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做人要低调,文章要高调。文章写得好,读者爱看才是最重要的。

 
 
 

日志

 
 

《“新东京奥运会”的烦恼》(2015年)  

2015-08-27 16:57:45|  分类: 中国周边事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原先造价2520亿日元的设计方案再度被推翻,压力重重的日本政府已经宣布将重新进行设计和施工竞标,并正式向国际奥委会道歉,同时保证新场馆会在奥运会举办前及时完工。

                                                                   “新东京奥运会”的烦恼

                                                                                            尹鸿伟


        在二战中遭到惨败的日本,一直奋发图强要成为正常国家,从战争废墟中重新雄立于国际舞台。鼎力举办国际盛会是日本的思路之一,其曾经在1964年举办的东京奥运会被认为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奥运会,已经成为奥运史上的一个辉煌记忆。
        内外压力巨大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断宣扬自己的“经济学”,并承诺将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当成提振日本国民自信心的一次机遇。事实上,包括东京人在内的绝大多数日本人都支持安倍再次申办东京奥运会的想法,当2013年9月7日东京被国际奥委会主席宣布成为竞争赢家时,整个日本都陷入了胜利的狂欢。
        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被日本人开心地称为“新东京奥运会”,但在具体的准备工作中,日本政府却面临着越来越多的难题,尤其是建设费用巨大不断遭到在野党和舆论的批评。

                                                                                   纠结的奥运主会场


        新东京奥运会主会场“新国立竞技场”建设计划是整套工程中的重中之重,也是日本政府和舆论最为关注的部分。
        按照各种国际大赛的申请经验,申办国总是在申办时承诺得天花乱坠,而到了具体准备工作时则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变化与推脱,新东京奥运会似乎也没有走出这样的怪圈。此前的北京和伦敦奥运会,主体育场的建筑分别花费了约13亿和19亿美元,虽然这些开支都被正常承担,但国际奥委会呼吁东京应该“开一个节约的奥运会”。
        许多日本人都期望新东京奥运会的主体育场能够成为标志性建筑,日本采用了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的方案参与申奥竞争,并估算成本为1300亿日元(约为37亿美元),结果获得了国际奥委会的认可。不过,在正式公布建设成本时,这笔开支突然变成了3000亿日元,并且还不是最终的估算,日本舆论一时陷入哗然,认为此前被申奥委员会所欺骗。
        为了平息强大的舆论压力,日本政府在2014年中宣布把预算压缩到1650亿日元。不过,在2015年7月初的专门会议上,这笔开支又被确定为2520亿日元,仍然远高出申报时。

《“新东京奥运会”的烦恼》(2015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资料图:日本建筑届一直对扎哈.哈迪德的设计方案颇有微词,形容其外观像一只“老海龟”。)


        2015年7月15日,日本政府开始讨论调整新东京奥运会主会场“新国立竞技场”的建设计划,主要内容为如何修改设计及延长工期等,安倍晋三希望至少要把工程费用削减至2000亿日元以下,以应对在野党和舆论的批评声。与此同时,日本众议院正处于审议安全保障相关法案的关键时刻,如果将新竞技场的问题搁置一边,内阁担心支持率可能会进一步下滑。
        日本媒体称,新竞技场的特点是采用2根巨大的弓形龙骨支撑顶棚的特殊构造,这一别出心裁的设计“是申奥成功的原动力”,但同时也成为了工程费猛增的主要因素。如果为了大幅减少工程费而修改设计,又担心有悖于对国际社会的承诺,还可能产生各方问责东京申奥是否欠妥的问题。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将虚心倾听各方的意见,为减轻国民负担进行多方改进。其同时指出,“设计本身使得需要耗费很大一笔工程费”,显示出为了削减工程费有必要改变设计的观点。
        另外,日本建筑届一直对扎哈.哈迪德的设计方案颇有微词,除了形容其外观像一只“老海龟”,称设计其与周围的环境极不协调,更不断提及当年参与竞标的多个设计方案。显然,无论选定哪种方案,日本政府都将面临难题。
      
