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直击缅甸25年来最自由大选》(2015年)   

2015-12-04 15:43:26|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直击缅甸25年来最自由大选

                         
                                                                      作者/尹鸿伟(发自仰光、曼德勒) 

             
    摘要: 虽然大选尘埃落定,但是缅甸的现实仍然复杂。由于仍有几百万人无缘此次选举,有人认为缅甸尚处于“受约束的民主过渡期”。

        仰光街头,滂沱大雨并未令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下称民盟)的支持者热情退却。当地时间11月9日首批点票结果公布后,民盟总部外挤得水泄不通。在无数镁光灯的簇拥中,缅甸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季前往民盟总部,向在外聚集等待的大批支持者发表演说。
        她表示,在官方公布选举结果前暂不宜谈论选情,但“即使我不说,民众也知道”。她还呼吁支持者避免挑衅落败的对手,应保持冷静平和,同时希望大家合作为国家利益着想。此前民盟发言人温登称,有望取得逾七成议席,足以自行筹组政府。

《直击缅甸25年来最自由大选》(2015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缅甸希望快速蜕变为拥有多党民主政治、私人市场经济、对外开放、充满了生机和活力的国度。)


        这是缅甸25年来第一次举行公开竞争的大选,共有6038名候选人角逐1100多个国家和地方议会席位,分别来自91个党派,并包括310名无党籍独立候选人。执政的缅甸联邦巩固与发展党(下称巩发党)和最大在野党民盟成为最大看点。海外选举观察员形容此次选举意义非凡,据信,投票率高达80%,投票过程也未出现暴力或违法事件。国际舆论则称其为“里程碑式的选举”,“是检验缅甸选举制度是否公开、公平、公正以及是否具有透明度的试金石”。
        根据缅甸选举委员会的规划,11月8日投票完成后,9日起逐步宣布开票结果,正式结果公布仍需两周;即便民盟最终取得胜利,真正的高潮仍是明年2月——届时,新一届缅甸联邦议会将选举产生新总统,并组成新一届政府。
        《凤凰周刊》特派记者于缅甸大选前来到仰光和曼德勒,观察这个希望快速蜕变为拥有多党民主政治、私人市场经济、对外开放、充满了生机和活力的前军政府国度,在选举期间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狮子和孔雀之战”


        虽说选举日一派祥和,但外界不知道的是,在选举之前,一次袭击事件曾令大选蒙上阴影。
        7月14日傍晚,缅甸11媒体集团主席丹图昂(Than Htut Aung)下班后独自驾车回家,在仰光街头等待红灯时遭遇不明身份男子的袭击。“当时有五名男子用弹弓袭击我,车窗被数枚铁质的弹丸穿透,所幸没受伤。”虽然时隔四个月,丹图昂向《凤凰周刊》回忆这起事件时仍心有余悸,也对政府的处理方式颇有微词。“政府对这件事很不重视。他们一直不把完整调查资料给我,但我派人调查发现,袭击的人当中有一个来自军情局。我在媒体上登了这个人的相片,但直至今日,他们也不抓这个人,反而抓的是与此事关系不大的司机。”丹图昂说。
        作为缅甸影响力最大的传媒,11媒体集团长期聚焦国内贪腐现象,并尖锐批评其他社会弊病,丹图昂也被外界视为“推动缅甸变革,支持昂山素季”的社会精英代表。外界认为,选举前各方角力之际出现如此恶劣的事件,必然会影响选民们的投票情绪。

《直击缅甸25年来最自由大选》(2015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作为缅甸影响力最大的11媒体集团CEO,丹图昂被外界视为“推动缅甸变革,支持昂山素季”的社会精英代表。尹鸿伟/摄)


