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旧文回顾)尹鸿伟观点:《宽容对待缅甸军政府的转型之路》(2010年)  

2015-11-17 14:32:24|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尹鸿伟注:关于缅甸的民主转型,我早在2010年就预测将翻天覆地,并且有了提前的祝愿。今天再度重贴旧文,不是自夸,而是务实。2010年,这篇预测文章仅在我的博客里,阅读量就达到13万多人次;但悲哀的是,文章随后却被屏蔽,尽管其刊登于新华社的媒体……


尹鸿伟观点:《宽容对待缅甸军政府的转型之路》(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记者的新闻博客


        军政府的“保守派”相信:没有强大的军队力量作保证,缅甸联邦就会像前南斯拉夫一样分裂。图为今年3月,缅甸在新首都内比都举行阅兵式,庆祝建军65周年。  张云飞/摄

                                                                     缅甸军政府的转型之路

 

    虽然军队在各级议会中仍将拥有25%非经选举产生的议会代表席位,但是从数据上看已经不具备压倒性优势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尹鸿伟发自昆明 在拥有4600多万人口的缅甸联邦举行20年来的首次大选——这条消息被不少西方媒体嗤之以鼻,因为后者坚信“缅甸将军们不可能放弃手中的权力”。
  不过缅甸仍然倔强地进行着改变:在2008年全民公决通过了《缅甸联邦共和国宪法》后,其为今年全国大选所做的准备工作也一直没有停歇。新宪法所规定的“实行多党制”、“实行市场经济制度”等政策,尽管不被西方看好,但从法律层面已预示着:饱受西方“独裁”口水围剿的缅甸军政府已经开始着手转型之路。

                                                                                 军人统治的历史缘由

 

缅甸将军们1988年在国家经历数月政局动荡后,决定出面接管国家政权,同时废除宪法,但是政局此后并没有回归稳定。1990年,代表将军们的政党在一场大选后意外败给了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民盟)。其后,一方面他们不愿接受后者的领导;另一方面昂山素季也无力应对缅甸众多地方民族武装。于是,缅甸延续了长达20年的军人统治。

2010年11月08日 - 嘉善老章 - 嘉善老章
(缅甸佤邦首府邦康街头,标语“部队是和平的保障”醒目可见。 尹鸿伟/摄)

 

  在缅国内,主要有三股政治力量,包括军政府、各民族武装力量和民主势力。后两者与前者之间的斗争几乎没有停止过,而且也从没有出现过哪方占有绝对优势的时期。除了长期软禁、关押政治犯外,一些保守的缅军政权高官一直坚持“一个血统、一个声音、一个领导”。对他们而言,对地方民族武装的招安几乎等同于“国家分裂”。所以,要求各武装交出武器,甚至不惜动用武力征服缅北地区,同时以此解决毒品问题的意见,一直在军政权中存在。
  这就是包括联合国对缅甸提出的三方民主对话的呼吁一直得不到响应的重要原因。军政府的“保守派”相信:没有强大的军队力量作为保证,缅甸联邦就会像前南斯拉夫一样,沿着各邦的边界,迅速分裂成许多小国。

                                                                                     苦难之中寻出路

 

在过去30多年里,发达社会对缅甸的援助少得可怜,特别是美国说多做少,甚至以“军政权必须进行自身改革并允许适度民主”为理由对其进行经济封锁。这样的措施都使得缅甸经济发展缓慢,成为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不过,西方的经济打压最终难为的还是缅甸普通民众。
  此外,外界对缅甸国内情况的认识一度受到西方舆论的误导,甚至有被妖魔化的成分。虽然缅甸政府对民众行为有着诸多限制,但是作为一个以佛教信仰为主的国度,不但本国人的活动自由度很大,事实上外国游客在缅甸也不会觉得有太明显的活动限制,并且缅甸的老百姓、警察甚至军人都很少有不礼貌和刁难行为,外国游客可以明显感觉到各种宗教信仰在缅甸国内和谐共存。

