曾范军及一对越南籍男女。次日,《金边邮报》便以“医院的黑暗秘密”为题报道了该事件。
        金边警方还向当地媒体透露,过去一年来嫌犯利用军医院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安排捐肾人和外国肾病人在军医院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卖肾者大部分是来自越南,而接受肾脏移植的患者主要来自越南、印度尼西亚、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幕后策划人主要是越南人,他们扮演肾脏买卖中间人角色,通过各种管道物色卖肾者,然后在外国寻找买家”。
        警方还向媒体称,中国籍外科医生曾范军是一名教授,也是肾脏移植手术方面的专家,其是应邀到军医院工作的,负责柬埔寨肾移植手术医生的全面培训;其并不常驻柬埔寨,只是有需要的时候才会从中国过来,而另两名越南籍医生则是其“助手”。

                                                                                事件的真相被澄清

   
        正在此事闹得沸沸扬扬之际,柬埔寨的网络社交媒体上更透露出惊人“内幕”:军医院涉及和贩卖器官集团勾结,替愿意出卖器官的年轻人进行割除手术牟利,年纪最小的还未满17岁。还有消息称,这样的情况已经在军医院存在了两年时间,且多数肾脏器官接受者均是外国公民。
        “此前有一名肾病患者在军医院进行了手术,主刀的正是那名被捕的中国籍外科医生。由于患者手术后体内出现了异常,需要再一次进行手术,此事件立即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并介入调查。”金边市的一名市民透露,“警方发现了那名患者身体出现异常的原因,实际上是肾脏被医院摘除了,而以前医院似乎没有宣扬过能做这样的手术,因此决定对军医院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查。”

《柬埔寨军医院卖肾乌龙案》(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资料图:涉案的中国籍外科医生曾范军(左)和一对越南籍男女中间人。(柬埔寨《星洲日报》图片))

 

        警方透露,自7月1日以来他们已经先后两次在金边市查处了将肾脏携带到泰国进行交易的案件。而一些被摘除肾脏者也向警方陈述,有的是因无钱读书,有的是因需要钱抚养家人,总之都是为了钱才被迫将自己的肾脏卖掉。
        由于事件真相一时得不到确认,因此“割下的器官去哪了”便成为一个更大的疑问。柬埔寨媒体称,被警方逮捕的那对越南籍男女,相信是扮演“中间人”角色,他们负责介绍愿意出卖器官的越南公民到柬埔寨军医院进行器官割除手术,而那名中国籍外科医生负责操刀。
        《柬埔寨星洲日报》在8月11日的报道中甚至称:有关手术是在军医院高层同意下进行,而被割除的器官,全部会被送到国外。与此同时,李速万向警方承认军医院的确有摘取他人肾脏的行为,但否认转卖到国外;他还表示摘取他人的肾脏是为了医救其他需要进行肾脏移植的患者,称院方根本没有错,只是没有办理相关手续而已。
        警方很快将案件移交到了金边初级法院,事实上法院的检察署早在8月9日已经赶赴金边反人口贩卖和保护未成年人办事处,向警方调查该事件的具体情况。8月11日傍晚,金边初级法院检察署发表《文告》,就“军医院肾脏交易事件”作出了公开澄清。
        《文告》称,此事件是柬埔寨国防部与中国防部合作项目框架下的工作,由中方派送中国专业医生来为柬埔寨王家军总医院军医提供培训,以提高柬国军医有关肾脏移植手术的能力,目的是为了未来能帮助更多柬埔寨公民,因此不属于非法摘除人体器官行为。
        《文告》还表明了检察署的详细调查及相关证据,包括2013年7月12日柬埔寨国防部和中国国防部签署有关医疗设备援助的协议,及2013年12月14日军医院致函邀请中国专业医生的信函,“该事件完全属于医疗服务,是援救人命的行为,同时也是提高我国军医的医学能力,并未触犯我国刑事法。所以,我们确定此案件不属犯非法切除人体器官(肾脏)行为”。
        检察署同时还强调,涉及为切除人体器官目的而进行贩卖人口行为,才违反柬埔寨刑事法;如果发现切除人体器官的不法行为,检察署会依法严格对付。
 
                                                                               东南亚的共同课题


        柬埔寨警方在2014年7月初抓捕到涉嫌安排多名柬公民到泰国卖肾的任阿西拉后,便将情况通报了泰国警方,泰国警方随即也对国内26家合法从事器官移植的医院展开了调查。
  泰国媒体称,按照泰国法律规定,如果病人需要器官移植,只有家人以及结婚3年以上的配偶才能捐赠;然而柬埔寨女子任阿西拉在贩卖人体器官时,却托人伪造文件,谎称贩卖器官的人与在泰国医院接受器官移植的人属于亲属关系。
        此前2000年2月,泰国国内也曾发生一宗“泰国医药界最严重的丑闻”:泰国医药理事会发现5名医生非法贩卖人体器官,继而将5人的执照吊销。调查人员称,5名泰国医生从他们宣布为脑死的病人身上割取肾脏,然后转卖给等待接受肾脏移植手术的人士。
        另外,越南公安部预防和打击犯罪警察总局在2013年7月公开的一份报告也显示:越南的人口贩卖现象日益复杂多变,主要集中在越南与周边国家接壤地区,且呈现出上升和国际化趋势;除拐卖妇女和儿童(占80%以上)外,越南贩卖人口犯罪还包括拐卖男性人口、婴儿,以及贩卖人体器官及代孕等。

《柬埔寨军医院卖肾乌龙案》(2014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柬埔寨的公路运输景象,大部分人仍然生活在贫困中。尹鸿伟/摄)


        2014年8月11日上午,金边警方曾将两名越南籍医生、一名越南籍制鞋厂工人、一名越南籍妇女和一名中国籍外科医生共5名外国人,还有军医院院长、副院长及一名医生共3名柬埔寨人控上金边初级法院,但法院基于柬埔寨尚未制定法律管制器官移植手术,现场驳回了警方对全部8人的控诉。
        8月11日下午,金边警察局副局长波隆松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军医院前后进行过10次肾脏移植手术,卖肾者全部都是越南人,没有柬埔寨公民。他还表示,军医院涉及肾脏器官移植手术,属于“人道主义行为”,并没有涉及违法活动,“买卖双方都是你情我愿,没有谁强迫谁”。
        在金边初级法院检察署正式发布《文告》澄清之前,柬埔寨王家军的宪兵部门也接获了对军医院的举报,内容同样是“军医院涉嫌卷入人体器官买卖”。宪兵部门对此事件也非常重视,立即与警方取得联系,双方一起协作进行了调查,因此对讯问军人身份的当事人形成了很大便利。
        此事件发生后,柬埔寨媒体还特意引述了世界卫生组织2012年的报告数据,称肾器官买卖占全球人体器官买卖黑市的75%。但对于每个肾脏的价格,柬埔寨媒体则说法不一:少的说“1万美元至1.5万美元”,多的说“3.5万美元至4万美元”。
        不过,这些“肾脏价格指数”一直没有得到官方渠道的确认。《柬埔寨日报》还称,柬埔寨法律明确禁止器官买卖,违犯者可判处7年至15年有期徒刑,“但被摘掉肾的人将面对生命危险或者落下终身残疾”。
        一起关于柬埔寨军医院涉嫌贩卖肾脏的“乌龙案”就此落幕。

  评论这张
 
阅读(10734)|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