        自今年9月以来,缅甸各地都能感受到浓重的选举气息。无论在最大的城市仰光,还是其他大小城镇,不断有播放着宣传音乐以及政治口号的小汽车来回巡游,不时有宣传人员在街头闹市和居民聚集区分发选举资料。
        每辆选举宣传车上插满了醒目的图画与旗帜,各种政党成员身着代表本党的服饰,还有不断挥舞着印有自己党派领袖照片的标语。在许多重要的交通路口,各参选党派都把选区候选人的照片悬挂在最醒目的地方,一些路口甚至有三四家党派同时悬挂,体现出该选区竞争之激烈。
        “他们都希望能引起潜在选民的注意,”仰光的一名七旬市民说,“我记得25年前也曾出现过类似场景,只可惜那次的选举却给我们带来了灾难性后果。”
        在1990年的全国大选中,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曾赢得超过80%的议会席位,但时任军政府不承认大选结果,拒绝交出权力。双方都表现出不妥协的姿态,军政府还断断续续将昂山素季软禁长达15年之久,成为举世闻名的政治事件。2010年11月,缅甸军政府依据2008新宪法举行了多党制全国大选,传统政治势力演化出来的巩发党成为执政党,2011年3月吴登盛出任新总统。
        不过,各个政党同时出面拉票的情况在缅甸仍算罕见,因为政府通常对大型集会和游行有着严格控制。一名西方政治观察员评价说:“只要不夹杂暴力,选举宣传活动热闹一点是正常的,因为选举人和被选举人需要相互了解。”
        虽然邀请了上千名海外观察员,缅甸政府对舆论仍十分在意,一直要求国内外媒体都要坚决贯彻“客观”、“中立”的原则,保证大选宣传活动及大选自由、合理、公正及无暴力顺利进行。不过,民营媒体似乎对于民盟的活动更热心,与官方媒体竭力宣传巩发党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
        从选前情况来看,民盟一路遥遥领先。早在2012年4月的议会补选中,民盟在45个席位中赢得43个,让支持者再度看到希望。民盟仰光办公室工作人员韦韦登告诉《凤凰周刊》:“2015年大选是民盟与巩发党的较量,缅甸目前还没有第三个有影响力的政党。”
        “本来民族团结党也有一些影响,但由于其与前独裁者奈温的特殊关系而臭名昭著,因此巩发党和民盟都不愿意与其往来。所以此次主要还是巩发党和民盟在竞争。”长期研究本国政治局势的缅甸学者丹梭奈说。由于巩发党的党徽标志是狮子,民盟的标志是孔雀,因此缅甸当地媒体也把这次选举比作是“狮子和孔雀之战”。
        选举前一周,民盟在仰光地区举行了多场规模浩大的宣传活动,昂山素季的现场演讲让数万名支持者如痴如醉,所有人淹没在民盟标志的红色海洋中。11月8日全国投票点从清晨6点开放,持续至下午4时。为了避免白日的高温,很多人一大早就到投票点外等候投票。为了避免重复投票,已投票选民的小拇指会被涂上颜料。
        作为民盟领袖的昂山素季由于宪法的规定不能担任总统职务,但她在11月5日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如果民盟在大选中胜出,其地位“将会高于总统”。英国BBC认为,此番言论是昂山素季迄今为止作出过的最强有力的声明,表明她无论如何都要领导国家。
        对此,巩发党代理主席吴泰乌回应称,没人可以凌驾于总统之上,军队只会忠于总统,所以昂山素季的言论违反了缅甸宪法。

                                                                                  “两极化”的吴登盛


        虽说民盟志在必得,但支持巩发党的力量也不容忽视,尤其是将佛教作为国教的缅甸。
        10月4日,缅甸著名佛教领袖、47岁的上师维拉督(Ashin Wirathu)率领数以千计的极端宗教组织——缅甸种族佛教保护联合会成员,在仰光举行了一场大型集会,公开表态支持总统吴登盛。
        维拉督是缅甸一连串种族和宗教冲突的领导者,两年前成为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舆论普遍认为其因得到政府力量的支持而坐大。他常在Facebook中宣扬与佛教教义大相径庭的内容,使日益感受到穆斯林“威胁”的缅甸民众产生共鸣。其所在的玛索萦寺庙位于曼德勒郊区,是当地规模较大的寺庙之一,常年在里面学习的僧侣、尼姑众多。寺庙周围摆放着许多公开书桌,上面堆满了书籍、报刊,路人可以随意翻阅。
        在维拉督起居和接待用的一处楼房前,挂满了各种政治宣传图画,除了有其本人参与社会活动的介绍,也有大量涉及昂山素季和民盟的内容,还包括缅甸政府的一些宣传活动。其中不但有诸多在缅甸国内发生的穆斯林与佛教徒冲突事件内容,也有国际上穆斯林与其他教派冲突事件的内容,更有维拉督本人被穆斯林打上红X的羞辱照片——当这一切都毫无保留地公开展示,似乎也在倡导一种莫大的情绪包容。