与此同时,对有着英国殖民历史的缅甸人而言,英语也是他们从小学习的语言,所以缅甸人获取外界信息并非难事,穿牛仔裤、玩摇滚的缅甸青年自然也“并不稀罕”了。只不过,在“开放”的缅甸人心中,根深蒂固的佛教信仰仍让他们保持一颗平和的心,并约束他们的行为规范。
  而此番缅甸军政府之所以不辞辛劳推动选举活动,除了希望能够获得政权的合法性,以“文官政府”崭新面目示人,更希望能够由此改变外界的评价,最终突破外界封锁,获得经济发展的机会以及与国际社会的正常交往。

                                                                                   转型前的精心准备

 

为了这次大选,已经执政20年的缅甸将军们提前进行了精心准备。
  缅甸军政府于1993年9月主导成立了缅甸联邦巩固发展协会(简称“巩发会”),至今已发展了2167万会员,接近缅甸总人口的40%。“巩发会”通过大量吸收青年人,将组织铺向全国城乡,为军政府执政奠定了群众基础。
  目前,在符合条件参选的政党中,尚没有政党能对代表军政府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简称“巩发党”)产生威胁。由于“民盟”和掸邦民主联合会等五个最具实力的原合法政党出于抵制大选等原因,未能在今年5月6日前提交重新注册申请,已经被政府宣布就地解散,而其他政党普遍都存在成立或合法化的时间短等弊端,对国家基层民众缺乏影响,不容易获得支持。
  为了配合党派参选工作,缅甸现任总理登盛及22名部长已经在2010年4月26日宣布以文官身份参加大选,军政府第三号人物、总参谋长瑞曼等15名军官也在8月宣布辞去军职,参加议员选举。按照目前的情况估计,除了新宪法保留给军人的25%的委任席位,以“巩发党”现有强大力量,在另外75%中获得足够选票和议席,已经没有多少悬念。

尹鸿伟观点:《宽容对待缅甸军政府的转型之路》(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记者的新闻博客

 

(佤邦领导人、佤邦联合军总司令鲍有祥。 资料图。)


  军政府同时也在继续着收编各地少数民族武装的步伐,希望解决地方武装割据的问题。如今,军政府的方案是,命令少数民族武装接受政府改编,军队指挥权交由两名少数民族军官和一名政府军官负责,由军政府统一领导和指挥。
  这种情况下,除了克钦新民主军、克耶邦部队等数支力量薄弱的少数民族军队表示同意,其他数支诸如果敢同盟军、克钦独立军和佤邦联合军等武装则不同意改编,或者希望与政府讨价还价。渐渐失去耐心的政府军去年8月寻机武力击溃了果敢同盟军,但与其他民族武装仍然处于军事对峙阶段。不过,地方民族武装也没有机会和能力影响大选的进行。
  曾经在缅共人民军中服役的一名知情人士透露:“现在大部分少数民族武装都愿意与缅政府谈判并接受改编,一是因为清楚打不过政府军,二是看到缅政府有了改变,三是知道西方社会也在加大对缅政府的压力。不过缅政府也不是来者不拒,比如对于军事力量最强大、且态度反复无常的佤邦联合军,武力彻底征服的可能性就很大。”
  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力量,都希望缅甸政府能够和平进行大选,同时呼吁各少数民族武装放弃武力争斗参与大选,并且积极出面斡旋各方达成共识。不过,缅甸国内的各派势力斗争仍然非常复杂,外界意见恐怕很难影响到其内部。

                                                                                   转型之路不轻松

 