                                                                                      巨额费用谁来承担


        “新国立竞技场”选择在曾作为1964东京奥运会主会场的国立竞技场拆旧建新,因此其建设工程费用被日本媒体称为“整修费”。新场馆的看台部分由大成建设负责施工,屋顶部分由竹中工务店负责,在日本文部科学省下属的日本体育振兴中心和两家企业正式签约之后,将全面启动准备工作,整个工程预计2015年10月开工,2019年3月竣工。
        虽然成功夺得2020年奥运会的举办权,但庞大费用的开支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而且新东京奥运会到底是“日本的事”,还是“东京的事”,似乎一直都没有讲明白。
        为了开支问题,日本政府的文部省与东京都不断发生争执,甚至公开到了媒体上。文部省称,由于建筑费用上涨,东京都须承担其中约500亿日元的费用;但东京都知事回应,中央政府指示支付的这笔费用并不合理,东京不该支付。与此同时,除了2520亿日元的前期建设费用,之后每年还需约1000亿日元的维护保养费,但这些费用至今还没有着落。
        日本媒体称,新东京奥运会主体体育场的计划存在问题,在连财源都还没有决定前,就把计划制定出来,实在不符合日本的做事常理。具体操作的日本体育振兴委员会,在决定最后的施工费用上显得非常匆忙,甚至连合作顾问公司的费用都没有着落。

《“新东京奥运会”的烦恼》(2015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资料图:预计新东京奥运会会给日本带来更多的游客。)

 

        面对众多的繁杂情况,日本体育振兴委员会的上级部门日本文部省表示,“如果东京都不支付的话,要确保财源就是多发彩票”。2015年6月29日,日本文部科学相下村博文还表示,考虑向民间出售新国立竞技场的冠名权。在日本,出售国立设施的冠名权实属罕见,此外日本政府还将向一般民众等发起广泛募捐,力争筹集总计约200亿日元。
        不过,日本国内面向新东京奥运会的赞助商招募情况良好,东京奥组委打破“1个行业1家企业”的惯例也产生了效果。  2015年4月,随着瑞穗金融集团和三井住友金融集团与大会组委会新签订了合约,赞助企业达到了12家,总体签约额已经超过了东京组委会1500亿日元的赞助费收入目标,将创奥运会历史上的最高纪录。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表示,“安倍经济学取得了成果,企业方面也处于有余力提供合作的环境之下”。
        日本媒体称,赞助费收入都将成为筹办新东京奥运会的重要财源,预计奥运会及残奥会比赛场馆的修建费用将会大大超出申办时的计划,停建新赛场和将赛场转移到现有设施的情况会接连出现。
        也有人对新东京奥运会充满期待,并且认为会因此获得收益。日本大型航空公司全日空(ANA)的市场营销室负责人福永悟郎表示,到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时,如果能将外国旅客的比率提高到3%以上,将为因人口下降导致经营低迷的日本国内航线带来生机。

                                                                                     如何确保如期完工


        除了费用来源的问题,如何确保新东京奥运会体育场如期完工更是一个关键。过往举办的多届奥运会说明,比赛设施能否按期竣工,总会是媒体关注的焦点。
        善于给政府挑刺的日本媒体评论,日本公共事业中的政治家与官僚勾结的问题,在新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建设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为何要决定这个贵的建筑,而且使用的都是纳税人的钱?”
        日本体育振兴中心在2015年5月28日表示,新国立竞技场将设有8万个观众席,采用3层结构,最下层的1万5千个座位为可移动座位;此外将综合考虑周边的景观,最高的穹顶部分的高度比之前计划降低了约5米,改为约70米。
        另外,新国立竞技场达到“常设8万个观众席以上”的条件,也是为了满足世界杯决赛会场的要求,日本希望在今后申请足球世界杯时具备条件。新竞技场预定在2019年秋季日本举行橄榄球世界杯时投入使用,如果工期延长无法如期开张使用,则需另寻替代场地。

《“新东京奥运会”的烦恼》(2015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资料图: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被日本人开心地称为“新东京奥运会”。)


        不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经于7月17日宣布废弃原本由扎哈.哈迪德设计的方案,称将“从零开始”制定新方案以节省成本。后者则辩解称项目预算的膨胀与设计本身无关,同时施工成本的增加以及由主管单位指定结构商应被纳入考量,“日本政府从零开始,事实上是将自己置于更大的风险之下”。
        2015年7月28日,日本政府宣布文部科学省体育和青少年局局长久保公人将因“个人原因”于次月辞职,此前其负责奥运主场馆建设工作。虽然政府强调这只是一次简单的人事变动,但舆论普遍认为此事与奥运会场馆费用争议有关,事实上反对党已经要求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辞职。
        由于原先造价2520亿日元的设计方案再度被推翻,压力重重的日本政府已经宣布将重新进行设计和施工竞标,并于7月29日正式向国际奥委会道歉,同时保证新场馆会在奥运会举办前及时完工。但当初“拍板”扎哈.哈迪德方案的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提醒,日本不应该如此中止扎哈的设计,否则将失去国际信誉。
        与此同时,扎哈.哈迪德也作出了一些妥协,表示愿意修改原有方案,“运用更多创新方式打造一个更加经济合理的体育馆”。

  评论这张
 
阅读(15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