《直击缅甸25年来最自由大选》(2015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维拉督是缅甸一连串种族和宗教冲突的领导者,两年前成为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舆论普遍认为其因得到政府力量的支持而坐大。尹鸿伟/摄)

 
        10月24日上午,由于没有预约,维拉督三次拒绝了《凤凰周刊》转达的采访要求。但经由记者一番解释,他破例接受了采访,并表现得十分随和,甚至允许在其面前“可以随便坐,不需要拘于佛教礼节”。
        维拉督在采访中多次强调,“在未来的五年中,总统人选最好的选择是吴登盛。因为他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是一个成功的人,我希望他成为一个更加成功的人。”
        此前有人担心,如果民盟选举获胜,万一巩发党的支持者不接受结果,可能会引发街头骚乱。11月3日,吴登盛在个人Facebook上公布了一段长达4分钟的视频,警告如果巩发党败选,缅甸可能会出现类似“阿拉伯之春”后的血腥恶梦。不过,他的表态立刻引发质疑,被认为是“当局一贯的谎言和恐吓”。
        丹梭奈向《凤凰周刊》解释说:“由于巩发党是执政党,很多本属于政府公共资源的东西都能够为其所用。他们花着政府的钱去做事,却被官方宣传成巩发党的功劳,让一些社会底层的老百姓弄不清楚情况,把选票投给巩发党。”
        不过,由于选情惨淡,吴泰乌11月9日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承认自己在该党票仓落选,又称巩发党“落选比例较胜出多”,会检讨原因,并强调愿意接受任何结果。该党多名重量级人马亦告落选,包括早前与素姬结盟的巩发党前主席、国会议长瑞曼,其儿子在“脸书”上透露父亲已落选。
        “今年大选后,你们(中国媒体)应该忘记吴登盛,真正要重视的是昂山素季和敏昂莱(国防军总司令)。”在丹图昂看来,“即便他们两人没能当选总统,也一定对缅甸未来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哪怕新当选的总统也没有他们(对缅甸)的影响力大。”
        此前很多投票者怀疑,如果民盟获得胜利,军方是否会接受这个结果。据BBC11月11日报道,敏昂莱在社交网站首度祝贺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在议会大选中赢得多数议席,并称在大选正式结果公布后将与昂山素季会晤。
        吴登盛也在自己的Facebook上说,他的政府将会接受大选的结果,并移交权力。

                                                                                国际观察员“史上最多”