11月7日的多党制全国大选是缅甸军政府2003年8月宣布的七点民主路线图(详见本版“链接”)的第五步,尽管不被西方舆论看好,但不能否认军政府确实在向前推进着自己的承诺。
  虽然军队在各级议会中仍然将拥有25%非经选举产生的议会代表席位,但是从数据上看已经不具备压倒性优势,即另外75%的议席开放给各政党竞争,传统的军人政权力量要想掌握接力棒,也必须通过政党、议席来实现,而不是像以往一样可以随意发号施令了。
  这些转变也取得了一些正面的效应,尤其缅甸媒体被允许不断对全国各党党部揭牌仪式和竞选活动进行报道,使获得参选资格的30多个政党均有机会扩大自身影响。曾经抵制此次大选的缅甸民主派领袖昂山素季也表示了一定程度的认可,“对公众关注大选的政治程序感到欣喜”。显然,虽然其他政治力量仍然不能与军政府势力抗衡,但他们正形成除军政府、民主联盟之外的政治新势力。
  而外界仍指责军政府“不民主”的声音其实面临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缅甸各地方民族武装力量目前的各种“独立”、“高度自治”等利益诉求,即便是“民盟”等民主力量上台执政也不可能妥协,因此恐怕在这个问题上同样很难达到国际社会的“民主标准”。
  “不能让缅甸军政府对目前国家的混乱承担全部责任,各种一意孤行的民族武装、民主势力也应负部分责任。”缅甸密支那的一名华裔商人说,“政府和老百姓其实是两回事,对于主体民族缅族而言,我觉得他们其实很善良,完全不是美国电影里丑化的模样。现在国际社会对于缅甸不甚了解,一味的歧视和孤立非常严重,这不利于矛盾的化解。”
  显然,缅甸军政府目前背负的历史债务和需要面对的现实矛盾都异常复杂,不过尽管还存在诸多限制,或者说还有着很多挑战,但缅甸军政府能够迈出这一步着实不易,真正关心缅甸的国际舆论或许可以表现得宽容一些。

                                                                               七点民主路线图计划

 

缅甸军队1988年在国家经历数月政局动荡后接管国家政权。2003年8月,军政府宣布旨在实现民族和解、推进民主进程的七点民主路线图计划。
  七点民主路线图计划主要包括恢复举行国民大会、成立新宪法起草委员会、全民公决新宪法草案、举行多党制全国选举、向民选政府移交国家权力等。
  2004年5月,制宪国民大会在中断8年后复会。2007年9月,国民大会完成使命,确定新宪法制宪原则,缅甸未来国名为缅甸联邦共和国,实行总统制,设立民族院和人民院上下两院,实行多党议会民主制度以及市场经济制度。
  2008年5月,《缅甸联邦共和国宪法》在全民公决中获得通过。今年3月,缅甸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正式颁布大选法和政党组织法。这些法律包括《联邦选举委员会法》、《政党注册法》、《议会人民院选举法》、《议会民族院选举法》和《省邦议会选举法》。
  路线图最后一步,就是今年11月7日缅甸全国选举和向民选政府移交国家权力。

                                                                  特殊氛围笼罩中缅边境

 

    中国游客被限制过境的情况不光针对佤邦地区,而是遍及所有中缅口岸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尹鸿伟发自中缅边境 “现在邦桑那边冷清多了,不像以前了,主要因为可能要打仗,而且中国人也过去得少了。”尽管缅甸掸邦第二特区(俗称“佤邦”)方面早已把自己首府所在地改了个更为吉利的名字“邦康”,但是长期生活在云南省勐连县边民仍然不太习惯。在大家印象里,这座与中国一河之隔的缅甸小城镇,以前是缅共中央所在地,后来是金三角毒品的重要输出地之一,目前为佤邦联合军的核心腹地。
  自2009年8月相邻的果敢地区被缅甸政府军武力收复后,作为缅甸现存力量最为强大的地方民族武装,佤邦联合军的一举一动便成为缅甸政府“重点防控”对象。随着缅甸大选日期的临近,拒绝接受政府命令改编军队、参加选举的佤邦状况备受外界关注。

                                                                                  中国游客被限制过境

  前往中缅边境自驾游的中国游客已经感受到了河对岸的“特殊氛围”。
  以前,只要持有中国身份证的游客,都可以在到达云南勐连县城后办理一种《中缅边民通行证》自由出入。但是今年十一假日,当许多游客兴致冲冲赶到勐连,却被告之“不能过境”,就连勐连本地人也逐步受到了一些限制。遗憾的游客们只能止步于界河上的勐阿桥头,摄影留念后返回。目前,每天能够在两地自由往来的主要是佤邦的居民。
  “佤邦与中国关系一直非常亲密,尤其与边境地区的当地人好像就是一家子。前几年才开始有了这样的限制,起初主要是因为中国政府打压境外赌场的全国统一行动,所以不允许中国公民随意出入;后来,则是因为果敢的战事发生,并且果敢被打败后,一直有消息说缅甸政府军将进攻佤邦,虽然双方一直没有开打,但是为了安全考虑,中国政府当然就不会让中国人随便出去了。”一位当地居民介绍说。

(旧文回顾)尹鸿伟观点:《宽容对待缅甸军政府的转型之路》(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在中国边境口岸,每天能够往返缅甸佤邦与云南勐连的人员已经很少。 尹鸿伟/摄)


  他表示,当地人对于这些限制不是很在意,因为彼此都太熟悉,许多人都有亲戚、朋友在佤邦,所以每天有办法来往,而当地的公安边防也没有对他们太严格,“因为缅甸政府军还没有与佤邦武装真正交火”。对面的佤邦警察管理更为松懈,他们更愿意中国人过去消费、做生意。
  事实上,中国游客被限制出境的情况不光针对佤邦地区,而是遍及所有中缅口岸,包括由缅甸政府军控制的瑞丽、畹町两处国家级口岸。
  目前,在缅甸国内众多的地方民族武装中,与缅甸政府军仍然保持战斗状态的有掸邦军、克伦军等;其他如克钦独立军、佤邦联合军等,似乎战事也呈一触即发之势。这些情况让邻国烦恼:“保持战斗”经常令泰国苦不堪言;“紧张对峙”时一旦爆发战争,也将波及到中国边境安全,犹如果敢战事后大量难民涌进中国,甚至中国军民也被战火误伤。
  另外,除了在生存问题上需要把缅政府当作“共同敌人”外,各民族武装间的矛盾和斗争也经常发生,甚至不惜使用武力。总之在东南亚的版图上,战争和毒品一直是缅甸这个苦难国家百余年来的主题。

                                                                                    佤邦的长期危机

 

“其实果敢同盟军在缅军进攻下一击即溃,基本没有什么像样的抵抗,同盟军的战斗意志和能力远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强。”一名熟知当时战局的边境人士说,他认为,“如果缅军对其他少数民族武装故伎重施,在没有外国军援的情况下,估计后者都无法坚持。”
  然而,虽然由前缅共人民军余部演变过来的佤邦联合军一直是缅政府的心头大忌,但为了应对其国内民族武装林立、斗争复杂的局面,缅政府和佤邦又不得不进行一些利益合作。最为典型的便是:1996年1月,双方合力打击迫使“金三角”大毒枭坤沙投降,随后佤邦获得了坤沙的大部分地盘后,控制地区扩大了70%。
  坤沙的迅速灭亡,使缅政府和其他民族武装同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也意识到了佤邦军的力量不容忽视。
  曾经,佤邦把消灭毒品作为自身继续生存下去的理由,但是缅甸政府的要求更长远,希望对其武装进行整编,改制为边防警察,并接受政府军的统一领导。对于这样的决定佤邦自然不可能接受,它一直希望成为拥有“高度自治”的特区。所以,数年来双方一直处于谈判却无多少进展的状况。
  对于2008年完成的缅甸新宪法投票,以及马上就要进行的大选,双方的表现都不太积极,根本原因就在于都没有得到对方的满意回应。缅甸政府军在2009年8月武力征服果敢后,一直试图安抚当地民众,以利于和平收编其他36支地方少数民族武装。是年11月11日,缅北地区的克钦新民主军和缅东地区的克耶邦部队转型为“边境保卫部队”。按照2008年缅甸宪法规定,改编后的部队能够享受到与政府军相同的待遇,包括制服、军饷和其他福利。
  “(在佤邦看来,)缅甸政府是没有信用的,所以他们说什么佤邦都不相信。”一名与佤邦往来密切的人士透露,“现在的僵局在于,佤邦要完全独立没有可能,但是缅甸政府也在千方百计阻挠其参与国家事务的机会,而且佤邦的力量长期局限在缅北一带,其对于整个国家的情况也缺少了解,对于缅甸其他地区更缺少影响力。”
  他认为,缅政府和佤邦长期处在一种互相利用、互相猜忌状态中,但是对于如何击溃对方却都是“力不从心”。
  由于长年打仗,据说佤邦已有1万多青壮年死于战火。尽管佤联军对外号称有数万军队,实际上只有3个正规师和1个军区,常规兵力不超过2万人。而就是这样的一支地方民族武装,拥有50万军队的缅甸政府军却一直未能将其解除,足见其生命力顽强。并且在很多时候,缅甸政府甚至不得不依靠佤联军的帮助对其他的一些公开反叛武装进行围剿——“以少数民族克制少数民族”,可见此间关系的复杂,也说明缅甸目前类似的民族武装太多,使政府军有些难以顾全。
  有意思的是,尽管缅甸政府与佤邦军矛盾重重,但遥远的美国却对两方都看不惯:前者被视为“军人独裁”,后者是“贩毒军事武装”(进入21世纪以来,缅甸各武装组织“以毒养军、以军护毒”的格局并没有太多变化,一直成为缅甸政府绞杀的理由,同时也备受国际社会诟病)。