        虽是一国选举,民主化进程中的缅甸已然成为全球焦点。
        这次缅甸全国共设4.6万多个投票站,有6个国际组织、13个国内组织以及30个驻缅使领馆派遣出观察员,其中国际观察员上千,国内观察员过万。缅甸大选委员会还批准了45个国内外机构的6721人在大选中观察参选政党的竞选活动、选民投票、计算选票等。
        欧盟表示,缅甸此次大选是影响该国发展的大事,国际观察员担负的主要任务是对大选提供公正与独立的评估,并且增强选民对自由参与投票的信心。
        10月19日,欧盟大选观察(EU EMO)代表团团长亚历山大表示,EU EMO是一个无党派组织,不会干涉大选,其150多名观察员将对大选进行全国范围的观察,期限截至11月底,“规模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
        “虽然美国、欧盟等许多西方力量以观察团的身份参与此次大选,但不见得选举就会很公平。”丹梭奈解释说,“巩发党不会轻易认输,而且政府资源都掌控在巩发党手中,可以按需使用,这样的教训以前有过很多。”
        出于军事冲突带来的安全隐患考虑,缅甸政府宣布取消掸邦、克伦邦和克钦邦的邦康、那番、杰迪等地区约400个村镇的投票点,虽然西方观察团对此提出异议,但没能让政府改变初衷。丹梭奈表示,外国观察团是抱着帮助缅甸的态度来的,有着积极影响,但其中一些效果也值得商榷。“比如,美国观察团带来了电脑技术,要统计户籍,但马上就被选举委员会的主席吴丁埃修改了。他的统计不是按户籍,而是按每个人的名字来,但缅甸人没有姓氏,每户人都不在一起,这样可能会分属两个阵营。我觉得这是(政府)有意在制造混乱。”
        10月19日,美国白宫特使在缅甸首都内比都会见了吴登盛,强调此次大选必须公平、公正、公开及自由地进行。为了打消某些人的疑虑,美国驻缅甸大使馆还公开声明称:“选举是缅甸人民自己的事,而不是其他国家的事,因此外界只会对缅甸提供一些必要帮助,不可能直接干预大选。”
        大选投票结束后,美国国务卿克里于11月9日发表声明,祝贺缅甸和平举行大选。他指出大选证明了缅甸人民数十年的勇气与牺牲,是缅甸迈向和平民主及繁荣的重要一步,但“远未及完美”,军方占据大量非民选议席、少数族裔被剥夺投票权等问题仍是缅甸全面建立民主政府的障碍。

《直击缅甸25年来最自由大选》(2015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在民盟候选人的宣传牌上,都写着这样的一句话:“改变的时候已经到来!”尹鸿伟/摄)


        丹梭奈认为,美国政府不会轻易出面,原因在于他们坚信昂山素季能取得成功,“随着这种趋势在一步步发展,军队最后也会向西方靠拢。”
        一名西方观察团成员告诉《凤凰周刊》,鉴于缅甸对于选举缺乏足够的知识和经验,西方社会认为应该在教育、培训方面帮助缅甸。对于投票后的结果,该成员称,将通过媒体报道、社会反应和国际社会总结等多方面进行参考,才会给出最后态度。“缅甸的选举仍然很原始,计票主要靠人工完成,与刚刚结束的新加坡大选计票和公开迅速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上述观察团成员说,“尽管如此,西方世界仍希望缅甸能一步步朝前走,哪怕会出现一些不太和谐的情况。”
        丹图昂则表示,欧盟观察团只是来观察大选,对缅甸老百姓不会产生太多影响,“我不太相信他们能够来干涉我们的选举,因为缅甸政府在这些西方组织和媒体里也有自己人”。
        对于国际社会积极涉足缅甸的政治局势,普遍分析认为,深层次的原因在于经济因素。许多国际资本希望尽快、更方便地进入缅甸,以占领市场先机,而这一切的前提是缅甸必须迈向民主化和国际化,遵守西方既定的市场规则而不再被封锁,最终完全获得西方的接纳。
        10月27日,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表示,选举委员会与总部设在美国的选举工作资深人士合作,将在内比都联邦选举委员会办公室及仰光缅甸和平中心(MPC)设立新闻中心,在11月8日大选后每天报告全国各地送来的选举结果,“两周内把这些工作完成”。
        被认为对缅甸有强大影响力的中国对此次大选也表现出积极态度。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于11月9日表示,中方对缅甸顺利举行全国大选表示欢迎。作为友好邻邦,中方支持缅甸依法推进大选后各项政治议程,实现国家稳定和长期发展。欧盟则呼吁缅甸各方接受选举结果。
        中国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孙国祥应邀率团赴缅观察大选,11月7日他在接受缅甸媒体采访时称,中缅友好关系有不断加强的趋势,相信不管缅甸政局如何变化,都不会影响到两国关系。
        在回答记者“若缅甸新政府成立后仍然搁置密松项目,是否会影响到两国关系”的问题时,孙国祥强调,“中国不能接受现在西方国家说中缅关系紧张的说法,西方国家并不希望中缅保持良好的关系,总是把小问题搞大,别有用心,而对好的方面视而不见。中缅双方遇到问题时要采取适当的方法来解决,依靠双方紧密合作来解决这些问题。”

                                                                                     近800万人无缘选举


        虽然大选进展得如火如荼,但是缅甸的现实仍然复杂。目前海外至少生活着300万缅甸人,而在缅北与政府军武装冲突不断的少数民族地区估计有300万人,此外加上特殊历史原因形成的罗兴亚穆斯林无法获得公民身份及投票权,这些形形色色的群体加在一起大约有近800万人,都无法正常参与此次大选。
        由于国内民族主义教徒与穆斯林的矛盾激烈,导致民盟1000多个候选人里面没有一个穆斯林,因此有人称缅甸处于“受约束的民主过渡期”。而昂山素季在罗兴亚人身份问题上的一再沉默,也令其支持者倍感失望。要知道,一些罗兴亚人在2010年和2012年的选举中还有投票权。
        此外,以身居泰国、新加坡和韩国等海外选民为例,许多有合法身份的人也无法正常投票,一些国际媒体还刊登出缅甸人因无法投票而在驻外使领馆门口悲伤痛哭的照片。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局长吴丁吞10月27日表示,政府一共向34865名旅居在国外的国民发出投票函,但只收回30152张选票。

《直击缅甸25年来最自由大选》(2015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这位三轮车夫是民盟的支持者。尹鸿伟/摄)

 
        10月29日,在仰光举行的一个民盟竞选集会上,民盟成员遭到持刀暴徒攻击,致使三人轻伤、一人重伤,重伤者为民盟候选人、现任议员奈颜林。为了应对各种复杂事态,政府专门培训了5万名“选举警察”,同时还派出便衣警察对一些候选人进行“暗中保护”。
        然而,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北部掸邦军和德昂族解放军等少数民族武装的冲突并没有因为大选的到来而停歇,反而有继续扩大的迹象。10月31日,计划前往缅北掸邦果敢地区新平街为巩发党举行拉票活动的一队缅甸军政人员,在路途中遭到了反政府武装果敢同盟军的袭击,造成4死8伤。
        国内冲突也沦为大选的政治筹码。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李亮喜告诉《凤凰周刊》,选举集会自由被剥夺、选民受恐吓事件已经普遍发生,“如果大选有失公正,可信度受到质疑,缅甸可能因此爆发动乱”。
        10月28日,李亮喜提交给联合国大会的报告指出:缅甸过去四年的改革不可否认地提高了人权状况,但仍有一些正在发生的人权危机,比如对维权者进行恫吓、骚扰和监视。但报告遭到缅甸驻联合国大使吴觉丁的反驳,称“这项历史性的选举不应该因为过度关注细小的问题而受到偏见;缅甸正尽全力,保证会使大选自由、公正和透明”,并强调报告“含有不准确的、扭曲的和误导性的指控”。
        目前,缅甸政府和各参选党派都在回避800万人无法参加投票的问题。对此,维拉督反驳说:“持有缅甸身份证的公民,不管是谁都能投票。这些人因为还没获准成为缅甸公民,所以没有投票权,不能说没有他们(选举)就失去了公平性。”
        “我认为政府在用民族和宗教问题玩一个‘选举游戏’,但这些问题一旦玩得过火,必会引火烧身。”缅甸记者培训机构负责人盛温向《凤凰周刊》坦言,“罗兴亚人一直被政府所利用,他们甚至在若开邦宣称,如果昂山素季掌权会承认罗兴亚人的合法身份,你们当地人就危险了。”