                                                                            边境解放军人数并不多

 

虽然在中国勐连一侧尚“风平浪静”,但是“佤邦那边会不会打仗”却一直是当地许多好事者茶余饭后的讨论话题,许多人甚至还会打赌“打起来到底哪方会赢”,同时也对可能战争带来的混乱和难民等问题表示担忧。而对于缅甸即将开始的大选,许多中国边民们都认为,“由于选举结果难有悬念,佤邦不会有兴趣参加,当然不参加也不会对佤邦有多少影响。”
  在勐连街头,经常可以看见挂佤邦牌照的车辆在行驶,对佤邦人而言,中国是一个非常富有和安全的国家。尽管勐连在中国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边陲小城,但相比于佤邦的条件,已经算是一座繁华城市了。

“佤邦和缅甸政府控制区基本属于互不往来的情况,虽然佤邦也控制着与泰国北部接壤的一些地区,但是他们也很让难从那里去泰国,所以他们的购物活动基本都在中国进行。”勐连县一名商人介绍道,“他们的购买量很大,勐连的许多生意就是靠他们在支撑,而且佤邦人与中国人的关系一直都很融洽。”
  事实上,佤邦有实力的一些人士不仅把勐连当作消费场所,他们中许多人还通过当地亲戚朋友进行了投资,甚至购置了房产。显然,如果战事发生且不利于佤邦时,他们可能会以各种理由进入中国避难。
  众所周知,2003年夏天美国政府咄咄逼人地表示要通过泰国边境进入缅甸,对“贩毒军事组织”缅甸佤联军动武时,在缅甸国内也曾引起了一阵恐慌,而担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中国也决定由解放军配合原当地的边防警察部队,共同担任守卫中缅边境的任务。
  中国正规军重新部署到中缅边境,引起了许多国际问题专家的注意。从战略和军事方面来看,一旦缅甸局势失控,边界出现武装冲突、军火和毒品走私,都将严重影响中国南疆的安全和稳定,而有了正规军的驻防,可以防止混乱状态蔓延到中国;更为重要的是,一旦缅甸局面失控,外国军队就有可能借机进入缅甸,而解放军可以作出快速反应,为中国免受战火波及营造隔离带。
  不过,许多勐连本地人都表示“外界(专家)的说法有些夸张,目前解放军在本地驻守人数其实很少。相对于缅甸这样的东南亚国家而言,中国现在力量很强大,紧急调动军队都非常快了,平时根本不需要这么紧张,否则就打扰老百姓的生活了”。

 (原文地址:http://news.xinhuanet.com/herald/2010-11/08/c_13596062.htm


 (旧文回顾)尹鸿伟观点:《宽容对待缅甸军政府的转型之路》(2010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转发至微博
阅读(130302)| 评论(63) | 编辑 |删除 |推送 |置顶

尹鸿伟注:同一时期的另外一篇文章,刊登于《南方人物周刊》。

                                       宽容看待缅甸军政府转型
                                                         2010-11-17 14:27:00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广州) 

尽管还存在很多局限,但缅甸军政府能迈出大选这一步也不容易,对国际舆论而言,或许可以表现得宽容一些

特约撰稿 尹鸿伟

11月7日,缅甸举行20年来首次大选。许多媒体一如既往地认为,这不过是军政府为其铁腕统治戴上文明面罩的花招。泛民主派也一口咬定,由于选举过后昂山素季才可能被释放,“缅甸大选”不过是一场精心策划、换汤不换药的游戏。