                                                                                  缅甸华人立场不同


        2011年以前,仅有1%不到的缅甸人可以上网,吴登盛政府上台后放开互联网,同时大量引进智能手机。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如今各种政治意见都能被看到,其中不乏激烈争吵。这也使得此次大选不仅是缅甸政治家角力的舞台,也成为民众表达诉求的“最佳时机”。
        缅甸现有5100多万人口,有资格的选民约为3000多万,其中占人口三分之一的少数民族成为各政党大力争取的对象。目前缅甸官方认定的合法民族多达135个,除了总人口六成多的缅族之外,还有克伦族、掸族、克钦族、钦族、克耶族、孟族和若开族等多个少数民族。
        由于历史的复杂性,缅甸华人被政府划分成三种少数民族:中国人(缅语称“德优”,即汉族)、果敢族和勐稳帛玛族。果敢族有两个代表其民族的政党报名参选,但影响力甚微,而汉族和勐稳帛玛族则没有单独政党参选。
        这当中,曼德勒华人候选人吴温敏(U Win Myint)报名时被取消了参选资格,理由是其出生时父母还没有缅甸公民身份;仰光华人林唐全(Aung Thu Hein),作为在唐人街生活了25年的第三代华人,成功以全国民主力量党(NDF)身份在仰光Latha区参加议员选举。
        总的来说,汉族和果敢族大部分支持民盟,勐稳帛玛族则选择支持巩发党。10月16日,一份以“勐稳帛玛民族文化总会秘书处”名义发出的中文《通知书》逐步传遍缅甸华人圈,其中提到“我民族名称和民族地位是巩发党创始人丹瑞大将及国家委员会所批给,不投票给巩发党便是忘恩的人;只有巩发党在此次大选中能够得胜,我民族才能百分百的得到认可与稳定”。
        上世纪70年代缅甸政府军与缅共人民军交战期间,生活在腊戌附近勐稳地区的一批汉族救助了当时的前线政府军军官丹瑞,后者掌权后,出于答谢救命之恩决定承认当地汉人为独立民族。这个民族后来被称作“勐稳帛玛”,其中勐稳为地名,帛玛是缅甸旧国名BURMA的谐音。

《直击缅甸25年来最自由大选》(2015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民盟仰光办公室工作人员韦韦登说:“缅甸目前还没有第三个有影响力的政党。” 尹鸿伟/摄)


        值得注意的是,一直被视为“从不涉足缅甸政治”的华人群体,其选举热情同样在今年得到激发,很多人觉得“不能错失改变国家的历史机遇”。不过也有少数华人表示,已经习惯现在的政府管理模式,“以后昂山素季出来管理国家,肯定要用新的方法,很多‘合理不合法’的生意可能都无法做了”。
        在民盟候选人的宣传牌上,都写着这样的一句话:“改变的时候已经到来!”这样的宣传引起吴登盛的不满,其在伊洛瓦底省那布朵镇区与民众见面时反诘:“某些政党竞选口号说‘到了改变的时候’是什么意思?缅甸现政府已从军人政权转变为民选政府和议会民主制度,难道还要把缅甸变成共产主义制度么?”
        “现任政府其实还是以前军政府的人,他们不可能主动改变国家,因此必须选举新的人出来执政。”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的市民吴当告诉《凤凰周刊》,“所以我和家人会选择支持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只有民盟才会给缅甸带来改变的希望,只有昂山素季真正愿意缅甸改变。”
        和吴当一样,许多受访选民都表示会把选票投给民盟候选人,但大部分人并不关心也不了解候选人是谁。一名市民说:“具体他们是谁并不重要,因为他们都是昂山素季选派出来的人。我们相信昂山素季,她不可能选择糟糕的人来参加选举,一定会为我们把好关的。”
        “只要是从正规渠道选举出来的,无论是谁,大家都应该去接受。”身为著名佛教人士的维拉督悠悠地说:“我认为佛祖自有指引,谁喜谁悲不好说,但我希望每一个政党都聚集在一起进行选举,选出好的、有能力的、正确的人。”
        在盛温看来,无论是吴登盛还是昂山素季上台,国家都不得安宁——吴登盛上台的话,人民不会满意;而昂山素季上台,军队不会满意。“如果民盟在组阁阶段选胜,推举总统时也应当推举一个有军方背景的人,这是最好的平衡方法。”


刊载于2015年第33期凤凰周刊(2015-11-26 20:33:44 )

(原文地址:http://www.ifengweekly.com/detil.php?id=2384

  评论这张
 
阅读(304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