缅甸军人统治已经长达20年,在与国内另外两股政治力量民主势力和各地方民族武装明争暗斗、兵戎相见之际,其还一直承受着国际社会的经济封锁和政治孤立。此次多党制全国大选是缅甸军政府2003年8月宣布的七点民主路线图的第五步,该路线图主要包括恢复举行国民大会、全民公决新宪法草案、举行多党制全国选举、向民选政府移交国家权力等。

包括中国、印度在内的国际社会力量,都希望缅甸能够和平地完成大选,同时呼吁各少数民族武装放弃武力争斗参与大选,甚至积极出面斡旋各方达成共识。不过,缅甸国内的各派势力斗争仍然非常复杂,外界的意见目前很难影响到其内部,

尽管情况不是那么如意,但不能否认的是军政府的确在向前推进着自己的承诺。缅甸军政府需要面对和解决的矛盾还非常多,期望其一夜之间就转变为民主国家的想法显然太过天真。不过,军政府独裁国家如果要转型为民主国家,其实远比政党独裁国家要简单得多,因为后者的组织机构会更加严密,利益争夺会更加复杂。

事实上,缅甸军政府之所以进行选举活动,除了希望以“文官政府”面目崭新示人,更希望能够由此改变形象,最终突破外界封锁,获得经济发展的机会以及与国际社会的正常交往。缅甸军政府早于1993年9月主导成立了“缅甸联邦巩固发展协会”,至今已发展了2167万会员,接近缅甸总人口的40%,大选准备期间,以该协会为基础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组建,所有会员都变身为“党员”,显然其是此次参选37个政党中实力最强的。

为了配合党派参选,现任总理登盛及22名部长在4月26日宣布以文官身份参加大选,军政府第三号人物、总参谋长瑞曼等15名军官也在8月宣布辞去军职,参加议员选举。除了新宪法保留给军人的25%委任席位,以“联邦巩固与发展党”的强大力量,在另外75%中获得足够议席已经没有多少悬念,即缅甸将军们将换张面孔继续执政。

不过,军政府的种种努力并没有得到外界认可,即使在投票当天,仍然有许多媒体把“断网络”、“封海关”、“不邀请国外记者采访”等作为报道重点 ,而对于选举本身的关注缺乏热情。虽然参选的其他政治力量仍然不能与军政府势力抗衡,但它们正形成除军政府、民主联盟及民族武装力量之外的政治新势力,或许能够为最终改变军人统治模式创造条件。

换言之,以前缅甸军政府一直被指责,现如今其自愿向前走出了一步,外界依然在骂,那么假如它重新缩回脚步,又能怎么奈何它?外界长期打压已经令缅甸贫困、落后,但却不能使掌握着国家资源的军政府本身真正被困,而只会让普通民众受害。

虽然外界对于缅甸军政府指责不断,但却忽略了另外两方政治力量的现实关系。首先各地方民族武装力量影响范围都很有限,很难在短时期里达到影响整个国家的能力,事实上民主力量一方也存在如此的局限;其次是两者的关系问题,虽然他们都对军政府不满意,但彼此的利益与出发点却完全不一样。由此,对于少数民族武装要求“独立”、“高度自治”等不会轻易放弃的利益诉求,即便是民主力量上台执政也不可能妥协,即同样会出于国家利益继续打压,情况与军政府不会有太大差别,同样达不到国际社会的“民主标准”。

    “好孩子是夸出来的。”这句中国俗语放在军政府的身上显然是恰当的。试想,国际社会对其打压、围堵这么多年,也没有能够改变其统治状况,现在又怎么能要求缅甸马上就转型成彻底的民主制度国家,更何况“民主制度”一直是个缺乏具体标准的东西。

显然,缅甸军政府目前背负的历史债务和需要面对的现实矛盾都异常复杂,加之很少能够得到国际社会的谅解与支持,其在2010年希望通过大选实现转型之路并不轻松。尽管还存在很多局限,但缅甸军政府能够迈出大选这一步也不容易,对于真正关心其发展的国际舆论而言,或许可以表现得宽容一些。

(本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 netease
(原文地址:http://news.163.com/10/1118/02/6LO4M33D00014AEE.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4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